绝密档案:蒋介石是如何快速崛起的?(图)

卿云至上 收藏 0 302
导读: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三月三十一日起公开蒋介石一九一七年至一九三一年间的日记真迹。图为蒋介石日记的缩微胶卷样品。 中新社发 陈钢 摄      鲜为人知的孙中山与蒋介石的信函手札,去年在上海“解密”公展,该信函收录在《孙中山手札墨迹》中(图左侧),这珍贵历史实物为上海市档案馆收藏,旨在纪念孙中山诞辰一百四十周年。 中新社发 潘索菲 摄   复旦大学有关学者目前正在推进一项旨在更全面、更客观把握中国近代史的大事。复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民国史研究专家吴景平教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三月三十一日起公开蒋介石一九一七年至一九三一年间的日记真迹。图为蒋介石日记的缩微胶卷样品。 中新社发 陈钢 摄






鲜为人知的孙中山与蒋介石的信函手札,去年在上海“解密”公展,该信函收录在《孙中山手札墨迹》中(图左侧),这珍贵历史实物为上海市档案馆收藏,旨在纪念孙中山诞辰一百四十周年。 中新社发 潘索菲 摄


复旦大学有关学者目前正在推进一项旨在更全面、更客观把握中国近代史的大事。复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民国史研究专家吴景平教授昨天透露,正联手全球知名智库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逐步整理和公开该所珍藏的民国史料,这些史料此前从未与人“谋面”,包括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在内的民国“绝密档案”,将从明年起陆续出版。根据复旦与胡佛开展的合作项目,预计明年第一季度,首批3本文献将在国内面世、全球发行,为人们解读那段历史提供珍贵的资料。


从2004年起,复旦与胡佛研究所开展合作。吴景平也因此成为国内少数几位多次进入胡佛专门研究这些档案的学者之一。2005年以来,吴教授三赴胡佛研究所,每年要在胡佛研究所呆两个月,阅读摘录蒋介石日记、宋子文档案和其他重要史料,对文献进行整理、研究,并提出出版计划,是国内为数不多对这些新公布的史料具有发言权的学者之一。


明年第一季度,“复旦-胡佛近代中国人物与文献研究系列”的首批著作就将出版,它们是《蒋介石宋子文战时往来电报选》、《宋子文与他的时代》、《宋子文与战时中国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作为该丛书的主编,吴景平介绍说,这三本书都是中英文对照,旨在为国内外学者提供一手资料,而且,复旦学者还对文献中的很多内容作了注释。其中,《宋子文与他的时代》包括宋氏后人提供的数百张照片、若干宋子文往来书信原稿复制件、宋子文的死亡证书等重要文献,具有特殊的史料价值。


这些资料的首度公开,可以订正以往文献的错误,有助于更深入、准确地了解当时的历史事件,从而对历史人物作出更客观的评价。


2005年,蒋家后人把蒋介石、蒋经国两人的日记等大批珍贵史料全数交予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保管整理,从1917年到1972年,长达50余年的蒋介石日记有望陆续开放。蒋介石日记曝光让他走下神坛和祭坛,学者们还指出,蒋介石日记的公布有助于人们重新审视以往的历史叙述,对中国近代史的某些重要事件和人物得出更全面的结论。关于非常引人关注的《蒋介石日记》,吴景平表示,蒋氏后人只是让胡佛暂时保存日记50年,目前蒋介石的日记只开放到1945年底,且学者只能查阅和手工摘录,不能复印、拍摄、输入电脑,所以日记的出版尚未提到议事日程。但他透露,复旦正在与有关人士接洽,希望能让日记早日全部公开,并首先在大陆公开出版。“国共两党的历史、昔日民国显族的历史研究得越全面、越充分,我们的获益就越多。”吴景平说。


蒋介石骂宋子文“飞扬跋扈”


宋子文既是协助蒋介石成功稳定国民党政权的关键人物,又是一个深受“四大家族”惯性思维模式影响、被公众及学术界长期“误解”的悲情角色。


现存的中外学术著作,很多把宋子文描述为国民党特权分子、亲英美派代表、腐败和贪财。宋的家庭和蒋介石的密切关系使得他招来诸多责难。


整个国民党政府的财务系统是宋子文一手建立起来的,他还是中央银行的创办人。为了发展国民党经济制度,势必与许多国民党元老有冲突,有时候是利益冲突,更多的是观念的冲突。他毕业于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观念开放,务实开明,多有主见,而国民党内部很多官员对经济运作非常陌生,这种矛盾冲突因而时有发生,为此他也多次与蒋本人闹翻,而且是国民党高层中极少数敢在蒋面前拍桌子的人。1928年———1933年,宋子文曾经先后四次辞职,几乎都与财政有关。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在1930年代初期,宋曾大力鼓吹中国应当与美英等西方国家结盟,以遏制日本的军事扩张。


然而蒋介石同许多国民党高官,更热衷于“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宋对此并不赞同,这也许是他为什么在1933年选择离开政治舞台的原因之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宋子文就主张和美国联络,引进欧美的力量。可蒋认为中国真正的威胁不是日本,而是苏俄,所以他当时一方面希望能够延缓中日大战,保持“和谈”的渠道;另一方面则期待日本与苏俄能够一战,以减少中国战场的压力,最终的结果是,期望落空,他不得不在1940年6月,派宋子文作为特使,寻求英美等西方国家的援助。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宋子文被任命为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直至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再次辞职。


宋代表蒋介石长期在美国寻求政治及军事支持,不但改善了中美关系,还成功争取到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他显示出高超的外交手段和公关游说技巧,与罗斯福总统成为好友,经常见面(可以随时打电话聊天),并成为白宫的座上客;而且与美国政府军方、财政的高层官员关系密切,与财政部长摩根索交好(一起去打猎),以至于当时美国媒体质问摩根索到底是做美国的财政部长还是做中国的财政部长。即使在此期间,蒋宋之间的冲突仍时有发生,特别是在对史迪威的去留问题上产生的矛盾直接导致宋被软禁,蒋在日记中均有记载,还多次骂宋“飞扬跋扈”。


宋子文炒股是典型散户心态


在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出版《宋家王朝》一书中称,宋家王朝聚集了这个时代最大财富的一部分,《不列颠百科全书》称,“宋子文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然而,根据史料的记载,在宋子文所处的那个时代,不要说全球范围,即便在中国,宋子文也谈不上是最富有的人。现在的宋子文档案,经有关方面核实,在1940年左右宋子文的财产为200万美元,到1971年宋子文去世时,加上房产等变卖他的总资产达800万美元,扣除200多万美元税款后,宋子文遗留给夫人张乐怡的遗产为500多万美元。晚年宋子文档案中,当时宋子文非常关注股票和债券的价格,他会仔细抄下股票行情,用笔记下股票原始价、涨跌幅度,这是散户的个人理财心态,比尔·盖茨显然不会关心这些。目前为止,无论是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台湾的档案机构以及胡佛研究所的宋子文档案中,还没有发现大家所公认的足以证明宋子文“贪污”的证据。


蒋介石是如何快速崛起的


2006年春天,蒋介石日记在胡佛研究所第一次对公众开放,蒋如何由一个中高层军官迅速崛起成为党、政、军领袖,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蒋介石最初追随孙中山时,仅仅为广东陈炯明部队中的一个参谋长,其官阶、资历均无法与许崇智、陈炯明等人相比,可在短短10年之内,就跃升为国民党最高领袖与军事统帅,而且凌驾于国民政府内部的实力派胡汉民、汪精卫等人之上,除了政治手腕的运作,还有更为深层的原因是与蒋的特殊背景有关。蒋是同盟会中极少数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军人,无论谁主政,都要仰仗他军事上的长处。另外,蒋博得孙中山的信任,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孙对蒋有不可言传的特殊情结,1912年1月14日,蒋刺杀光复会领袖陶成章,除掉了孙中山最主要的政敌,蒋早已是孙属意的接班人选。蒋的特殊性还在于,他不是军阀,故而具有一般军阀所没有的心胸与眼界。在日记里他经常谈论中国形势,以及与日、俄、欧、美的国际关系等等,与当时军阀只关注自己地盘与势力的内斗相比,更具现代意识。另外,蒋还得到宋子文、孔祥熙的大力协助,尤其稳定了江浙地方财团对南京国民政府的支持,这让其政治对手汪精卫、冯玉祥、阎锡山等无法与之抗衡。这些因素都是蒋能够迅速崛起的重要因素。


蒋介石欲通过事实占领收复香港


在准备出版的《蒋介石与宋子文电报选》中收录的1943年电报显示,当时,英国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无理指责,对此,宋子文与丘吉尔进行了针锋相对的交涉。蒋介石闻讯后接连给宋发电报,支持宋的主张,要求他顶住英国的压力。这表明当时在西藏问题上,蒋介石、宋子文对民族利益的维护。《蒋介石日记》还记载,1943年1月中英签订的平等新约中,没有中国收回对香港主权的要求。中方为何作这一让步呢?史学界没有形成一致的观点。吴景平在蒋1942年12月30日的一篇日记里发现,蒋介石一方面对英国的态度感到“此可忍孰不可忍”,但又写道:“只要正约签订后,则九龙香港必为我军先行进占,造成事实,虽无文字之保留,亦何妨耶。”就是说,蒋介石考虑在盟军反攻时,中国及时派兵进入香港,接受日军投降,造成中国收复香港的既成事实。韩晓蓉


人物介绍吴景平教授以《宋子文评传》、《宋子文思想研究》、《宋子文政治生涯编年》等著作享誉学界。他曾赴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悉心研究宋子文档案,并数次前往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以及台湾地区的档案机构发掘相关史料,并且发起和主持了近日在复旦大学召开的美、日、韩以及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地区著名学者云集的“宋子文与战时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


珍贵史料出台始末


胡佛研究所,世界最知名的历史研究机构之一,很多民国档案为该所独有。胡佛研究所(全称“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成立于1919年,是美国前总统赫伯特·胡佛为其母校斯坦福大学创建的。胡佛创立该研究所的目的是收集与一战的形成和发展有关的历史资料和文件。胡佛研究所是重要的保守政策研究机构,有“右翼思潮的思想库”之称。该研究所主要得到加利福尼亚财团和洛克菲勒财团的支持,摩根和梅隆财团对其也有相当影响力。


胡佛研究所2004年4月对外公开所藏的宋子文档案,供研究使用。由于宋子文是中国近代史颇具影响力家庭之一的宋氏家族长子,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马若孟表示,宋子文档案每件资料都很有价值,包括他关于“西安事变”的日记,及他与二次大战时期与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将军的谈话内容,“都是非常新鲜的史料”。据了解,当时胡佛研究所公开的宋子文档案共计66盒,分为3部分,后面2部分(共25盒)首度开放阅览。其中第一部分是宋家在1970年代就捐给胡佛研究中心的文件,约3万件已陆续开放给学者阅览;第二部分是与蒋介石和宋美龄相关的文件,过去因顾虑宋美龄仍在世,未能公开;第三部分(59到64盒)则是冯英祥(宋子文长女宋琼颐的长子)于2004年3月捐出的2000多件重要文件。


2005年,蒋氏后人宣布,把《蒋介石日记》、《蒋经国日记》暂存胡佛研究所50年,至此,四大家族档案文献和日记皆入胡佛研究所。胡佛研究所对此事定义为“1949年以来中国研究最大突破”的史料揭秘。史料除了蒋介石日记、蒋经国日记外还包括国民党档案、宋子文档案、中华妇女联合会档案等,在公开宣布仪式后这些档案数据将陆续开放给公众研究阅览,不过,胡佛研究所并未取得两蒋日记手稿的所有权,而是蒋家以“暂存”名义入藏,待两岸问题解决后,仍将回归中国内地收藏。到那时,从1915年到1972年,长达50余年的蒋介石日记才全面曝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