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战云密布 第三节 爪哇排明风暴

天目飞龙 收藏 2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爪哇国,唐朝以前很多人都不相信它的存在,所以人们在形容一个人健忘的时候,常说“忘到爪哇国去了”,后来有两位中国僧人法显和义净飘洋过海,历经九死一生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世外桃源”爪哇岛,从此以后中国的历史上就有了关于爪哇国的记载。 元世祖忽必烈曾派出使者孟琪出使爪哇,结果颜面扫地而归,盛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爪哇国,唐朝以前很多人都不相信它的存在,所以人们在形容一个人健忘的时候,常说“忘到爪哇国去了”,后来有两位中国僧人法显和义净飘洋过海,历经九死一生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世外桃源”爪哇岛,从此以后中国的历史上就有了关于爪哇国的记载。

元世祖忽必烈曾派出使者孟琪出使爪哇,结果颜面扫地而归,盛怒之下,忽必烈派大军过境占城(越南南部),渡海征讨爪哇国,大军历经一个月时间攻破了该国,逼得爪哇遣使节朝贡,不过等到爪哇使节千里迢迢到达中国的时候,中国已经改朝换代了,明太祖朱元璋接受了爪哇国的朝贡,并颁旨予以封赏承认,自此爪哇成为明朝的海外藩属国之一,该国分东西二邦,分属东王和西王,两邦均派遣使节定时到中国朝贡,明朝也一概予以承认。

永乐三年,爪哇国发生内讧,东西两国战端频起,后东王战败,其所属领土均被西王都马板兼并,在这场混战中都马板的军队不慎杀死了明朝使节部卒一百七十人,都马板惊恐之余急忙派出使节向明成祖谢罪,朱棣下诏斥责之余命其赔偿黄金六万两赎罪,但都马板只赔了一万两,朱棣出于仁义并没有怪罪,郑和下西洋时也曾到过该国,彼此均相安无事。

永乐五年时空出现逆转,也就是从这时起,历史的发展走势出现了分叉,本来渐已平息的“使节部卒被杀事件”和“赔偿金缺斤短两事件”便出现了另一种结局,两国就此结下了梁子。

史书上对于爪哇国的描述是这样的“地广人稠,性凶悍,男子无少长贵贱皆佩刀,稍忤辄相贼,故其甲兵为诸蕃之最,字类琐里,无纸笔,刻于茭曌叶,气候常似夏,稻岁二稔,无几榻匕箸,人有三种:华人流寓者,服食鲜华;他国贾人居久者,亦尚雅洁;其本国人最污秽,好啖蛇蚁虫蚓,与犬同寝食,状黝黑,猱头赤脚,崇信鬼道,杀人者避之三日即免罪,父母死,弃至野,纵犬食之;不尽,则大戚,燔其余。。。。。。”。

在明朝之前就有不少华人世代居住在爪哇国,他们主要从事商业贸易活动,成为该国最富裕的阶层,华人为该国送来了文明开化的气息,也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工具,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爪哇的发展和繁荣。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原住民”与“外来者”之间的矛盾也日益突出,特别是有了“杀人者避之三日即免罪”这一条,让那些蛮夷小民在面对华人丰厚的资产时,有了不劳而获的“致富捷径”,时常有华人被抢被杀,但该国统治者却采取了姑息纵容的态度,只不过慑于大明王朝的威严,这个时候的爪哇国还不敢明目张胆地进行“排明运动”。

永乐七年,一队倭人秘密地来到了爪哇国,下船之后直奔王宫而去,从此在爪哇的华人便开始了苦难的历程,华人华商被抢被杀屡见不鲜,一场大规模的“排明风暴”开始愈演愈烈,原住民与外来者之间的矛盾被刻意地扩大化,以至于上升到了政治高度,在倭国的唆使和利诱下,爪哇国很快就单方面废除了与明王朝的藩属关系,转而将矛头对准了国内的华人阶层,同时开始集结重兵打造战船准备发动对外战争。

永乐八年初,琉球商人林唯一率商船到达爪哇国,一下船便遇上了这场席卷爪哇全国范围的“排明风暴”,无数爪哇土著人挥舞着大刀群起而动,无辜的华人华商被疯狂地洗劫和屠杀,大街上到处都是华人的鲜血和头颅,无数无辜的华人女性被淫辱,一场腥风血雨笼罩在爪哇国的上空,无辜的华人和华商在这场浩劫中死伤无数,资产也悉数被洗劫一空。

林唯一在该国的两家商铺也被劫掠,一把大火又将其化为灰烬,与众多在爪哇国的华人一样,林唯一虽然是琉球人,但因为长着一张华人的面孔,也惨遭毒打,失去了所有在爪哇的财产和货物,带着仅剩的一条商船逃离了爪哇这个“人间地狱”。

“啪”,办公桌再次被狠狠一击。

听完林唯一断断续续的述说之后,龙天拍案而起,紧捏双拳在屋内急速地走来走去,林唯一身上的累累伤痕和爪哇华人的凄惨境遇再一次让龙天浮想联翩,另一个时空那血淋淋的画面此时占据了他所有的回忆。

此刻的龙天无法抑制心头的怒火和激愤,那张无辜的办公桌无奈地成了发泄对象,办公室里“乒乒乓乓”的响声,让楼下的官兵们胆战心惊,两个警卫员正小声地咕浓着“我说,一会儿咱们上去看看,首长又该换新桌子了吧”。

“警卫员,立即送林先生到医院养伤,林先生,你放心吧,这笔帐我龙天永世不忘,血债一定要用血来偿还”,龙天说得咬牙切齿,愤而扬起拳头庄严宣誓。

“首长,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你了,你一定要救救受苦受难的同胞啊”,林唯一这个七尺铁汉终于流下了苦涩的泪水。

送走了林唯一之后,龙天立即命人叫来了丁念祖和姜海,两人听完后也是义愤填膺,办公室里又传出了一阵“乒乒乓乓”的拍桌声,待平静下来之后三人开始商议讨论解决途径。

“不好,我们在袋鼠国的基地”,丁念祖突然间惊叫了一声。

龙天蓦然一惊:“糟糕,他们有可能会下手,哦,对了,派出去的运输船该回来了吧?”,龙天突然想起了年前派到袋鼠国的一百余艘运输船只,不禁开始暗自替他们捏了一把汗。

丁念祖扳着指头数了数后,朝着龙天点了点头,“是差不多该回来了,这次去不需要那么长时间,到达袋鼠国之后只要装船就可以了,不过我担心的还是爪哇那边啊,那里是我们的必经之路,而且船队悬挂的又是明朝的龙旗,这万一。。。。。。”,丁念祖没有继续往下说,他看着龙天,满脸都是担忧和焦虑。

“首长,还有一个人你不要忘了”,姜海在一旁提醒道。

“郑和”,龙天立即反应了过来。

郑和在去年的九月间开始第三次下西洋,姚广孝也随船前往,此行的目的地是古里和麻剌加、锡兰等国,爪哇并不在他们的行程之内,不过由于麻剌加离爪哇并不遥远,所以龙天也开始替郑和船队捏了一把汗。

“首长,不用担心”,丁念祖轻松地笑了起来,“以郑和船队的实力,它爪哇国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轻易染指,那毕竟是两百多艘巨型海船组成的舰队啊,光战船就有一百艘,水师官兵近万人,这样的舰队别说是爪哇了,连我们都不敢轻易地发动攻击,是吧首长?”。

“嗯”,龙天点头表示同意。

抛却了郑和这层担心之后,就只剩下台湾的一百多艘矿产运输船队了,此行只有十艘三桅战船护卫,押运的海警官兵不足五百人,想到这里龙天直感觉后背冷嗖嗖的。

根据丁念祖的估计,船队是去年的十二月初从基隆港出发的,现在已经是五月份了,按照行程计算,这个时候船队正好路经爪哇国返回台湾,初步的行程预估一出来,三人顿时焦躁不已。

“首长,我们不能坐在这里干等啊”,姜海焦急地说道。

龙天点点头,此时他的心情也是七上八下,沉吟片刻之后说道:“丁参谋长,派你出一趟任务吧,率领海警支队所有的远洋战船立即出发,一定要保护运输船队安全地返回台湾,那可是我们的希望啊,否则一旦有失,对接下来的大战将极为不利,这个任务非常艰巨,所以必须要你亲自出马”。

“是,保证完成任务”,丁念祖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命令一下发,丁念祖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做好了出发准备,海警支队剩余的三十艘远洋木制战船全部在基隆港集结待命,没有任何的欢送仪式,准备工作一就绪,丁念祖便率领三十艘战船扬帆启锚,沿着预定航线向南海急驶而去,临行前丁念祖把龙天拉到了一边,两人嘀嘀咕咕地说了很久。

“首长,干脆我带舰队把爪哇灭了得了”,丁念祖见四下无人小声地建议道。

“不行”,龙天说得斩钉截铁,“你以为我不想这么干吗?就凭你的三十艘战船不到两千人的兵力,想灭掉一个国家,你还真是天真啊,要不再到台北幼儿园深造一下如何?”。

“这。。。。。。唉。。。。。。”,丁念祖重重地跺了跺脚长叹了一声。

“行了,这笔帐留着日后再慢慢清算吧,记住,一定要把船队安全地带回来,否则我唯你是问”,龙天重重地拍了一下丁念祖的肩膀。

送走丁念祖一行之后,龙天一刻没有停留,催马扬鞭赶到了县政府,急匆匆地找到了马雯婷,不过马雯婷已经得知了“爪哇排明事件”,也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台湾的运输船队,当得知龙天已经安排舰队前往护航的时候,她才稍稍地放宽了一些心思。

“啪”,龙天又在县长办公室里拍起了桌子,他还是余愤难平,正宗的国骂一个劲地往外蹦。

“我说你能不能改改口啊,别动不动就问候别人的母亲,行吗?”,马雯婷有些厌恶地说道。

龙天摇摇头:“不能,都习惯了,这还不都是你造成的”。

马雯婷瞪大了眼睛,“别冤枉人,我什么时候骂过你了?又什么时候让你问候别人母亲了?”

龙天神秘一笑:“还记得缅甸的毒品基地吗?我进基地前可是个文明警察啊,自从进了你的毒窝之后,跟那帮兵痞们在一块儿时间长了,不沾染一些恶习才怪了,骂人还是小KISS,赌钱的时候我还是个出千高手呢,要不你的那帮子打手们怎么会对我这么好?都欠我钱呢,嘿嘿”。

话刚说完,龙天的胳膊上就挨了猛力一掐,痛得他跳离了椅子,“哎哟喂,我说你下手轻点行不行?当我是面团啊”。

马雯婷“咯咯咯”地笑弯了腰,两人轻声地打打闹闹,生怕外人听见。

“不过龙天,你的这个口头禅真的应该改一改了”,马雯婷停止了嬉闹,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哦,为什么?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啊?”,龙天在为自己诡辩。

马雯婷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本来你这么骂也就算了,不过你可能不知道,你在台湾的影响力太大了,你的一言一行大家都在争相效仿,前两天我到幼儿园去慰问,结果你猜怎么着?”

龙天好奇地问道:“怎么着?”。

“有个叫逗逗的小朋友说了句话差点没让我晕死过去,‘县长阿姨长得真他妈漂亮’,你听听,这是一个五岁孩子应该说的话吗?”,马雯婷气乎乎地说道。

“哈哈。。。。。。”,龙天笑得捂住了肚子。

“笑笑笑,亏你还笑得出来,你要再这么下去,真要把孩子们给带坏了”,马雯婷气得又掐了龙天一把。

笑完了闹够了之后,龙天很快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曾经不以为然的国骂,竟然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力,现在在部队里,有了龙天的榜样之后,部队从上到下也是骂娘声一片,官兵们已经习惯了问候别人的母亲,每逢开会,会场上到处都是国骂,渐渐地地方上也开始流行起来了,这与建设和谐社会的确有些格格不入。

马雯婷的一个建议让龙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慢慢地他再也不开口问候别人母亲了,而改之以“和谐”二字,“我和谐了你”,“把他和谐了”,成为龙天新的口头禅,马雯婷是这种改变的第一个见证人,龙天在离开县长办公室的时候,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让马雯婷终身难忘的话。

“我要和谐爪哇,和谐倭国,总之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和谐之”。

爪哇排明事件经过各国船舶的传递,飘洋过海传到了应天府,也在第一时间传到朝堂之上,自明成祖年初亲征蒙古鞑靼后,由太子朱高炽监国主理政事。

朱高炽现年32岁,是朱棣的长子,曾经在建文初年的“靖难之役”中率军留守北京,以万人之力击败了建文帝的五十万大军,为朱棣顺利夺取天下立下了大功,他生性端重沉静,言行识度,喜好读书,以儒雅与仁爱深得皇太祖朱元璋的喜爱,只是由于朱高炽喜静厌动,故而体态肥胖,很多时候连走路都需要两个内侍搀扶,朱棣一生好武,所以对这个儿子并不喜爱,朱棣登基之后,他一度想立次子朱高煦为太子,但迫于封建王朝的“立嫡”礼制,才最终立了朱高炽的太子之位。

“诸位都是辅国栋梁,不知对于爪哇一事有何良策谏议?”,朱高炽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毕竟这件事涉及到两国间的争端,目前他只是监国的太子,还不能决定国与国之间的外交活动。

兵部尚书刘凯之站了出来躬身奏道:“太子千岁,爪哇乃一海外蛮夷小国,自太祖时归附我朝,太祖谓其苦心赏赐有加,永乐三年爪哇内乱,杀死我朝士卒一百七十人,当今圣上仁义,只让其输入区区黄金六万两谢罪,而今爪哇国不念我天朝隆恩,肆意劫掠烧杀我天朝子民,酿成如此惊天惨祸,此事万不可轻易罢休,想那元朝忽必烈时,仅因待使节不周,便大军讨伐迫其朝贡,而今我朝盛世,实力远在元朝之上,故而微臣建议调福建水师予以讨伐之,攻破爪哇擒拿元凶,请千岁明鉴”。

“这个。。。。。。”,朱高炽犹豫不已。

刘凯之的话在朝堂上引起了强烈反响,群臣一时间议论纷纷,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余愠未平,朱高炽自知此事重大,他目前还无法决定是否出兵征讨爪哇,因为朱棣在北征时曾留下话,除了台湾之外,不得擅开任何战端,一切等他北征回来之后再作决断。

“诸位爱卿,此事关系重大,请容本宫派快马八百里加急,将此事交与父皇圣裁,无事就退朝吧”,朱高炽说完两名内侍上前将他扶起,然后搀扶着朝后殿走去。

此时明成祖朱棣正在蒙古草原上追寻鞑靼主力的踪迹,自从北征之后,他的五十万大军一直没有找到鞑靼所部的主力,鞑靼人又一次和朱棣玩起了“老鼠戏猫”的游戏,企图引诱朱棣深入蒙古腹地,再重演一回去年的“胪朐河之战”。

在得知爪哇排明事件之后,朱棣也是怒发冲冠,朱高炽在信中传达了群臣要求出兵征讨的谏议,朱棣也很想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小藩国,不过由于他与他的五十万大军现在正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而且南方的英国公张辅也正在交趾(越南)与叛军陈季扩作战,福建水师虽然强大,但那是他用来防备龙天的,所以朱棣并不想在此时动用福建水师的兵力,而眼下根本无法再调集多余的兵力去讨伐千里之外的爪哇国,几番权衡利弊之后,朱棣选择了暂时忍让,回信时再三嘱咐朱高炽要以大局为重,嘱其尽速派出使节前往爪哇探明虚实,以仁义来化解这场争端。

爪哇排明的消息也传到了倭国,足利义持听后得意地仰天长笑,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切也都是他一手安排的,这是一出“离间计”,很显然他成功了,不但成功策反了爪哇国,而且让它永远与明朝结下了仇恨,他的使节很成功地挑起了爪哇国的内部矛盾,进而直接引发了这场惨绝人寰的“爪哇排明风暴”。

朱棣已经被拖在了蒙古高原,鞑靼所部正诱使朱棣进入伏击圈,足利义持初步估计,等朱棣北征结束也得在年末了,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他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本发起一场中倭之战,想到这里,他反而不着急了,他现在的目标还是那个在台湾的“杀人王”,而且足利义持也为他与明朝设计了另外一条“离间计”,此计足以引起双方的争斗,最不济也能拖住杀人王,等到朱棣回师京城的时候,应天城已经换上倭国旗帜了,想到这里足利义持开心不已,挥手召来了几名歌伎,在一片歌舞升平中度过了他极为开心的一天。

“首长,电报”,语蝶走了进来。

“二十万?好快的速度啊”,龙天看完之后有些吃惊地说道。

姜海也拿过来看了一眼:“首长,看来他们要动手了,二十万倭军集结在朝鲜,再加上朝鲜的十万军队,有了这三十万大军,足以踏过鸭绿江,横扫东北全境了,好象那里只有区区的十万明军吧”。

“是,只有十万,而且这只是字面上的,实际兵力应该没这么多,有八万人就很了不起了,而且又分散在一百多个卫所,即使要集结起来也至少要一个月时间,有了这一个月的时间,朝倭联军恐怕已经兵临北京了,连朱棣的老窝都要拱手送给足利义持了”,龙天点点头平静得说道。

明朝建立之初的洪武年间,黑龙江下游奴儿干地区的元朝旧部大多选择了归降明政府,朱元璋开始在奴儿干地区设立卫所,驻军屯垦边境,到了永乐初年朱棣在东北设立了115个卫所,管理着西起斡难河(今鄂嫩河),北至外兴安岭,东抵大海,南接图们江,东北越海的库页岛大片广袤领土,奴儿干区域内居住着蒙古、女真、吉里迷、苦夷、达斡尔等族,他们接受明政府的管理,以渔猎为生,其中以建州女真族的势力最为强盛,建州女真就是后来的满清。

“首长,那你估计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动手?我觉得即使朝倭联军三十万人倾巢而出,想拿下东北也没那么快吧,恐怕到那个时候可能朱棣已经率兵回援了”,姜海问道。

龙天抬起头看了一眼姜海说道:“拿下东北?为什么要拿下东北?”

姜海睁大了眼睛说道:“首长,不拿下东北,他们怎么向南进军啊?”。

龙天平静地笑了笑,笑声中略带着深深的苦涩:“姜海,咱们可以打个赌,朝倭联军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东北,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倭国一定与建州女真在私底下达成了协议,把东北交给建州女真,他们的目标是北京,所以在朝倭联军越过鸭绿江的同时,我相信建州女真应该也会择机而动,对于足利义持来说,他们只要借道东北进军北京就行了,一旦拿下了北京,朱棣的退路就被截断了,此时他们就与鞑靼部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朱棣的命运堪忧啊”,龙天的表面上虽然平静,但内心却是忧心忡忡。

“啊?首长,那,那这个计划也太庞大了吧”,姜海大吃一惊。

“是的,这个计划非常庞大,而且制订这个计划的人绝对不可能是足利义持,能制订出如此周密计划的一定是个久经沙场的悍将,而且他一定也熟知中国的兵法特别是三十六计,这是一个神秘高手啊”,龙天起身走到了屋外,凝望着纱帽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