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东 德 纪 行

情人你好 收藏 0 8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 东 德 纪 行

原 东 德 纪 行

文/ 吴 蓓


这次德国之行,SOF为 让我们了解原东德的环境变迁,特地安排了2天的访问内容。


经过7个多小时的长途旅行,晚上我们住在原东德安吉穆德 (Angermunde)市,两位随行翻译一再告诫我们,夜里千万别一个人上街,东德的新纳粹很猖狂,他们排斥外来移民或劳工,时有暴力行为发生,对新纳粹的恐惧压倒了我们的好奇心,可心中的疑问却挥之不去,为什么东德的新纳粹比西德厉害?为什么年青人要加入新纳粹?难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教训还不够吗?


第二天我们来到贝特弗尔德(Bitterfeld)市,该地区矿产资源丰富,交通便利,又临近德国第二大河流易北河,因此在100多年前就开始了化工生产。二战之后,东德实行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从原材料、产品、产量到销售部都由国家统一安排。70年代末期,一些作家最先意识到贝特弗尔德市日渐加重的环境污染,但东德政府拒绝公布大气、水、土壤中的环境监测数据,作为国家机密不得泄露,在公开媒体上也不允许批评性的报道。关心环境的作家时常的聚会,交流彼此的看法,把他们对环境问题的关注藏在文章的字里行间,想方设法让更多人知道。专程赶来向我们介绍情况的夏尔乃(ErhardScherner)先生就是这群作家之一,他说德国早在1909年就有一份报纸报道了环境问题,当时的皇帝并没有因此下台,其实东德政府不必这么紧张。


原东德把经济生产置于环境保护之上,而且产品价格不含污染成本,另一方面他们的劳动生产率只及西德的30%,能源消耗比西德多一倍,430家大型联合企业的许多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毫无用处。90年德国统一后,贝特弗尔德市的156个化工厂关闭了120个,这些工厂设备陈旧、效率低下,产品没有市场,再加上环境污染,根本无法维持下去。


拆除这120个化工厂,总投资需要50亿马克,这是新德国最昂贵投资之一,按法律规定地方政府承担总投资的25%,国家承担 75%。现已投入了47亿马克,主要用于3个方面:第一拆掉旧厂房和设备,仅砖瓦就有300万吨,铁200万吨,拆除过程为防止污染空气,还要把生产氯化物的厂房全部包裹起来,如图一。第二检测、分析污染物的成份、种类、分布范围和危害程度,这项开支占相当比例。第三消除残留污染物,生产合成纤维,杀虫剂、洗涤剂、塑料、橡胶等,都需要使用大量的氯,氯的生产过程中,需要有一股电流通过有汞电极的盐溶液,汞起着传导作用和催化作用,汞与水的混合,其中一部分作为废物排到自然界中,残留在土壤中或渗进地下水系。我们参观了一个氯厂,拆除费用3千万马克,厂区内的石头都含汞,附近为修铁路,挖到成片的汞。为清除厂区土壤中的毒物,正准备挖地3米,挖出的土壤每立方米需要4千马克的处理费。


由于采取了一系列治污措施,贝特弗尔德市环境质量有了显著的变化。1989年排放空气中的污染物82900吨,到了98年仅是1440 吨,是89年排放的1.7%,废水每天的排放量98年18000立方米,占 89年202700立方米的8.9%。特别是98年汞排放量1.3吨,只占89年排放3051吨的0.04%。曾被称为全欧州最脏的贝特弗尔德市,现在已是卫生清洁城市。严格要求新建工厂符合环境标准,90年7月1 日起原东德全部采用西德环境法律和法规,贝特弗尔德市的人可以自信地说:“永别了——污染的天空和水。”


然而环境改善的同时,失业问题摆到了议事日程上,贝特弗尔德市关闭的120个工厂,保留了1万名工人,另2万工人需要重新安排就业。西德为支持东德的经济改革和复兴,通过多种方式,流往东德的公共援助超过8000亿马克,但即使这样也难以在短期内解决大量的失业人口,另一方面新建工厂越是现代化,需要的工人越少,如投资10亿马克的化工厂,直接提供的工作岗位仅700个,目前贝特弗尔德市失业率达25%,每4人中就有1人失业,有人埋怨说: “宁可忍受环境污染,也不愿失业。”


大量的失业是原东德新纳粹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年轻人找不到工作,苦闷、烦燥、空虚,借着外来移民发泄心中的不满。夏尔乃先生告诉我,其实年轻人并不理解纳粹的真正含义。二战之后,原东德归入苏联的势力范围,大张旗鼓地庆贺二战取得的辉煌胜利。一位中国留德学生说,原东德认为法西斯分子都在西德,东德没有,也就不必象西德那样深刻认罪和忏悔。原东德没有追究法西斯产生的社会根源,没有认真清算法西斯犯下的滔天罪行,他们遮敝了历史的真相,逃避了对历史的责任。


原东德在农业方面也存在环境问题。如全世界最大的养猪场就在东德,60个养猪场共计25万头猪,养猪场内空气污浊,臭气熏天,猪场工人每工作2个小时就得离开2个小时去呼吸新鲜空气。巨大数量的猪粪严重污染地下水,其中的氨还会进入大气,毁坏树林。原东德就有人呼吁关闭养猪场,但直到东西德统一后,才把工业化的养猪场全部关闭,现在东德的猪超不过1万头。


原东德的环境保护由于制度、法律、经济等诸多因素远远落后于西德,然而东德的欠发达、欠现代化、使大部分的自然环境保留了原生状态。1989年有2千5百对白鹳在东德,西德仅有1百对,海雕有200对在东德,西德不到10对,鸟更喜欢东德的自然环境。夏尔乃先生是位老共产党员,他对德国统一后的现状有不同的感受: “原东德的白鹳无人打扰,今年节日放烟火,把白鹳吓走了2天,以至蛋也孵不出来,这是十多年来第一次没有新生小白鹳。环保部长最近被辞退,让农业部长担任,原环保部长做了大量的工作,报上却说他没做什么好事。农业部长怎么做得好环保。”不仅一些年轻人对现状无所适应,少数知识分子也感到失落,他们曾满怀期待地盼望德国统一,然而将近十年他们目睹的却是高失业率,自然环境的破坏等。夏尔乃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私有制并不有利于环保,他家附近的一个湖是私人财产,湖的主人想利用湖水做什么勿需申请批准,去年他想把湖变成养鱼塘挣钱,夏尔乃先生联合其他环保人士坚决反对,结果收效甚微。


人总是向往更富裕的生活。统一后不少旧的建筑物被拆,建起新的房子,这可苦了在旧房里筑巢的蝙蝠,它们找不到自己的家。私人住宅的花园,杂草和灌木被人工草坪,花卉替而代之,花园变得整齐、漂亮,鸟和昆虫却少了,高速公路多了,被压死的动物却增加了。一些东德人开始不喜欢白鹳,嫌它们太吵,把鸟粪拉在车上。一些农民把在屋檐下筑巢的燕子赶走,唯恐燕子弄乱了他们的房子,甚至打猎的人也多了。追求西德的生活方式,难免要付出牺牲环境的代价。


易北河汩汩流淌,诉说着环境和历史的变迁,早在1935年化工厂的污水使某些鱼类绝迹,45年战争毁坏了工厂,水中的鱼又回来了, 53年化工厂恢复生产,鱼又不见踪影,90年关闭大量的化工厂,鱼日渐增多,去年珍稀的鲑鱼回来了。人的聪明才智既能破坏、污染环境、又能保护、改善环境,我们居住在怎样的环境中,全靠我们自己的选择。东德的环境变迁令人深思,贝特弗尔德市的120个化工厂在40年的历史中,创造的财富是超过还是不足50亿马克的环境整理费用?常见的一种观点是经济发展了才有资金用于环保,东德的经验说明治理环境污染的费用可能接近所获得的利润。我国的环境保护即使不能与经济增长同步,但也不能滞后太远,否则我们不仅要付出资金的代价,更要付出我们及后代健康的代价。自然环境的破坏几乎是不可逆的,我们每个人在追求物质生活的同时,也应思考一下如何善待自然。德国自然保护联合会(NABU)有句名言:“尊重自然就象尊重你自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