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980年和解放军接触最亲密的一次

和解放军接触最亲密的一次

作为七十年代初出生的人来说,对解放军的感情那真是没什么说的。举个例子吧,我学龄前的时候,也就是77、78年的时候吧,经常和伙伴在公路边玩。我们村就靠近一条省级公路,当时好象也没什么安全教育,也没听说出什么事故。呵呵!可能那时候车比较少吧。看到普通的卡车开过来,我们一伙就远远地跑离路边,捡起地上的碎石子直接就砸,互相比看谁砸的准。现在想起来觉得很正常,我们和那些车前世无仇,今世无冤枉。这么做纯粹是儿童,特别是男孩子的顽劣性格在作祟。可一看到草绿色的军车过来,那就不一样了,在路边跳着蹦着喊:“解放军叔叔好!解放军叔叔好!”,也不管车上的解放军叔叔能不能听得见。到是有时候追着喊的时候,看到车厢里的战士向我们招收,那个激动呀,几天都平息不下来。

不过这个是远距离接触了,感觉近距离接触最亲密一次的时候我已经是小学二年级了。

那天下着大雨,中午从学校回来,刚进村(我们的学校在村外),从雨幕里远远地看到公路上下来一群人,有些穿鱼衣,有些没有,但戴着帽子。孩子的好奇心促使我们躲在树下看着,那时候条件差呀,再大的雨都没有伞。条件好的脚上穿雨靴,大部分和我一样还穿母亲纳的布鞋呢,一下雨就全湿了。

那些人再近的时候,发现他们是解放军,我们几个在一起的互相看了一眼,被这意外的情景搞楞住了。

三个解放军走到我们几个男孩子这边来,

“小朋友,你们村哪儿能避雨呢?”

哈,还没听过谁喊我们小朋友呢,这些都是书上的词呀!随后就是一片杂乱的童音,

“知道,知道!那边有几个窑,**家搬走了......”

三个解放军笑了,互相商量了几句,就说:

“谢谢你们了,赶快回家去吧,看你们都淋成这样子了。”

我们几个也都傻笑了,恋恋不舍地各自回家了。

到家后,我激动地向父母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连饭都顾不上吃。

突然听见大门口有人在喊:

“老乡,老乡!”

陌生的声音,父亲走了出去,我也跟着。

呀!两个解放军!一个跟父亲说:

“老乡,在你们家避避雨好吗?”

那还能说什么呀,什么叫军民鱼水情呢?肯定是,绝对是好了。反正我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知道说什么了,到现在一想起来那个样子,自己都觉得好笑,呵呵!后来听父亲说,我们村那几孔闲窑洞根本不够这些解放军躲雨的,所以他们才分头进了百姓家。

父亲把他们俩让进窑洞里,到上开水(估计父亲也想给到茶,可没有呀!),嘴上一个劲地说让他们别客气。搞得两个解放军有点手足无措的。

然后父亲就去厨房了,说是给他们准备点饭。我也跟着走了,其实自己不想走,但呆着不知道干什么。

父亲很快的就烙了几张饼,让我端过去。顺便说一下,我们家在西北的偏远农村,那时候条件很差,改革开放的果实还没有完全成熟呢,家家户户的粮食都很紧张,做饭都没有多余的。

我兴冲冲地去了,进去后把盘子放在桌子上,看着两个解放军叔叔,

“我爸让你们吃!”,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唉!农村的孩子呀,真是没见过世面。

两个解放军笑了,其中一个说:“谢谢,谢谢了!”

另外一个从自己的包里那出一个塑料袋递到我手中,说拿去吃,里面是一些点心类的食品。我现在就很纳闷,那时候自己就怎么不知道拒绝呢?难道说解放军叔叔说的都是对的吗?

拿着那个袋子,我就去向父母炫耀去了,缺少零食的年代,突然有了这么好吃的东西,能不高兴吗?呵呵!没想到父母却不高兴,父亲拿过袋子出去了。过了会又拿着进来了,看来是没退掉。

过了会,下了一早上的雨停了。外面响起我只有在电影中听到的号声。

“老乡,我们走了,谢谢你们的饼,真好吃。”两个解放军边说边朝外走。父亲嘴上说着客气话,送他们出去,我也跟在后面。

大门外,我看到邻居家也出来几个解放军,其中一个在用地上的积水冲自己的饭盒。我稍微大点后被这情景感动了好久。我们那地方缺水,没有井,村里就两个水窖,平时就下雨的时候收雨水作为生活用水。大概那时候这些解放军也知道了这点。

看着这些解放军叔叔走远了,我跟在父亲后面恋恋不舍地回家了。母亲收拾那个给解放军盛饼的盘子的时候,发现下面压了五角钱,母亲楞住了,父亲一个劲的念叨,怎么会这样呢,那几个饼不值这个钱呀!那时候是1980年,1980年的五角钱都能做些什么呢?我没什么印象了,感觉是不少了。知道的可以举一些例子,呵呵!

这就是我一生中对解放军印象最深的一次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