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台湾: 男生会撒娇 女生自主性更强

老外看台湾: 男生会撒娇 女生自主性更强

2007/12/27

【联合报╱记者李承宇】


廿四小时书店、不眠的夜市、勇猛的计程车…都是“台湾人”给世界的鲜活印象。透过外在注视的眼睛,更能看见自己,不论是阴影或光环。


“老外看台湾”专栏于每周二推出,为读者访问在台的外国朋友,从他们的眼看台湾,发现自己,认识自己,也更珍惜台湾。


以人类学家的眼睛,来自美国的司黛蕊观察台湾社会性别现象发现:“台湾男生愈来愈会撒娇;台湾女性的个人风格反而变得更多样、自主性更强。”


为了了解戏剧中的“女性反串”的意义,司黛蕊研究台湾的歌仔戏与布袋戏,也由中理解台湾社会的性别认同。她曾在国家剧院上演的歌仔戏“陈三五娘”中轧过一角。歌仔戏天王杨丽花说她:这个外国朋友对歌仔戏的了解,超乎我们的想像。


年轻人迷布袋戏

问:你觉得台湾两性的角色有什么变化?

答:我一九八九年第一次来台湾的时候,发现从事服务业的女生,不管在银行、还是在饭店工作,都穿迷你裙,像是穿制服一样,而且年轻女生会用很夸张的声音撒娇。这让我很不习惯,因为美国的女生不会这样。


但是我近来发现,这种强调女性身体、温柔特质的“表演”现象已经减少,也不再是女性追求的唯一价值。这一点从布袋戏女主角性格的转变也可以看到,女性角色不像以前都是苦情牺牲品,比如霹雳布袋戏里的公孙月、妖后、鱼晚儿等。


现在十几、二十岁的男生非常重视自己的外貌、表情,以及对情绪的控制。我觉得现在台湾男生反而比女生更会撒娇,我不会学那种感觉,但是常常在偶像剧里面看到。


我认为这和经济环境的变化有关。以前男性在工厂工作,可以表现阳刚的一面;现在工厂外移,更多男性进入服务业,必须更重视柔性特质的“表演”。


比如说,一个男生在Friday's餐厅当服务生,他就要学着在面对顾客时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也要在穿着、打扮上下功夫,让自己融入服务工作的特质。欧美的metrosexual(都会美型男)现象也是欧美男人面对服务业兴起的一种策略。


我接触过很多霹雳布袋戏的戏迷,他们都是毕业不久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他们迷布袋戏,是想要纾解在劳动市场中的压力。现在经济不景气,年轻人已经没有“铁饭碗”了,要找一个能够做一辈子的工作非常困难。


野台戏有草根味

问:台湾戏曲什么地方最吸引你?

答:我很喜欢野台戏,野台戏是社会底层的台湾人展现美学与创造力的地方,也表现出劳动阶级的生命力。它跟在国家剧院看歌仔戏很不一样,国家剧院很中产阶级,观众跟演员之间的互动很少。野台戏是台上台下打成一片,可以即兴演出,演员跟观众彼此都很熟悉。观众很了解剧团的生活,他们甚至可以到后台帮忙,演员也会趁空档到戏台前的庙里拜拜。


观众觉得这出戏好看,不一定是剧情有多好,而是看到你认识的人今天在舞台上有什么不一样的表现。传统戏曲即兴、富创意,草根性的一面慢慢消失了。


搜集八家将公仔

问:你最喜欢台湾什么?


答:我好喜欢台北市大稻埕那一带,有美国朋友来,我也一定会带他们去那里逛,参观偶戏博物馆、到迪化街买一些南北货,顺便到附近的码头、小庙转一转,那里比较有台湾以前的感觉。


我也会搜集一些像是公仔之类的小东西送给朋友,我觉得像是八家将公仔、神明公仔这些小东西很有台湾的特色。


但是我觉得好可惜,大稻埕那边日据时代的老房子都快被拆光了。如果台北到处都是长得一模一样的高楼大厦,实在很可惜。


美国未必比较好

问:在台湾社会,对自己的白人身分,有哪些观察?

答:台湾人总是抱持着“白人很有趣”、“美国人什么都比较好”的心理,政府的政策也是吸引欧美白领阶级移民为主;但我并不觉得美国的一些制度、作法真的比较好。台湾社会对白人的刻板印象,我很有意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