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南京被日本占领 196年前华盛顿被英国占领

zjf19826200 收藏 15 3296
导读:  也许有些美国人忘记了——   当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喊“中国威胁”论时,也许忘记了自己当年那段历史。   1783年9月3日,美、英签订《巴黎和约》,英国承认美国独立,确认美国疆界为北接加拿大与大湖地区,南至佛罗里达北界,东起大西洋沿岸,西至密西西比河。这样美国从独立战争初期的90多万平方公里扩大为230多万平方公里。在国家版图倍增的同时,美国面临的国家风险也同比增加。对此美国第一代开国领袖有极清醒的判断。汉密尔顿在为《独立日报》撰写的文章中说:“有种种迹象使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推测,美国已经使

也许有些美国人忘记了——


当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喊“中国威胁”论时,也许忘记了自己当年那段历史。


1783年9月3日,美、英签订《巴黎和约》,英国承认美国独立,确认美国疆界为北接加拿大与大湖地区,南至佛罗里达北界,东起大西洋沿岸,西至密西西比河。这样美国从独立战争初期的90多万平方公里扩大为230多万平方公里。在国家版图倍增的同时,美国面临的国家风险也同比增加。对此美国第一代开国领袖有极清醒的判断。汉密尔顿在为《独立日报》撰写的文章中说:“有种种迹象使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推测,美国已经使欧洲的几个海上强国感到不安了……几个在美洲有殖民地的国家想阻止我们,独占我们的利益,剪掉我们的翅膀,使我们无法飞到危险的高度。”


事实也正是如此。从1783年英国承认美国独立的《巴黎和约》算起到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结束的82年间,英国一刻也没有放弃分裂美国的实际努力。英国在拿破仑战争期间,截击美国商船,阻挠美国与欧洲的贸易。1812年,美、英开战。英军占领华盛顿,烧毁白宫和国会大厦,并企图借机肢解美国。它向美国议和代表提出“沿美国边界成立一个中立的印第安缓冲国”的要求。直到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期间,英国还宣布对美国内战奉行中立政策,承认南方同盟为交战国,同时秘密向南方提供援助,还将海军开入美国海域。只是由于后来的战场优势迅速倒向北方,英国干涉美国内战的计划才彻底告吹。


也有人曾希望美国分裂


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后,一些欧洲人的态度是幸灾乐祸。法国外交部曾表示:“一场持久的战争由于积累的仇恨和痛苦,必定造成分裂……北方无法战胜南方,也更不知道怎样长久地控制南方,只能导致联邦的解体,而这正有利于法国的国家利益。只要给它足够时间就可以了,只要交战双方不断怒火冲天就可以了。”


这番表白代表着欧洲人的一种想法。他们担心的是,美国南北统一后会变成一个强大的国家,“美国将不再是一个由平等的主权国家组成的联邦,而将成为一个……帝国”。这种想法为欧洲人肢解美国的企图在作理论准备。一些人以民主为幌子:“如果民主制度被保存,让美国国土缩小也在所不辞。”他们甚至希望美国分裂得越小越好。一些大胆的分析家倾向于把这块美国蛋糕分割成3块。在最盲目乐观的时候,有的政府媒体甚至把美国分成5块:“美国将被分割成北方、南方、中部、西部和太平洋5个国家。”


即使到了1863年,北方已取得决定性胜利时,德国《新闻报》还认为:“把一个分裂的联邦用武力统一起来变得一天比一天不可能。”一家还是亲北方的《两个世界的杂志》也认为:一个被占领的南方将是“战胜者永远的肉中刺”。战胜的北方也将像普罗米修斯那样,因盗取天火而受到天罚。


在英国,舆论的主流意见也是希望美国南北分裂。当年,美国南方分裂势力的主要支持者约翰·罗巴克在英国下院说:“北方永远不会成为我们的朋友,南方倒是我们结交的对象。他们是英国人,而不是欧洲的弃民。”1862年,英国财政大臣威廉·E·格拉斯通在公开场合还不无惋惜地说,北方的民众“还没有喝下这杯苦酒,但全世界所有其他人都看出他们必须把这杯苦酒喝下去”。


也有人编织过“文明的冲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南北战争后美国统一了,欧洲又出现与今天亨廷顿“文明冲突”论相类似的观点。1864年1月12日,法国《国家报》载文认为,美国“北方民族和南方民族从种族来源上就非常不同,一方大多数是法国人和西班牙人,而另一方主要是英国人、荷兰人、德国人和瑞典人。他们被非常远的距离分割开,在不同的地区生活,从事的职业也不同。这两个民族互相认为彼此是竞争对手”,北方如果成为胜利者,它将成为一个重塑的“美国盎格鲁”民族,将专门从事对别国的征服。


当时推动这种“文明冲突”论的还有另一本名为《泛拉丁主义——南方邦联和法国结盟的必要》的小册子。全书的首页就提出:“3种力量、势力和文明在当今得以发展并试图瓜分世界……美国则代表了对其他文明进行侵略的另外一面。与其说它顽固不如说它顽强,比狂暴稍好一点。美国人就像世界的轧路机……而以林肯为首的美国北方人则是这场冲突中拉丁民族的主要敌人!”

也有人提过“邪恶轴心”论


欧洲还将美国人描写成犯有“种族灭绝罪”的刽子手。《泛拉丁主义》一书认为,美国北方人“已经用死亡和流放的手段对一个800万人口的国家进行清洗”。“不用到古代历史中寻找例证,在北方佬的身边和新近历史中就能找到,新英格兰的清教徒在大声疾呼:盎格鲁撒克逊人是我们的敌人。”


有意思的是,当年欧洲人对美国人的攻击也掺杂了类似今天所谓“邪恶轴心”的内容。1863年,沙俄海军对美国北方进行了官方访问,以示对林肯政府的支持,马上引起欧洲人的一片指责。1863年6月19日,《美国邦联国的真实情况》一书的作者德莱昂在致本杰明的信中认为,“林肯与沙皇专制主义相互表现出来的友好让整个欧洲吃惊”,甚至有报纸将林肯与沙皇作为两个“邪恶轴心”并列一起。1867年,美国从俄国手中购买阿拉斯加。英国驻华盛顿公使向国内报告说,这项条约是美俄轴心联手挑战英国权势的一个信号。


也出现过“美国威胁”论的声音


南北战争之后,美国迅速崛起。这时欧洲又出现“美国威胁”论,先是渲染“美国经济威胁”论。1893年,埃米尔·巴比埃写了《在金元帝国旅行》一书,指责美国商品(火车头、煤、丝织品、水果、棉花以及美国的葡萄酒)已充斥欧洲。


经济学家保罗·德·卢西埃在1892年出版的《美国生活》中写道:“美国从一件令人好奇的东西变成了一件令人恐惧的东西”,美国已成为旧大陆的一个可怕的对手,“法国士兵的背包里装着在芝加哥生产的牛肉罐头”。


接着就是“美国军事威胁”论。1898年,美国拿下夏威夷,并向西班牙挑战,入侵古巴和菲律宾。这在欧洲掀起“美国威胁”论的声浪。1899年有一个叫奥克塔夫·诺埃尔的人写了一本名叫《美国祸害》的书,认为从门罗时期开始,美国“对旧大陆一直怀有很深的敌意”。这种敌意如今终于爆发出来了,对抗在所难免。“在地球的各个地方,美国不久将必然与欧洲发生冲突。”全书的内容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美国要从欧洲手里抢走世界。


没有被吓倒才能长大


欧洲的武力和文化的剿杀毕竟没有吓倒美国人。相反,美国人在欧洲的重压下经过两个多世纪反而强力崛起。


到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美国资本主义工业飞跃发展。1860年,美国工业生产居世界第4位,到1894年跃居世界第1位,工业生产量占欧洲各国生产总量的一半左右。从1860年至1900年,美国工业生产增长了6倍。


20世纪初,美国工业优势更加突出。1913年美国工业产品已占世界工业产品总量的1/3以上,比英德法日4国工业产品的总和还要多。其中煤、铁、钢和石油的产量增长尤为显著。19世纪最后30年,美国铁路增加23万公里。从国家独立到1867年购买阿拉斯加,美国在半个多世纪里从版图仅限于阿巴拉契亚山脉以东狭长地带的国家,扩张成为一个拥有庞大版图的大国。从此一个强大国家——美利坚合众国在大西洋西岸迅速崛起。


美国,这个被欧洲丢弃在北美荒野的“俄狄浦斯”,就这样在欧洲人无名的恐惧中终于长大了。来源:《中国国防报》





本文内容于 2007-12-30 8:28:49 被zjf19826200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