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506.19万元身陷囹圄 60万元逍遥法外[版主已阅]

王东镇 收藏 0 39
导读:1506.19万元身陷囹圄 60万元逍遥法外 2007.12.30 2005年9月28日,经过原辽宁省房屋土地综合开发公司副总经理王长永同志,我最终确定了所谓张虹、王东镇受贿一案的涉案金额为79.5万元人民币,与检察机关和法院认定的数额一致。同时,我知道了王丽杰同志在案发前就已将张虹同志的退款上交了公司。他虽然以不了解情况为由,不愿意为我证实案发后该案的主要涉案人王丽杰同志和关树仁总经理的退款情况,1993年11月20日我找到他了解有关案情时,已经得知案发后两人的家属分别退款28.5万元人民币和6.5

1506.19万元身陷囹圄 60万元逍遥法外

2007.12.30

2005年9月28日,经过原辽宁省房屋土地综合开发公司副总经理王长永同志,我最终确定了所谓张虹、王东镇受贿一案的涉案金额为79.5万元人民币,与检察机关和法院认定的数额一致。同时,我知道了王丽杰同志在案发前就已将张虹同志的退款上交了公司。他虽然以不了解情况为由,不愿意为我证实案发后该案的主要涉案人王丽杰同志和关树仁总经理的退款情况,1993年11月20日我找到他了解有关案情时,已经得知案发后两人的家属分别退款28.5万元人民币和6.5万元人民币。1995年11月23日的提审中,从主要办案人张XX(原辽宁省人民检察院六处处长,现厅局级巡视员)口中得知我携款投案的当天,又有人退回了21.5万元人民币。同时,他让我承认在本案中一共得款46.5万元人民币,给了张虹同志16.5万元人民币,自留30万元人民币,那不知何人退回的21.5万元人民币是我委托市物价局的同志退回的。威胁(如不照办)可以一年不提我,让我死在狱中。至此,本案主要涉案人员的退款情况就大体清楚了:我前妻张虹同志约19万元人民币(公司送30万元,给王丽杰1万元、经理10万元,自留19万元,中央提出机关干部“五不准”后、案发前,委托我帮其退款14万元,她自己退款约5万元人民币);王丽杰和关树仁总经理退款至少56.5万元人民币。

依据主要涉案人员的退款情况本案的轮廓就大体清楚了,这是小学生都能做出的判断。虽然1993年11月20日我找到王长永副总经理了解有关情况时全部退款还差25万元人民币,他让我帮助筹借这笔款项,事后我将这笔款项揽了下来,查清这笔款项的出处并不困难,事实上检察官也已清楚。为了解脱与主要办案人有特殊关系的王丽杰(其父是市检察院的退休处长,据说主要办案人是其父摸着脑袋长大的)在本案中应承担的责任,我被要求替她承担30万元的责任,后改为29.5万元人民币。在1997年12月31日的庭审中,我当庭揭露了检察机关办案人逼供、诱供、骗供、指供、超期羁押、徇私舞弊的犯罪嫌疑,公诉人除了推卸责任,无言以对。事后我通过了与王丽杰的对质和测谎,拒绝了关多少年判多少年的建议,以绝食抗争才在超期羁押近六年时收到了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以与张虹同志共同受贿79.5万元人民币、50万元人民币、全部退款46万元人民币三组相互矛盾的数字,判处我与前妻各有期徒刑10年(前妻监外执行),并处罚金各5万元人民币(明确告诉不要),而该案退款高达近60万元人民币的其他主要涉案人却没有收到任何法律追究,我们的检察官和法官就是这样办案的。

对于我刑满以后的申诉,尽管我提供了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政府当年的招商引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凡为该区建设引入资金做出贡献的奖励个人引资额的百分之一,沈阳市是百分之零点八,东陵区是百分之二,张虹同志的退款19万元中自得10万元人民币,交给处里作为公用经费9万元人民币(最近得知此数,原以为5万元人民币,均没有超出有关规定,且退款发生在案发前)、有关各方的退款情况、王长永副总经理证明我的所谓罪证中的25万元人民币是公司让我帮助筹集的借款,另4万元的个人储蓄检察机关始终未要等新的证据,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却以10万元就够十年、夫妻即为共同犯罪、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已经宽大为由坚持维持原判。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则以工作忙为由,历时两年多未予研究立案,也未驳回。

羁押期间,我的9000股金帝建设内部职工股被人没有任何合法凭证冒领了8000股,有原始凭证和公安机关关于本人姓名和身份证编号是唯一的证实材料、辽宁(金帝)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为本人兑换了1000股股票的股权证、交款收据、支付了欠付股息的事实和相关证据、原省证券登记管理中心的情况说明、辽宁(金帝)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出本人被冒领的8000股股票的股权证复印件、本人阅报和前往省工商局了解的有关辽宁(金帝)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即为原股票发行单位辽宁省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情况介绍和调查取证报告等证据为证,连收购了本人被冒领的股票、仍在上海使用伪造的本人身份证、以本人名义开设的账户炒股的人我都查到并提供给一审法官了,可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不请客、送礼、行贿打官司却历时六年,历经区、市、省三级人民法院,一审、二审、申诉诸个环节,连公司的大股东和股票的名称都变了,我却至今未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其中在区法院历时约一年,市法院历时约两年四个月,省法院两年八个月了,四次申诉一次推回区里,三次收下材料却以工作忙为由至今没有研究立案。

上述事实,除了用司法腐败可以解释以外,我还能得出其它的结论吗?



本文内容于 2008-1-2 20:20:46 被紫藤花儿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