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娃当兵 第一章 新兵连 第三十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4/


有了充足的弹药,狗娃此时更是满怀信心.因为他相信自已可以为严班长报仇雪恨.....

急跑在黑暗的山间树林中,听着四周不时发出的鸟叫声.狗娃只感觉到了右腿阵阵传来的疼痛.如果说原来狗娃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非常费劲的话.那此时的狗娃在强烈的仇视和恨意中竟小步的进行跑动着以求追到并发现那几名敌人的行踪.

"赵排长,你快来看,这里刚刚发生过强烈的爆炸,还有尸体和血肉碎片.看起来好像是Y军特工"当赵排长带着一众战士搜寻到经过激战而草木横飞的这片密林中时.一名新兵发现自已踩到了一具尸体上.不由大喊了出来...

"啊?我的妈呀.这里怎么会有猪胃啊.啊?????呕.."一名新兵感觉自已踩到了什么东西上,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瞧,只见自已脚底下踩着一个圆不拉叽的血红色的东西.一听说又是死人又是碎尸的.他知道这是什么东东了.不由惊恐的大叫了一声.吓的跌坐在地上并大吐了起来...

当战士们把发现的尸体并排放到那堆狗娃码放的武器装备前后.赵排长走到三具半尸体的面前看着尸体和旁边堆放在一起的剩余武器思考着.

刚刚是谁把他们击毙的而且还使用了手榴弹?枪法竟如此之准.我们的人?但战士们并没有配发手榴弹啊?

看着周围那散落的尸体碎片,赵排长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已被炸的支离破碎.他满脸惊奇的蹲下身用手电照着这三个半Y军特工的尸体.他竟然发现其中一名是干部.这个发现让他感到大吃一惊.而且死者的弹着点都在头部.且有两人都是一枪至命.谁会在夜间射击中有如此的枪法???赵排长不由疑惑了起来,忽然他发现堆落的武器中有一把八一自动步枪.上面还有一个解放军军帽.军帽上的国徽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闪现出迷人的光彩.好奇中他把军帽拿到了手中仔细端详着.在帽檐的最里面,赵排长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名字.李狗娃.

啊?是狗娃把他们击毙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和敌人进行激战.他现在还好吗?他还活着吗?激战后的山林中此时已慢慢回复了宁静.再没有了枪声和爆炸声.赵排长不由为狗娃的生命安全深深担心着.狗娃,希望你能活着回来....赵排长目视着夜色中的那一片山林还有无际的黑暗.心中为狗娃默默祝福着....

吴连长和刑指导员在黑林中搜索了一阵后,听到枪声和爆炸声后竟发现离自已的位置很远很远.所以两人不得不回到部队营地先打电话向团首长汇报了今天晚上发生的情况.而后就焦急的等待着战士们传来的消息..

严班长因为被子弹击中了心脏,当时就已经牺牲了.吴连长和刑指导员看着炊事班严班长那微笑着的遗容时,他们感到了刺心般的伤痛.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此时炊事班的一众战士们也都坐在一边的地上傻愣着无语....

"他妈的,我要给班长报仇."老胡怒骂道站了起来准备从屋里冲出去...

"报仇,报仇.咱们去为班长报仇"其他三名老兵也血红着眼站了起来准备和老胡一起冲出去..

"都给我站住,报仇?你们以为我不想报吗?但你们谁他妈的知道现在敌人的位置?又知道他们具体的人数吗?都给我老老实实的从这里做着.看看你们的班长,难道想让他连牺牲了还要为你们担心吗?我们一定会帮老严报仇的,但现在唯有等待..英雄的鲜血不会白流的."吴连长怒气冲天的这几名老兵吼着.心想报仇.难道我不想吗??如果见到他们,老子哪怕命不要了也突突了那帮狗日的.但现在的情况.....哎.吴连长掏出烟给这老几个老兵扔了过去,自已也点着一根抽了起来....

当赵排长带着战士们再次对四周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再也没有发现后,便让战士们抬着那三具半Y军的尸体并拾起了所有的武器准备回到了营地.并把自已的判断向吴连长作出了汇报...

"什么?你是说是狗娃击毙并炸死了这些Y军的特工?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里?他怎么会有手榴弹?他的腿不是有伤嘛.又怎么会追上去的.老胡,看见狗娃没????"吴连长一听赵排长的报告.此时更担心了.他不想老严牺牲了以后,狗娃这名优秀的战士再受到什么伤害....

"没看到啊,昨天晚上.喔,对,昨天晚上狗娃说陪老严一起上哨来着呢.那这些敌人肯定是狗娃打死的,但手榴弹?好像咱们没有配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狗娃肯定又紧追了上去.这傻小子脾气太倔.只要认准了的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老胡向吴连长嚷嚷着,仿佛又是对自已安慰着.这时,他只希望狗娃能够多杀几个敌人为严班长报仇...

此时各级部队都已接到了战狼团的战情通报并都转入了一级战备.防止敌人再进行偷袭.并各自派出了侦察连进行搜索和侦察,力求让他们有来无回.为死去的战友报仇.而这些侦察连的另一个任务就是.迅速找到一个名叫李狗娃的新兵战士,并确保他的人身安全....

天已蒙蒙放亮.阴郁着的天气此时更显寒气逼人.狗娃经过一夜的寻找也没能再次发现敌人的踪迹.不由有些后悔当初他们逃跑时自已没有急时跟上.一夜的高体能运动让狗娃的身收感觉到非常疲惫.而且还感觉到肚子有些饥饿.树林中微微的雾气让人备感矇眬.

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手端着AK74步枪一步一步艰难的在树林中穿梭着前行着.并吃着手里的压缩饼.他已不知爬过了多少高山.已不知走了多少山路.

必胜,必胜.狗娃在心里念叨着曾经严班长在比赛时大喊出来的口号.狗娃不禁再次有些伤感.

"我要报仇....啊....嗒嗒嗒.."狗娃仰天大吼着并举枪向天抠动了手中的板机.随着几声短促的枪响..栖息在树上的飞鸟都受到惊吓展舞着翅膀飞向了天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