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活着的传奇——《再见巴法纳》

宾虚 收藏 47 418
导读: 本文将从独特视角来审视这部有关前南非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电影。


本文将从独特视角来审视这部有关前南非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电影。以世界名人的生活为主题的电影在影视界屡见不鲜,它们常常被人搬上大荧幕,以图还原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凡人,去神秘化是这类电影的共同点。从主体上可以分为两类,即为逝去的人做传和为在世的人拍片(好像是废话)。前者例如《巴顿将军》,描绘了巴顿将军的传奇经历,影片以巴顿对第三集团军的士兵们的演讲开场,极为鼓舞士气,也是经典画面之一。后者例如《女王》,主角是始终低调而神秘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这对于在世的英国女王来说无疑是一个大胆向外界透露她一些秘密的机会,泄密当然是有限度的,不会涉及皇家机密和伤害英国民众的感情。有关这方面的影片还有很多,例如陈凯歌正在拍摄的《梅兰芳》等。


这类电影的一般模式是以名人为主角,以他们的生活为主线,以他们的主要事迹为切入点,或是拍摄他们传奇的一生,或是截取他们生活的一个小片段来侧重描写;电影里其他人物的出现都是要为塑造这个名人的形象而服务的,他们的戏份处于次要地位,因此他们是绝对的配角。但是,在《再见,巴法纳》这部影片里,我们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种情况。影片的大部分篇幅集中在了监狱长詹姆斯•格瑞格里的身上,叙述了詹姆斯和纳尔逊•曼德拉的友谊及他对种族隔离制度认识的转变。也许,你会认为这是一个关于詹姆斯的电影(因为他是有原型的),也许你会认为这是关于种族隔离的电影……这些都合情合理,而且我会在下面的篇幅中有所涉及。但正如我开篇提到的,我是从一个独特视角来看这部电影的,我把它看作是纳尔逊•曼德拉的“狱中记事”,因此,我才会把本文命名为“活着的传奇”。


有人疑问导演为什么会选择约瑟夫•费因斯来扮演詹姆斯•格瑞格里这个角色,因为从他以前拍过的影片来看,他表现得不像詹姆斯•格瑞格里,特别是这个角色是真实存在的,不但名字和原型一样,事件本身也没有大修大补。导演认为约瑟夫•费因斯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十分深入,而且他善于表现这种友谊,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种渴望。事实证明导演的选择是正确的,费因斯很好的诠释了这个角色。虽然原型已于2003年去世,但是他的妻子和孩子对此角色很是欣赏,看过的观众也持肯定态度(关于约瑟夫•费因斯的电影,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兵临城下》和《莎翁情史》)。扮演曼德拉的丹尼斯•海斯伯特在美剧《24小时》里饰演了一位黑人总统而为观众熟知,赢得了金球奖提名,其演技自不必多说。


影片《再见,巴法纳》中的“巴法纳”(Bafana),不是人名,也不是地点,而是一个当地少数民族语言的意译。在科萨人(居住在南非开普敦省的牧民)使用的班图语中,“巴法纳”的意思是“最好的男性朋友”,颇有些中国东北方言里“老铁”的味道,“铁哥们”是也。男性朋友之间的友谊来得不易,而当这种友谊一旦确立,就能够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例如在中国流传千古的“高山流水”颂扬的是俞伯牙和钟子期亘古不变的友谊;谭嗣同以日本明治维新时期西乡隆盛与月照和尚的友谊为楷模而慷慨赴死;而诸如分桃断袖之谊更不必言明。影片中詹姆斯和曼德拉的友谊经历了从不信任到信任,从隔绝到理解,最后从敌视到朋友的升华转变过程,由于参杂了政治和历史的因素,这段友谊经历的考验也更加复杂和多舛。


纳尔逊•曼德拉的事迹可以不赘述,这里要强调的是他宽容大度的一面,影片很好的展现了这位伟人的高贵品质。但是不要曲解了我对于他宽容大度的评价,因为宽容是以正当的不妥协为前提的。如果曼德拉在长达27年的牢狱生涯中,和政府达成妥协,那么他只不过是南非政治和历史上的匆匆过客,不会如恒星般的为世人所景仰。他在《争取世界自由宣言》(也就是影片中被列为禁书的《自由宪章》)里所提出的要建立一个白人和黑人共同生活、平等共处的南非,矛头实质是指向当时非常流行的种族隔离制度,特别是白人对黑人的歧视。片中,黑人出行的时候必须带有特别通行证,否则作为叛乱分子投入监狱。而曼德拉要做的就是要领导其战线成员和种种歧视制度做斗争,武装的和政治的斗争同步进行。所以,会有流血牺牲,也会有无辜平民死亡。但是,为了最终的胜利,达到《自由宪章》所倡导的目的,这些牺牲是值得的。曼德拉在执政后所制定的种种措施正是对他政治理念的最好注解。


詹姆斯•格瑞格里是纳尔逊•曼德拉的亲密朋友,退休后写下了回忆录《再见,巴法纳:纳尔逊•曼德拉 我的看管犯 我的朋友》,电影直接从此回忆录改编而来。在电影里,我们可以看到,詹姆斯的身份首先是看管犯人,他从狱卒一步步升到了监狱长。在他的工作生涯中,相当长一段时间是和曼德拉一起渡过的。因为詹姆斯来自曼德拉的家乡,他懂得他们的语言,上级部门的初衷是让他监视曼德拉,特别是监视曼德拉和其朋友的会面,同时对他们来往信件进行彻底清查。这个工作使得詹姆斯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当时这个所谓的头号“恐怖分子”。在此后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他们两人从陌生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惜,共同谱写出了一段不可复制和模仿的人间佳话,这在种族隔离的南非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关于两人的友谊,我这里有必要罗嗦一下。如上所述,两人的友谊经历了几个阶段。阶段一:陌生。詹姆斯是南非的白人,受当时政治的影响,他认为曼德拉是个共产主义分子(当时全世界很多国家的民众对共产主义的印象都不好),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恐怖分子”,到处搞破坏、搞暴动。阶段二:相识。詹姆斯调到关押曼德拉的监狱,负责看管曼德拉的工作,审查他的来往信件和朋友探视,并将可疑情况上报。詹姆斯在一次上报后,曼德拉的长子就死于车祸,这是不是当局的谋杀以图摧毁曼德拉的意志,影片没有交代。但经过这个戏剧冲突,詹姆斯的思想在慢慢的发生改变。阶段三:相知。曼德拉用他的人格魅力感染着詹姆斯。特别是当詹姆斯偷看了禁书《自由宪章》后,他明白了曼德拉和他领导的组织不是当局宣传的“邪恶”,因此他悄悄的转向同情曼德拉。于是,当曼德拉恳求詹姆斯带一个圣诞礼物给他妻子时,詹姆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阶段四:相惜。到了监禁后期,曼德拉的待遇好了很多。詹姆斯更多的时候是以一个朋友而不是以监狱长的身份和曼德拉相处。当詹姆斯的儿子意外死于车祸,两个父亲在一起互述衷肠、相互安慰的情景令人深深难忘。友谊是不分政治差异、不分种族差异的,它超脱了黑白两种人的歧视而经受住了考验。


影片结尾,纳尔逊•曼德拉走出了监狱,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詹姆斯•格瑞格里把象征平安的手链送给了曼德拉,并说出了那句“Goodbye Bafana”,影片戛然而止,但是两人的友谊有如长春藤般永垂不朽与世长存。本文最后,以曼德拉的这句话作为结束(被问起获释出狱当天的心情,他说),“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43楼BenHur

元旦快乐!

44楼宾虚

大家新年快乐啊!

47楼宾虚

 以下是引用百草止水 在第45楼的发言:
老兄电影看得很细,评的也深。

新年快乐!

 以下是引用多娇江山 在第46楼的发言:
支持一下

新年快乐!

 以下是引用宾虚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jianman 在第16楼的发言:
刚下,还没来得及看 呵呵

这部片子真的还不错!

没看过,有空下来看看,不过看宾虚的影评更过瘾.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