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解放军出版社《险难中的共和国领袖与将帅》中敌机轰炸 再次遇险一文,作者杨迪。 240页----241页





第二天(即11月24日)拂晓前,......

趁彭总和洪副司令正在摆棋子时,我赶快跑去向邓副司令报告。在我跑过彭总办公室时,看到烟筒冒烟,立即跑进里面去看看,房里还有三个人正在用鸡蛋炒米饭吃。这些鸡蛋是前一天黄昏,我看到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朴一禹次帅(朝鲜金日成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给彭总送来一小筐鸡蛋(约10多个)。这在当时的朝鲜是极难得的,当时彭总已吃过晚饭,还没来及吃。三人中我只认识成普同志,那两位同志只知道一位是彭总的俄文翻译,一位是才从西北调来的参谋,他们的姓名我不知道。

我问成普:“老成,你们怎么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赶快把火弄灭。”

成普说:“我怎么敢呀,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我不高兴地说:“你要他赶快不要炒饭了,快将火扑灭,赶快离开房子,躲进防空洞去。”

成普说:“我们马上就走。”

说完,我就向邓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

拂晓后,敌人的收音机编队飞临大榆洞上空,也不绕圈子就投弹,第一颗凝固汽油弹正投中彭总那间办公室,敌机群先将凝固汽油弹和炸弹投下后,绕过圈来就是俯冲扫射,然后就飞走了。

我迅速跑出来看看敌机轰炸情况,一眼就看到彭总办公室方向正磁卡大火冒烟,迅速跑去,彭总办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满脸黑乎乎地跑出来,棉衣也着了火,我要他赶快把棉衣棉裤都脱了,躺在地下打滚,将火滚灭。(凝固汽油弹,在当时是美空军的一种新式炸弹,用水扑灭不了)

我问成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成普说:“听到飞机投弹声,就从你让我打开的窗户门跳出来的。”

我急着问:“那两位同志呢?”成普说:“他们往床底下躲,没有出来。”

我着急地大声:“他们怎么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弹烧焦了。”我就要随来的参谋赶快去叫警卫营派部长来救火,叫医护人员来救人。

这叫是毛岸英同志牺牲的真实情况。


随后,我迅速跑到彭总和洪副司令的防空洞,看到他们很安全就放心了。

我急喘喘地向洪学智副司令报告:“洪副司令,不好了,彭总办公室被炸毁了。”

洪学智副司令急着问:“里面的人都出来了吗?”

我说:“只有成普跳窗户出来了,还有两位同志没有出来。”

洪学智副司令员一听那两位同志没有出来,就急了,洪学智喊着赶快派人抢救。

我说:“已调部队和医务人员抢救。”

洪学智副司令很快向着火的房子跑去,我也跟着跑去。火扑灭了,那两位同志牺牲在里面了。洪学智副司令员很着急地说:“这可糟了,这可糟了!”我听了莫名其妙,又不好问。洪学智副司令要我赶快去报告副司令,他去报告彭总。当邓华副司令等首长听了我的汇报后,都奔向那烧塌的房子,也很着急很悲痛地说:“这可糟了,这怎么交待呀!”





我仍是不明白彭总和其他首长们为何这样着急和悲痛。由此,我突然想起在11月13日志司作战会议时,彭总严厉批评梁兴初军长,大家都紧张,都不敢说话,我指地图稍微偏了一点,彭总就批评我。唯独那位俄文翻译,年纪轻轻的,在当时会议那样严肃的气氛中,敢在彭总面前说这说那,彭总没有说他什么,而只坐着不吭声,邓华副司令等首长也没有制止他说话。我想,这位同志大概不是一般的翻译。


杨迪(1921-2006)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参谋长(正兵团职)

湖南省湘潭县人,1921年出生于湘潭县河口镇中湾材。少时好学,关心国事,考入长沙广益中学(今湖南师范大学附中),受湖南抗日救亡运动的影响,积极参加爱国学生活动。其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鼓励他奔赴陕北参加革命。1938年到延安,入胡耀邦任校长的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分校第四期学习,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3月尚未结业,即被中央军委一局选用,任一局参谋。从此开始了人民军队的参谋工作生涯,历任八路军排长、连长、总部作战参谋、作战股长、副科长,东北民主联军团参谋长、团长,四十三军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十五兵团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十三兵团司令部作战处处长等职。曾有幸在几位人民共和国元帅身边从事军事参谋工作。1941年2月,叶剑英从重庆调回延安任中央军委参谋长,后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参谋长,他长期在叶剑英身边工作,亲聆教诲,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经受了考验,练就了比较扎实的参谋工作基本功,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事参谋干部。


1950年,彭德怀率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他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志愿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韩先楚指挥部参谋长、邓华指挥所参谋长、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代处长。在彭德怀司令员的领导下,参与了抗美援朝全过程的军事参谋工作,是志愿军司令部中为数不多的参加了全部战役准备和进程的参谋工作人员之一,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从朝鲜归国以后,继续从事军队参谋工作,任东北军区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处长,沈阳军区司令部作战部部长,解放军四十军副军长兼参谋长,沈阳军区副参谋长、司令部顾问,直到1983年从沈阳军区参谋长任上退下来离职休养。他投身革命以后,数十年未回故乡。卸任之后,回湘潭故乡,专程到乌石镇瞻仰彭德怀故居。忆及跟彭总在朝鲜浴血奋战的日日夜夜,他产生了撰写回忆录、记述历史的念头。费数年心血,于1998年纪念彭德怀元帅诞辰100周年之际,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了《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一书。并将该书献给彭德怀同志纪念馆收藏与陈列。在书中,他以参谋人员的视角对抗美援朝战争加以研究和总结,从一定意义上说,称得上是一部中国人民志愿军参谋工作的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