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二十章,第一次杀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门被无声无息地打开了,黑影的手里拿着一只奇怪的小刀,银光闪烁。只是在门上比划了一下。

三个黑衣人闪进了鹿鸣远的房间,然后电闪雷鸣般的速度冲向了他的里间,用怀里小巧玲珑的冲锋枪对准他的床就是一阵猛烈的扫射。

三个黑衣人?鹿鸣远只能叹息自己学艺不精,能力尚浅。

三个黑衣人只能看见一个,够呛啦。

突突突的轻轻的声音,床和床上的人都被打成了筛子。

显然,这些枪也是特制的,而且上了消音器。

即使在房间的外面,也没有大的响动,只有略微的雨点打在芭蕉上的一种美妙。

没有灯光,在狂扫了一通以后,一个黑衣人喀地打开了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手电,

刺眼的瓦蓝色光芒里,只见床上只有一个弹孔累累的被子,没有见到意料之中的血肉横飞的场面。

一个黑影惊讶地说道:“不在这里?会不会是在床下躲避着?”

“搜!”

灯光往床下照去。

依然没有一点儿的人影,只有一些洞穿了床板的金黄色的弹壳。

“他明明是进了这里的!”

“胡说!”

三个黑衣人在短暂的争论以后,沮丧地退出了房间。

外面的房间`屋顶上吊着的玻璃灯突然碎了。

一片黑暗。

三个黑衣人正在惊讶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一股寒意逼近。

他们都是高手,而且是职业杀手,深深地知道这股凌厉的寒意代表着什么。

那就是说,这里有高手!

三个黑影儿马上就呈三角形的阵势排布好,向着周围警戒着,连动也不敢动了。

鹿鸣远确实已经来到了外间,他原来是在里间的,当然没有在床上,而是把被子虚虚地叠起,下面放了个枕头和几件衣服。

他就贴在里间的门后,当那三个黑衣人到了时候,他轻巧地一闪,就以神奇的速度“飞”到外面。

他不想杀人,因为。他还没有杀过人,他只想听听这些人来干什么。是谁,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的仇恨。是谁指使他们来的。

所以,他抛起手的手枪,让它轻巧地在那边的墙壁上撞了一下。

突突突。

又一阵狂风暴雨的射击。

鹿鸣远暗自庆幸,要不是自己的清醒,要不是练习了逍遥门派的几门神奇的功法,恐怕他再有几架机器人,身手再敏捷,那个手机的功能如何棒,也仍然免不了被打成筛子的悲惨命运。

可惜的是,手机不在手里,机器人还无法开启。

不过,得想方设法地引诱杀手们打光弹药,否则,自己的身手还无法保证没有任何代价地干掉他们。

顺手从兜里摸着一件什么东西,往外面扔了一下。

又遭来了一阵射击,不过,射击声很快就中断了。

鹿鸣远暗暗发笑。敌人中了他的阴谋诡计了。

还有什么能比阴谋得逞更令人鼓舞的事情?

他挥舞起了匕首。估计着房间里黑衣人的位置。

他有着一些透视的功能,但是,很少,学习了逍遥门派的功、法以后激发出来的种种特异功能还是最初的阶段。

但是,他还是能在黑暗的房间里,模糊地窥探见黑影人的位置。

是大致的位置。

鹿鸣远一个纵身,跳到一个黑衣人的身边。瞄准他的脑袋,瞄准他的太阳穴,狠狠的就是一记老拳。

匕首没有用上,他惟恐把这家伙失手弄死。

那个家伙闷哼了一声就栽倒了。

鹿鸣远尽管估计到敌人已经打完了子弹,还是有所保留地警惕了一下,在出手以后马上就朝着边上腾越。

恐怕只有十分之一秒钟的时间,他就跳出了两米远,而且是不露声响,轻灵至极。

枪又响了。

其中的几棵子弹居然打到了对面的墙壁以后再返回来,成为无法预测的流弹。

有一颗擦着鹿鸣远的脑袋过去了。

把鹿鸣远吓了一跳。

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房间里又静了下来。

鹿鸣远感觉着影影绰绰的另外两个杀手。

房间里的光线慢慢地恢复着,在黑暗中久了,人们的视力还是尖锐。

于是,两个黑影也看到了鹿鸣远的位置。

突突突,又是一阵狂扫。

可是,打了半天,直到冲锋枪完全哑巴,追着扫蛇射的;两个家伙居然没有伤着鹿鸣远的一根汗毛!

在这种情况下,任是谁都知道该怎样办了。

俩黑影挥舞着空了弹夹的枪向鹿鸣远冲过来,等他躲避的时候。他们却一缩身,撞开了房门,跳到了门外。

鹿鸣远暗暗后悔小看了这俩家伙的智商,赶紧向外追去。

在追出了几步以后,黑衣人终于站住了。

因为,鹿鸣远已经站到了他们的前面,一脸灿烂地笑着,双手交叉,从容不迫。

俩黑衣人惊恐地挥舞着空了的冲锋枪向鹿鸣远砸来。

鹿鸣远一闪,就到了他们的背后,然后只用一点点力量,就使他们栽倒在地。

不料,这俩家伙相当地顽强,落地的刹那间就地一滚,又站了起来。

几乎没有停顿,俩人翻身再战,一左一右逼迫到鹿鸣远的跟前。

应该是一把好手。

鹿鸣远突然有些胆怯!

因为,他还没有训练真正的武术招数。和别人空手格斗?没有学过啊。

在那个学校的游戏中能以技巧干掉一个柔道三段,纯粹是瞎闹,而且鹿鸣远也怀疑那个游戏的智力和体力的测定。

可是,在真正的较量中,还需要什么招法不成?

强悍的实力很快就把他的顾虑消解了。

身上中了三五拳脚,这俩杀手的技术相当不错。

可是,鹿鸣远开始了躲闪,象一个影子一样地在两个杀手的周围身边穿梭着,把他们弄地眼花缭乱,再也找不到攻击的方向。

就在黑衣人意志终于崩溃的时候,鹿鸣远出手了。

一拳打在一个家伙的脖子咽喉处,使他摇晃了两下。

再补上一记狠狠的掌刀。

听得到他的脖子处传来了咯嚓的一声脆响。

庞大的身躯晃悠了两下,慢慢地向着地上倾倒,嘴里长长地嚎了一声。

最后`一个黑衣人显然被吓坏了,他左右观察了片刻,就一个纵身,向着楼梯的窗户撞去。

可惜,他没有撞到窗户,因为,有人抓住了他的脚。

左右一扭,狠狠地一拧。

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使这个意志坚强的杀手也不由自主地闷哼了一声。

鹿鸣远把脚踝骨被扭断了的杀手放到了地下。

不料,就这种情况,那杀手还是腾出双手,对着鹿鸣远的脑袋狠狠地击打了暴风雨般急速的一阵拳头。

鹿鸣远的脑袋有些昏迷,但是,还是攻击了两次,全数放到了这个杀手的身上。

一记是拳,打到了他的下巴上。

一记是脚,踢到了他的下身处。

检索着身上的伤痛之处,鹿鸣远反省着自己经验的不足,要不是他的护体气功厉害,被这个铁塔一样沉重的家伙打一拳可不是能受得了的。

最后的杀手躺到了地上,作最后的挣扎。

老实说,鹿鸣远踢在他下身的那一招过于凶狠了点儿。带着他的愤怒和他对善良性格的深深自责。

于是,杀手痛苦地抽搐着,双手捂着下身,象水里的正奋力划水的大龙虾。

鹿鸣远上到了他的根前,轻轻地点了几处。

穴位的知识也是逍遥门的精髓之一,一本小小的册子让鹿鸣远琢磨了很长的时间。

还好,他已经能够准确地认识人身上那些重要的和不太重要的穴道了,连同它们的功能和被打击时候的反应。

鹿鸣远没有急于呼喊同事,因为,他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

他刚刚回到港市才一天的时间,居然就有杀手跟踪而来?

太不可思议了。

这里头一定有鬼。

肯定是海关里有敌人的内线。否则,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快。

于是,鹿鸣远把杀手的脑袋上的某一个穴位再补上一拳,把他弄昏,然后,拖着他和另外一个一起拖回了房间。

把房门关上,把手里的两个死猪一样笨重的家伙扔到地上,鹿鸣远大口大口地喘息。

太费力量了。

应该说,他鹿鸣远才是初级的逍遥门人,各种各样奇妙的能力都在对书籍和心法的认真研究和练习中加快增长中,但是,目前的水平还有限。

在喘息了一阵以后,鹿鸣远准备审讯一下犯人。

摇晃了几下,鹿鸣远忽然发现,地上的杀手已经有两个正在缓慢地倒着余气!

一个是击在太阳穴上,一个是踢在下身。

看着他们痛苦地抽搐和临死前的挣扎,鹿鸣远忽然感到了一丝的恐惧。

我杀人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