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陈水扁应公开向人民表态反对暗杀!

摇头嗨 收藏 0 82
导读:联合报:陈水扁应公开向人民表态反对暗杀!  香港12月30日电/台湾联合报今日刊登社论说,巴基斯坦反对党人民党领袖贝.布托,在选举造势活动归途遇刺,使此间“总统”大选中始终流传巷里的暗杀流言又喧腾起来。   “总统”选举的暗杀流言有两种类型。一种说法是暗杀马英九,有人甚至在叩应节目指称,二○○四陈水扁靠“两颗子弹”赢得选举,二○○八则只要给马英九“一颗子弹”即可。另一种说法是刺杀谢长廷,理由是扁谢不和,刺谢即可换人。此类流言,不但巷里可闻,甚至见诸“立院”质询。“国安局长”许

联合报:陈水扁应公开向人民表态反对暗杀!



香港12月30日电/台湾联合报今日刊登社论说,巴基斯坦反对党人民党领袖贝.布托,在选举造势活动归途遇刺,使此间“总统”大选中始终流传巷里的暗杀流言又喧腾起来。


“总统”选举的暗杀流言有两种类型。一种说法是暗杀马英九,有人甚至在叩应节目指称,二○○四陈水扁靠“两颗子弹”赢得选举,二○○八则只要给马英九“一颗子弹”即可。另一种说法是刺杀谢长廷,理由是扁谢不和,刺谢即可换人。此类流言,不但巷里可闻,甚至见诸“立院”质询。“国安局长”许惠佑称,倘若发生暗杀,负责“国安”的首长皆应引咎辞职。然而,一个许惠佑的辞职,难道能够补偿“总统”候选人遭暗杀的台湾灾难?


贝.布托遇刺现场尸块横陈、血肉模糊的狰狞场景令人怵目惊心。一场民主选举,变成暴力暗杀;被杀死的不止是布托,而是巴基斯坦的民主宪政。选举是数人头的,竟仍出现砍人头。刺杀行动也许出于对布托的憎恨,但更是出于她的恐惧;有人怕在选举中不能胜过布托及人民党,于是用暗杀她来摧毁选举。暗杀是宪政的罪人,更是民主的懦夫;无能遵行选举的游戏规则,不敢面对选民的裁判,乃竟出此下流手段。但是,事后的谴责皆已无济于事,布托已死,选举已毁,国家已经撕裂!


社论表示,台湾绝不容许出现这类场景。想像中,台湾若在此次“总统”大选出现暗杀“总统”候选人的事件,其政经冲击必然比巴基斯坦更为严重;因为,巴基斯坦毕竟原是在困境中挣扎的国家,台湾却必因暗杀事件而出现崩盘性的政经解构,内外情势亦必至于无以收拾的地步。然而,这次“总统”大选的暗杀传闻却是口耳相传,不绝如缕,且是愈传愈盛。


谣言止于智者。但是,今日的台湾,对政治及人性的信任已经完全斲丧;愈是“智者”,愈觉得“什么事都是可能的”,“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暗杀的传言往往正是“智者”提出的警告。即使在台美的高层晤面及在美举行的台湾政情公开座谈中,暗杀也已成为话题。至于意在言外的忧心之言,更已公诸于世,例如:内外皆忧心这次选举能否“和平转移政权”,在种种“不能和平转移政权”的猜疑中,暗杀当然也是一种疑虑。


社论说,陈水扁是所有暗杀传言指向的嫌疑者。他怕赢不了马英九,他又怕挟持不住谢长廷。他在选战中几已用尽一切违“宪”违法、伤天害理的手段,李登辉甚至说他“疯了”。陈水扁俨然已经自陷“不敢掀牌,只好掀桌”的境地;下一步,陈水扁会不会因不敢面对选举致铤而走险,暗杀传言因此不胫自走,遂成了台湾政治上空的最大阴影。


外界普遍认为,倘若在此次“总统”大选出现暗杀,必然与陈水扁有关。一种是直接相关:台独原本诉诸暴力,早有前科,行刺蒋经国与炸伤谢东闵皆是;二○○四年“两颗子弹”的疑案,事件疑点及事后操作亦是有目共睹。李登辉说陈水扁“疯了”,暗杀是否如戒严一样,曾在陈水扁的脑中闪烁不去?另一是间接相关:陈水扁一手“一中二人组”,另一手“去蒋鞭尸”;这场选举俨然已经演成政治内战。再者,陈水扁的选举操作手法,摧毁了是非廉耻等一切人性价值,倾尽全力掏掘仇恨及毁灭的情绪;因而外界担心,暗杀倘非出自陈水扁及其左右的策划指使,亦有可能因陈水扁所制造的“仇恨内战”气氛,激发了政治狂热者或社会边缘人“替天行道”的幻想,铸成大错。


社论强调,台湾绝对不容发生“总统”候选人被刺的惨剧。但是,现在连负责卫护候选人人身安全的“国安局”是否中立、是否可信亦遭质疑,这样的情势确令社会不安。若欲防止惨剧发生,自当从源头做起。一、陈水扁应保证“政权和平转移”,同时宣示绝对反对暗杀等暴力手段;二、陈水扁的左右心腹,不能再出现像“两颗子弹”的共犯结构,无论如何皆不可走到“暗杀”这一步;三、选举必须回归法治、回归文明、回归人性,勿再以毁灭人性为手段,勿再以鼓吹仇恨为能事;四、全民应当发出“反暗杀”的大力呼声,向可能企图暗杀者警告他必将为暗杀付出代价,亦提醒台湾人民台湾必将因暗杀而形成惨重灾难。


和平完成选举,和平转移政权,不论转移给马英九或谢长廷;陈水扁须负最大责任,却已失人民信任,理应向人民公开表态反对暗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