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二十一章,逃亡

杀手温柔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正在鹿鸣远惊讶和犹豫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沙哑的声音。   “牛队长?”   他赶紧开了门。   海关的缉私警察中队的队长牛战全身披挂,威风凛凛地出现在门口,手里举着一柄乌黑的小手枪,正对准了鹿鸣远的胸膛。   “你在这里干什么?”   牛队长紧锁的眉头跳跃着,目光犀利地逼视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正在鹿鸣远惊讶和犹豫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沙哑的声音。

“牛队长?”

他赶紧开了门。

海关的缉私警察中队的队长牛战全身披挂,威风凛凛地出现在门口,手里举着一柄乌黑的小手枪,正对准了鹿鸣远的胸膛。

“你在这里干什么?”

牛队长紧锁的眉头跳跃着,目光犀利地逼视着鹿鸣远。

“队长,有人潜伏进来,要杀我。”

牛战打开了手里的手电,瓦蓝色的手电光一下子就照亮了屋里的一切,一个萎靡不振的痛苦呻吟着的黑衣人,两个奄奄一息,。行将毙命的准尸体。

牛战惊讶的看了看房间里的场面,问:“你把他们三个打成这样?”

“是的!”鹿鸣远自豪地挺起了胸膛,准备接受队长的夸奖。

老实说,不论是谁,都希望得到别人的称赞。鹿鸣远第一次有如此的战果,虚荣心当然更强烈些。

“不错!我低估了你!”牛战阴晴不定的脸上飘忽着一种奇怪的表情。

“没有什么,我赢得非常侥幸。”鹿鸣远谦虚地说道。

牛战身材不高,但是,身体异常地结实,从外表看,简直就象是一座强悍的铁塔,据说,在早年的海关系统的武术比赛中,他曾经获得过第三名。

因此,牛战也是鹿鸣远敬佩的人物之一。

“怎么办?队长?是不是把他们逮到审讯室?”

“不用了,因为,应该逮到审讯室的人只能是你!”牛战忽然转身对鹿鸣远说,同时,把手枪的枪口对准了鹿鸣远。

“队长!”鹿鸣远惊讶地喊道。

“还有,你应该被抬着去!”说完,牛战就抠动了板机。

就在牛战抠动板机的一刹那间,鹿鸣远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他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走私分子和毒贩子能大摇大摆地出入港市,敢于公开和缉私警察对抗,最关键的原来是他们在警察系统中埋伏了自己的人。

牛战居然是毒贩子的内线!

阴险的牛战连开三枪。

没有听到大的动静,牛战的手枪也是装了消音器材的。只有很轻的扑扑声。

开了枪以后,牛战看也不看,头也不回就转身出去了。

他绝对相信自己的枪法,在他的枪下,至今还没有能够逃脱的人。

不久,就听到整幢大楼里传来刺耳的警报声。

可是,当整个值班的缉私警察们一起来到鹿鸣远住室的时候,只发现了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每一个尸体都被沉重的手法在脑袋的太阳穴处狠狠地敲打过,战士们用手触摸的时候,发现三个人的头骨都被击碎了。

牛战带着人开始寻找:“搜!把制造了杀人大惨案的鹿鸣远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抓出来!这个警察之中的败类!”

“队长,这些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们是谁?为什么还带着武器?”

几个战士怀疑地问。

“不管他们是谁,其关键所在都是鹿鸣远!”牛战气急败坏地吼道。

牛战很快就从满地的冲锋枪子弹和弹壳中发现了一些异常,从地上拾起了三颗手枪子弹,心里一跳,他震撼地发现,这正是自己射出的!

子弹上没有任何的血迹,这就证明,自己的枪没有能击中他!

是谁救走了他?还是他能躲避过我的子弹?

真有这样的人吗?就他?一个小小的缉私警察?

莫名其妙的恐惧让牛战不由得浑身颤栗。

消息被严密地封锁了。根据第一目击证人牛战队长的介绍,海关方面很快就组织了破案的专案组。同时,向全国各地发出了对鹿鸣远的通缉令。

尽管消息被内部严密地封锁着,但是,整个海关的缉私警察部队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

第二天的夜里,鹰眼和小平的家里,父母亲去外地旅游,本身又是光棍汉的和小平一个人住着,今天又不是他值班,他很早就回到了家。

和戈兵,刘翔联系了半天,他们都很苦闷自己的朋友鹿鸣远的突然犯罪和突然失踪。

牛战的初步结论是,他是另外一派的毒贩子的内线,和这三个黑衣人的斗争属于黑吃黑的火并。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重大的命案。

和小平苦闷地摆弄着手机。

这是一个偏僻的住宅区,住的都是平民百姓。街道狭窄,路灯昏暗。各种杂物零乱不堪地堆积着。

门咯吱响了一下。接着,和小平就看到一个人影一晃,到了自己的跟前。

“鹿鸣远?”他惊呼一声。赶紧捂住了嘴巴。

鹿鸣远疲惫不堪地脱了鞋子,跳上他的床,然后仰面躺在支起的被子上。

看得出来,他极度疲劳和饥饿。

“弄点儿吃的。”

“是!”和小平能说什么呢?赶紧照办,先打开厨房的小门,收罗出一大堆的干吃食物,然后又拧开了燃气开关,准备做饭。

鹿鸣远拉着和小平坐到床上,很严肃地说:“知道吗?我们的海关里有很严重的腐败,而且,他们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

“可是,是你杀了他们吗?”

“是的!”

“那还用说,你马上随我去自首吧!”和小平说着就上来抓住鹿鸣远的胳膊:“我知道你肯定是冤枉的,但是,逃亡和躲避不是出路,只有斗争在能恢复你的名誉,你一逃走只能增加更加不利于你的事实。”

“可是,我能说得清楚吗?还有谁能相信我吗?我有人证物证吗?我只知道他们来杀我,可是,他们是谁?我并不知道,有的也只是瞎猜测。毫无意义。还有,那个牛队长,知道吗?他是一个大头目!”

和小平惊讶地听到了牛队长三个字。

这时,鹿鸣远忽然听到一个细腻的静音在耳边波动!

是什么呢?

“喂,小平,你今天的裤子?”

“哦,是新的,海关里突然新发下的,是不是挺合适挺拉风?哦,我把上衣挂在那边了。”

鹿鸣远马上触摸着他的新裤子,然后,在边缝里找到了一块小小的圆形的东西。

“这是窃听器!”和小平的脸色格外难看`起来。

正在这时,鹿鸣远已经听到一声声刺耳的警报声随着车辆飞翔的速度极快地向着这里逼近。

“一定是海关的警察。”

“小鹿,你快走!”

鹿鸣远抓了几样食物,一边吃一边走。

和小平推着他:“快点儿!”

“你也走,小心牛战会对你灭口的,因为,你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不!”

鹿鸣远飞快地闪到了门外,在和小平的视野里消逝了。

漆黑一团的夜色,杂乱无章的街道,由远而近的警车。构成了一副紧张的图景。

不料,就在鹿鸣远跳到一座房子的上面的平顶上时,肩膀忽然被紧紧地扳住了,是一个人的一双手,那人力气极大,竟然让立足未稳的鹿鸣远毫无反抗的余地!

鹿鸣远反手去叼他的手腕。

呼,他被那个人远远地向着下面扔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