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曾经的国家导弹防御计划揭密(转载)

qingwa.xm 收藏 2 222
导读:“640工程”始末   中国的导弹防御计划与反卫星战计划在时间上可以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六十年代的“640工程”,包括全国导弹防御系统、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和反卫星作战系统;第二阶段:八十年代的“863计划”,主要进行基础技术的可行性论证与技术储备;第三阶段:九十年代末至今,面对美国的TMD与NMD的威胁,主要进行对抗美国导弹防御计划的可行性论证与方案规划。   1963年12月,毛泽东提出要建立中国“反弹道导弹系统”的主张。从64年到66年,军方和国防科工委系统召开一系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40工程”始末


中国的导弹防御计划与反卫星战计划在时间上可以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六十年代的“640工程”,包括全国导弹防御系统、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和反卫星作战系统;第二阶段:八十年代的“863计划”,主要进行基础技术的可行性论证与技术储备;第三阶段:九十年代末至今,面对美国的TMD与NMD的威胁,主要进行对抗美国导弹防御计划的可行性论证与方案规划。


1963年12月,毛泽东提出要建立中国“反弹道导弹系统”的主张。从64年到66年,军方和国防科工委系统召开一系列会议讨论反导计划。毛泽东说:“(导弹防御计划)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雄才大略的毛泽东提出中国的NMD(国家导弹防御),还说了由于研制核潜艇而令人熟悉的“一万年”。显示出中国领导人在这件事情上的巨大决心。然而,当时中国大陆的国力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国家刚刚从三年困难时期的阴影中走出来,经济萧条,人心不稳,一个原子弹工程就用掉200多亿人民币,国家的资源配置捉襟见肘。在这种背景下还要上耗资比原子弹更高出许多的反导工程无异于有些异想天开。但是考虑到当时的国际形势,能提出这样的设想还是令人佩服的。就像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也是不现实的,但是美国人现在对他还是推崇备至。


1967年1月,中国在军方和科研系统内部召开“640工程”会议,确定了五个分系统代号、各研究单位的分工、系统的研制规划等,并决定加快反导靶场与反导核弹头的研制。会上提出计划在73年到75年左右开始实弹试验。


1964年8月14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准七机部二院为“反导、反卫星总体研究院”。二院已于1964年初开始着手组织前期准备工作,并于1970年开始进行反卫星计划论证。


1969年中苏珍宝岛冲突后,中国开始全民进入准战争状态。除了挖洞之外,反弹道导弹计划变得急迫了。为了尽快投入使用,中国首先进行“反击二号”反导弹系统的低层拦截试验。71年10月到72年4月,中国先后进行了六次1:5模型弹的试验,其中五次成功。该计划在1973年被中止。


1974年5月到6月,七机部与二院召开“反击三号”反导弹系统高层拦截计划论证会。“反击三号”计划于1977年中止。


到七十年代末,中国已经完成了“实践二号乙”卫星计划与“反击一号”反导系统的总体设计与部分设备研制试验,并全部获得成功。军方根据反导弹工程的进展情况向中央提出了“北京防区方案设想”。1978年8月到9月,中国两次进行了“反击一号”低层高超音速拦截弹的模型弹试射。1980年3月,“反卫一号”停止研制,不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下令中止了整个640计划。


同反击系列的反导弹拦截弹相比,640工程的战略预警雷达系统发展比较顺利。该雷达系统包括7010相控雷达和110单脉冲跟踪雷达。其中,7010雷达于70年5月开始研制,72年部分实验安装,74年投入使用,76年开始全面安装,77年全部完成。该雷达可以连续跟踪十批以上目标。110雷达于66年开始研制,77交付使用。



中国反导弹技术发展概貌


由于反导计划的高度敏感性和复杂性,今天要想找到相关资料已经很困难。此外“文革”期间中国的大型国防研究发展相当混乱,各种型号发展计划摇摆不定,技术、资金、管理、政治等方面随意性很高,一直到现在,当年参与计划的当事人提起这件往事也是欲说还休。


导弹防御计划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研究领域涉及航天、太空战、导弹、核武器、雷达、情报网、防空系统、地面设施等等诸多方面。因此也不可避免地同当时中国正在进行的核武器、运载火箭、卫星等工程联系在一起。


中国在七十年代的航天计划包括了侦察卫星、载人航天、反卫星武器等几大领域。中国首先在东风四号中程弹道导弹的基础上发展出长征一号运载火箭,之后又在东风五号洲际导弹的基础上发展出长征二号和风暴一号运载火箭。同大名鼎鼎的长征二号相比,风暴一号几乎不为一般人所知。事实上,风暴一号与长征一号可谓是孪生兄弟,前者为民用型号,后者正是用于反导弹等计划的军用型号。


长征二号运载火箭于1971年首次飞行,74年11月5日发射“尖兵一号”返回式卫星失败,以后发射几乎全部成功(不包括后来的捆绑式长征二号E),到1978年,长征二号和返回式卫星技术都已经相当成熟。与之相比,风暴一号的发展就显得多灾多难,先是改装的二级火箭发动机发射失败,不得不改用长征二号的二级火箭发动机,到了八十年代就干脆把长征二号的二级火箭整个搬过来用,风暴一号的低轨道载重约1.5吨,于1969年开始研制,其发射记录可谓是“劣迹斑斑”:


72年8月10日,发射“长空一号”技术试验卫星失败;73年9月18日,发射技术试验卫星失败;74年7月12日,发射技术试验卫星再次失败;75年7月26日,发射技术试验卫星获得成功,卫星近地点186公里,远地点464公里;75年12月16日,发射技术试验卫星获得成功;76年8月30日,发射技术试验卫星获得成功;76年11月10日,发射技术试验卫星失败;77、78年各一次新技术试验,飞行成功。79年7月28日,一箭三星发射失败,原因为二级火箭发动机故障;81年9月29日,一箭三星发射成功。


纵观风暴一号的发射记录,74年以后进入密集发射的阶段,一个估计是政治需要,另一个估计是74年的计划调整的缘故。上海航天局发射风暴一号创下了11次发射5次失败的记录,而这以后发射的其它型号却全部获得成功,其中原因是令人费解,除了政治因素之外,估计当时对风暴一号的技术要求过高不无关系。此外,长征二号迄今为止发射的卫星资料全部有案可查,而风暴一号发射的“技术试验卫星”除了知道重量在一吨多一点之外,却没有任何资料,更加显示出其背景的神秘性。但无论如何,由于二级火箭机动性始终无法满足要求,风暴一号火箭最终于1982年停止发展。


可以肯定的是,“反卫一号”反卫星系统肯定没有进行过实际发射,但估计其技术验证已经在风暴一号火箭搭载的“技术试验卫星”上进行。


还有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是实践二号乙卫星的用途。1981年中国成功地实现了“一箭三星”一般外界认为这是多弹头导弹的技术验证。但似乎并不完全。“一箭三星”发射的三颗卫星分别是:“实践二号”、“实践二号甲”和“实践二号乙”。根据公开发表资料,三颗卫星的轨道相近似,其中“实践二号”于1974年9月完成设计方案,用途是空间红外特征测量,以试验对地侦察卫星技术,此外估计同红外导弹预警卫星技术也有关系,近地点237公里,远地点1622公里,重量250公斤,设计使用寿命半年,但发射之后因旋转速度过快,12天以后失去控制。“实践二号甲”计划于74年后与乙型同时启动,卫星重500公斤,主要用途是地球大气电离层测量。唯有“实践二号乙”卫星,公开资料仅说是“靠光学跟踪观测”,令人莫名其妙,难道是靠预储存指令飞行?进行过变轨机动?甚至是自杀卫星技术试验?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实践二号乙”是一颗重量很轻的小卫星。


六、七十年代,中国的国家战略核心是准备核战争,因此核武器被放在了重中之重。在核武器之后,导弹防御体系的重要性开始日益提高。但是,由于中国核武器计划的进展并非十分顺利,直到80年才完成东风五号洲际导弹的试验,因而也推迟了“640工程”的进度。依笔者估计,如果判断正确的话,当时中国的试验卫星等航天计划应该同“640工程”存在密切的关系。


反导用的核弹头在技术上估计参考了美、苏的设计。反导、反卫星系统的核心是拦截弹,系统的其余部分则与航天有密切联系。据此可以拼接出“640工程”的大致概貌。


1964年1月,国防科工委和中央专委提出“核武器发展报告”,其具体计划如下: 二机部争取在七十年代中期完成核导弹的武器化。


七机部的东风系列导弹力争在72年完成,液体燃料导弹优先,并在东风五号的基础上发展运载火箭。 六机部负责核潜艇“091工程”。 中科院负责卫星计划。

中共中央于65年前后批准了这个计划。在随后“三五”国防计划中基本完成。


1971年到75年的“四五”国防计划提出:“前三年赶上,后两年超过”世界水平。计划在5年内让14种航天器上天,平均每年要上天9颗卫星。


1971年“9•13”事件之后对核武器计划进行了调整。


1974年“批林批孔”后又开始大上战略武器计划,包括新型的核武器、导弹、返卫式试验卫星等等。当时张爱萍任国防科委主任曾亲自到七机部现场办公。


74年6月30日,毛泽东批发“关于解决七机部问题的报告”,开始整顿各部。7月成立导弹工业总局。


1975年1月,国防战略计划调整,开始上马导弹核武器与“331工程”的“东方红二号”卫星,并加速“巨浪一号”潜射弹道导弹的研制工作。



第三节:中国反导弹系统的建设


在导弹试验场方面:“640工程”中的反导弹试射靶场地址不详。1970年在甘肃酒泉的西北基地建设完成,这个基地主要负责战略导弹的试验工作。华北基地(山西五寨?)于1966年上马,主要负责中程弹道导弹的全程飞行、洲际与固体导弹试验等任务。1967年3月东北基地上马,主要用于中远程导弹全程飞行试验。1975年5月太原基地上马。


在核弹头方面:反导系统使用的核弹头没有公开资料,但核弹头小型化是这种武器系统的关键。中国在1972年1月7日用强五强击机空投氢弹成功。强五的标准载弹量在一吨多,因此估计中国此时已经实现了核武器的小型化。中国在1976年1月23日进行2万吨级的核试验,这一时期的其它核试验的当量从100万吨级到2千吨级,估计使用在反导弹??的核试验重点是实战型核武器试验,以及东风系列导弹弹头的改进与装备测试试验。至于反导核弹头是否进行了试验则不得而知。


在卫星测控网方面:工程最早于1965年上马,主要用于“东方红一号”卫星的“701工程”,整个工程于1970年完工。一期工程包括:用于地球轨道测量的154-2乙型单脉冲雷达、701-5型无源引导雷达、多谱勒频移测速仪、比相干涉仪、光角望远镜、160型电影经纬仪、150型光学经纬仪等;用于微波遥测的930时统、717计算机数字处理机;用于指管通情(C3I)的控制中心,108乙型计算机等。


七十年代中期,用于中、低轨道测控的测控网二期工程完工,其中包括“远望”号测量船上的新型180单脉冲精确测量雷达、331激光电影经纬仪、120微波遥测、双频测速设备等等。


在导弹方面,考虑到使用中国第一种使用固体燃料的“巨浪一号”潜射导弹到1978年还没有解决发动机的技术问题,因此估计“640工程”中使用的反击系列拦截弹均为液体燃料。其中:“反击一号”是低层高超音速拦截弹,概念大约类似苏联的“橡皮套鞋”反导弹系统,飞行速度在5马赫以上;“反击三号”属于高层拦截弹,而且居然还使用了美国前不久才提出的“双层拦截系统概念”(即保证在第一枚拦截弹没有击中目标的情况下,还有时间再发射第二枚拦截弹,以保证拦截效果),显然大大超出中国的技术水平。“反击二号”是低层拦截弹,接近目前俄罗斯的S-300V防空导弹。显示出“640工程”的总体概念相当超前,事实上直到今天中国的导弹防御体系也没有超出“640工程”的规划范畴。


中国曾经在七十年代中期先后数次使用“红旗二号”防空导弹进行反导弹试验,击落了“某型”近程地地弹道导弹(估计是东风一号或二号)。“红旗二号”的飞行速度是1150米/秒,估计与反击系列拦截弹有不少关联(携带核弹头的“红旗二号”?)。有资料显示,“反击二号”低层拦截弹与中国在七十年代发展的“红旗三号”有相当的技术重合,但奇怪的是,“红旗三号”在1974年完成定型后中止发展,也许是因为有了更新的计划,如“红旗四号”?“红旗三号”属于高空远程防空导弹,使用双推力液体主发动机,并有固体发动机助推。


纵观整个“640工程”可谓是蔚为壮观,在许多方面已经解决“有无”的问题,其技术瓶颈实际在导弹与航天技术上。整个计划的发展虽然混乱,但其探索精神让人无可厚非。“640工程”最终彻底失败了,但是后来的“863计划”中的导弹防御规划仍然在继续“640工程”的概念。


对一个大型的国防工程而言,其发展过程大体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即技术研究与可行性分析等预研阶段、工程研制阶段与装备使用阶段。“863计划”属于技术储备与可行性探索的初级阶段,可算是以退为进。通过“640工程”和“863计划”已经可以让中国解决在反导领域“有没有”的问题,个别领域甚至是“好不好”的问题。当然是否会进入到工程研制阶段,则属于国家政策问题,个人无从猜测。


“863计划”的许多内容仍然严格保密,不过其中一些计划的名称已经透露出来。在此本文将根据一些已经透露出来的信息,再通过与美、俄(苏)的反导弹系统的对比来评估一下中国反导技术发展的大致水准。


苏联的“橡皮套鞋”反战略弹道导弹系统于1953年提出设想,56年开始研制,61年在试验中击毁了R-12弹道导弹,整个系统于1964年开始部署,72年完成。其拦截弹的核弹头当量100?200万吨级,有效杀伤半径6?8公里,射程350?640公里,射高320公里。对付每个方向有8枚导弹,2发连射,间隔5?30秒。导弹由载重车运载,存储在发射筒内。预警搜索雷达采用“鸡笼”相控阵雷达,搜索距离6000?7300公里,指挥中心处理后能够提供10?15分钟的预警时间。“狗窝”相控阵雷达负责距离2800?3000公里范围的目标跟踪,到1500公里以内后由“脱莱艾德”雷达跟踪,最后由“契科夫” 制导雷达引导拦截弹击中目标。


美国从五十年代开始实施导弹防御计划,迄今已经花费了1200亿美元,却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装备,目前的导弹防御计划NMD和TMD也决非可以很快投入实用的。


一般而言,导弹防御体系的内容包括:探测系统(包括全天候监视、探测、预警、分析等)、拦截武器、C3I系统、反卫星武器、动能弹(地基、空基、天基)、定向能武器、核武器、主动电子或光对抗等等。


美国于八十年代提出的“星球大战”计划(SDI)的内容包括:监视、捕获、跟踪、杀伤判定、定向能武器、动能武器等关键技术计划,以及系统分析与作战管理等内容。“星球大战”计划细分为红外、激光、微波雷达。天/空/地基激光、天基粒子束、核定向、动能武器、天/地基导弹、末端反导与战区导弹防御(TMD),以及后来布什总统提出的“智能卵石”计划等。


在探测方面,中国的卫星比较令人失望,大型卫星的研制还是任重道远。虽然中国已经在CCD相机、合成孔径雷达等方面有所突破,但即使有了技术,离转变为工程产品还有一段距离。中国目前仍然缺乏实用的探测卫星。


相比之下,中国在地基雷达方面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但是大型雷达研制还是需要解决“好坏”的问题。后向散射超视距雷达(OTH)能够探测到电离层以下目标以及隐形目标,可以提供导弹发射的预警信息。OTH雷达占地大,使用维护复杂,主要的技术难点是目标分析,中国在这一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美国的OTH雷达的探测距离是800?3300公里;俄罗斯是925?3300公里;而中国是700?3500公里。中国的大型相控阵与单脉冲中程预警雷达“好坏”问题还有待解决,6000公里以上的远程警戒雷达中国还没有。近程制导雷达方面则几乎没有问题,近几年如潮水般涌来各种雷达型号可以说是琳琅满目。


在轨道监视方面,美国的1米口径光学相机能够捕获到4万公里外足球大小的目标,此外还有多谱勒效应无线电干涉仪测量卫星,估计中国在这些方面的差距不大。

在核武器系统方面,中国的核专家一再声称:“当前中国核武器的设计水平与国际水平处于同一档次。”比较引人注意的是电磁脉冲核弹,它可以用于电子战、定向等离子武器等,但都有一个定向问题,技术难度较高。美苏都试验过核爆激励X射线激光武器,但定向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离实用距离相差太远。比较现实的是传统核武器,例如一枚100万吨级核爆炸可以使上千公里的无防护的卫星毁坏或失去作用。


至于美国以往试验过的上升式用动能弹、共轨式反卫星,太空雷,甚至于“智能卵石”概念武器等,在中国实现“921”载人航天工程以后可行性也大大增加,大的技术困难已经没有。载人飞船还可以进行轨道监测和预警,必要时,甚至可以攻击卫星。“921工程”是“863计划”的一个巨大成功,中国早在六十年代就成功地将狗送入太空,七十年代也准备过载人航天,但直到今天才算是接近成功的最后一步。


“640工程”还有一个动能弹的技术瓶颈,现在也已经看见曙光,可以解决“有无”的问题了。对于动能弹精密探测与识别,美国也还没有达到实用的水平,但如果使用核弹头就没这个麻烦,其副作用是对地面可能有一定影响(比如核辐射等),但中国幅员辽阔,可以在人烟稀少的地区实施拦截,把副作用减到最小。


拦截弹使用的固体燃料中国也已经在解决“好坏”的问题。“921工程”使用了小动量固体发动机阵列姿态控制,在二炮部队装备的东风-11弹道导弹上也有使用末制导发动机的迹象。空间变轨机动的问题很快会得到解决。


在军用战略激光武器的研制方面,目前没有任何公开资料。但一般认为中国的激光水平基本与世界同步,在一些技术领域是领先的。据说中国早在八十年代就在部队试用了激光防护眼镜。总而言之,在战略级别的激光、粒子、微波武器、定向能武器等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还没有达到实用阶段,即使进入工程研制,离最后成功还很遥远。中国在激光技术领域的领先,在于六十年代以后的决策,虽然这是一个前景极为诱人的项目,但经过多年投入血本,却也没有看到多少令人感兴趣的东西。1997年美国以中红外线化学激光炮两次击中在轨道上运行的废弃卫星,但是离实用的战略激光武器还很遥远。其中的困难,一是动力源问题,需要用核能,还有一个定向问题。二是目标精确定位,这比动能弹更为复杂。



展望中国的TMD


1999年,中国公开了一些“640工程”的内幕,并且在考虑上马TMD。去年,中国大陆官方媒体文章也出现“导弹防御”这样的字眼。中国在进行区域反导弹系统的可行性论证方面已经有一些年头。最主要的目标是北京,另外可能还有珠江三角洲。


解放军空军第一代自动化防空系统于1975年开始研制,已知的成果包括:中程多波束三坐标,固态一维相扫三坐标,大型三坐标雷达等,还有进口雷达的民用空管网。研制类似于S-300级别的防空导弹对于中国已经没有多少技术困难,如中国自行研制的FT-2000反辐射防空导弹。但是要研制以色列的箭2级别的反导弹在目标定位方面还有困难。毕竟拥有技术与综合性的工程研制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儿。


中国要想达到成熟的TMD还有一段努力,特别是研制新导弹所需要的巨额投资。中国目前在论证的还属于“区域防空”,而不是真正的TMD。此外,FT-2000与S-300(及其国产型号红旗-15)在功能上明显重叠,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是否当时中国准备利用S-300的技术发展自己的TMD导弹技术?


解放军海军也有一个区域防空计划。在海军内部有一个“2020规划”,中文互联网上出口转内销的消息是:海军将在2020年左右推进到西太平洋的第二岛链,在航空母舰一时还无法形成战斗力的情况下,海上防空问题更加显得突出。解放军届时能否推进到第二岛链,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义重大,有了海基的TMD,台湾研制中的弹道导弹立即没了威胁。另外,对美军核潜艇潜射导弹的攻击,也有了第一道防线。


因此,解放军海军有充分的理由上TMD项目,并且需要类似于伯克、金刚等宙斯盾级别的大舰。海军在167舰下水后,两年之内没有大动静,估计也许不久会有大舰下水的消息。但是解放军海军目前的技术瓶颈还有不少。其中最致命的是导弹垂直发射技术。这种技术相当复杂,连日本都需要从美国进口。中国经过十余年的研制,进展情况仍然不明朗。此外还有相控阵雷达以及目标信息处理方面的技术问题。因此,在近十年内解放军海军上TMD项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当有了优秀的平台和探测系统时,加一个动能弹就顺理成章地成为TMD的框架。


解放军海、空军的区域防空计划,没有大的技术难题,但是具体的工程研制困难不小。对于TMD系统,笔者总的来说并不看好。实际上各国的弹道导弹大多是政治武器,常规弹头在军事上的价值值得怀疑,相比之下巡航导弹的实用性要高很多。TMD用于防空还可以,要用来对付弹道导弹,其实也是一种政治武器,在核战争的条件下,摧毁TMD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导弹防御的动能弹技术还是不成熟的,尤其是目标定位,C3I的技术难度更高,庞大的系统更是资金的无底洞。以目前现有的弹道导弹技术就完全可以撕破十几年后才可能出现的TMD防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