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七章 当阳之战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0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正如姚远所料,曹军一看这十来人的小队面对几百人的大军,不是逃跑,而是直冲过来,均是措手不及,被姚远他们像手术刀一样从包围圈中切开了一条口子,眨眼间就和魏、薜二人会合了。但姚远的十人小队也几乎伤亡殆尽,仅剩一名旗手和两名军士保护着他冲出了包围。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姚远的腿上也受了一枪,险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正如姚远所料,曹军一看这十来人的小队面对几百人的大军,不是逃跑,而是直冲过来,均是措手不及,被姚远他们像手术刀一样从包围圈中切开了一条口子,眨眼间就和魏、薜二人会合了。但姚远的十人小队也几乎伤亡殆尽,仅剩一名旗手和两名军士保护着他冲出了包围。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姚远的腿上也受了一枪,险些伤及骨头。

亲军们见一向文弱的姚远竟有如此勇气,又见军旗飘扬在自己身边,立刻欢呼一声,勇气倍增,抖擞精神追杀曹军,曹军马上就抵挡不住了,开始全军溃散,翻山越岭地四处乱窜。姚远见状马上命军士们不要贪功恋战,赶紧收拢队伍,往南向襄阳大道进军。

这一仗骁骑亲军以二百对敌一千,仅以伤亡五十余人的代价歼敌二百余人,斩杀主将,夺敌军旗,将敌击溃,不可不谓大胜,但姚远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看到身边的伤兵和疲惫的军士,他的这种不安越发强烈了,因为他知道,作为刘备军的精锐,是不能随便消耗的,即使以少胜多,也只是打败了一股流军,于大局无碍,谁知道还有怎样的恶战在等着他们呢?

但姚远当时并不知道,这一仗虽小,于战局却并非毫无影响。沙仁那队轻骑,正是曹操派出包抄刘备后路的一枝兵马,若无姚远等一战将其击溃,任其抄至刘备军身后,当阳之战恐怕就不是这个局面了,刘备本人亦有被擒的可能。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


却说刘备护持百姓南下,渡汉水,过襄阳,驻马呼刘琮,琮惧,不能起。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出城归刘备。备过辞表墓,涕泣而去。比到当阳,众十余万人,辎重数千辆,日行十余里。孙乾进言于备曰:“主公宜速行保江陵,今虽拥大众,被甲者少,若曹操兵至,何以拒之!”刘备曰:“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

曹操以江陵有军实,恐刘备据之,乃释辎重,轻军到襄阳。闻备已过,操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坂。

时关羽已率水军南下江陵,姚远率骁骑亲军去江夏未回,诸葛亮到江夏搬请刘琦军亦带走一部分兵马,刘备身边只余下赵云率领的三百玄甲铁骑和张飞部领的马步军共计两千多人。而曹操的五千精骑均为精锐铁骑,其中包括武卫营三千骑。武卫营是曹操做丞相后,在相府自置的最亲近的宿卫禁兵,是在几十万军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战力可以一当十,由“虎痴”许褚任武卫中郎将,后迁武卫将军。另外还于中、左、右、前四军中各选出五百骑精兵猛将,与武卫营铁骑一同追击刘备。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追击刘备的这五千精骑,是当时全国范围内最精锐的骑兵,其战力甚至可以抵数万军队。曹操对刘备的忌惮,由此可见一斑。

遇到这样的铁骑,刘备那点军队,自是一触即溃,更兼事出仓促,军与民杂成一片,不及布阵,而曹军是无论军民,一概冲杀。刘备军除保护家眷的玄甲铁骑及张飞的十八骑燕将外,可以说是溃散的略无遗轶。

一阵狂奔后,刘备及诸将谋士跨过一条小河,至南岸一处高岗上休息,回顾左右,只余几十骑相随。此地是为当阳之长坂。“坂”的意思是斜坡,“长坂”按照字面理解就是“长长的斜坡”,所以有人也称之为“长坂坡”。刘备等人跨过的这条小河就是沮河的一条小支流,时名“许沟”,长坂坡位于许沟北边,往南长长的延伸出去一片斜坡,直至许沟北岸的平地。许沟虽不大,却水流湍急,只长坂坡正对的位置有一座木桥可过,这座木桥,也叫“长坂桥”,曹军要想通过许沟,除非自架浮桥,否则必得长坂桥。

刘备在南岸喘息未定,只见一带箭小校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手指桥北对刘备道:“赵将军已北投曹军去了也。”

刘备以手戟轻轻敲了一下小校的头盔道:“勿得诳语!子龙从孤于患难,不弃我走也,北行必有事故。”

遂命张飞率十八骑燕将至长坂桥断后,并接应赵云。

话说赵云率玄甲铁骑保护众将家眷,遭曹军一阵冲杀,人马折损过半,众里不见了刘备老小,赵云寻思无法向主公交待,遂率一百多铁骑回转身来,呐喊一声,复杀入敌阵。

时曹军五千精骑已渐渐围至河边,曹操自在长坂坡上立起中军大旗,传下令来,只要捉拿刘备,得刘备者无论生死,赏千金、封万户侯。

众军闻言皆呼万岁,奋勇向前,却见一将率百十骑杀入阵中,一杆铁枪神出鬼没,忽左忽右,指东打西;一柄宝剑削铁如泥,劈、砍、刺、削,当者无不披靡。百骑随后,亦如生龙活虎,拚命厮杀,一往无前。一瞬间,冲得曹阵有如利刃裂帛,分开两边。曹操见状,急命甲士竖起坚盾,挺起长戟,围绕中军。云见冲突不透,返身杀出重围,血透征衣,马如赤兔,左右只剩几十骑,云更无退心,紧紧兜鍪,整整铠甲,右手持铁杆钢尖枪,左手舞青釭斩龙剑,大喝一声,翻身复杀入敌阵,往来寻觅,务要寻出小主人来。

闲话少序,却说赵云寻到阿斗,解下铠甲,抱持在怀,欲再杀出重围,左右铁骑已仅剩十几人,曹军亦四面围合,云怒目圆睁,一条枪舞得如车轮飞转,一柄剑挥得如闪电惊空,只见戟尖纷纷落地,曹兵滚滚落马。

曹操在高处看见赵云如此英勇,所向之处,无人敢当,急命许褚率虎贲亲军出战,这虎贲军乃是武卫营中的精锐,担负护卫曹操中军重任,第一任首领乃是典韦,后典韦战死,许褚继之,共有五百骑,皆为虎背熊腰的力士,人使双戟、披双铠,当下围住赵云,奋力死战。赵云战了半天,几次杀透重围,身边铁骑已死伤殆尽,孤身一人,又怀抱幼儿,虽挺身接战,奈人困马乏,虎贲军围了数重,步步紧逼,杀了一人,又有一人填补空当,因此并不能够顺利突围而出。

曹操见围了赵云,令人飞马问道:“军中战将可留姓名!”

云挥动铁枪,应声而言道:“吾乃常山赵子龙也!”

曹操命一将传话:“赵将军如降我家主公,将以功臣待之!”

云一枪刺穿一个虎贲军的咽喉,挑起尸体扔出圈外,大喝道:“大丈夫义不事二主,真男儿且过来厮杀!”

曹操闻言大怒,催动虎贲军猛攻。

正在危急之时,忽听得西南方喊杀声起,一彪人马如飞般杀到,当头两将乃是魏延、薜丰。曹军阵脚开始松动,赵云乘势奋起神威,冲杀出来,被魏、薜二将接应去了。

原来姚远等人自漳河那条路来,看看将近长坂,见前方烟尘滚滚,杀声振天,知是两军厮杀,遂整好队形,携裹姚远在中间,冲杀过来,见曹军势众,接应赵云后迅即突出重围,望长坂桥而走。由于骁骑亲军均为轻骑兵,只披牛皮软甲,负载既少,马又轻便,因此转瞬间已落下曹军一大段距离,眼见得过长坂桥去了。

曹操见状愈加愤怒,亲自催动大军前来追赶,各军漫山塞野,一涌而至长坂桥,却发现战场气氛忽然变得十分诡异。

只见张飞身横铁黑色的长矛孤身立于桥头,身披玄甲,骑一匹黑油油的高头大马,裸头,披发,面貌黑色,瞋目切齿,环眼圆瞪,虎须倒竖,肌肉虬结,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黑,无一处不冷,如死神般一动不动。

时日正午时,太阳当顶,刚还杀声振天的战场此时已如死一般沉寂,仿佛被无形的力量一下子扼住了所有生灵的咽喉,风停了,鸟虫的叫声也停了,甚至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曹军阵内鸦雀无声,连战马似乎也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不再嘶鸣,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身旁受伤战士“滴答、滴答”的滴血声。

众人看太阳的影子在眼前一丝丝地移动,似乎能听到时间流动的“沙沙”声,顿时觉得脊梁骨冒起一股冷气,膀胱紧得厉害。那黑色的死神嘴角渐渐露出一片嘲笑,微微裂开的嘴唇比任何表情都要狰狞。

忽然,像是平空起了一声炸雷,那黑色的死神身影无半点晃动,嘴中却爆出一句话来:“燕人张翼德在此,可来决一死战!”

“死战”二字随低沉嘶哑而有如地狱般传来的嗓音在空气中回荡良久,钻进每一个人的耳中。河水为之荡漾,山谷为之回声,就连战士的兜鍪内都震得“嗡嗡”作响。

曹军中立时有人肝胆俱裂,倒撞于马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