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台湾: 咧嘴大笑 随意放屁 不可思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青木由香

国籍:日本

年龄:卅五岁

在台:五年

现职:画家兼作家

记者林建荣/摄影


【联合报╱记者梁玉芳】


廿四小时书店、不眠的夜市、勇猛的计程车…都是“台湾人”给世界的鲜活印象;生活在其中的我们,也许觉得理所当然。透过外在注视的眼睛,更能看见自己,或许是背后的阴影,也可能是头顶上的光环。“老外在台湾”专栏为读者访问驻留台湾的外国朋友,从他们的眼看台湾,发现自己,认识自己,也更珍爱台湾。


作家青木由香是个不像日本人的日本女生,她笑得太大声、表情太多,完全不合格。直到来台湾,她如鱼得水酖酖因为台湾人笑得比她更大声。


日本多摩美术大学毕业的青木由香去过卅五个国家,最后爱上台湾的脚底按摩神技,以插画、摄影、文字,著书拉拢台日文化理解,好赚盘缠留在台湾,因为台湾人的生命力和随时随地的自在,让她舍不得离开。


台湾人可爱 奇怪捏!

问:你为什么觉得台湾人很奇怪?

答:我说的“奇怪捏”,有可爱、有趣的意思,我太适合住在台湾了。台湾人非常关心你吃饱了没有,不停地逼你吃东西;我们日本人又很不会拒绝,因为我们觉得拒绝是不礼貌的。到后来,我快要吐了,很难受!我的台湾朋友就说:“你应该早点说啊!”可是,我是日本人啊。


台湾人很热情,也很随便。可以大声笑,大声讲话,跟你约吃饭,不用事先约,临时打电话来就要出发。我原本很苦恼这样临时的约定,日本人做什么事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啊,我们连一个月之后的约定都排好了。


阶级差别小 不怕穿错衣

台湾人也不太有阶级的分别,比如去吃饭,因为都很临时,大家都可以随便穿!有人穿上班的西装、有人穿打高尔夫的运动服、有人(像我)穿着休闲服就被拉去了,没有人在乎,都很自在。在日本,这是不可能的,穿错衣服就糟了。


日本人太在乎别人想什么了,但台湾人不会。台湾人可以很自在地放屁,不是那种忍不住、不得已而放出来的,而是很用力、很舒畅地放!


那天我去一个电台,电梯里很多人,有人放屁,很大声,可是没有人笑,除了我!在日本,如果听到别人放屁,足足可以笑一个星期;如果觉得想要放屁了,大家会努力别着。但是台湾人很勇敢,想要,就做了。打嗝也是。


欧巴桑是没有害羞的动物;但台湾很多小姐跟欧巴桑一样勇敢,不像日本女生那么装模作样。


玩股票 虾米拢不惊!

相对于日本人,台湾人完全不怕失败。玩股票、炒地皮、移民都不怕,开车和骑车也很冲,一点都不怕。


问:日本朋友来,你会带他们看台湾的什么?

答:中正纪念堂里跳舞的欧巴桑,那是台湾的经典!非常有生命力,公开地跳着自己发明的舞蹈,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


这可能跟台湾人“把公共场所当成是自己的地方”的习惯有关。像公寓里楼梯会放很多鞋子、柜子,一些家里的东西会堆到外头来。我刚来时会想:如果火灾逃生时,可能会跌倒。


我也会带人家看市场里赶苍蝇的那个绑着绳子转动的机器,很有意思的发明。还有脚底按摩,非常厉害。


电视新闻 字幕非常花

在旅馆看台湾电视新闻华丽的画面也很精彩,上下左右跑来跑去的字幕非常花,非常有趣;地震的时候,荧幕上就有一个不断晃动的台湾岛。


问:在台湾有什么事是让你困扰的?

答:临时邀约,我的行程变得无法预测。但是,我已经被台湾朋友训练得很多事都要事先做好。


书迷靠超近 口水喷到脸

有些台湾人习惯跟别人靠得好近,我觉得很有压迫感。有次新书发表会,一个书迷靠得好近,我退后,他就前进,我再后退,都贴在墙壁上了,他都没有发现,他说话喷的口水都在我脸上了。但我还是很日本人,我,我,我不敢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