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种兵之王牌狙击手 第二卷血战上海(上) 第三十九节 地虎的秘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2/


恨不得地面裂开一条缝好让自己钻进去,这句话的意思原本阿龙并不是很清楚,因为他没有真实的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可是就在今天他就遇到了可能是他一辈子也无法忘却的事情让他是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咕咕咕——

就在这样严肃的时刻,这样奇怪的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大家的第一感觉是非常的熟悉,可是又一下子无法回忆起来是什么,但是他们还是从这个声音来源的地方找到了是谁发出了这样奇异的。

阿龙他是晚上吃了一点点的饭,因为他是过于兴奋了,可是他不知道这一路上却是状况不断,先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起车祸,然后他是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还打上了一起莫名其妙的架。这些加起来让他的肚子是大规模的抗议,尽管这也不是阿龙他肚子第一次发出抗议,不过那是在喧闹不止的大背景之下,而此时场面是十分的严肃,阿龙他也是生出了灭口的心思。因此他的肚子的抗议声是让大家听的十分的清楚。

地虎他也是就坡下驴,他连忙的说道:“你看看我,真的是太糊涂了,走我们去吃饭,我也饿了,打了一个晚上的架,消耗了那么多的卡路里,嘿嘿!快点,大家全给我吃饱了,只能撑死也不能饿死。”

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就在机灵的地虎的大圆场之后化为乌有,而阿龙也很感激他,毕竟他是帮助了阿龙摆脱了这样尴尬的局面,于是他是随着地虎去吃饭了。

阿龙他问道:“你是怎么样和那个河妖成为了死对头了呢?”

阿龙他的话语刚刚落下,就再一次让局面陷入了尴尬的地步,因为原本刚刚出现了一点人气的大厅是顿时陷入了僵局,没有一个人说话了,他们都是怀着害怕的神情小心翼翼的看着地虎。看样子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提过这个问题,而看样子脾气不是很好的他,也好好的教训过他们,要不然怎么会有不少的人倒吸冷气呢?

地虎他是非常的吃惊,他不知道阿龙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刻提出这个让他感到很难堪的问题,他的脸色是急剧的变化,而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丝丝阿龙他说不出来的气势,阿龙他是搜遍了脑瓜子,除了沧桑之外,再没有其他的词可以适合这个了。

“唉!想起来就让我非常的伤心,原本我这一辈子都不打算把这个秘密说出来的,可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请了金钱盟出来,真的是太卑鄙了,要不是我遇到了顶天你的话,估计今天我就会归位了!”

阿龙他和地虎的几个亲信进了一个豪华的包房,里面是摆上了丰盛的大餐,而阿龙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是把大餐准备的这么的快,看样子夜总会这个行业也不是以前想的那么简单,而坐在阿龙身边的地虎他好像是看出了阿龙的心思,他说道:“我们这里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我们也知道,我们这行的名誉并不是很好,不过我想说的是,我开的这个夜总会绝对是清清白白的,我们为了增加竞争力,特意是请了几个大厨,要把那些人的胃口给吸引住了,这就是我们的生财之道,因此我们对于饭菜的时间有很高的要求,同时进行过很多次演习,毕竟我们还是在江湖上混的,难免会有一天大打出手,就像今天一样,所以他们都不是很怕,能够很快的回到工作的岗位。”

已经是馋虫附体的阿龙也顾不上客气了,他是抄起他的武器对着新的敌人杀去,而且是本着刺刀见红的精神,毫不客气的进行大扫荡,左手拿着鸡腿,口里塞着驴肉,同时另外的一只手是狠狠的护住了牛肉。在一边的地虎看到了阿龙这样的表现之后,哭笑不得看了看阿龙,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来我们来喝一杯酒!这可是纯正的洋酒,来尝尝鲜吧!”

阿龙他是拼命的吃着,同时不断的摇头示意他不要喝酒,可惜的是他满口塞的死死的嘴巴是呜咽着,让地虎摸不着头脑,他看看他的那些手下,看看他们是否可以猜测出来阿龙他说的是什么?

饱餐一顿之后的阿龙是连续的打了几个饱嗝,难得的荤气是喷的满屋子都是,周围的一个小混混赶紧过来拍马屁说道:“兄弟!来!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阿龙他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们是烟酒不沾!那些东西会对我的判断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一向是禁止那些玩艺儿,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啊!我真的是饿坏了!对了!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啊?”

阿龙他是知道,他直接的拒绝这些人的话,很容易跟他们产生矛盾,而现在和这些地头蛇产生矛盾对他而言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接着饱餐一顿的阿龙想起了他最大的疑问——他们是怎么样认出他来了的,可是他没有想到,他刚刚说出来他心中的问题却惹来了他们的大声的嘲笑。

“哈哈哈哈!你真的好逗啊!”

地虎是看到阿龙摸不着头脑之后,他连忙是打起来圆场来,他说道:“还好你是遇到了我们,要不然你就是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的画像已经是贴满了整个大上海乃至东南地区了,你刚刚不是从第一人民监狱越狱吗?现在新闻里面播的全是这个!恩!对了!去把电视打开!”

阿龙他吃惊的看到此时新闻里面不断的播放着骇人听闻的爆炸大案,而嫌疑犯龙顶天却是神秘的失踪了,因此电视台里面是不断的播放着这样的信息,而且还时不时地劝告他不要在抵抗下去了,最好去离他最近的警察局投案自首。

阿龙他是非常的吃惊,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我怎么老是感觉到不对劲了呢?恩!他们现在会不会就在我的身边呢?不错!应该是这样,要不然我怎么会突然间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呢?我要不要留在这里呢?不管是否会如何下去,我都应该留下来,看看他们到底想搞什么鬼?”

地虎他是没有听清楚阿龙说的是什么,好像就是看到他的脸色是十分的震惊,接着是连续的变化了好几次,最后好像是下来什么决定一样的。地虎不用猜都知道龙顶天是下了决心了,就是不知道他下的决定对他而言是不是好消息而已。

阿龙他说道:“现在太过于危险了,你先帮我准备好一间房子,我等会儿出去看看情况怎么样了?”

地虎他的脸色也是表化了好几次,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打什么主意,于是他决定和他摊牌,说什么也要把它暂时的拉到自己的船上,说不定他还有机会把河妖给拉回来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地虎他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样得罪了国家,说你杀害自己的战友这样的借口实在是太牵强了,毕竟训练你这样的特种兵所花出了巨大的代价而且还要提防把你赶尽杀绝是不是会把你逼着叛国,所以我觉得你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因此我决定要你帮我一个忙。”

阿龙起先也不是很感兴趣地虎说的话,可是随着地虎简单的替他分析了目前的局势之后,他是连忙兴奋的说道:“你说国家是在考验我!”

地虎他是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不会告诉你什么?首先我也是猜测,其次如果万一我是打破了国家的计划,估计到时候中国虽大也没有我得容身之处了!但是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就是你暂时是安全的,但同样是危险的,因为国家可以用这么大的赌注来指导整个计划,说明对手不简单,所以你就要小心为上了。”

阿龙他是仔细的分析地虎所说的每一句话之后,连忙的点头说道:“谢谢你啊!要不是你的话我一定会丧失斗志,虽然我跑出来是逼不得已,可是我毕竟是中国开国以来最严重的通缉犯,是你的一席话让我明白了我存在的意义。”

地虎他笑了笑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要谢我,也不要和别人说是我说过这样的话,那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不过我现在最希望的是你一定要帮我一个忙!”

阿龙他因为心理阴霾消散了,他开心地说道:“什么事情你说,只要不是违背我的良心以及犯罪,噢不!只要不是犯大罪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情,我现在是欠了你一个人情!”

地虎他说道:“随便你!你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样和那个河妖产生那么大的矛盾吗?我告诉你一件事实,你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我和河妖从小就在一起,我们是有福同享的把兄弟,当年我们是为了不被别人欺负以及为了发财,我们是离开了我们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的家乡,来到了大上海打拼。”

旁边的一个人他是连忙的接着说道:“老大你和河妖是不是因为喜欢同一个女人而反目的啊!”

周围的一群的人是鄙视的看着他,一起竖起了中指说道:“你是肥皂剧看多了吧?闭嘴!”

地虎他是笑了笑说道:“其实你没有说错,或者你是说错了。我们可以说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反目的,不过不是我们喜欢同一个女人,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为我的兄弟找到了生命的另外一半而感到高兴,但是我却很快发现了她的真正的面目,所以我就劝他,但是已经色迷心窍的他根本听不进去。我们也有争吵到冲突,到了后面就是生死相见!想起来就是心凉心凉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