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八十六章 保护者

烈鹰少校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北凉城内暗骑营衙门内已经炸开了锅,欧振鹏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一个被暗骑营严密监视的人从他眼皮底下溜出了北凉城,跑到几千里以外的军事重镇一个多月而没有任何人发现,这是暗骑营自从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燕飞那小子果然是个信不过的家伙。”欧振鹏一摆手把茶杯摔了出去,正砸中前方半跪着军官的头,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北凉城内暗骑营衙门内已经炸开了锅,欧振鹏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一个被暗骑营严密监视的人从他眼皮底下溜出了北凉城,跑到几千里以外的军事重镇一个多月而没有任何人发现,这是暗骑营自从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燕飞那小子果然是个信不过的家伙。”欧振鹏一摆手把茶杯摔了出去,正砸中前方半跪着军官的头,差杯顿时变成了碎片,军官的头立即流出了血,但是他没有动,依然跪在那里,“秦中鹰回北安府一个月,那里的暗骑营莫非都是瞎子聋子?”“将军,据北安府暗骑营的汇报,燕飞自从回北安府以来,处处被其他人排挤,所以……”“所以就成了瞎子?”欧振鹏一下子站起身来,“把燕飞给我招回来,这样的人,不管是他有意也好,无能也罢,都不能继续留在北安府了,让他回北凉城担任个闲职。”“是。”“负责监视秦中鹰的人每人40军棍,一律给予降级处分。”“是。”“暗骑营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欧振鹏转过身,看着背后自己父亲欧扬的画像,一脸的愧疚,“对了,秦中鹰离开北凉后,他府上的那个女人呢?”“还在府上。”“就是说这个女人不但骗过了负责监视秦中鹰的人,而且成功的让所有人都以为秦中鹰依然在府上,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点破绽都没有。”众人面面相觑,欧振鹏却笑了,“高手啊,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觉得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果然如此。”他转过身来,脸上的怒火已经转变成了兴奋,“还愣着做什么?秦中鹰现在远在北安府,趁现在给我把她抓过来,现在就去,暗骑营衙门九九八十一套刑罚还从来没有人能忍过3套以上,就连慕容家的人也得乖乖招供,我看她能撑到什么时候。”“是。”跪了半天的暗骑营诸人立即行动起来。“秦中鹰啊秦中鹰,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否则可有你好受的。”欧振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自言自语道。

暗骑营卫官陈朗带领500名士兵杀气腾腾的冲到了秦中鹰的府邸前,陈朗的内心比谁都高兴,总算可以 报复一下了,自己负责的监视秦中鹰,结果导致了这个结果,他们所有负责监视的人都被招回衙门接受处分,自己从司马被直接降为卫官,这个该死的女人,一定要给她好看。他走到大门前,用手猛拍大门,“开门,开门,我们是暗骑营的。”身后的士兵也跟着叫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诸位大人有什么事吗,家里只有女眷,如果有事,还请等秦中鹰将军回来后再来拜访。”“女眷。”陈朗提在胸口的心放了下来,由于回去接受处分,他的监视中断了一段时间,如果对方在这个时间内逃跑那就麻烦了,现在既然还留在这里,那不过是瓮中之鳖了,“我们找的就是女眷,再不开门我们就撞门了。”

大门被打开了,陈朗不管三七二十一带兵一下子冲了进来,据他所知,这里只有一个女人而已,但是当他冲进来后却发现迎接自己的是近百名手持明晃晃兵刃的士兵,陈朗手下的士兵也不示弱,双方立即亮出兵器分散对峙开来。“暗骑营办案,闲杂人等不得阻拦,否则,我们有权格杀勿论。”陈朗大喊,对方却没有动,只是警惕的看着他们,陈朗仔细打量着这些士兵,标准的北凉军服饰,但是从动作表情上来看都不像是一般的地方军队。“你们是哪营的兵马?速速报上名来。”随后是一片沉寂,数百人的对峙,但是自从陈朗问出那句话后整整5分钟,前庭没有在发出一点声音,双方都警惕的注视着对方,一丝不敢大意。

“统统给我把兵器都放下。”一个女人大声命令,让在场诸人都吃了一惊,纷纷看上去,只见一个女人从大堂走了出来,秋雪正跟在她后面。陈朗惊呆了,眼前的人正是北凉王世子夏龙飞的夫人唐馨。“这不是暗骑营的陈大人吗,到秋雪姑娘的府上有何贵干?”唐馨冷冷的说,陈朗暗说不好,唐馨是机略府督统唐宗元的女儿,机略府又是直接归王爷管辖的3府之一,世子夏龙飞就更不用说了,眼前这位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即使是暗骑营也不敢轻易得罪,至于那些士兵,肯定是世子府上的亲兵了,难怪没什么印象。“末将参见夫人。”陈朗急忙行礼,后面的士兵也急忙跟着一起行礼。“陈大人,是我的话没有说清楚吗?”唐馨的气势咄咄逼人的说,“你们来秋雪姑娘府上做什么?”“夫人,末将奉命带秋雪姑娘回暗骑营衙门调查。”陈朗有些战战兢兢了。“调查什么?”“这个……是关于秋雪姑娘的身世以及秦中鹰大人的一些事情,末将只是奉命行事。”唐馨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秋雪,“暗骑营什么时候做起这种事情了,这百姓的管理应该是户部的事情,再说刚才秋雪姑娘说的很明白,秦中鹰将军不在,她一个女孩子人跑到你们一群男人的暗骑营衙门多有不便,如果有什么想要问的,等秦中鹰将军回来再说,到时候我会叫他陪同秋雪姑娘一起去你们暗骑营,这总可以了吧。”陈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他知道一点,如果不能把秋雪带回去,自己就有可能从卫官降为百人队长,“夫人,此女来路不明,若留下来,恐怕会危机北凉的安全。”“危机北凉的安全?”唐馨轻轻一笑,“堂堂一个北凉数十万能征善战的将士若是毁于一个女子之手,那也太脆弱了,秋雪姑娘不过是个郎中,通晓药物,她给世子配的新药十分有效,世子的病已经大有好转,此乃我北凉之功臣,你们因何要带她走?”“她协同秦中鹰外逃。”陈朗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外逃?”唐馨笑了起来,“秦大人身为北安府参军,返回北安府为国效力何来外逃一说,到是你们暗骑营,身在北凉腹地连秦将军的父母都保护不了,让他们被杀,秦将军也遭人追杀,现在你们不去追查暗杀秦将军的人反而在这里骚扰他的家眷,此是何意啊?”“这……负责调查暗杀秦将军的事情的人并不是末将,末将也只是奉命行动。”“带上你的人,给我滚。”唐馨有些不耐烦的说。“末将奉命行事,夫人还请不要阻拦。”陈郎站起身来,他已经看清了,对方只有100人不到,而他有500人的兵力,只要注意尽量不去伤到人就可以了。“好一个大公无私的家伙。”唐馨从腰间拔出配剑,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众将士听令,拼死保护秋雪姑娘,对方敢胡来者,杀无赦。”“是。”亲兵们气势瞬时压倒了对方,毕竟暗骑营的人也知道,刀剑无眼,伤到了世子的夫人就别想继续活下去了,就算伤到那些世子府的亲兵,也算就此得罪了世子,很多人已经做好撤退的准备了,陈朗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在嫁给夏龙飞之前是个比夏龙燕还要嚣张的女孩,曾拜北凉武术名家为师,武艺高强,动起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自己动手有所顾忌,而对方的亲兵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权衡再三,只好一行礼,“夫人,属下告退,秋雪姑娘,叨扰了。”然后回身命令,“撤退,回衙门。”一行人解脱了一般走了出去。

“刚才真是多谢你了,夫人。”慕容秋雪笑脸相迎,唐馨大度的摆了摆手,“小意思,暗骑营的那些家伙我早就看不顺眼了,仗着自己的权利仗势欺人,连秦将军这么功勋卓著的将军都不放过,将来真不知朝中哪家还能安生。”“夫人多虑了,他们也是尽职而已。”“他们就该像当年的慕容家一样被清除掉。”唐馨肆无忌惮的说,完全没有注意到秋雪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变化。“说到感谢,是我应该感谢你才是,我夫君的病那么久都没有起色,但是喝了你配的药后竟然已经好了大部分,现在已经可以……”唐馨脸一红,没有说下去。秋雪笑了,“那就祝夫人早生贵子了,不过有一点要注意,这次药能够配成,全靠秦将军托人从草原那里带回来的药材,但是只能缓解,不能根治,想根治的话必须看秦将军能否找到我所需的所有药材。”“秦将军一定可以的,他是个能让我夫君看的上的人物。”唐馨坚定的说,然后转向亲兵,“你们在秋雪姑娘的府邸周围布防,如果暗骑营的家伙敢来捣乱给我狠狠收拾他们,记住,世子的命就在你们手上,保护好秋雪姑娘就是保护好世子。”“夫人放心,我们誓死保卫秋雪姑娘,不管谁想伤害秋雪姑娘,我们一定干掉他们。”亲兵们沸腾起来,自从跟了这个随时可能挂掉的世子,他们曾经觉得毫无希望,但是秋雪让他们重新燃起了希望,一旦世子子成了王爷,他们的地位自然也会跟着上升,前途不可限量。

欧振鹏今天是第2次觉得自己被耍了,世子竟然毫不犹豫的站到了秦中鹰这边,秦中鹰这个人已经把世子成功的放在了掌心,而那里恐怕早就有了夏龙扬的位子,还有燕飞,甚至整个北安府,接下来是北凉吗?欧振鹏有些不敢想下去了,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还有那个叫秋雪,谜一样的女人,也一定是秦中鹰的帮凶。“将军,末将认为,只有禀报王爷,请王爷下令才能去抓那个女人。”陈朗在一旁建议。“王爷,我还有脸见王爷?”欧振鹏有些不甘心的说,“追杀秦中鹰的人到现在都没头绪,我们到成天缠着一个小姑娘,而且这个小姑娘还是个能治好世子病的人,我们又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他们对北凉有危害,所有的都是推测,王爷怎么能相信我们?让我们对一个‘弱女子’下手。”陈朗不说话了,只好站在一旁看着欧振鹏,欧振鹏并不想继续处分他,毕竟他在这种情况下的处置没有错误,否则暗骑营就很难继续维持下去了,自从秦中鹰父母遇害后,一些不满暗骑营的大臣屡次进言直言暗骑营办事无能,如果这次在跟世子彻底闹翻,那么暗骑营的生存空间就会小的难以维持。

秦中鹰站在风灵谷顶端的了望台里,看着北凉城的方向,根据推算,他派的使节已经到了北凉城了,跟星月帝国的使节一起,也会把他找到的药材交给世子夏龙飞,当然世子也会尽全力保护慕容秋雪,使节得到的命令是先去世子府然后进见北凉王,不过计划只是计划,能不能按照预想的进行还是未知数。

秦中鹰的手里攥着一张清单,那是慕容秋雪在他出发前给他的,上面是能够治疗夏龙飞的药材清单,同时在最后面是一种草原上比较常见的药物,但是如果把这种药送回去的话,夏龙飞的命就会丢掉,这是慕容秋雪告诉他的,如果你打算杀掉夏龙扬的时候就把最后一味药带过去,他就会因为救助不及时而死于肺病,不会留下任何痕迹,那时你所辅佐的夏龙扬将成为北凉王家唯一的继承人。显然慕容秋雪小看了秦中鹰,夏龙飞并非是什么障碍,他只不过是秦中鹰手头的一个棋子,可以按照秦中鹰的命令行动的棋子,怎么能够轻易杀掉呢?

“不愧是暗骑营训练出来的,走路都不出声。”秦中鹰回头看了看走过来的燕飞,“你更厉害,我走路不出声你都能发现我。”燕飞说。“这么晚有什么事吗?”“我刚接到暗骑营的飞鸽传书,里面说北凉城有一个空缺,要我回北凉,不过说是空缺,实际是个闲职,管理暗骑营的物资调配,以往一直是招募文官来处理,让我这个武官来担任这种职务还是第一次,不过有一点,如果这里出了一点错的话我可会吃不了兜着走,而且即使每天战战业业的辛苦工作,到头来不会再有什么升迁,估计会一直做到老,是个标准的费力不讨好的工作。”燕飞的眼神中有一种凄凉的感觉,但是面对他的秦中鹰却一脸的笑容,“一般人都希望能调到北凉,因为那里是暗骑营的总部,而且没有危险。”“你在拿我开心吗?”燕飞有些不高兴的说,“当心我为了自己的前途把你和慕容姑娘的事情说出去换得自己的飞黄腾达。”“那你说好了,我不在乎。”秦中鹰满不在乎的表情让燕飞有些无可奈何,“被你牵连的后果啊,即使你故意让大家疏远我,但是暗骑营的人都不是傻子,谁叫我跟了你们这些家伙呢,其实早年我也读过点书,去当个文官也不错,本来想到了暗骑营大家能多个照应,看来我想的太简单了,大不了到时候不干了,回北安府从士兵做起。”“那可不行。”秦中鹰突然变得异常严肃,“在北凉好好待着细心工作,当然顺便帮我注意一下北凉的情况,有什么风吹草动飞鸽传书。”燕飞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秦中鹰,“我回北凉的事情,你不会是早都算好的吧。”“只是在预料之内而已。”“你让我注意什么事情?”“王爷的身体状况。”“什么意思?”“我上次见王爷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十分不好了,如果王爷发生什么……”秦中鹰话没说完,燕飞已经一把抓住了他,“那可是龙扬的爹,北凉的王爷。”,秦中鹰轻轻的一摆手,打开抓着自己的手,“人迟早都有一死,这是谁也逃不掉的,关键是之后的事情,龙扬最后能否掌权,我需要更多的消息。”“那是北凉王家的事情,跟你我无关吧。”“无关?你以为我们这些人现在还活着,而且都拥有了校尉以上的官衔是靠谁?”燕飞不说话了,“如果龙扬能够做上北凉王的位子,那咱们这些人就有了更大的保护伞,反之,如果他遭到排挤,我们这些人的命运很可能就像你今天一样,不同的是你还会有出头之日,但是那时我们将永无出头之日,以龙扬的性格不会自己去争这个位子,所以必须有你我这样的人在后面帮助他,虽然有些残酷,但是在北凉的内部斗争中,只会打仗不怕死是没有用的,他的残酷远远超过了战争,而已经被卷入的我们早已经没有退出的选择。”燕飞默默的转过了身,“你说的没错,但是即使是战争我们也没有改变彼此的,我不希望这场争斗后我已经不再认识你和这班兄弟了。”“保重。”秦中鹰最后说了一句,燕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战争,对不起,燕飞,这是属于我的战争,但是却要把所有人都牵扯进来,作为我的棋子,即使是兄弟也不例外,但是我会保护你们每一个人直到胜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