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黑猫旅社(二)

yanan2000 收藏 2 5370
导读: 第二章 兰星咖啡厅“桃色风波” 跟着周明山跑进兰星咖啡厅的,还有空军少校王权贵,他是在股票交易所碰见的周明山,听说郭秀峰在黑猫旅社,便搭他的小汽车一块儿赶来了。王权贵紧跟着周明山跑进兰星咖啡厅的时候,孔超和郭秀峰的枪口还都在瞄着对方。王权贵和孔超在政治中校同过学,他认出孔超的时候,便冲到他的枪口前面,把孔超的手枪往下一按,说道:“孔兄,这是干什么?秀峰兄是同我一起参加过徐蚌会战的老朋友,你俩为何翻脸,竟动起手枪来了呢?” 王权贵说着把孔超从地上搀扶起来,周明

第二章 兰星咖啡厅“桃色风波”



跟着周明山跑进兰星咖啡厅的,还有空军少校王权贵,他是在股票交易所碰见的周明山,听说郭秀峰在黑猫旅社,便搭他的小汽车一块儿赶来了。王权贵紧跟着周明山跑进兰星咖啡厅的时候,孔超和郭秀峰的枪口还都在瞄着对方。王权贵和孔超在政治中校同过学,他认出孔超的时候,便冲到他的枪口前面,把孔超的手枪往下一按,说道:“孔兄,这是干什么?秀峰兄是同我一起参加过徐蚌会战的老朋友,你俩为何翻脸,竟动起手枪来了呢?”


王权贵说着把孔超从地上搀扶起来,周明山吩咐服务生端来几杯冰镇椰子水。孔超把手枪装在裤兜里,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两口,嘴角上冒着白沫说:“老周,你这黑猫旅社我今后还敢来吗?”


“中校,您来敝社是我的荣幸,什么时候光临,我都热烈欢迎。”


“咱少说好听的。”孔超余火未消的说:“我问你,黑猫旅社的一百多个姑娘,是不是供客人搂着睡觉的?”


“当然!当然!”


“那好!你兰星咖啡厅的女服务生,不也是供人挑选的吗?”


“是的,是的,”周明山点头陪着笑脸说:“不过,中校,有几位小姐没有签卖身协议,是以卖唱为生的。”


“我不管她是卖身或是卖唱。”孔超不耐烦的打断他:“黑猫旅社就是专门干这个生意的,凡是黑猫旅社的小姐,我想跟谁玩就跟谁玩。可是,这位勇士(他瞟了一眼坐在另一张桌上的郭秀峰),却在半道上杀出来,要为娼妓去攻打客人。真是世上少见、奇闻。周老板,这样下去,你黑猫旅社的生意还做得下去吗?”


郭秀峰忍不住又从座位上站起来,周明山赶紧过来按住他的肩膀,让他坐下。周明山转过身来,冒汗的脸上挂着笑容:“孔中校,怨我,都怨我,一直没给二位介绍:郭少校是陆战队罗司令的侍从官,他一直跟着司令,很少到这儿来……”


“得了!周老板。”孔超打断他说:“你用不着打掩护。郭少校没逛过窑子?当年,军中乐园没撤的时候,每天一个连队只发三个牌,凭牌买票睡觉,人们都挤扁脑袋往军中乐园跑,郭少校那会儿恐怕才是个士官,他会不好?”


“秀峰兄!”王权贵故意把话叉开:“孔超兄是‘海总部’孔参谋长的公子,我在北投中校的同班同学,令尊任过总统府侍卫长,是国军中威镇四海的将军。今后你我都要靠他的提携和栽培,所以,我们兄弟间要避免误会,消除隔阂,精诚团结。尤其不能因区区小事而损伤了情面。来来来,二位看在兄弟面上,拉起手来,端威士忌。”


几个服务生慌忙去端酒。这时,几个头戴白色钢盔的警备司令部宪兵,冲进了兰星咖啡厅。不知是谁给他们打了电话,说黑猫旅社两个军官动枪了,他们立刻乘车赶了来。宪兵们不由分说,迅速地下了所有在场军官的手枪。


宪兵小队长查看了郭秀峰的军官身份证,便走到孔超面前,严肃的问:“先生,您是干什么的?”


孔超不吭声,他傲慢的瞧了一眼郭秀峰之后,解开西服上装的扣子,露出别在衬衣上的识别证。但宪兵仍旧要查看身份证,孔超很不耐烦的说:“没有带在身上。”


“先生,那就只有让您到警备司令部去一趟了。”宪兵小队长不客气的说。


“听便,到国防部、总统府都可以。”


这时,一个宪兵少校走进来,戴眼镜的大个认识他。两人握了握手,大个凑到他耳朵跟前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宪兵少校的态度温和下来,他走到孔超跟前客气的说:“中校,我们不认识,误会了,请原谅。不过,从公事的角度我还是要说两句:您二位都是海军军官,在风化区娱乐场所肇事有碍国军声誉。本应带回警备司令部查究,但念二位均身负要职,又系初犯,这次特从宽处理……”


站在宪兵少校跟前的戴眼镜的大个,把他拉到一边小声叽咕了一阵,回到咖啡厅之后,他指着墙上的“不听匪播,不为匪宣传,隐瞒匪谍与匪同罪”的标语,高声对宪兵少校说:“这位少校,在大庭广众的公共场所,公开为匪宣传,我们孔超中校出面制止,他竟恶语伤人,并掏枪动武,孔中校不得已才拿枪自卫。”


“哦!”宪兵少校的眼珠子立刻瞪得鼓了出来:“郭秀峰少校,你身为国军军官,在公共场所为匪宣传,知不知道是犯罪行为?”


“我为匪宣传了什么?”郭秀峰死盯住宪兵少校问。


矮胖子孔超心领神会,他向前跨了一步,瞥了一眼李平平,得意的说:“少校,你宣传了什么,还是让兰星咖啡厅的那位小姐自己讲吧!”


宪兵少校转过脸来盯住李平平。李平平用一条小白手绢擦眼角上的泪水,带着哭声说:“不能冤枉人哪,我跟那位长官都是天津人,无意间我们说到古老的海河,谈到故乡天津南郊葛沽镇,谈到家乡的风俗和特产……”


“够了。”宪兵少校打断她:“你身在宝岛台湾,竟跟军官们谈些匪区的名胜和乡习,居心何在?政府规定禁止谈论匪区情况,你不知道吗?”


“少校先生。”郭秀峰忍不住插嘴道——他盯了孔超和宪兵少校一眼:“照你的说法,我们连黄河、长城都不能讲了,连北平故宫、曲阜孔庙都不能提了、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五千年的古老文化也不能说了?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反攻大陆?我们还是不是炎黄子孙?”


郭秀峰的一席话,把孔超和那个宪兵少校问得目瞪口呆,他们结结巴巴的吭哧了半天却答不上一句完整的话。


宪兵少校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孔超也气得咬牙切齿。宪兵少校突然说:“郭秀峰少校,此地不是申辩的地方,你跟我到警备司令部走一趟吧!”


“干什么?”


“辩理!”


“你……你要抓人吗?”


“暂时没这个意思。”


“那好!拿来!”


“什么?”


“手枪!”


“到警备司令部再说。”


“你……你凭什么下我的枪?”


在他们谈话越来越激烈的时候,王权贵以防万一,悄悄的到外边,给驻扎在左营的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值班室挂了电话,值班参谋觉得事情紧急,立刻向罗友怀司令作了汇报。罗司令亲自坐着他的汽车在十分钟内赶到了黑猫旅社。


罗友怀赶到黑猫旅社的时候,周明山正点头哈腰的对宪兵少校说:“郭少校是陆战队罗司令的侍从官,把事情闹大了可不好收场啊!”


“宪兵就要执法,我们才不管什么司令呢。”


宪兵少校说这句话是有考虑的:郭秀峰虽说是罗司令的人,可孔超的父亲孔令军却是海军总司令部的参谋长,两人虽都是中将军衔,但孔超的父亲要比陆战队司令罗友怀的职务高,权力大。宪兵们懂得在这种场合应该买谁的帐。


说来也巧,宪兵少校最后这句话,正好被刚跨进门的罗友怀听见了,因此他一进门便仔细打量了宪兵少校一眼。


罗友怀,海军陆战队中将司令,四川人,黄埔军校毕业,科班军人出身。八年抗战的时候保卫过大上海,跟日本人作过战。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之后,他转战山东及吉林战场,跟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有过多次认真的较量。他今年虽已五十七岁,头发没白一根,脸上没有皱纹,眼睛不花,耳朵不聋,腰板笔直,步履稳健,行动灵活,走路还带着一阵风声,根本不象五十多岁的人。这大概是他长年让海水浸泡的缘故。


罗中将深绿色的呢子军装笔挺,衬衣雪白,领带端正,连皮鞋都擦得照人影儿,一看便知,这是个对军风纪律要求极严的长官。


罗友怀走进兰星咖啡厅,大家看见他肩上的两颗金星之后,立刻都立正站好。宪兵们先向他敬了礼。


罗友怀中将用他那威严的目光环视了一下兰星咖啡厅,把目光停留在郭秀峰的脸上,象是在询问什么。郭秀峰向他立正敬个礼,小声喊道:“罗司令!”


罗友怀点了一下头表示还礼,然后走到孔超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孔超向他点了一下头,恭敬的说道:“报告罗司令,我们出点儿小事,请您原谅!”


“你认识我?”


“是的。”孔超依旧立正回答:“报告司令,我是陆战队战勤团中校团副孔超,家父叫孔令军,在海总部任职,我见过您跟家父在黄埔军校门前的合影。”


“哦!”


罗友怀末了走到宪兵少校跟前,少校赶紧取下白手套,向他敬礼。但他却笔直的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罗友怀中将轻声咳嗽了一下,微微皱起眉头,问道:“少校,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报告司令,这要听您的指示。”


罗友怀转过身来,面对大厅所以的人,他恶狠狠的瞅了一眼孔超和郭秀峰之后,声调严厉的说:“二位这样干成何体统?身为国军军官,目无军纪国法,公共场所聚众斗殴,有损国军声誉。尤其在风化区胡作非为,玷污了我军崇高风尚,实为中华民国三军严明军纪所不容。少校忠于职守,敢于负责,应受嘉奖。我建议把郭秀峰的手枪交给我的副官,我带他俩回司令部,一定严加惩处。”


“是!中将。”宪兵立正答道。

5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3楼hhh191

还有下文贴吗?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