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台湾: 老板一家睡工厂 难怪苛外劳

老外看台湾》老板一家睡工厂 难怪苛外劳

【联合报╱记者梁玉芳】 2007.12.18 03:14 am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阮文雄

国籍:越南

年龄:五十岁

在台:十六年

现职:外籍牧灵教区神父

记者梁玉芳/摄影


越南籍神父阮文雄是在台外劳的依靠。他为在台受虐劳工打官司,与台湾人权团体并肩作战修法,看见台湾社会的善与恶,曾是难民的阮文雄说,世界总有强凌弱的问题,这是人性的堕落,台湾亦然。


在越南赤化后,乘着小船逃出的阮文雄,曾经在日本的联合国难民营住过三年,连挖坟墓的苦工都做过,但辛苦一天的工资,比不上白种人教英文一小时的报酬。对国籍、阶级、语言等隔阂可能造成的不平等,他有深刻体会。


善款捐不少 脾气却火爆

问:你会怎么形容台湾人?

答:台湾人非常友善,我从没有问路却被拒绝的经验,一次也没有。大部分的台湾人很有爱心,我看到几次台湾有大灾难,地震或是水灾,社会有很多的捐款,这非常了不起。台湾人民值得尊敬。


我觉得有些台湾人很冲动、容易生气,只要事情不顺他的意,马上翻脸,拍桌子、大声讲话,原本是要理性沟通的协调会议,弄得非常火爆。刚刚有个仲介来,声音很大,员工很害怕。我出去告诉他:有话好好说,才能把问题解决。


有时候,我想:是不是这个小岛一直要在国际上争取认同,怕别人排挤,怕别人忽略,又有个强敌在旁边,所以人变得防卫性很强,像刺猬,一下子就怀疑别人:“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爱心分阶级 神父也看轻

问:台湾人很友善、很有爱心,但为什么虐待外籍劳工的事情还是很多?

答:我也在思考这件事,或许是有爱心的人也有阶级的观念,觉得“我是主人,你是仆人,我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或觉得东南亚穷国的人民比较差,忘了尊重、人权这些事。


即使我是神父,也会被看轻。有一次我陪越籍配偶报案,警察不接,我只好当场拨“一一三”专线,警察才受理,令人非常无奈。


另个可能是:捐钱的好事,大家都看得到;但性侵女佣、虐待外劳,是关起门来的坏事。有没有人看见,差别很大。


人性是软弱的,如果你觉得另一个人比你低一等,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违反人性的事就会发生。即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台湾雇主也可能做出不文明的事。


庇护中心里有位女孩子,她半夜被雇主赶出来,来到庇护中心的时候,她还在发抖,缩着身子,都不像个人了!她原本只说,女主人用有排泄物的尿布打她的头;后来她才敢说出她被男主人性侵。也有雇主不想听到外佣讲话,要她整天都戴着口罩!


很多无法想像的事都会发生。我只能祈求天主,让我们不要遇见同样的人性试探。


立法护外佣 还要分颜色

问:台湾人还有哪些特点,让你印象深刻?

答:政治上的蓝绿对立吧。台湾有十三万名家庭帮佣没有法律保护,我们和台湾社运界的朋友推动“家事服务法”,要找立委帮忙。别人会告诉我们:这个立委是蓝的,那个立委是绿的,不能一起合作。外劳没有投票权,愿意帮忙的立委已经不多,还要考虑颜色,实在很伤脑筋。


台湾有许多很拚的中小企业老板,有能力雇用五、六个外劳了,应该是很有钱了,但是我看到老板全家住在工厂办公室里,比我们庇护中心的办公室还小;老板让自己吃的不好、住的也不好,难怪他会把化学原料都堆在劳工的床底下!


那时我就明白了:“(用英语)人无法给予他自己所没有的东西,要给予,他自己必须先经历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