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一节 热战

杀手温柔 收藏 8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2008年10月13号,7点35分。   一个平常的日子。   霓虹灯暗,斜月渐白,水天交接之处,空明万里,霞光飞舞。   推开厚实仍然清晰无比的玻璃窗,站在五十五层新近落成的阳光大厦俯视远处刚刚安静了一会儿的都市,游客们无不为那纷繁华丽的濒海街市所震撼和吸引。   “砰!砰!”清脆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2008年10月13号,7点35分。

一个平常的日子。

霓虹灯暗,斜月渐白,水天交接之处,空明万里,霞光飞舞。

推开厚实仍然清晰无比的玻璃窗,站在五十五层新近落成的阳光大厦俯视远处刚刚安静了一会儿的都市,游客们无不为那纷繁华丽的濒海街市所震撼和吸引。

“砰!砰!”清脆的单发枪声沉重地敲击着中国沿海中部T省的第一大港口那轻雾笼罩下凛冽隆冬的清晨。

已经开始忙碌起来的码头上立即乱成了一锅沸腾的粥。

那半透明的雾气在晨曦的辉映下,形形色色,林林总总,千变万化,反而使之格外地真实。

停泊在码头附近的客船和货船马上停止了启动程序,滞留在码头上的人群发出了惊恐的呼喊:“出事了!快跑呀。”

凄厉的女子尖叫,纷乱的男人脚步,满地丢弃的包裹什物。一向自信满满,按部就班的游客和职员们个个惊慌失措,丑态百出。

枪声继续爆响。

两名海关缉私警察倒在血泊之中,猩红的鲜血浸染了他们笔挺的制服,崭新的k--23手枪摔出了很远,寂寞地映着阴森森的寒气。

在他们的眉心处,赫然露出一个小小的血洞。他们发白的眼睛偶尔还抽搐般颤动一下,脸上写满了不甘和惊讶。

“快,抓----住-----他!”

昏迷了的战士还顽强地蠕动着嘴唇,但是声音之低,别人已经听不到了。

“哼!咱们就玩玩吧!”在不远处的集装箱货场,四个黑影迅速地奔驰着,一面穷凶极恶地回头开着枪。

“头儿,我们返回去杀掉了个认识我们的小警察?”

一个五大三粗的黑人摇晃着耳朵上叮当做响的银环,口里疯狂地咀嚼口香糖,满不在乎地说。

“先走为妙!”

“是啊,大队的警察追来了。”

目光冷淡,手里提着黑色公文包的头头是一个银白色头发的黄种人,惊魂未定地说:“三十六,走为上计!”

“真是中国人!”

壮得象铁塔似的黑人把手一挥,另外两个家伙也迅速地跟进。

潇洒地回身一枪,几乎连看也不看,只凭着那枪弹射击的声音,他一枪就击中了一个冲在前面的警察。

警察被迫放慢了速度。

“哼!”得意洋洋地笑了笑,黑人枪手打了个响指。

四个人向着外面继续狂奔。

眼看他们就要逃脱,前面忽然出现了一支十多人的缉私干警,一边呼喊着一边开枪射击,把他们阻止在高大的仓库楼下。

一个小个子歹徒猴子般跳到一堆货物的后面,敏捷地朝后面开着枪,三个点射以后,对面有两个警察被击中。

压抑的痛叫声里,小个子歹徒哈哈大笑。

歹徒互相掩护着,冲进了仓库的楼房。

警察云集,远远近近地把整个仓库楼包围得水泄不通。

一部分缉私警察小心翼翼地窥视着前面的集装箱,侦察着歹徒的藏身之地,不时开上一枪。另一部分则紧急疏散着码头上不大的人群,把他们全部引到安全的地方。

“一小组负责正东面掩护,二小组把群众引导到安全的地方!第三第四第五小组坚守相应的方位!”,发布着简洁的指令,比划着有力的手势,现场指挥官中队长牛战沉着冷静地动员着力量。

不过,看他紧皱的眉目,还是显得心事重重。

国字脸,矮小但矫健的身板,端庄的姿态,一个精明强干的老警察。

不时有枪弹的爆响,流过,震碎了人们的心。

空气拖延着恐怖的尖锐的回音。

一个年轻的警察刚刚露出脑袋向上张望了一下,步枪还没有来得及移动到合适的位置,一颗罪恶的子弹就击中了他,好象被一股大力猛推了一下,他仰面向后载倒。

“小方!”后面的战友悲痛地喊道。

小方不相信似地迟疑着,缓缓地,坚持着,终于沉重地摔倒在地。

“为战友们报仇啊!”

缉私警察知道今天遇到了凶残强大的敌人,但是,战斗的意志更加坚定,一个个睁着血红的眼睛,向着库房开枪。

这里面,有不少是久经锻炼的老兵,在他们的带领下,警察逐渐地稳住了阵脚。

先隐蔽好,再集中火力进攻。手枪,步枪,短冲锋,一齐向着仓库目标进攻!

在四面八方的枪弹攒射中,终于,占据了楼房居高临下射击的歹徒被击伤了一个,一颗子弹准确无误地穿透了他的右手手腕,几乎把那里切割掉。

“啊呀!”在惨叫声以后,夹杂着急速的英语咒骂。

瓦蓝色的短柄狙击步枪无声无息地飞出了窗外。

狠狠地撕开衣服,受伤的家伙把伤处缠好,然后左手掏出一柄大号手枪,继续顽抗。

“妈妈的,老子跟他们拼了!”肥头大耳,壮得跟小山似的一个白人歹徒一把抓过来被挟持的仓库管理员,掏出手枪对准了他的前额。

“求求你,不要杀我们!”两个仓库管理员吓得尿了裤子,腿一软,跪到了地上。

“几个歹徒?什么情况?”

闻讯赶来的李副关长带领四辆警车二十几个人加入了战斗。

面对风风火火的副关长,现场指挥的缉私中队长牛战啪地一个立正,精神抖擞地说道:“四个左右,今天七点三十分,在我们例行检查的时候,一个战士偶然认出了人群中隐匿的一个正被我们通缉的大毒贩子,马上向我报告,我们调集了警力正要拘捕他,他的随从突然开枪,使用的是手枪,现在,歹徒逃到码头左边那幢楼房里,”

李副关长机警地扫视着前面的战场,目光在那两名仆倒的战士身上停滞了。痛苦地问:“伤亡?”

中队长低下头,沉重地说:“八名同志被击中,其中三名很严重,而且,因为歹徒火力的凶猛,一时还不能抢救回来。”

“火力凶猛?就四个歹徒?”李副关长严厉的目光盯着牛战。

牛战怯懦地躲避着,说:“哦,不,准确地说是枪法高超,射击极为精准,”

正说着,闷哼一声,李副关长的身边倒下来了一个战士,鲜血从他的头部汹涌射出。

“我们击毙了几个歹徒?!”李副关长镇定自若地继续问。

“没有,目前还没有报告!”中队长沮丧地低声地回答道。

副关长一把抱住倒地的战士,把他拉到掩蔽处,愤怒地说道:“这不是手枪,而是狙击步枪!”

战斗进行了十八分钟,围攻的缉私警察伤了十五人。亡六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