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计划”:苏联一代名将朱可夫的最大败仗!

zgj8583 收藏 2 416
导读:二战中的苏德战场上,苏联的朱可夫元帅是一颗最为璀璨的将星。作为斯大林最信任的军事将领,他多次在战场上力挽狂澜,扮演了“消防队员”的角色。在苏德一系列重大的战役中,朱可夫都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库尔斯克,最后柏林战役,都与朱可夫的名字密切相连。长期以来,朱可夫作为苏军的胜利象征而受到人们的尊重和赞扬,这不是没有理由的。朱可夫以其勇气、智谋、胆识和坚定的意志为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无愧于一代名将的称号。 然而,朱可夫是人不是神,尽管苏联及俄罗斯的历史学家一直将其神化,称其为“常

二战中的苏德战场上,苏联的朱可夫元帅是一颗最为璀璨的将星。作为斯大林最信任的军事将领,他多次在战场上力挽狂澜,扮演了“消防队员”的角色。在苏德一系列重大的战役中,朱可夫都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库尔斯克,最后柏林战役,都与朱可夫的名字密切相连。长期以来,朱可夫作为苏军的胜利象征而受到人们的尊重和赞扬,这不是没有理由的。朱可夫以其勇气、智谋、胆识和坚定的意志为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无愧于一代名将的称号。



然而,朱可夫是人不是神,尽管苏联及俄罗斯的历史学家一直将其神化,称其为“常胜将军”,NC克星,但事实上朱可夫仍然具有一些普通人所有的一些弱点。比如,他脾气粗暴,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为了追求胜利而不计伤亡,等等。本文所要介绍的是1942年冬天由朱可夫亲自指挥的一场代号为“火星”的进攻战役。战役结果是苏军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代价但却没有能够达到战役的目标。可以说,这是朱可夫的一场最大的败仗。而在苏联的历史记载中,这场规模巨大的失败的战役被掩盖了。很多苏联战争资料中对此战役只字不提或是草草地几句带过。而更多的材料(包括朱可夫本人的回忆录)则将“火星”计划说成是一场牵制性的进攻战役,是为了配合差不多同时进行的另一场更重要的战役,斯大林格勒进攻战役(代号“天王星计划”)而采取的行动,目的是为了牵制德国面对莫斯科的中央集团军群,使其不能派军去支援被包围在斯大林格勒的德军第六军团。



事实上,“火星计划”和“天王星计划”是性质相同,规模相当的两个计划,是苏军为了夺回战场主动权努力的相互关联的两个行动。苏军在这两个战役中投入的军队人数,各种装备数量(包括坦克,大炮,飞机的数量)大致相等。而“天王星计划”因为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而得到大肆的宣扬,被誉为二战的转折点,而“火星计划”则因为苏军的惨败而被掩盖了。朱可夫作为苏军的最高统帅助理,同时参与了两个计划的制订。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根据斯大林的指令,朱可夫主要负责“火星计划”的执行,而苏军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则负责“天王星计划”的执行。可以说,“火星计划”是朱可夫亲自制订和指挥的,对于战役的最后的失败,朱可夫负有最大的责任。



本文不是为了猎奇或翻案,笔者也无意去否认朱可夫作为一个杰出军事统帅的地位,以及他为苏联的战争胜利所做的贡献。历史上许多名将都打过败仗,汉尼拔和拿破仑都打过败仗,但都无损于他们在军事史上的英名。本文的目的是为了使读者相信,为了弄清历史的真相,我们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同时我们应该以客观公正的态度来研究历史,不能相信一面之词,而应该比较各方之言,然后独立地做出自己的判断。



本文中所引用的资料主要来自美国的退役上校David Glantz的著作。David Glantz是研究二战东部战场的专家,他在其书中同时引用了苏德双方的资料,对各种事件和人物也能做出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的评价。读了他的书能使人对苏德战争的许多真相有许多更为深刻的了解和认识。限于时间和精力,下面的文章主要摘译自David Glantz写的“Zhukov’s Greatest Defeat”一书的前言和结尾部分。相信读者读了以后能对那段沐浴着血与火的历史有全新的了解。


火星计划的战略意图,规模及意义



在苏联最高统帅部在1942年下半年发动的一系列进攻战役中,后来只有很少的人提及“火星计划”,提到它的人也只是简单地将其解释为一个高明的分散德军注意力的行动。以朱可夫和其他的苏军指挥员所给出的代表官方观点的解释是,“火星计划”是在11月末及12月初发动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中央战线的德军预备队调往苏联南部。因而,他们强调,“火星计划”为苏联在斯大林格勒的胜利作出了贡献,所以是必要的。这些说法往好的说是半真半假,往坏的说是公然撒谎。从“火星计划”的时间,规模,范围,对它的预期以及最终的结果来看,苏联最高统帅部的意图是将它跟“天王星计划”并列考虑的,甚至更为重要。



跟朱可夫的说法相反,“火星计划”是于1942年10月1日就制定完毕了,苏军预计10月12日开始战役行动。在接下来的日子了,恶劣的天气和后勤问题迫使苏军将计划开始的日期延迟至10月28日,后来又延至11月25日。根据原先的计划,“火星计划”预计在“天王星计划”开始之前发动,而后者将防止德军最高统帅部弥补沿莫斯科-柏林轴线至关重要的中央战区的德军所遭受的损失(即“火星计划”预计发动的地区)。而后来,“火星计划”的日期被迫延迟到11月以后,苏军统帅部又相信“火星计划”又能够从南方斯大林格勒的攻势中获益,因为那里的攻势将吸引德军的注意力,德军的战役预备队有可能会从中央战区被吸引到受到威胁的南俄地区。



“火星计划”的目标从规模上看是战略性的,丝毫不逊于“天王星计划”的目标。在“火星计划”中,加里宁方面军和西方面军有超过一半的部队将包围勒热夫突出部,消灭一个德国集团军(第九集团军)。在随后的“木星计划”中,两个方面军的其余部队将摧毁一个德国集团军群(中央集团军群)的大部。这两个计划的主要目标是瑟切夫卡,维亚济玛和斯莫棱斯克,它们分别位于德军后方的战术,战役和战略纵深。“天王星计划”的目标也类似。在“天王星计划”中,三个较小的方面军(西南,顿河,斯大林格勒)的大约一半的部队将包围在斯大林格勒地区的德军,消灭一个德国集团军(第六集团军)。在随后的“土星计划”中,三个方面军的全部力量将摧毁一个德国集团军群(B集团军群)。“天王星计划”和“土星计划”的主要目标是斯大林格勒,莫洛佐夫斯克,和罗斯托夫,分别在德军后方的战术,战役和战略纵深。



在上述两个计划中投入的军队力量和规模也大致相同。1942年11月,加里宁方面军,西方面军和莫斯科防区的军队总人数为1,890,000人,拥有24,682门大炮和迫击炮,3,375辆坦克和自行火炮,以及1,170架飞机。而西南方面军,顿河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拥有1,103,000人,15,501门大炮和迫击炮,1,463辆坦克和自行火炮,以及1,463架飞机。在“火星计划”中,朱可夫为他的主要攻势投入了668,000人和几乎2,000辆坦克,另外他还有415,000人和1,265辆坦克以供发动“木星计划”。在“天王星计划”中,华西列夫斯基起初投入了大约700,000人和1,400辆坦克。在随后的“土星计划”阶段,他又投入了400,000人和1,200辆坦克。



如果不算在Velike Luki的攻势(这也是为了支持“火星计划”而发动的),朱可夫的两个方面军动用了七个集团军(41,22,39,31,20和29)发起进攻,华西列夫斯基的三个方面军也动用了七个集团军(第5坦克,21,65,24,64,57,51)。如果都折算成苏军的师级单位,大约有相当于36.5个师参加了“火星计划”,34.5个师参加了“天王星计划”。朱可夫为“火星计划”投入了六个机动兵团(第1,3机械化军,第5,6,8坦克军,和第2近卫骑兵军),而华西列夫斯基为“天王星计划”投入了八个机动兵团(第1,4,13,16和26坦克军,第4机械化军,以及第4和第8骑兵军)。如果都折算成旅级单位,朱可夫在“火星计划”中投入了39个旅的机动兵团,华西列夫斯基为“天王星计划”投入了33个。再考虑炮兵和工兵的力量,朱可夫为“火星计划”投入了48个炮兵团,21个反坦克团,15个防空团和21个工兵营。华西列夫斯基为“天王星计划”投入了54个炮兵团,34个反坦克团,21个防空团,和29个工兵营。总之,在军队人数和力量方面,两个计划大致是相等的。


在参加两个计划的苏军指挥官的声望来看,即使不考虑那些在“火星计划”失败后名誉和军事生涯被毁灭的人,仍有许多当时和未来的苏军将星参加了该计划。苏联最受尊敬的朱可夫将军亲自指挥“火星计划”的攻势,在政治领导人和苏联历史学家的帮助下,他仍然是战争期间苏联最受人尊重的军队领导。普耳卡耶夫将军(加里宁方面军司令员)和科涅夫将军(西方面军司令员)是杰出的方面军司令,并且以后也仍然是。科涅夫在随后的战争岁月中声望反而进一步上升了。尽管多数集团军司令员名声在“火星计划”后湮灭了,当初他们被选中参加“火星计划”也是因为他们经过战争考验的能力和勇气。红军机械化部队中一些最优秀的指挥员也参加了“火星计划”,包括许多被高度评价的坦克指挥员,如卡图科夫,格特曼,索洛门亭,以及冉冉上升的骑兵将星,克柳科夫将军。



“火星计划”潜在的战略意义跟“天王星计划”的战略意义相当,甚至更重要。在1942年11月,勒热夫突出部是德军在东线前出位置的顶端,距莫斯科不到200公里。在苏军最高统帅部的眼里,占领这个突出部的强大德军是未来对莫斯科的非常现实的威胁。消除这个突出部,同时消灭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可以去除这个威胁。更重要的是,“火星计划”的胜利可以推动苏军在至关重要的中央战区向西前进,这里是从莫斯科到柏林轴线的最短距离。另一方面,斯大林格勒地区过于遥远。虽然德军在那里的成功也许可以推动他们进入原料和矿产资源丰富的高加索地区。但到1942年10月,很明显,德军在斯大林格勒和往高加索的攻势都已经丧失动力了。尽管“天王星计划”可能会成功,但接下来为了将德军逐出广袤的南俄罗斯地区而发动的攻势必然是漫长而旷日持久的。苏军统帅部认为,在更关键的中部地区取得胜利,不但可以加速德军在南方的失败和撤退,同时也比在遥远的地方进行多次大规模攻势更节省时间和代价,因为苏联在那些地区的军事后勤已经伸展过度了。简单地说,在更容易运用苏联力量以及更容易、更快地取得战略利益的地方,战略问题更容易解决。



在对照“天王星计划”来衡量“火星计划”的意义的时候,一个最终的尺度是人员和物资的损失。在实行“火星计划”的三周时间里,朱可夫的军队损失为:100,000人阵亡或失踪,235,000人受伤。另一方面,在整个南方的攻势期间(包括“天王星计划”和随后的“土星计划”,从1942年11月19日至1943年2月2日),华西列夫斯基指挥的方面军损失为:154,885阵亡或失踪,330,892受伤。此外,朱可夫的军队损失了1,600多辆坦克,超过了华西列夫斯基在“天王星计划”中投入的1,400辆坦克的总数。如此巨大的损失,在战争期间苏联发动的攻势中也是少见的。这也是西部轴线上的苏军在未来发动攻势时面临极大的困难原因。



最后,“火星计划”在规模,范围,战略意图和后果等方面,都跟“霸王行动”(诺曼底登陆)相类似,大家可以想象如果“霸王行动”失败了,盟军领导将会面临怎样的局面!如果考虑到上述的那些事实,朱可夫回忆录中所说的就不可能是正确的,“火星计划”也不可能是一个牵制性的行动,因为从来不会有这样一个如此雄心勃勃,规模宏大,代价高昂而又实施得如此糟糕的“牵制”行动的。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