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日军搜杀组如幽灵般闪现,夜半时分,火堆前方百米处。他们没有贸然行动,二十个人分散隐蔽,仔细观察目标。很快,他们就发现火堆旁放哨的人在打盹,其身后不远处似乎还躺着一个人,身裹毛毯一类的东西酣睡。


不管这两人是不是“太行神枪”,先捉住再说。


搜杀组的领队极为小心地起身向火堆潜去,其它组员相继跟进。暗夜的掩护下,他们像一群饥饿的狼,在悄然靠近中露出锋利的爪牙,随时准备发起致命一击。


自然界中的所有动物都有预知危险的本能,尤其是在夜晚,它们总是能敏锐地察觉到天敌的存在,从而躲避死亡的威胁。大部分人类在千万年的进化中失去了这种本能,但仍有极少数的人拥有“它”,夏少校恰好是其中之一。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第六感。


一阵莫名的心悸使夏少校字沉睡中惊醒,全身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以他往常的经验,这是危险预兆。他蜷身不动,眼睛缓缓睁开一条缝,首先看到了歪头打盹的虎子,然后发现远处黑暗中有不少人影在闪缩逼近,相距约五六十米。


他不动声色地取出“大威力”,慢慢拉动套筒,子弹无声上膛,一定要先发制人,不然必死无疑。火堆太扎眼,敌暗我明,一切行动都会暴露在敌人眼中,必须想办法扑灭。


“咔嚓!”不知是谁踩上了枯枝,发出刺耳的断折声,整个搜杀组瞬间停了下来,大气也不敢出。


虎子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没醒,继续酣睡。搜杀组松了口气,刚要起步,夏少校身上的毛毯突然飞起,迅速而准确的盖住火堆,眼前一暗,枪声乍响。


这突如其来的一枪没有击中任何人,却令搜杀组条件反射般伏身隐蔽。


夏少校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抄起背包飞滚至虎子身边,抬脚将他踹离原地,低声喝道:“醒醒,鬼子来了!”


搜杀组立刻就反应过来,强力反击,子弹倾泻在火堆四周,没能命中目标。


虎子瞬间惊醒,后悔的要命,准备硬拼赎过,夏少校却拽着他猫腰向后撤,敌情不明,先远离危险再说。虎子手拎两枝步枪紧跟在夏少校身后,快速朝漆黑的大山深处跑去。


眼看到手的猎物从掌心飞走了,搜杀组怒气冲冲地拼命追赶,可是由于不熟悉地形,再加上天黑路险,追出七八百米后目标消失不见了。二十个人在四周狂搜N遍,一无所获,鼻子都快气歪了,真后悔没带军犬来。


奇袭失败,再搜已无意义,搜杀组退回发现目标处,认真寻找有用的线索。


夏少校和虎子其实并未跑远,而是藏身在一块巨大岩石下,搜杀组曾好几次从巨石旁走过,都没能发现。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夏少校打赢了这场心理战。此地有不少断崖深沟,夜间乱闯会很危险,就连熟悉地形的夏少校也不敢冒险走夜路。


不过他到是希望鬼子们能盲目地瞎跑乱撞,最好能摔死这帮狗日的杂种!


可惜事与愿违,鬼子们小规模搜索了一阵就快速退走了,来无声,去无踪,不像是普通的鬼子,很可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山地部队。


看到鬼子们退走了,虎子刚想为自己的过失向夏少校道歉,不料却被他飞快地抬手捂住嘴,摇头示意别出声。鬼子们撤退的不和情理,其中必定有诈,不得不防。


果不其然,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巨石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现在四周,聚在一起低声交谈了一会儿,方才无奈地离去。


耳听脚步声远去,夏少校暗自冷笑,心说:“跟我玩这套,你们算是碰到祖宗了!”


天亮前,夏少校和虎子已摸黑走出十几里山路,停在一片松林内小憩。两人检查随身装备,除去毛毯外一切都在。夏少校并没有过分责备虎子的失误,那样只会加深他的自责,失去信心,与事无补。相信经历过这场实战后,虎子会知耻而后勇的。


虽然昨夜点火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但鬼子们精确的追踪能力让夏少校大为吃惊,若不是他的感觉异于常人,明年的昨夜就是自己的忌日了。人可以相信感觉,但绝不能依赖感觉,毕竟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浪费不起。


夏少校决定立刻急行军赶回羊井镇,中途不再露宿过夜,除了必要的进食补充体力外,绝不浪费一分一秒。昨夜这帮鬼子是有备而来,不但心动敏捷老练,而且人数占优,如果再次遭遇必是一场恶战,胜负难料。


卧室的红木桌上放着两封电报,犬养一郎坐在桌旁阴这脸抽雪茄,炭火盆摆在脚下,红光烁烁。电报是副官送来的,他当时正趴在师艳红身上“奋战”,被打扰的心情可想而知。他并未训斥副官,深夜叫醒自己定有要事,只是感觉欲火未泄憋得难受而已。


一封电报是冈村宁次发来的,询问捉拿凶手的事情进展如何,措词十分严厉,并一在提醒他限期将至;另一封是最线发现可疑线索的那队搜杀组发来的,说他们已和疑似“太行神枪”的人正面遭遇,而且还进行了短暂的交火,只可惜又让目标趁夜黑地熟逃走了,现在正加紧搜寻,亟待增援。


犬养一郎命副官取来军用地图,发现这队搜杀组所报的方位在上阳县的西面,相距八十多里,那里沟谷交错,地形异常复杂。离该地最近的村镇有三个:马庄、刘家堡和鹿蹄寨。其中鹿蹄寨最近,不足二十里,剩下的马庄与刘家堡分别为三十和五十里,再往西就到羊井镇了,那里是国民党军队的地盘。


狼嗥峪是通往三处村镇的必经之路,其地形险峻,非常适合伏击。犬养一郎立即电令其余四组搜杀组,除一组做增援外,另外三组全部赶往狼嗥峪设伏,不惜一切代价捕杀“太行神枪”。


至于如何回复冈村宁次的来电,他早已想好了,只有一句话:已经发现凶手的踪迹,正在全力搜捕。


犬养一郎非常清楚冈村宁次为什么揪住平谷忍的事不放,其皇族身份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担心自己司令官的位置坐不稳。上一任司令官多田骏之所以被明升暗降,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毙命于他的任职期间,成为了当时最为轰动的新闻,而平谷忍就是另外一个阿部规秀!


此事处理不好,他和冈村宁次前程堪优。


狼嗥峪寂静的有些反常。


夏少校走过两趟狼嗥峪,对峪中的地形较为熟悉,谷深道窄,岩壁高峻,怪石峥嵘,是个天然的设伏场所。凝望静谧无声的山谷,急行军一整天的夏少校有种不详的预感:山谷里有埋伏。潜伏者当然不可能是昨夜的那批鬼子,应该是另有奇兵,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准确的判断出他的去向,从容调兵设伏,这位鬼子指挥官很不一般。


低头看看表:17点整。离天黑还有一个小时,夏少校决定等日落后在行动。两人藏身在谷口附近的乱石荒草中,不管山谷中有没有埋伏,他和虎子除了前进已别无选择。夏少校使用望远镜观察山谷中的动静,希望能发现隐藏其间的鬼子。


昨夜像兔子一样被鬼子撵得满山乱窜,狼狈之极,虎子正憋一腔怒气没处撒。此时听夏少校说山谷里可能有埋伏着鬼子,他立刻就兴奋起来,学会打枪后还未杀过一个鬼子,现在终于有试枪的机会了!


他握紧细长的三八式步枪,拉栓推弹上膛,举枪瞄准谷中能藏人的地方,专等小鬼子现身。


山下准尉等不急了,他只带来十个人,另外十人因体力不支被留在了路上。一天一夜的急行一百五十里,每个人的体力都已达到了极限,几近虚脱状态。他们刚休息了不到一小时,旅部电报上所说的目标就出现了。


两个人,一高一矮,携带轻武器。


目标似乎很警觉,长时间隐藏在谷口附近不入,好像是在等天黑。山下准尉可不能等,天黑对埋伏者不利,十个人根本无法封锁山谷,目标可以凭借夜色的掩护轻易地穿谷而去。


增援部队不可能在天黑前赶到,一切都要靠自己。旅部下达的是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捕杀“太行神枪”。山下准尉决定主动出击,只要行动勇猛迅急,十对二,胜算相当大。“太行神枪”的名号吓不到优秀的帝国军人,踏这敌人或袍泽的尸骨前进才是“皇军”的本色。


山下准尉带头跳出埋伏点,十个人全速向目标冲去。他边跑边大声命令机枪手进行火力掩护,“歪把子”机枪声瞬间响彻山谷。谷中多嶙峋怪石,大小不一,形态各异,是最佳的掩蔽物。十个人在怪石间时隐时现,快速接近谷口。


夏少校一开始很奇怪鬼子们为什么要放弃埋伏主动攻击,但随后一数鬼子的人数,才十个人,天一黑便无任何优势可言了,难怪要急不可耐的发动攻击。


看来自己是等对了。


斜阳晚照下,夏少校冷静而熟练地开枪射击,那神态就如同是在靶场上练习一般。7.92毫米尖头弹先后洞穿两个鬼子鲜活的心脏,在他们从山石掩体后跃出的瞬间。虎子一口气打光了一个弹夹,却只撂倒一个鬼子,还没死透,躺在地上挣扎。他从腰上的弹药包中取出一个新弹夹,动作笨拙地往空弹仓里压满子弹。刚一抬头,一梭子机枪子弹横扫过来,击中身前的岩石,几发跳弹擦这他的头顶飞过,惊出一身冷汗。


“歪把子”机枪架在一块低矮的乱石上,不断喷吐火舌为进攻中的鬼子提供火力掩护。“歪把子”构造独特,外形丑陋。该枪的双脚架过高,射手必须抬高身体才能正常射击,恰好被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套个正着。夏少校轻松一扣扳机,鬼子机枪手的头立时变成了一个被捏爆的番茄,惨不忍睹。


机枪顿时哑了。


山下准尉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三死一重伤后距目标只有二百米,但是最重要的机枪手死了,失去活力掩护意味着将会付出更大的伤亡。


冲锋时最怕犹豫,当断不断,必受其害!


山下准尉一咬牙,命令所有人上刺刀,准备白刃突击。二百米的距离,用不了一分钟就能冲到,他不相信对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他们全部射杀,除非有奇迹出现。


在“8.13”凇沪抗战的时候,夏少校就曾亲眼目睹鬼子兵手持刺刀整队冲锋,还用日语疯狂地吼叫着。他当时不知道鬼子们在喊什么,后来询问日语翻译才搞明白,原来鬼子们是在喊“天皇万岁”。


今天这一幕又重演了,声音在空旷的山谷中传的更为响亮,嚣张的不可一世。这时,夕阳西下,原本明亮的山谷也变得昏暗起来,视线模糊不清。毛瑟98K狙击步枪的射速较慢,不利于快速射击,尤其是在近距离交战的时候。夏少校打完枪内的最后两发子弹,没能命中鬼子。


鬼子离他们已不足百米,重新装弹已来不及,该拼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