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刘抑志转到陆军医院,关厅长也不敢大意,除了对刘抑志病房严加防范外,还在医院各处布满了便衣,同时隐瞒了刘抑志的身份并严密封锁消息。

三天后刘抑志还没有醒来,医院在安全方面也没有发现异常,关厅长就着手抓起了眼前的几项重要工作。一项是本月马上就要在本省召开的全国禁毒工作会议的准备工作;另一项就是针对部里前几天召见他,提出的,选派一人或几人打入金三角毒品生产基地或打入到贩毒集团内部的事,对于这项工作,选谁呢?谁又能安全地去又安全地回来并取得重大情报呢?他想到了全省在禁毒方面的“三道防线”工作中所取得的禁毒成果,最后决定先在禁毒总队成立一个以他为组长,长期跟随他,并得到他器重和信任的禁毒总队总队长李义等人为副组长的,取名为“第四道防线”的秘密专案小组,组员从不靠近缅甸、越南、老挝的地州市公安局选调若干人,专门负责侦破大宗毒品走私案,并做好将来打入到贩毒集团和金三角的人员的前期准备工作。

……

陈冰雪是两天后从同事们的议论中得知刘抑志被人追杀的事,她心里很急,更感到奇怪,怎么会有人要杀他呢!她很想知道为什么,就给她认为有可能知道实情的人打电话,可没有一个人说得清,说得准。

晚上,陈冰雪回到家,一见到正在吃着饭的陈聪,就急忙问道:“爸爸,是不是督察处有一个叫刘抑志的人出事了?”

“小雪,快来坐下吃饭,我和你爸爸都等你半天了,饭菜都凉了。” 陈聪的夫人见陈冰雪回来了,便说。

陈冰雪坐下后,陈聪对她说道:“是出事了,这几天我们都在忙于他被追杀的事,现在他虽昏迷了,但还是有人不想放过他,还在想办法要杀他。”

陈冰雪听后心里更加着急了,但她极力控制住自已的情绪又问道:“爸爸,我认识刘抑志,他伤得重吗?我想去看看他,他住在哪家医院?”

陈聪反问陈冰雪:“你认识他?”

“我认识他,好像他出事那天晚上就是他送我到警官学院的后门的。刘抑志是不是十月八号晚上出的事?”

陈聪听后惊得睁大了眼睛,放下碗筷,无心再吃饭。他盯着陈冰雪问道:“他送你的?你赶快把当时的情况给我说说,现全省公安机关都在查找刘抑志被追杀的线索。”

陈冰雪从没见过父亲有如此表情,如此急迫过,特别是从记事起,父亲就从没有这样对她粗声大气地说过话,都是心平气和地。她从父亲的表情中看出了刘抑志被追杀的严重性,也放下了刚拿起的碗筷,小声说:“前几天参加厅机关大练兵活动集训时,他是我们集训队的教练,那天也就是十月八号晚上,集训队在厅警察训练基地举行完庆功宴后,我搭他开的车,他把我送到了警官学院的后门,下了他的车后,我本想就在学院睡,打电话想告诉你一声,后你说胡亥要来我家,叫我回家睡,我就打了辆的士向反方向回家了。我是今天上午才听同事议论的,他好像就是那天晚上出的事。”

陈聪又急切地问道:“是不是就是前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时他送你的?当时车上还有其他人吗?到了警官学院后门是几点?你要说准确、说清楚、说肯定。”

“是前天晚上 。车上只有我和他,到了警官学院后门,我下了车,他就开车走了。下了车后,我拿出电话看了看才九点半,就是那时给你打的电话。”说着话,陈冰雪拿出了手机,翻了翻通话记录。

陈聪从陈冰雪手中接过电话,认真地看起来,是的,是十月八号晚上九点半。

陈聪看后,拿出了电话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关厅长,因他知道也许关厅长用得着这条线索。自从刘抑志从红会医院秘密转到人民医院后,又被人追杀,关厅长又把刘抑志秘密转院了,厅是只有关厅长一人知道刘抑志所在医院,他作为一个副厅长都不知道,他清楚刘抑志枪案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