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的社会主义是如何被“街头政治”搞垮的

1989年12月29日,波兰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决定将国名由“波兰人民共和国”改为“波兰共和国”;将国徽改回二战前的“红色天幕上戴王冠的白鹰”;删去波兰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词句,改为波兰是“实现社会公正原则的法治国家”;删去波兰统一工人党在国家中起领导作用的条款,改为保证政党活动(屏蔽字符)和公民按自愿、平等原则参加政党的内容。至此波兰剧变尘埃落定。波兰成为第一个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和波兰国内反对派通过“街头政治”搞垮的社会主义国家。剧变尽管已过去了十五年,但其教训今天仍具有十分现实的意义。

西方和反对派不断挑起动乱

二战后波兰成为统一工人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其他东欧国家也先后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此一直不甘心,力图用“和平演变”手段颠覆东欧各国的共产党政权。杜勒斯1952年8月提出,要挑起这些国家内部的“抵抗情绪”,促使“共产主义从内部解体”。

战后几十年间,国内多次出现罢工、罢课、示威游行。

1968年3月,数千名华沙学生为抗议当局禁演反俄诗剧《先人祭》举行罢课、示威,打出“(屏蔽字符)、(屏蔽字符)”旗号,后蔓延到克拉科夫、波兹南等地。已是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电工的瓦文萨公开站在示威者一边,这被认为是他开始涉足政治的标志。

1970年12月,波兰政府宣布食品等基本商品提价。列宁造船厂几千工人走上街头抗议,瓦文萨领头冲击市委大楼,火烧民警总部大楼,随即当选为三人罢工委员会的主席。示威蔓延到其他城市。盖莱克接替哥穆尔卡任党中央第一书记后,在“街头政治”压力下退让,撤销商品提价,并同罢工者对话。对方的瓦文萨作为罢工者代表第一次同波兰领导人坐在一起对话,初露头角。对话鼓舞了瓦文萨搞对抗的信心。

1976年6月,波兰再次宣布食品提价,拉多姆和乌尔苏斯发生示威游行。当局又一次作出退让,当晚即宣布取消提价。此后,一批亲西方的知识分子纷纷建立“持不同政见”组织:保卫工人委员会、保卫人权民权运动、青年波兰运动、独立波兰联盟等。

这些持不同政见分子开始大力在工人中开展活动。

1978年2月在卡托维兹成立了第一个“(屏蔽字符)工会”;4月在格但斯克成立“沿海(屏蔽字符)工会筹建委员会”。瓦文萨被吸收为会员。随后(屏蔽字符)工会出版《沿海工人报》、双月刊《工人报》等。瓦文萨说,反对派组织“有意识地使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语言阐述自己的主张,以便利用官方宣传所设置的潜在陷阱,而不是落入其中”;结果,“政府领导人落入了他们自己设置的陷阱”。

1979年12月瓦文萨被工厂解雇,失业期间到处散发(屏蔽字符)工会报刊和反政府传单。

团结工会崛起与当局的妥协

1980年7月1日,波兰政府为了克服经济困难,宣布大幅度提高肉类价格。保卫工人委员会、青年波兰运动部分成员先后进入列宁造船厂鼓动罢工。8月14日,瓦文萨潜回列宁造船厂活动。当天,工人开始罢工。格但斯克24个工厂成立厂际罢工委员会,瓦文萨任主席。委员会提出“21条要求”。第1条要求就是“承认独立于党和企业主的(屏蔽字符)工会”,第3条要求“结束对独立出版物的压制”,还提出提高工人待遇福利等要求。

8月23日到31日,雅盖乌斯基副总理在同以瓦文萨为首的厂际罢工委员会代表谈判中基本接受了“21条”。9月17日日在格但斯克成立“团结”工会联合筹建委员会,瓦文萨当选为这个筹委会的全国协商委员会主席。不少“持不同政见组织”的头面人物,如保卫工人委员会的库龙等,进入团结工会领导层。雅鲁泽尔斯基1981年2月11日出任总理,3月10日会见瓦文萨,强调“当局与团结工会之间建立良好关系的必要性”。

团结工会成立以后,不断地组织罢工。1981年7月举行的波党特别九大上,中央第一书记卡尼亚却说,团结工会的罢工是“有主人翁感的阶级的抗议”,“不是反对人民政权的”。在这种氛围下,团结工会发展十分迅速,很快就发展到950万会员(波兰人口为3700多万,有权加入工会的人数为1200万)。统一工人党300多万党员中有100万加入了团结工会,波党新选出的中央委员会中有20多人和一名政治局委员也是团结工会会员。

在这次工潮中,西方国家向团结工会提供了大量经费和印刷机。美籍匈牙利人索罗斯建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1981年进入波兰,投入大量资金支持波兰“团结工会”运动。1981年,瓦文萨去意大利、瑞典、日本、法国活动,得到这些国家公开支持。

波兰红衣主教维辛斯基1980年8月18日接见罢工代表团,给他们一份波兰主教团公报和一份教皇声明,公报和声明表示“完全赞同”罢工者的要求。9月上旬,维辛斯基第一次接见瓦文萨。1981年1月,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会见瓦文萨时说:8月工潮“是人们普遍要求促进社会道德利益的情不自禁的行动。没有这种行动,就谈不上真正的进步。”

这年9~10月,团结工会举行一大,要求彻底推翻现有制度,在政治上思想上实现多元化,实行西方式议会(屏蔽字符)和多党制。会后,团结工会更积极地组织罢工,号召工人“走上街头”。还有人表示“应该提出政权问题”,“成立临时政府”。

10月16日,波党举行四中全会,雅鲁泽尔斯基取代卡尼亚出任中央第一书记。10月31日,议会通过决议号召停止罢工。团结工会置若罔闻。波兰当局认为,团结工会领导层“完全肢解社会主义波兰国体”的意图已全部暴露,波兰“已经处于深渊边缘”。1981年12月13日,波兰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对全国实行军管,取缔团结工会。

“街头政治”导致波党丢权

1981年底波兰宣布军管,美国当天就纠合一些西方国家对波兰实行经济制裁。

西方当然不愿看到团结工会失败。1983年10月5日,西方把诺贝尔和平奖金发给瓦文萨。1987年美国国会公开通过决议向团结工会提供100万美元津贴。1988年,美国向团结工会提供的经费达到500万美元。(屏蔽字符)欧洲电台等西方媒体经常播放瓦文萨的谈话,包括举行罢工和示威游行的号召,以及波兰各地发生的大小罢工和示威游行。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加强对波兰当局的经济压力,加剧波兰的经济困难。

军管以后不久,波兰就开始谋求同西方关系正常化,为此在团结工会问题上不断让步。1982年11月,释放瓦文萨。1983年7月取消军管。1986年9月,释放全部政治犯。1987年2月,美国取消对波经济制裁,但仍不给波兰新的贷款,不提供政府信贷保证。

1987年9月,美国副总统布什访波。布什会见了瓦文萨等团结工会负责人,带着瓦文萨到华沙科斯特卡教堂二楼阳台上一起同群众见面。布什还多次在公开讲话中要求让波兰人“更(屏蔽字符)、更独立”,要波兰当局“尊重建立独立自治组织的权利”等等。

军管以后,波兰天主教会继续大支持团结工会地下组织。一些教堂成为团结工会地下组织活动场所。教皇保罗二世1983、1987年两次访波,使地下团结工会受到鼓舞。

1988年上半年波兰价格改革失败,触发了4月和8月工潮。工潮中,有的企业只有十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职工参加罢工。政府采取强硬措施,只给未参与罢工的职工发工资,停发罢工者工资。但罢工者却从获得西方财政援助的团结工会那儿领得了工资。

波兰当局考虑,既然不能消灭团结工会,倒不如争取其参与执政并承担社会责任,减少改革阻力。西方将因此会同波兰关系完全正常化,并帮助波兰克服经济困难。

戈尔巴乔夫1985年担任苏共中央总书记,1987年提出“新思维”,强调人类利益高于阶级利益。这对波兰党在理论上产生重大影响。苏联1988年起停止向波兰贷款,要求波兰从1990年起归还欠苏联的债款。这对本已十分困难的波兰经济无异是雪上加霜。?

波党理论认识也发生重大变化。波党提出,“要批判地对待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原则“经常需要修正”;社会主义现阶段经济是多元化的,政治也应多元化。

1989年2月到4月波兰举行包括团结工会在内的各种政治力量代表参加的圆桌会议。会议承认团结工会合法地位。6月举行议会选举,团结工会获得优势。雅鲁泽尔斯基当选总统。团结工会主要顾问、其机关报《团结周刊》总编辑马佐维耶茨基任总理。议会随即通过宪法修正案,更改国名、国徽、国家性质,删去统一工人党领导作用的条款。1990年12月,在瓦文萨压力下提前举行总统改选,瓦文萨当上总统。

西方通过多年在波兰搞街头政治斗争,终于实现了它们二战后梦寐以求的波兰政权更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