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神秘事件

sededede123 收藏 0 3558
导读:从德国入侵波兰到日本偷袭珍珠港,从D-日和“凸出战争”到伊乌·基马岛再到巴丹岛战争,这些大大小小的战役成了众多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书的主题。但是,在二战的历史上,有许多让人称奇、让人百思不解、让人着迷的事件,而这些故事却很少有人描述。现在,享有盛誉的著名历史学家威廉·布鲁尔将所有的故事集结成书献给读者。 珍珠港事件的演习? 1937年12月12日,日军田中上尉率领一支海军轰炸机中队在中国的扬子江上空溯江而上。扬子江在中国称为长江,源于中国腹地,流程3100英里,最后注入黄海(原文如此——译者注),沿岸有

从德国入侵波兰到日本偷袭珍珠港,从D-日和“凸出战争”到伊乌·基马岛再到巴丹岛战争,这些大大小小的战役成了众多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书的主题。但是,在二战的历史上,有许多让人称奇、让人百思不解、让人着迷的事件,而这些故事却很少有人描述。现在,享有盛誉的著名历史学家威廉·布鲁尔将所有的故事集结成书献给读者。

珍珠港事件的演习?

1937年12月12日,日军田中上尉率领一支海军轰炸机中队在中国的扬子江上空溯江而上。扬子江在中国称为长江,源于中国腹地,流程3100英里,最后注入黄海(原文如此——译者注),沿岸有许多大城市,如上海、南京等。

就在田中上尉的中队密切注视江上来往的船只时,一艘吃水450吨的美国军舰潘内号正顺流而下。潘内号是在上海建造的,以便在中国的河流上服役,保护美国船只航行时不受海盗骚扰。潘内号的指挥官是詹姆斯·赫兹上尉,船上挂着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即使高度近视的人也可以从很远的距离看到这面旗。

潘内号有55名船员,当时正在执行“救援任务”——从被日军包围的南京城里疏散出4名美国使馆官员、5名难民和一群西方记者。时近中午,潘内号已经前进了30英里,指挥官将其所在的方位报告了上海,说他们正准备抛锚休息。

自从1937年7月在北京郊外发生“卢沟桥事变”以来,一场野蛮的战争在中国不断升级。事实上,这个所谓的“圣战”起源于10年前的1927年。当时日本的将军和舰队司令们认为日本和美国之间发生战争不可避免,因此他们制定了一个命名为TANATA的绝密计划,该计划是日本征服中国和其他亚洲地区并和美国作战的蓝图。

10年后,在南京附近的扬子江上,潘内号上的船员们正在悠闲地享用午餐。下午1时30分,中队长突然喊起来:“日本佬向我们开火了!”向潘内号投弹的就是田中上尉率领的中队,后来得知有8到15架飞机。赫兹指挥官跑向驾驶舱,发现炸弹已经把驾驶舱炸塌了,连船长的腿也被炸断。

甲板上,全球新闻社的记者艾雷抓起他的摄像机开始记录这一幕。飞机急速下降到如此低的高度,他很容易就看清了飞行员的脸。艾雷意识到,毫无疑问,日本人能清晰地看见船上迎风招展的巨幅美国国旗,可是他们仍在继续轰炸。他被这个发现惊得目瞪口呆。

在第一声爆炸响起20分钟后,已被机关枪和炮弹碎片打得千疮百孔的潘内号开始下沉。安达斯上尉因脖子上的伤口大量失血已无法说话,他爬到甲板上,用粉笔在舱壁上写道:“去乘救生艇,尽量*近岸边,然后把救生艇送回来。”

就在这些幸存下来的人刚到达岸边的芦苇丛时,一艘日本汽艇飞驰过来,用机关枪对着他们扫射。然后这艘汽艇又回过头,朝正在下沉的潘内号扫射。在潘内号完全沉没之前,这艘汽艇*着它停下来,几个日本军官爬了上去,也许是想寻找密码或先进装置吧。

潘内号幸存者的险境还没有过去,他们在岸上跋涉了20里,寻找交火线中国一侧的安全地带。与此同时,几队日本士兵也在岸边搜索,想抓获他们。

潘内号的幸存者们到达安全地带之后,开始清点他们的损失:2名美国船员、1名意大利报纸记者被杀害了,17名船员和美国使馆官员受伤,其中一些是重伤。

当潘内号事件的消息传到美国时,美国人愤怒了。平日温文尔雅、头发花白的国务卿考代尔霍尔(CordellHull)宣布潘内号的沉没说明日本海军和军官们是“野蛮的、神智不清的”。

潘内号遭到攻击真的是意外吗?还是日本人为4年后偷袭珍珠港进行的演习?是不是日本军阀想要考验美国人对这种致命攻击的忍耐力呢?许多美国军官认为事情根本不是日本人后来所说的是一次“失误导致的悲惨事件”,而是一次计划周密的、实施准确的冒险行为,包括俯冲轰炸机、装备精良的汽艇和步兵的协作。

也许潘内号事件可以回答日本军阀的许多问题:美国官方对流血冲突和财产损失事件的反应有多强硬或是多软弱?美国军事装备有多精良,是否训练有素?上海附近驻扎的几千美军士兵是否会赶到潘内号遭攻击的现场救援以阻止可能发生的后续攻击?

罗斯福当局不想卷入远东的直接冲突,在公开表达了适度的愤怒之后,他们向日本当局发出了措辞谨慎的官方抗议,指出日本飞行员应因其“鲁莽飞行”而受追究。

也许是为了掩盖其将来同美国作战的真正意图,日本政府为其在扬子江上的暴行向美国政府道歉并赔款2214007.36美元。然而,问题仍然存在:是不是美国对潘内号遭攻击事件的软弱反应给日本军阀壮了胆,使他们认为美国只是个纸老虎,从而导致了他们日后偷袭位于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海军基地呢?

可疑的广告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将美国拖入世界大战后,美国国内变得对纳粹和日本间谍异常敏感。许多人认为,间谍和破坏分子就藏在自己周围,而且,这些人就像苹果里的虫子一样已经钻到了国家的核心。

各地地方政府都组织民兵来防备可能的破坏和颠覆活动。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不知道子弹会从来复枪的哪一头射出来,但他们都守卫在他们认为的军事设施旁,如桥梁、公路、铁路、架桥、水库、船坞、隧道、大坝和其他公共设施。他们中几乎没有人接受过军事训练。

在这期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特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系统的调查,查出了几千个他们认为是颠覆分子的人,并把他们列在黑名单上(截止到1942年7月,联邦调查局因此共拘留了9405人)。除了日常繁重的工作外,FBI的特工还要处理数以千计的、来自全国各地关于敌人间谍和颠覆分子的报告。

这期间,一则刊登在《纽约人》杂志上的广告因使用的词语特殊引起了FBI的注意。这则广告是在珍珠港事件前16天刊出的,是为一种新的掷骰子游戏而做的广告,他们管这种游戏叫做“死亡双星”。数以百计的神经过敏的,甚至有点歇斯底里的市民,向联邦调查局的官员汇报了这件事。

实际上,它包括两则广告,小的一则登载在1941年11月22日的那期杂志上,这在业内被称为悬念广告。它包括以下几个词:“嗨!注意!当心!”在这个标题下,是两个骰子,一个是白色的,另一个是黑色的。读者可以看见每个骰子的3个面。白色骰子上面的3个数字是12、24和XX(双星);黑色骰子上面是0、5和7。在骰子上面写了一句话:请看第86页上的广告。

在86页上,同样的标题用大号字印了出来:“嗨!注意!当心!”在广告下面,还是那几个大字:“死亡双星”。在这些字底下,是一个雄鹰的图案。

珍珠港事件之后,关于这则广告的猜测越来越多。许多人认为,是德国或日本间谍在《纽约人》杂志上刊登了这则广告,目的是通知潜伏在美国的其他间谍,战争就要爆发了。

骰子上的数字12和7,可以理解为月份(12月)和日期(7日),就在这天战争爆发了;数字5和0可以看作是进攻的时间;XX(罗马数字中表示20)可以认为是进攻目标的纬度。没有人知道24这个数字的含义,但它可能是登这则广告的敌人间谍的代码。在86页的大广告顶上有一幅画,它被许多人解释为3架飞机(轰炸机)掠过广阔的大海,冲向目标——可能是珍珠港,而其中炸弹在水上爆炸的画面增加了这种解释的可信度。明亮的探照灯光划破了夜空,子弹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芒(暗示日本原本打算在晚上发动攻击,在广告刊登出以后,这个计划可能改变了)。

许多人认为,“死亡双星”指的是纳粹德国和日本,双头鹰看上去很像希特勒第三帝国的标志。

FBI的特工通过调查发现,广告是一个叫帝王贸易公司(一家假公司)的公司刊登的。一个白人男子用现金在《纽约人》杂志的办公室里支付了广告费,但他没有留下姓名,也没有留下地址。更让人奇怪的是,这个被联邦调查局认为是嫌疑犯的人在几周后突然死亡了。

《纽约人》杂志上的这则广告到底是不是狡猾的德国或日本间谍用来通知同党日本要偷袭珍珠港呢?珍珠港事件后,FBI一直忙于调查其他相关事件,对这一广告事件,他们也无法给出一个圆满的解释。

隆美尔和蒙哥马利

1944年6月6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6周后,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在拜访完党卫队第一装甲部队司令塞普·迪尔瑞奇将军的司令部后,爬上6轮梅塞德斯吉普车,向自己的司令部驶去,他的司令部位于巴黎北部塞纳河边。

隆美尔被公认为是少年天才,在他的祖国,他的名声甚至盖过了元首希特勒。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他只是一个连长,但他精力充沛,勇敢而谦虚,后来获得了德国最高勇敢勋章。22年后,因为在北非同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的战争中表现卓越,在他49岁时,被提升为德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元帅。

除去战争因素,英国的蒙哥马利元帅和隆美尔相互仰慕。蒙哥马利甚至在他的活动指挥部的墙上挂了一幅这位日尔曼对手的肖像;而隆美尔在提起蒙哥马利时,则经常对人说:“我的朋友蒙哥马利。”他们俩人的名字和命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在诺曼底,隆美尔和蒙哥马利又一次成了对手:隆美尔是德国B军团的指挥官,而蒙哥马利是这次进攻的盟军司令。

1944年7月17日,下午4点钟,隆美尔的梅塞德斯吉普车正行驶在巴黎来乌特大街上。元帅旁边是他多年的助手赫姆特朗上尉,前排坐的是贴身保镖华斯·胡克,他正瞪着一双机警的眼睛朝各处观望,以防不测。

突然,胡克大声叫起来,有两架盟军飞机朝这辆汽车飞了过来。从北非战争以来就担任隆美尔司机的丹尼军士立刻加大油门,就在汽车刚要冲进前面村庄的时候,盟军的“台风”式战斗机俯冲下来,飞机上的机枪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扫射,隆美尔的左颊和左边的太阳穴中弹,司机丹尼当场中弹死亡,吉普车失去控制撞在树上,然后冲出马路翻倒在路旁的一个水沟里。

隆美尔被摔在马路上,当“台风”的机枪手补充弹药准备再次射击的时候,赫姆特朗上尉和胡克保镖冲了过来,抱起人事不醒、浑身是血的隆美尔躲到沟里去了。

甚至在这起偶然的事件中,隆美尔还是没有逃脱与蒙哥马利的恩怨纠葛,就在隆美尔受伤的地方,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前头那个村庄的名字:蒙哥马利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