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十九章,毕业以后。

杀手温柔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鹿鸣远第一次见到了这个神秘学校的主人,一个穿着大校军装的中年人,他身材高大,气势轩昂,目光炯炯,有着强悍的军人风范。   “坐下!”   鹿鸣远被迫在他指定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因为,对方的眼睛里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威严。   “你损坏了学校的价值一亿美元的特别设施,错误十分严重,所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鹿鸣远第一次见到了这个神秘学校的主人,一个穿着大校军装的中年人,他身材高大,气势轩昂,目光炯炯,有着强悍的军人风范。

“坐下!”

鹿鸣远被迫在他指定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因为,对方的眼睛里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威严。

“你损坏了学校的价值一亿美元的特别设施,错误十分严重,所以,你的学习到此为止了。”大校愤怒地说道。

“是的!可是,校长先生,是您的教练员使用非法的虐待手段。”

“住口!”大校怒声喝道:“你无权指责我们学校的教学方法问题,因为,你已经被开除了!”

“什么?校长?”鹿鸣远大声地抗议着。

“来人!”校长挥了挥手,身后的墙壁应声而动,向着两旁拉开,两名威严的士兵径直闯了进来,来到了鹿鸣远的身边。

“把这个狂妄的家伙押解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他!”

士兵把鹿鸣远抓起来,奋力地扭住他的胳膊,然后,把他带了出去。

在办公室门外,有一个巨大的荧光屏笼罩住了整个过道,当他们三个人打开了门从中经过的时候。荧光屏骤然发出了强烈的光线,于是,鹿鸣远的眼睛一黑,头脑开始陷入了浑沌状态。

当鹿鸣远再次清醒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大街上。

在一辆豪华的轿车里,一个满脸严肃的陌生人递给了他一张名片。说:“其实不是开除,瞧,这是校方给你的结业证书。你已经超额完成了学习任务,正式毕业了,校长还要我向你祝贺!”

“为什么会这样?”

鹿鸣远彻底傻掉了。

“因为你的实力远远超出了训练班的要求。”

“那我要去哪里?”

“等待上级的随时寻找和安排。”

“怎样联系?”

“不知道,不过,注意,你已经是一个初级的A类特工,你的生命是能力是属于国家的,要好自珍惜。在你的随身挎包里会有一些秘密规定,看完以后你就彻底地销毁它,还有,你要注意保密,没有组织上的允许,决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有关的训练情况。”

“可是,日本的女人就知道!”鹿鸣远愤愤不平地说。

“你不知道她的实际情况!”

陌生人把结业证书交给了他,然后挥挥手,就风驰电掣般地消逝在车水马龙的都市纷繁里。

“隐蔽。”那人最后说。

鹿鸣远不知道,这个校长也一直在关注着他,并且向上级部门做了汇报。

一种秘密军人方式的初级训练就这样可笑地结束了。

鹿鸣远回到了现实中,他急不可待地寻找着师傅和师兄梅寒,可惜,他们都杳无音信,好象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其实也根本就无法寻找。因为,他们既没有留下地址和号码,也没有再露面。

于是,犹豫了再三,鹿鸣远决定回到港市,寻找旧时的海关单位。

经过一番辗转,他到了港市。

海关方面很高兴的欢迎他的归来,因为他们被告知,在那天受伤以后,他被国家的一家医院秘密接去治疗。

这倒是真的。专门有一个国家级别的上级部门来过一个指示。

三个好友马上来见他,四个家伙高兴得手舞足蹈。

可是,猴子刘翔,鹰眼和小平,矮子戈兵,谁也不知道这几个月来鹿鸣远的趋向。当鹿鸣远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全傻了:“你到底去了哪里?哪个医院?”

鹿鸣远只好尴尬地笑笑:“我在一个医院里呆了很久,最后因为没有了钱儿,被人家抛弃了。一直混到现在,最后是被收容以后遣返回来的。”

没有人相信这个说法,但是,好朋友的脸上写满了不愿意,于是,三个人也没有很强迫他。

失踪了几个月的鹿鸣远又出现在港市的海关里。依旧是一个小小的缉毒警察,一个小职员。

这天夜里,他摆脱了三个好友的纠缠,回到了单身宿舍。

电话铃响得就象是地球爆炸前的警报声。

“喂,您是。。。。。。老姐?”

“鸣远?远远?你这几个月到了哪里去了?你的单位为什么老是不肯说实话?”

姐姐焦急地问。

“很好。姐姐,我去参加海关总署举办的特别训练班,而且是秘密的。”

姐弟两个亲热地拉着家常。一直拉到很晚很晚的时候,姐姐还接通了父亲的电话,在电话里,父亲气哼哼地责备着他,然后开始了国骂,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鹿鸣远只是笑眯眯地向着父亲赔不是,这时候,他的心里已经隐隐约约地有了一种自豪感,那就是,他已经是一个国家的特别人员了!

半夜时分,万籁俱寂,鹿鸣远却睡不着,他的灵觉里有一个奇怪的信息在提醒着他。该练习功法了。

《易筋经速成》的小册子完全影印在他的头脑中,他清晰地“翻看”着画面和书籍,然后盘腿打坐,按照心法,开始练习。

双掌合十,微闭眼睛,调整气息,他进入了习功的状态。

这样也不知道练习了多久,直到他听到了一个轻微的声音在他的门外楼梯上悄悄地走动。

现在还有谁在外面?是值班的同事吗?

鹿鸣远停止了练习,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是一个夜行人,而且,来者不善!

海关的办公楼里怎么会有夜行人呢?同事们是决不会这样走路的,这是一个很特殊的人。

一种强烈的不安袭上心头。

鹿鸣远的手机找不到了,或许是在那天遭遇袭击的时候就丢弃了,太可惜了。,那可是他精心设计的宝贝啊。它有诸多的先进到令人发指的功能,可惜,现在只有靠着人力了。

他开始使用自己的摄心经法,在努力了一段时间以后,他终于模糊地看到了一个黑影,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服,正蹑手蹑脚地从楼梯上溜上来。

裹着脸,戴着墨镜子,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分明拿着一把凶器,它该是一把短刀,或者三棱刺之类,因为,在楼梯转折处的幽暗灯光照耀下,他的手上忽然闪烁了一下,有一片眩目的雪亮。

他是谁?要来干什么?

突然,他感到有一阵冰凉的寒意不可捉摸地在哪一个地方袭来,好象是一个人的眼睛!

透视眼?

鹿鸣远大惊,急忙寻找,可是,在他寻找的时候,那双眼睛的压力消失了,四周又陷入无边的黑暗。

只有那个黑影子象个耐心的猫一样贴着他的房间的门,一动也不动。

“会不会是毒王的手下?又来报仇了么?”

鹿鸣远苦笑一下,暗暗走到抽屉前,拉开了,找到自己的那把手枪,又找到一把锋利的匕首。

准备战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