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五十三章 借到巨款

秋天的落叶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size][/URL] 吃着正宗的川菜,喝着传说中的五粮液,老人很高兴。我说道:“老人家,还合你的口味吧!”楚天南人放下筷子,充满感激地说道:“好久都没吃到家乡的菜了。”他说着夹起一片肉继续说道:“这片回锅肉还是我八岁那年无意中看到地主家的狗碗里面放得有这么一块,就拿着棍子把狗赶开,抢了这么一块吃,不然在老家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吃着正宗的川菜,喝着传说中的五粮液,老人很高兴。我说道:“老人家,还合你的口味吧!”楚天南人放下筷子,充满感激地说道:“好久都没吃到家乡的菜了。”他说着夹起一片肉继续说道:“这片回锅肉还是我八岁那年无意中看到地主家的狗碗里面放得有这么一块,就拿着棍子把狗赶开,抢了这么一块吃,不然在老家一辈子都吃不到一块肉。现在有肉吃了,这些就不稀奇了。你们的泡菜到是个好东西,小时候就经常吃,到美国之后就再也没吃过了。”


我说道:“老人家,你现在放心好了,我们四川现在解放了。政府已经取消了地主,按照人头平分土地,农民现在家家都分得有几十亩土地。现在的老百姓基本上解决了温饱问题,还有多余的粮食拿去喂猪,搞副业生产,每家没户过年的时候都可以吃到肉了。”


老人放下筷子说道:“嗯,我在美国已经听说了。听说现在的中国华南地区是由一个叫GCD的在控制,还下令军队打得英国人脱裤子投降。这可为我们海外的中国人争了口气,现在我们在大街上走路,外国人看我们的眼色都不一样了,大家脸上都有了光彩。为这件事去年我还为华南政府捐了十万美元。”


我听说后,立即端起酒杯说道:“楚老,实不相瞒,我们就是华南政府办公厅的,目前在美国公干。感谢你对我们政府的支持,我代表华南政府敬你一杯!”说完我举着酒杯就给老人敬酒。


老人看了我一眼,冷冷地说道:“哼,原来你们把我们捐的钱就这样在美国挥霍掉了,哎,真是看走了眼,楚某告辞了。”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我一看,这可就坏了,我赶紧拉住他说道:“老人家,先别激动,听我先解释好不好?”楚天南怒气冲冲地说道:“你们把我们辛苦挣来捐给你们的钱,不用于民生建设上去,却在美国住别墅,炒股票,这你们怎么解释?”


为了不让这事传出去,玷污了我华南地区政府的名声,我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楚老,是这样的,我们租用这一间别墅纯属是为了和华尔街金融寡头谈判的需要,至于去炒股票,却是为了体验一下资本市场的运作方式,为以后国内发行股票积累一些经验。这绝对不是拿国家的钱去享乐,请你放心好了。”


听了我的话后,楚天南稍为缓解了一下心情。他说道:“美国股市可是鱼龙混杂,险恶无比,我已经看惯了好多被赔得倾家荡产的人跳楼了。你们没有什么经验,以后还是要当心呀!”我赶紧回答:“是的,股市是一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弊,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利大于弊,所以我们国家以后的政券市场是一定要开放的。但是要避免走美国的老路,采取更稳妥的做法,这就需要我们花长时间的到证券市场去积累更多的经验。”


我说完之后,又对着楚天南说道:“楚老,你在美国这么多年了,对这个一定比我们要了解,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帮我们参谋参谋,让我们少走一些弯路。” 楚天南考虑了一下,就说:“好吧,但这件事我只能给你们提一点参考,主意还是你们派人拿。”


见到老人平息了心头怒火之后,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好险啊!差点名声全毁在这儿了,要是传回国内的话,恐怕连位置都保不住了。看来办完事后得早点回去行。”我又重新的把楚天南扶回饭桌上,一边陪他喝酒,一边陪他摆摆龙门阵。吃过饭后,因为他家也住长岛,离这里不远,所以我就和他边散步,边摆龙门阵,慢悠悠的送他回去。


楚南天家是一座占地百多亩的别墅,有湖,有花圆,显得非常的豪华,看来在纽约过得不错,是非常有钱的那一种。在他的再三邀请下,我只得跟着到他家去喝茶。


在客厅坐下后,楚天南对我说道:“王先生,你看美国有一百万的华侨,如果能把这批人统一起来,该是多大的一股力量呀!可惜咱们国人不团结,国家的国力又不强,哎!所以在美国经常被人欺负呀!就连黑人现在在美国都比我们华人的地位高。如果我们国家国力强大,能够给我们提供后盾,我们又何至于此。不过我从你们政府的身上看到了希望,我相信我们国家很快就会重新振作起来,你们可得好好的努力呀!”


我说道:“楚老你放心,我们目前已经在开始大规模的进行工业建设了,用不了二十年,我们就能够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以我们国家地大物博的资源和人口的优势,二十年之后,我们一定会强盛起来的。当然我们现在也遇到了一些困难。”


我一说到困难,楚天南就接过话来说:“还有什么困难,你尽管说出来,只要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们的。”


我说道:“最大的困难是缺人才。教育,科技,机械,医疗,石油,化工,电器,工商等等方面的人什么都缺。当然也缺少资金了,我们希望在海外的同胞都能够回国兴业。对此,我们出台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比如,免征三年的企业所得税,免费提供土地等等。而且我们的一贯政策是保护个人私有财产不受任何侵犯,可以保证投资者的最大利益。”


楚天南说道:“这样做很好,很得人心,美国和南洋的华人商人很多,只要国内能够保障他们的利益,是会有很多人愿意回国投资的。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好了,我在美国华人商圈里面还有一点影响力,由我出面牵头,相信大家应该可以放心的把资金投回国内。”


我站起身来说道:“那可就太好了,只要华人肯回国创业,那可就有几十亿美元的资金,这就为我们政府减轻了很多的负担。”我看了看表,然后说道:“楚老,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楚天南也站起身来,边送我出门边说道:“那好,我们改天在聊吧!过几天我请在美国的华人商家聚一聚,也请你过来参加,到时候你在给他们讲解一番政策,那要他们回国投资就容易多了。”


刚从客厅走到大门口,迎面一个美丽的少女从门外飞跑过来到:“爸,你去那儿了,害我找了你半天呢!”说完拉着楚天南的手臂撒起娇来。


楚天南摸着女儿的头,对着我说道:“这是小女思芸,让王先生见笑了。”我忙说道:“那里。楚小姐秀外惠中,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楚南天客气了一番后,对其女儿说道:“还不见过王先生。”


楚思芸对着我微微一笑,非常大方地叫到:“王先生你好!欢迎你有空再来”她的声音很甜美,加上人也长得漂亮,让我有点神魂颠倒的感觉。但为了不失态,我还是很有风度地回礼道:“有空我一定再来登门拜访,到时候就少不了要麻烦你们了。楚小姐还在上学吗?”我故意的找了一个话题。


楚思芸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我早就不读书了。王先生是做什么的?”我笑着说道:“我的工作可就多了,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以后我再来讲给你听。现在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楚思芸说道:“那好吧,欢迎你常来我家做客。”


我依依不舍地在楚家父女俩的陪送下,出了大门,登上在别墅外面停放的汽车。刚上车,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打开车门,下车对正转身离去的楚思芸说道:“楚小姐,等一下,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你。”说完,我掏出了我随身携带的带MP4功能的手机,删除了你面的一些资料,然后交到她手上。这个手机是我特地从国内带到美国的,基本上就当一个笔记本在用,里面还储存了两部动画片和一百多首流行歌曲。


楚思芸接过来好奇地看了看,抬起头来说道:“王先生,这是什么呀?”我说道:“这是我国一个科学家开发的新产品,目前在市场上还买不到,你今后可要保管好,就是你的好朋友来了,也不要给他看。”说完,我给她详细地介绍了手机的功能和使用方法。


楚思芸看到这么神奇的宝贝,自然是喜欢得不得了,在玩了十多分钟后,她对我说道:“王大哥,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说完她恋恋不舍的把手机又递给我,虽然说自己很喜欢,但头一次见面就收别人这么珍贵的礼物在她看来还是很不合适。


我说:“这东西本来就是造给女孩子们玩的,我一个大男人家玩这个容易玩物丧志,现在送给你是最适合的了。”听我一说完,本来就舍不得的楚思芸也就不再推辞,她对我笑了笑说:“那就谢谢王大哥了。”然后拿回手机,飞快地跑开,到自己房间里面迫不及待摆弄起手机去了。


看到她接过手机离去,我心里面像吃了密糖一样甜。手机的充电器在我手上,用不了多久就会没电,到时候她自然就会跑来找我,两人的接触时间一长,我不就有机会了吗。我心里暗自高兴了一把,但转眼之间又有点忧虑,我比她可能要大上十岁,要是她不喜欢我怎么办!还有千万不能让我的秘书李得胜看见了,他一米八的个头,长得英武帅气,文才又好,要是被他抢了可就划不来了。


回到在纽约租住的别墅,我马上和人整理了一些材料和商讨一下谈判的具体对策,以备和华尔街的金融寡头们今天晚上的谈判。


晚上八时,几个金融寡头们如约而至。在相互礼节性的见完面后,随即进入了正题。JP.摩根首先开口说道:“主席先生,经过我们今天上午开会和股东一至协商和评估,我们认为可以在你们身上进行风险性投资。现在,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具体的合作内容和方式。“


听到华尔街的金融寡头们肯合作,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我不露声色平静地说道:“我们希望能够借贷二十亿美元,期限为十年,按照每年一亿美元来支付给你们利息。”我刚一说完,约翰.洛克菲勒就站起来说道:“不,主席先生,你给的价格太低了,要知道我们可是做的风险投资,而且又是这么大一笔巨款,你这一亿美元的利息是我们不能够接受的,我们每年起码应该得到四亿美元的利息才行。”


“他妈的,约翰.洛克菲勒这杂种心也太黑了吧,每年四亿,也就是说十年后要还本付息六十亿美元才行,这可怎么行!”我立即说道:洛克菲勒先生,你每年四亿的利息要求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承受的极限,对此我不能答应。”


这时摩根出来打圆场说道:“主席先生,你们现在独自面临两大强国的作战,我们很难相信你们会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在你们身上投资,我们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如果我们没有高额的回报,是很难借钱给你们的。”


应该说摩根的分析还是很客观的,但是每年四亿的代价确实太高了,即使是十年后,我方也很难拿出一次性六十亿美元来还债,看来要向这些华尔街老板们借钱还是很难呀!这次借款可能就只有泡汤了。我心有不甘地问道:“没有其它商量的余地了吗?”


这时杰姆斯.希尔答道:“如果每年四亿美元的利息你们觉得太贵了的话,我们也可以换一种合作方式。”


我一听,马上就接着问:“什么样的合作方式。”


杰姆斯.希尔说道:“我们可以按照你的要求提供你们二十亿美元的借款,每年的借款利息也按你说的以每年一亿美元算。但是我们希望能够获得你们华南地区,亦即今后你们完成统一后整个中国的商品贸易的自由通关权和采矿权。”


我考虑了半个小时,中国目前的工业基础薄弱加上交通条件落后,从美国进口商品不但对市场和民族工业产生不了多大的负面影响,反而还有促进作用。至于采矿,以现在的探测和采矿手段,顶多也就在一些交通方便点的地区开发一些不太大的矿藏,大一点的矿都在深山老林当中,就是美国人知道,他也得先帮我们修好铁路才行。在权衡了利弊之后,我最终点头答应了美国人开出的条件。


在签订协议之后,我如愿拿到了首笔两亿美元的现金支票,其它的资金将在一年之后陆续到位。同时为了怕美国人反悔,协议中还明确规定如果资金不能够到齐,我方可以不履行协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