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二卷 猎杀战狼 第21章 战狼风采

flxlrh303 收藏 23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size][/URL] [内容简介] 六个人同时滚出街道,一组向南,一组向北。 六支枪喷出火舌,向有站着武装分子的窗户洒下死亡的钢雨。 现在不用吝惜弹药,他们手中的枪响得更欢快。 六条矫健的身躯在街上不断滚动,奔跑,手中的钢枪不断地随着滚动调整射击的方向,不时发出悦耳的枪声。 榴弹、手雷、闪光震撼弹、催泪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这四个如猛虎下山的战士并不是中国防暴大队的支援大部队,是在外围和几十名贝贝拉手下激战的程上尉等四个战士。

程上尉接到梁爽没有弹药的紧急呼叫,也接到基地遭遇大量不明武装分子袭击的信息,程上尉明白他们二组的这六个战士就是梁爽一组的最后支援。

于是他率队奋勇还击,面对这些杂牌军,擅长室内近战并拥有两辆防弹车的程上尉很快就把来袭之敌击退,并击毙对方近二十人。

击退敌人的围攻,程上尉留下两个战士看守车辆,他就带领三个战士背上大包的弹药支援梁爽。

他们不会迷路,因为密集的枪炮声是最好的方向标。


蜘蛛问:“我们十五个丝士还投放到战场吗?”

安部长叹口气,说:“十五个丝士对抗梁爽等十名防暴队员,你说呢?恐怕连一个梁爽也对付不了,撤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梁爽是个小人物,不值得我们的丝士牺牲这么大。一位伟大军事家、政治家、思想家曾经说过一句著名的论断——枪杆子里出政权,没有自己的武装就像被人捏着脖子的鸬鹚,没有一点儿自主权。董皇有自己的武装,猜霸有自己的武装,每一个涉黑的大集团都有自己的武装。经过几年的呕心沥血,我们也有了自己的武装——就是丝士组织,对外称为猎鹰战略安全顾问有限公司。这段时间,和中国的防暴大队作战,我们已经损失了八个丝士。培养一名丝士并不容易,丝士是我们手中最后的王牌,我们不能眼巴巴地看着丝士去送死,懂吗?

嘿嘿,至于贝贝拉的手下就无所谓,就让贝贝拉的手下和梁爽拼过你死我活吧。快撤,联合国的支援大部队一到,我们就很难脱身了。”

十七条人影迅速消失在太阳城南的小巷中。

这个安部长只会分析别人,不会分析自己。他为什么总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做黑社会或恐怖组织的大哥呢?因为他太小心谨慎,没有一点儿霸气,因此他只能做幕后军师。

今晚,如果他不是太舍不得派自己的心血——十五个丝士上阵,如果15个丝士配合三个资深狙击手,加上近两百个即使是乌合之众的武装分子,嚎狼和藏狼即使是三头六臂也早已成为烈士了。

虽然程上尉已经和梁爽汇合了,但要突破百多个贝贝拉手下的防线,也需要一段时间。在这个时候,十五个训练有素的丝士同时进攻嚎狼和藏狼,当梁爽他们赶来时,嚎狼和藏狼即使不牺牲,也会做了俘虏。(嚎狼和藏狼只会选择牺牲,不会选择俘虏,不做俘虏在我军根深蒂固)只要有了俘虏,梁爽投鼠忌器,安部长也能捞到点好处。

所以,安部长虽然深谋远虑,但决不能堂堂正正地当个枭雄。

小心是好处,过度小心就是坏处了。

就像一个人吃到八分饱时对身体有好处,吃得太饱就不好了,大大的不好。也像吃蔬菜,每天不能少了蔬菜,但如果顿顿全部都是蔬菜,那些富人就不会嚷着到农村吃农家菜了。

六个防暴队员就像六只出笼的猛虎,交叉着迅猛地前进。

他们经过一条到达嚎狼围困处必经的街道时,梁爽把队员分成两组,举起握拳的右手,伸出一根手指,跟着第二根,继而拳头伸开成刀状,向前用力一砍,随着他有力动作的是他低沉而有力的命令:“行动。”

六个人同时滚出街道,一组向南,一组向北。

六支枪喷出火舌,向有站着武装分子的窗户洒下死亡的钢雨。

现在不用吝惜弹药,他们手中的枪响得更欢快。

六条矫健的身躯在街上不断滚动,奔跑,手中的钢枪不断地随着滚动调整射击的方向,不时发出悦耳的枪声。

榴弹、手雷、闪光震撼弹、催泪弹,不断地向敢对抗的武装分子掷过去。武装分子的信心终于全部被瓦解,纷纷逃亡。

梁爽打开单兵电脑看看电子地图,转过最后一个弯角,穿过一条长约六十多米的窄巷,就能和嚎狼成功汇合了。

梁爽没有急着冲出墙角,而是命令青狼背来一具武装分子的尸体,他把武装分子的尸体用力推出墙角,远远看上去是有人冲拐角处冲出来一样。

“哒哒哒哒。”

“砰砰砰”

重机枪夹杂着ak47特有的枪声。

梁爽认真地听着,枪声停歇了,他道:“重机枪离我们五十多米,两支ak47在出口的斜前方,武装分子在二楼窗户,一个在潜伏在十点方向,另一个在十一点方向,相隔我们二十米左右。我们要击毙操持重机枪的武装分子,就要把头和身子探出拐角,而这两支ak47正好把我们的出口死死封住。我们快速冲出小巷击毙手持ak47的两个家伙不成问题,但重机枪却等着我们。”

程上尉说:“没问题,你忘了我们有新式武器——折枪了?”

梁爽大喜,接过战友递过来的折枪,为了防止对方有夜视装置,在梁爽把折枪探出去时击毁了折枪,梁爽做个放闪光震撼弹的手势。

青狼弹开一枚闪光震撼弹的引线,延迟两秒扔出小巷。

队员们都低头闭眼张嘴,迎接这惊天神、动鬼魂的巨响和强光的来临。

“轰隆”

“哒哒哒哒”

夺魂摄魄的暴响和强光过后,梁爽通过红外夜视瞄准镜仔细搜索重机枪手的影踪。

只见一个沙包掩体后,一个重机枪手面露痛苦之色,正紧闭双眼,双手紧抱重机枪,对着小巷胡乱射击。

这人也不笨,想到巨响强光过后梁爽他们就发动袭击,所以他强忍痛苦,盲目地射击。

谁敢冒着重机枪的弹雨扑出小巷?

可惜这个武装分子忘了中国的武警特警已经装备了最新的反恐装备——折枪。

墙角处漆黑一片,斜对面二楼的武装分子若没有夜视仪是不会发现有一杆最新式的折枪悄悄地伸出墙角,即使有夜视仪也不怕,强光会致他们失明一段时间。

梁爽轻扣扳机。

“砰”

一声脆响,多一个爆头。

枪声才响起,青狼和雪狼已经滚出墙角,根据梁爽刚才的提示,分别迅速地锁定目标所在的窗户。

窗口没有人,这只是敌人猛然受了暴响和强光的震撼,蹲下来而已。

他们对着锁定的窗户发射了一枚榴弹。

“轰!”“轰!”

“啊!”“啊!”

爆炸声和凄厉的惨呼声几乎同时灌进他们的耳朵。

梁爽寻到嚎狼时,他背靠墙壁坐在地上,正一手持枪,一手抱着藏狼,眼泪婆娑。

梁爽第一次见嚎狼流泪,他的心揪紧起来,难道藏狼出事了。

他飞步抢过去检查藏狼的伤势,藏狼右胸受枪伤,不是致命伤,但因为流血过多,陷入昏迷,性命垂危。

我部的直升机正在路上,时间就是生命,要立刻施救。

现场最缺乏的是血浆,在所有队员中,梁爽和青狼的血型和藏狼一样。

梁爽布置好两道防线,命令队员做好警戒,预防敌人的大举进犯。武装分子的战斗力虽然低下,但他们人数众多,子弹是不长眼睛的,被流弹咬中也不是稀奇的事情。

这时候,天上响起轰隆隆的直升机群震耳欲聋的声音,一束束强光照射下来,一队队空降兵飞降下来。

兄弟部队来支援了,可惜也太迟了,就像在警匪片中,警察大部队赶来时,总是在战斗快结束的时候。

外面传来操着各种口音英语的呼喝声,广播重复着用英语和本地语的警告声,枪声,求饶声,哭喊声……,各种声响汇成一片。

梁爽叫队员发射信号弹,免得联军误会,他则马上取出针筒,叫队友抽自己的血送进藏狼的血管里。

抽了近两百cc血液,梁爽的手臂都被针筒扎得花了。然后抽取青狼的血,400cc的新鲜血液带着战友的爱流进藏狼的血液里,和谐地融为一体。

藏狼的脸色终于有点喜色,呼吸也平稳了。

整个太阳城南空降了两百多人的空降兵,有美国大兵、英国大兵、法国大兵、以色列大兵等,维和防暴警察和民事警察也源源不断地赶过来。中国的防暴大队在处理完营地的事务后,也在方大校的率领下飞速赶来。

黑鹰等各种型号的直升机群在空中盘旋警戒,一架警用直升机上鲜红的五角星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分外耀眼。

方大校乘坐警用直升机赶来了。

现场一下子就被联军牢牢地控制住,已经缴械的贝贝拉军乖乖地跪在地上接受检查。

联军看到梁爽等九个满身硝烟、杀气腾腾的防暴队员抬着一个伤员出来,无声地、情不自禁地列着整齐的队伍迎接。

一个联军战士狠狠地举起右手向梁爽他们敬礼,致上军人最崇敬的军礼,没有人下达命令,所有在场的军警都用力地向这十个浴血奋战的中国防暴队员敬礼。

这里云集各国精锐部队,这里的军人都是各国的高手、精英。

有美国的三角洲突击队、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突击队、法国GING反恐突击队、以色列的野小子特种部队等。

军人只佩服强者。

这些牛气冲天的特战精英都向梁爽这十个中国防暴队员敬礼,这是他们出自内心的尊敬。

要知道,参战的只是中国防暴武装警察,武器虽精良,但没有重火力的防暴武装警察。

他们深知,特种部队与特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特警是用来维护社会治安,所以是以保证人质、社会、公民安全为目的,只有在匪徒有企图伤害公民的时候,特警才会开枪!因此,一般特警在执行任务时第一句话永远是:“放下武器!举起手来!”等类似语言。

然而,特种部队则完全相反,一般特种部队走过的地方,除了自己人,是不会留下任何活着的人类。(不管你是不是坏人!只要在他们执行任务的地点看见你,你只有倒下!)

此役,梁爽这支只有十二名战士的防暴武装特别警察小组,对抗两百多名武装分子和三个狙击手,不但能鏖战一个多小时,还击毙击伤敌人八十多人和击毙三个敌人狙击手,而且中国防暴队员只是以一个战士受重伤的极小代价赢得胜利。

所以,各国眼角高于顶的特种兵不能不佩服中国的特警。

在各国同行面前,我国特警用铁的事实壮了我国的军威,使祖国母亲挺直了脊梁,抬起了骄傲的头颅,以自豪的语气向想冒犯她的人发出最严厉的警告——别来侵犯我,我有无数骁勇的儿子在保卫着我!

此时此刻,梁爽想起岳飞将军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中国特警逼真地演绎了“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那种豪气万千的英雄气概,只是要把岳飞将军的那句“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改成“分裂耻,犹未雪;将士恨,何时灭?”,那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改成“待从头、建设新山河,朝天阙”。

反分裂,和平统一祖国,建设新山河,这是十三亿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世界所有酷爱和平的人士的共同愿望。

踏上战火纷飞的国度,你才能体会到和平是那么弥足珍贵。

梁爽暗下决心,定要把逆天而行的西圣组织挫骨扬灰,使年轻的共和国更加安定繁荣,欣欣向荣!

梁爽和战士们昂首挺胸,心安理得地接受各国军中骄子的军礼,在各国同行的注视下迈着坚定而有力的步伐踏步走向方大校。

方大校这个见惯腥风血雨的铁血军人,此时虎目满含热泪,张开双手拥抱这些凯旋归来的儿子。

在乘坐直升机回营地的时候,梁爽紧紧地抓着正打着点滴的藏狼的右手,依在舱壁上,无视直升机的轰鸣,熟睡了。

是啊,经过一系列高强度的奋战,他的身上、头上印下几个弹痕,若重型防弹衣和钢盔是伪劣产品的话,他已经长眠于异国他乡了。奋战后,他还马上输血给战友进行战地急救,怎能不累呢?

方大校看着爱将,可能感受到战狼炫目的风采,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