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于战国的樱花 zt

刘福通大龙头 收藏 6 613
导读: 织田信长——盛开于战国的樱花(一) "恭喜主公,夫人为您生下一 子!" "就叫他吉法师吧,长大了就用我信秀的一个字,叫信长!将来他就是我织田家的家 督。" 有"尾张之虎"称号的织田信秀看着尚在襁褓 中的孩子想到:我尾张织田氏终于后继有人了。 日本天文三年,明世宗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5月12日,在尾张国那古野城,一个婴孩降生在世 上。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婴儿将来会成为颠覆日本政治、军事分布的日本战国的霸主, 日本僧侣与文人口中的"第六天魔王"。 "信秀主公,少爷又用火枪


织田信长——盛开于战国的樱花(一)


"恭喜主公,夫人为您生下一 子!"


"就叫他吉法师吧,长大了就用我信秀的一个字,叫信长!将来他就是我织田家的家 督。"


有"尾张之虎"称号的织田信秀看着尚在襁褓 中的孩子想到:我尾张织田氏终于后继有人了。


日本天文三年,明世宗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5月12日,在尾张国那古野城,一个婴孩降生在世 上。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婴儿将来会成为颠覆日本政治、军事分布的日本战国的霸主, 日本僧侣与文人口中的"第六天魔王"。


"信秀主公,少爷又用火枪杀了别人养的鸡 ! "


"信秀主公,少爷又穿着那奇异的服装和小厮们出去了!"


……


"政秀,你说信长真的是他们所说的大傻瓜吗 ?你是他的师傅,应该知道吧。"织田信秀无奈地问了问家中的首席家老平手政秀。


"主公,少爷的确在某些方面不如人意,但是 少爷在我的课程上表现得相当优秀啊!请主公相信少爷吧!"平手政秀也无奈地答道。


信长的幼年就是如此,有着截然不同的两面 :他对基本的武家教育诸如马术,兵法,相扑等十分精通,并且对战国时代还不是很重要 的火绳枪(因为当时传入日本的火枪射程短而且命中率不高,故而只是充当守城的附属品 )非常感兴趣。而且对于公家的茶道和能舞等艺术也很了解。可以说在这方面来看他是一 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


就像硬币的两面,另一面的信长是如此受世 人排斥。《信长公记》中记录到:信长公喜欢奇异的服装,他常常袒露着胸口,头发也不 用发油梳整齐,只用一根草绳绑住自己的头发,用草绳作为皮带,在草绳上挂着葫芦,佩 刀。信长就是这样一个怪异的人,他会和一帮下人去玩,会自己裸露着上身,身上只穿着 虎皮裤子招摇过街市,不遵守日本那时候的礼法……。总之,他是一个不受当时主流文化 接受的一个人。经常自己对自己说一些怪异的言语,这一切为他获得了他的第一个称号-- 尾张的大傻瓜!


正因为如此,织田的家臣们对这位未来的主 公非常不满,对比一下其父信秀:


织田信秀原是尾张守护斯波氏的重臣,斯波 氏实力衰落后,信秀"下克上"取而代之。并且由于多年的征战培养了无数精于作战的家臣 ,比如织田四大天王里的柴田胜家。信秀只有尾张的下四郡,却一直和东边领有三国的号 称"东海第一神弓"的今川义元与北边美浓国有"美浓蝮蛇"之称的斋藤道三对抗。


家臣们开始怀疑信秀死后,傻瓜作主的织田 家是否还能存活下去。信长的母亲也对举止怪异的信长十分反感,她和家臣们都喜欢信长 循规蹈矩的弟弟织田信行。于是在家臣中让信行继承家督的呼声很高。


可是,尽管如此,信秀还是一直支持着信长 ,并且始终坚信信长才是最合适的继承人。后来的历史也证实了信秀的判断完全正确,不 知道是不是信秀真的具有那么敏锐的洞察力。


"该给信长娶个媳妇了,是吗,政秀?让媳妇 来管管他,好让他不那么怪异了。"


"主公给少爷看上了哪位小姐?"


"斋藤道三不是有个的女儿吗?你去帮我给道 三下聘礼。有了道三,信长就不怕了"


平手政秀受令前往斋藤道三处,在斋藤家臣 的一致反对中,斋藤道三毅然决定同意了这门婚姻。


在出嫁的前几天,斋藤道三当着众家臣的面 把一把匕首交给了自己的女儿浓姬,"阿浓,为父让你嫁给尾张的大傻瓜你不会不高兴吧 ?这把匕首给你,你要好好看看这个傻瓜,如果他真是一个傻瓜,你就用这把匕首刺进他 的胸膛,为父会来接管尾张。哈哈哈。"道三和众家臣笑道。斋藤的家臣终于明白为什么 主公会把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交给尾张大傻瓜了。


"女儿很高兴,能为父亲效力。可是父亲,您 忘了,如果他不是傻瓜,这把匕首就会刺进父亲您的胸膛。"所有家臣听到无不变色。道 三则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我蝮蛇的女儿,如果他真是傻瓜,把你嫁给他还真是委屈你了 !"


日本天文十七年,公元1548年,信秀为了消除北方的军事压力, 让信长娶了宿敌的女儿。从此织田家换来了难得的和平。


当一切看似顺利时,"尾张之虎"病倒了。日 本天文二十年,明世宗嘉靖三十年,公元1551年3月3日 ,织田信秀结束了自己辉煌的一生。同年,织田信长继任家督。这一年,信长18岁。


在主持信秀的葬礼时,织田信长不穿孝服, 仍旧穿着那种奇异的服装,姗姗来迟。信长不按礼法进行祭祀,只见他走到灵位前,抓了 一把香炉灰,撒在灵位前,说道:"父亲您走得太早了!"然后转身离去,于是由信长之弟 信行按礼法将葬礼完成。以柴田胜家为首的众家臣早已忍不住,大叫主公选了一位不合格 的继承人,应该选信行为家督。这时,目睹了这一切的僧人对旁人说:"我认为信长大人 才会是合格的家督,刚才那一番举动,好像表示他已看透生死。而且,按部就班循礼而动 非常简单,常人亦可办到,如此这般特立独行倒不是常人可为!"


信长接任家督后,依然如往常般行事怪异, 家臣中不满者甚多。


不久以后,作为岳父的斋藤道三想见一见自 己的傻瓜女婿,便约信长相见。道三为了看看自己邻国的家督真实面目究竟为何,便早早 地来到信长赴约时必经之路旁的一座茶楼,坐在里面观望。不一会,只见信长带领500名火枪手,骑着高头大 马,穿着怪异的服装,凌乱的头发用草根固定好,从茶楼旁经过。道三左右笑道:"果然 是傻瓜!","不!",道三认真地说道,"一下能带500火枪手出来,这在战国并不常见,这表示织田家有强大的财力。 而且,那500士兵行军迅速,步伐整齐,不是常人能训练出来 的。走吧,去赴约吧,女婿穿的不正式,我也不能穿太正式的服装。"当道三到赴约地点 时,眼前的一切让"美浓蝮蛇"大吃一惊:信长已经到达多时,并且身着正式的礼服,头发 用发油梳成漂亮的髻子,一切都合乎礼数,到让身穿便服的道三显得很没礼数。交谈时, 信长谈吐有致,并且对茶道的精通让道三侧目。短短几个小时会面结束后,道三对家臣说 ,将来我的儿子们恐怕会为他牵马。


信长的言行早已让家臣不满,趁信长外出,首席家老林通胜和柴田胜家等拥立信行谋反。


信长得知后,立刻赶回自己的居城,柴田胜 家率1000兵马拦截信 长。可是战局却让戎马一生的织田家头号猛将柴田胜家不可相信,自己的军队被自己看不 起的火枪队全灭了。随即,信长幼年的玩伴们,现在已经被信长提升的大将如丹羽长秀等 领兵合信长之兵攻下信行的居城,所有造反的家臣和信行一同被俘。正当柴田后悔错看了 信长,准备领死时,信长下令赦免所有的人。家臣被信长的手腕和胸怀所折服,从此以后 ,织田家的这帮老家臣们再也没有背叛过信长。


收复家臣的心后,织田信长开始他的尾张统一战,日本弘治元年,公元1555年织田信长攻下了起兵反对自己的织田信友的清州城,并且把自己的居城 从那古野城搬到清州城。尾张基本平定。次年,"美浓蝮蛇"斋藤道三在长良川一战中被自 己的儿子斋藤义龙杀死,临死前,他让人告诉信长:美浓就是自己给浓姬的嫁妆,只有信 长才配统治这里。


在信长平定尾张过程中,信行又数次谋反,信长皆一一宽恕。到弘治三年,即公元1557年时,信长接到信行打算再次谋反的消息。信长的心碎了……, 他无法相信自己的亲弟弟居然会无数次的背叛他,苦恼了一晚后,为了自己的宏图霸业, 信长决定背上弑弟的恶名,用计杀死了亲弟弟信行。信长的内心无比痛苦,连自己的亲弟弟也无法相信的战国时代使信长变得更加冷酷。


永录二年,公元1559年,织田信长穿过敌人斋藤义龙的领地上京 都拜见足利幕府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并受封为尾张守护(就是现在省长一类的官)。



织田信长——盛开于战国的樱花(二)


信秀在时,尾张的最大敌人是号称"东海第一神弓的"今川义元。在与织田信秀反复的攻守之后,今川义元取得了尾张邻国三河的控制权,这样今川义元就领有远江,骏河与三河三国。信秀死后,尾张靠近三河的鸣海城主山口教继献城于今川义元,为今川义元攻打尾张打下了基础。


今川家和"甲斐之虎"武田信玄以及北条氏康结盟后,再无后顾之忧。这时候今川家实力雄厚,终于,雄心勃勃今川义元不甘如此平静,决定上洛。而上洛,尾张就是必经之路。一边是"尾张大傻瓜"一边是"东海第一神弓",这场仗对天下的人而言,胜负早已分出。今川义元的上洛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永录三年,明世宗嘉靖三十九年,公元1560年,远江、骏河、三河三国的今川军同时接到上洛的出征命令。今川义元率领48000大军,以松平元康为前锋攻打尾张国。


织田家这时可供信长调动的军队只有不足4000人,织田家一片恐慌。


一日信长正在休息,忽然听见议事厅人声嘈杂:


"权六,何事惊惶?"


"主公,今川义元率四万八千大军已经攻下我们的丸根砦与鹫津砦,佐久间盛重战死!请主公示下"



"你们认为呢?"


"主公,敌人兵力太多,只有守城啊!"


"是啊,主公,我们应当联络其他大名,一同防守啊!"


"主公……"


……


家臣们望着信长远去的背影,叹道:难道织田家就会亡于此……

信长回到了寝室,看着织田家那樱花家徽,不一会儿,他像领悟了什么似的,对浓姬说:"阿浓,帮我击鼓吧,我想跳一支舞。"浓姬拿过鼓,只见信长舞道:"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敦盛》源于源平之战中的一谷之战,源氏方的老武者熊谷直实杀死了平氏一族中的敦盛。当直实发现敦盛只是个少年时,感到世间无常。以后直实入了佛门,来超渡被自己杀死的敦盛。信长之所以喜爱《敦盛》这一节,可能是因为与直实的无常感产生了共鸣。此时的信长已经看破了生死。


舞毕,信长招小厮传令:出征!然后自己独自一人骑马到热田神宫祈祷。众家臣听说信长已经出征,慌忙穿上盔甲,召集手下兵士赶到热田神宫。见到信长时,突然听见热田神宫传出金属的碰撞声,信长大呼:"热田的神明对我的祈祷有了回应,我军必胜!"众兵士士气高涨!(我估计是信长自己派人弄出来的那个声音,这种事中国汉朝的周亚夫在平七国之乱时就用过,只不过他用的是铜钱罢了)


一路攻城拔寨,今川军势如破竹攻入尾张,所经之地无不归降。今川义元以为胜负早已分晓,对信长早已不在意了。永录三年5月19日。今川义元本队行至田乐桶狭间,得知织田家的佐佐隼人正胜通、千秋四郎带领本队三百人对桶狭间山上的今川本队前卫进行突击,被今川军击退,佐佐隼人正、千秋四郎等五十人战死的消息后大为高兴,放松了警惕。加上时值正午,酷暑难耐,今川义元下令在此休息,并且接受附近乡民的亲和礼物。由于气候炎热,很多士兵便脱下盔甲纳凉。


而此时的信长领兵卷旗前进,一直在打听今川义元的本队在何处,突然听见今川本队在田乐桶狭间休息,笑道:"上天也帮助我信长了!",然后下令奇袭义元本队。家臣一致反对,因为义元本队也有5000余人,而且本队一定防范甚严。信长对家臣大喝道:"义元连战连胜,早已放松警惕,而且今川军不停进攻,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势,胜负在此一战!"


下午1时,田乐桶狭间突然下起了暴雨。织田军士兵大喜,"这是热田的神明在保护我们!",而休息的今川军士兵为了躲避大雨纷纷离开自己的位置。大雨停下来时,信长已经在附近的山上做好了作战准备。下午2时左右,织田军对义元本队进行了猛烈攻击。今川士兵仓促中来不及防守,大败,扔下武器、物资败走。由于当时的军功是根据战利品和敌人首级的数量决定的,很多士兵开始拾取首级和战利品,信长大叫:"放下这些东西,我们需要的不是首级,是胜利!"暴雨后的桶狭间道路泥泞,今川义元无法组织有力的抵抗。混战中,织田军柴田胜家部的士兵服部小平太春安首先举枪刺中义元腹部,被义元拔出"左文字の刀"连枪带腿一并斩断,跌倒在地。另一名士兵毛利新介良胜趁机举刀砍义元,又被垂死挣扎的义元咬去一指。毛利新介负痛再一刀,砍倒了义元,取下了他的首级。义元死时时年四十二岁。织田军取得了满身疮痍的胜利。


日本永录三年,明世宗嘉靖三十九年,公元1560年5月19日,"东海第一神弓"今川义元死于"尾张大傻瓜"织田信长之手,从此信长之名传遍全日本,再也没有人叫他"傻瓜"了,信长此时27岁。义元死后,今川军大败,鸣海城城主冈部元信投降,松井宗信等多名大将战死。今川家从此一撅不振……


信长的家臣们对信长充满敬畏,因为他们永远也不知道信长的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天下布武--美浓稻叶山



"竹千代(松平元康的幼名),还记得我们幼年的约定吗?你取日本的东边,我取日本的西边。"


"难得信长主公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在下正是为此次结盟而来!"


今川义元死后,松平元康(即以后的德川家康)趁机收回冈崎城,并与永录5年,即公元1562年独自来到清州与信长同盟--史称"清州同盟"。松平元康幼年曾在织田家做过人质,与信长交好,且从小就畏惧信长。虽然二者是同盟关系,但是感觉上松平家就像是从属于织田家一样。这个同盟持续了20多年,直至信长死去,德川家康从来没有悖逆过信长的意志。这在战火纷飞,同盟文书犹如废纸,随时可以撕裂的日本战国成为一个神话!


一天晚上,信长站在清州的天守阁上,若有所思地望着北方美浓稻叶山城的方向。那是蝮蛇的遗物,父亲信秀梦寐以求的地方,织田家五十来的悲愿,也是上洛的必经之地。同时那里也是形式险恶的战略要地--东边有"甲斐之虎"武田信玄,西边有近江浅井氏。"清州同盟"的建立,使信长可以不再分心去防备西南边的敌人。但是信长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能同时和多名大名敌对。于是他把自己的养女嫁给武田信玄第四子,武田胜赖。把人称战国第一美女的妹妹,织田市,嫁给了浅井家才华横溢的年轻家督浅井长政。现在他的前方只有美浓这一个地方了。稻叶山城是依山而建,易守难攻,信长为了攻下这座堡垒必须做好充分准备。


永录六年,公元1563年信长在离美浓较近的小牧山筑城,并将居城迁往小牧山城。永录九年,公元1566年,为了在美浓境内修建进攻的前沿堡垒,信长在柴田胜家等均告失败的情况下,派木下藤吉朗(以后的丰臣秀吉)在墨俣筑城。木下藤吉朗是农民出身,因为身材矮小,长得像猴子常被人嘲笑。与继父不和,离家出走后,被织田信长收为小厮,专管帮信长拿鞋,由于机智灵巧深受信长喜爱。信长曾叫其监管清州城墙修筑,他引入奖惩制使清州城墙在三天修补完成,被信长将其破格提升为武士。日本古时也有很重的姓氏划分,农名一般是没有姓氏的,藤吉朗是娶了武士之女才过继了个姓氏。日本的门第观念很重,以柴田胜家为首的保守派强烈反对信长提升藤吉朗,信长大骂道:"在我信长这里,没有贵族特权,有能力的我信长就给他俸禄,没有能力的我信长就叫他滚!"木下藤吉朗在墨俣只用了一晚上就筑好了城,令人对信长的眼光刮目相看。因此墨俣城又被叫做--墨俣一夜城。然后信长又命令木下藤吉朗策反稻叶山城的竹中半兵卫,接着又利用竹中半兵卫策反了美浓三人众--稻叶一铁,氏家仆全和安藤守就。


永录十年,明穆宗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织田信长攻下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稻叶山城,时年34岁。同年信长将居城迁往稻叶山城,并参考僧人泽彦的意见,取中国周文王起兵岐山灭商,开八百年之周王朝的典故,将稻叶山城改名为岐阜城,并且向天下发布"天下布武"的决心,从此信长的所有文书上面都盖有"天下布武"的朱印。


天下人的第一步--上洛


在信长正忙着攻打美浓的时候,京都发生了一件大事,永录八年,公元1565年,三好义继和松永久秀等袭击京都杀害将军足利义辉,拥立其子足利义荣为新将军。义辉之弟义昭逃亡至北边的朝仓氏处躲避。在发现朝仓家不能帮其成为将军后,听从明智光秀的建议寻求刚刚攻下美浓的织田信长的帮助。


明智光秀原本是斋藤道三的手下,是信长正室浓姬的表哥,道三遇害后逃到朝仓家出侍。明智光秀和信长见面后,信长十分喜欢这个神采奕奕,不卑不亢,深知礼法的亲戚,便把他留在身边,成为织田家的柱石。


"主公,如果上京时武田信玄来攻打美浓怎么办?"


"不用担心,此时的武田信玄最害怕和担心的是上衫谦信,而上衫谦信最害怕的是武田信玄,所以如果他们都在,就不用担心了,哈哈!"家臣们不得不佩服于信长对时局的了解,和大胆的作风。


永录十一年,公元1568年7月,织田信长迎足利义昭至美浓。这时,信长已经收服了北伊势国。


义昭问信长,公何时能让我返回京都。信长说:"不出半年,殿下就可以接任将军。"义昭大惊,心想这个农民暴发户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


同年9月,信长率领六万大军开始上洛之征。迅速平定南近江,消灭有贵族血统的南近江六角家,9月26日攻下京都。


在信长进入京都之前,京都人心惶惶,因为历代大名进入京都都会允许部下烧杀抢掠。可是信长入京时严明法律:敢扰民者一律处斩!京都百姓无不拥戴信长。


从信长在桶狭间到现在短短8年的时间,信长从一个兵马不足五千的傻瓜到现在随意便可调配六万大军的霸主,不得不令人感叹其治国手腕。


同年10月18日,天皇下令封足利义昭为征夷大将军。义昭宴请信长,想把管领和副将军的职务给信长,可是信长却执意不受。义昭心里骂道:果然是乡巴佬!


其实并不是信长没有思想,而是信长本来就对这些没有太大用处的东西感兴趣,别忘了他是时代的叛逆者,不崇拜主流文化的人。可是信长也是深知如何把废物最好利用的人,一切对他有利的事他都会做。


自从信长进京后,就拜见了正亲町天皇,并接受了天皇的旨意,恢复了被人霸占的皇家领地,修建皇室所居住的御所,完成了太子诚仁亲王的元服大典(成人仪式)。并且为皇室提供定期的补助,恢复已经荒废的对天皇定期朝拜的仪式……这些对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皇室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事,因为皇室的没有财政,全靠将军和大名资助生活,过去的日本曾经发生过天皇死后无钱下葬的事。


信长不是不关心职位,而是不关心没有用的官位。信长被朝廷封为弹正中,这是个三等官,虽然官位不大,相当于中国的御使大夫,但是这个职位可以批评公卿大臣和王公贵族,而且可以绕过太政大臣直接向天皇报告。这使得信长可以直接和天皇对话,将军义昭和天皇只是他手中的棋子而已。从信长以后的历史来看,他把天皇利用到了极限,每当战事不利时,便利用天皇的议和诏书为自己赢得部队的重新部署时间。


然后,信长开始打击京都附近占地为王寺庙和不服从信长的商人町。那时候的日本寺庙是一支政治力量,甚至还有和尚当上了大名。和尚已经腐化,不受清规戒律的约束,甚至能娶妻生子,并且利用农民对佛主的信仰挑唆农民起义。信长最为痛恨这帮满口经文内心却肮脏不堪的伪君子。而商人町由于有强大的财力,雇佣了自己的军队,实行自治,完全是国中国,而且对商业贸易又有限制。界町是当时京畿附近最大的自治町,也是日本和西班牙与葡萄牙的通商口岸,可以买到最先进的火枪。界町反对信长的接管,准备造反,被信长镇压,信长发挥了一贯的残酷,杀死了所有的策划反叛的商人,然后接管界町,使界町成为织田家的金山。打击商人町后,信长废除了国与国之间的关卡,使商人能够自由贸易,极大地促进了经济发展。而且通过界町,信长可以接触外国人。1569年4月,信长接见传教士佛洛易思,允许天主教在领地上传播,和以后的德川家康等不同,他十分积极地接受外国文化,从不闭关锁国,他通过佛洛易思了解日本之外的东西,本且接受西方的教育方法,用最开明的方法对待外来文化。难怪会有人说如果信长不死,那么日本的近代会提前三百年到来。


义昭当上将军后,迫不及待地想要显示自己的权威,于是发文与武田家,想要利用武田来限制信长。信长生气便返回岐阜。这时,正亲町天皇感到忧心忡忡,立刻派人去安慰信长。这表示朝廷实际上已经承认信长才是幕后的将军。从此信长便要求义昭所有的文书都要通过信长的同意才可发放,并提出"天下之事既已委任给信长,信长不待上意即可处理事物"。这时信长的上洛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信长的困境--信长包围网


接下来几个月信长为了彻底消灭京都附近的反对义昭势力而东征西战。


永录十二年,公元1569年正月,信长大败三好家,成了京畿附近权势最大的大名。然后攻下南伊势国。


当时的日本宗教势力最强的是两大派别,一个是代表旧佛教的比睿山延历寺,是日本的护国寺,有悠久的历史,控制着京畿附近绝大多数农庄;一个是一向宗:石山本愿寺,是贫穷农民主要信仰的宗派。这些寺庙妨碍了任何人想要统一日本的大业,因为他们是游离于统治之外的国中国。而这两大势力也对信长的实力增长感到不舒服。其余有实力的大名如上衫谦信,武田信玄,毛利元就,朝仓义景等也对信长的权力虎视眈眈。再加上一个不自量力想要摆脱信长的足利义昭。于是,以响应义昭的号令为由,这些势力联合起来反抗信长,组成"信长包围网"。本愿寺宗主本愿寺显如向天下的信徒发出了"打倒佛敌信长"的号令。


信长陷入了空前的困境,虽然当时的信长实力已经不是1560年时可比,但是也不可能同时征战几个大名,于是信长决定各个击破。最早响应义昭的是朝仓义景,信长以义昭的名义招他来京都,义景置之不理。信长以此为由,于元龟元年,公元1570年4月,自京都出发,亲率大军进攻朝仓家,并邀请德川家康(此时松平元康已经改名德川家康)一同出兵,朝仓向浅井家求援。作为信长最信赖的妹夫,浅井长政在信长近年来的战争中不遗余力地配合,使信长引以为傲,所以信长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妹夫会背叛自己。但是长政在父亲浅井久政的劝说下决定出兵帮助世交朝仓家。信长到达金崎城后,突然收到妹妹阿市送来的布包,布包两边用绳子绑住,中间包着豆子,豆子就表示信长军,信长明白长政已经叛变。信长留下木下藤吉朗,德川家康断后,自己率军经朽木馆城返回京都。信长对浅井长政的背叛深感难过。先是亲弟弟织田信行,然后是引以为傲的妹夫浅井长政,信长无法再相信任何人了,信长被这无情的战国锻炼得冷酷无情,现在他最信任的就是自己的几个家臣如明智光秀,柴田胜家和木下藤吉朗等了。信长开始信奉一句话:顺我者倡,逆我者亡!


返回岐阜后,信长于同年6月再度合德川家康出兵攻打朝仓、浅井联军,朝仓与浅井军大败。


5月织田军对伊势的本愿寺信徒暴动(以后简称一向暴动)镇压失败。


9月,本愿寺号召门徒反抗信长,比睿山延历寺拒绝与信长合作,与朝仓和浅井军联手。信长陷入两线作战。12月,信长受天皇诏命与朝仓浅井议和(天皇的作用发挥了)。


在和一向暴动的战斗中,信长第一次感到恐怖。暴动的一向信徒越杀越勇,因为本愿寺宣称为一向宗而死可以洗清一世的罪过,进入极乐世界。所以信长面对的不是武士,而是一帮被洗过脑的狂徒,不论死的如何惨烈,他们还是前仆后继地往前冲。打败他们的唯一办法是赶尽杀绝,包括孩子都可能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向你拔刀。信长因此对这腐化的佛教更是万分厌恶,他们自己靠着虚假的外表,披着佛主的外衣让这些无辜的人走上死亡这条路。信长深刻地认为只有把所有腐化的宗教完全消灭才能建立一个新的纯净的宗教,所以信长对寺庙的态度非常强硬。


次年,即元龟二年,公元1571年,信长迫于京畿局势决定攻打比睿山延历寺。


"主公,比睿山延历寺是日本历史悠久的佛教圣地,也是天皇的家庙。即使和尚有罪,泥塑木雕的佛像又又什么罪过?请主公不要烧毁寺院!"


当信长下达烧毁延历寺的命令时,众家臣顿时鸦雀无声,虽然家臣们害怕佛主,但是他们最害怕的还是信长。然而信长想不到自己最信任的明智光秀居然站出来劝说信长收回成命。


信长一脚踢翻光秀,"睁开你的眼睛看看,那所谓的佛教圣地里面是什么样子,作为佛教圣地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女子和孩子在里面?而且他公然反对我信长,这样的圣地要来何用?所有人,听令,延历寺全部烧毁,里面的人不论男人女人还是孩子,全部杀死!"



元龟二年,公元1571年9月,信长攻下延历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虽然当时的延历寺已经腐化,但也有不少没有腐化的得道高僧无辜丧命……信长的作为震惊日本,从此信长有了佛教徒送与了他的第二个称号--第六天魔王。(即佛教欲界之首的"他化自在天"魔王)



正在信长慢慢化险为夷的时候,和织田与德川和平的武田信玄响应足利义昭、浅井长政和朝仓义景,于元龟三年,公元1572年10月从甲斐率领22000大军出发上洛。武田信玄从《孙子兵法》中悟出了骑兵战法,以"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为标准组成武田四大骑兵团。加上统率这四大军团的是以武田信玄,山县昌景,马场信房和高板倡信为首等战国名将,所以武田家的骑兵是被认为是当时天下无敌的。除了有"越后之龙"之称的上衫谦信的骑兵团外还没有人敢正面对抗。


武田军攻下德川家的二俣城后,织田信长派佐久间信盛领兵救援德川家康。同年12月,武田信玄在三方原大破织田德川联军,德川家康逃跑时闻之武田信玄追来,竟然在马上小便失禁……


天正元年,公元1573年,正亲町天皇在信长的要求下将年号改为天正,同年2月,足利义昭认为武田信玄不日即可上京,于是举兵反对信长。信长正在考虑如何对抗信玄时,信玄突然病故(一说是在攻打德川时中枪身亡,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便是依据此说法拍摄的著名影片《影子武士》)。武田军撤回甲斐。信长大喜,同时也感叹乱世中又少了一位真正的敌人。同年4月,信长包围足利义昭,废除其将军职位,流放到河内国。然后信长举兵攻打浅井长政的居城,小谷城。并且趁朝仓义景救援浅井时大破朝仓军,引兵攻入朝仓义景居城。义景众叛亲离,被表弟朝仓景静杀死,首级陷于信长。信长收服越前,若狭两国。同年8月,信长攻下小谷城,浅井父子自杀,阿市及长政子女被信长收养。


信长包围网破裂。





火枪的时代开始--长莜之战




天正元年,公元1573年10月信长平定伊势长岛的一向暴动,11月伊势长岛再次一向暴动,三好家重臣投靠信长,三好义继自尽,三好家亡。


天正二年,公元1574年1月,越前的一向暴动推翻了织田信长派去的守护代,越前落入本愿寺之手。2月,武田家新任家督武田胜赖接受本愿寺邀请,出兵攻打美浓明智城。信长救援失败,明智城陷落。


天正二年,公元1574年1月,越前的一向暴动推翻了织田信长派去的守愿寺邀请,出兵攻打美浓明智城。信长救援失败,明智城陷落。


在万般危机之际信长会见了佛洛易思,看见佛洛易思赠送的地球仪后,信长大为震惊,原来日本竟然是如此渺小的一岛,信长突然感悟自己的见识浅薄。


陷入左右夹攻的信长开始找寻摆脱敌人的方法。信长命柴田胜家前往天皇处索要皇家寄放在东大寺的名香木--兰奢待。当天下的大名和公卿得知这个消息时无不大笑信长自取其辱。因为自足利幕府以来,连将军也没有如此殊荣,何况信长?正当天下准备看笑话时,同年3月正亲町天皇下旨赐予信长兰奢待。信长领兵五万亲自前往东大寺将香木取回。这让天下所有大名震惊,信长索要的用意是告诉天下,天皇比信任将军还信任信长,与信长为敌者就是与天皇陛下为敌。


6月,武田胜赖攻下德川家高天神山城。信长为了与武田家彻底决战,命德川家康先稳住胜赖。自己于7月率大军镇压伊势长岛的一向暴动。两个月后,伊势完全平定,一向宗门徒数万,不论男女老幼,全部斩首。






次年,德川家康攻下武田家长莜城。同年4月武田胜赖率领大军准备夺回长莜城。5月信长率大军抵达长莜与德川回合。


5月21日,信长放弃适合体现军队数量优势的平原,在地形狭长的设乐原挖下下壕沟,设置好防马栏(在阵前设置的木栅栏,防止骑兵突击),将胜赖引至此处决战。武田胜赖自负武田骑兵天下无敌,加上看见信长的兵力主要是火枪手,心中无比高兴。因为那时的火枪从装弹到射击,最多开三枪,骑兵就已经冲到跟前了。所以火枪在那个时代只是被当作昂贵的附属品而已。可是他忘了,他的对手是织田信长,是从小就和火枪一起长大的人。信长针对火枪的弱点作出了改良,首先他通过传教士和界町购置了最新式的外国火枪,然后改良了火枪手射击的方法:信长把射击的火枪手分成三队,一队射击完毕后马上退到后面装弹,二队立刻上前射击,然后是三队;等三队射击完毕,一队已经装好弹药,如此反复,可以保证火枪射击不停止。这就是信长发明的"三段"射击法。


可是胜赖哪里知道这个,只见他将手中军扇一挥,"风、林、火"("山"是胜赖的本队)三大骑兵依次冲锋,同时战场上响起了没有间隙的火枪射击声,那声音震撼了每一位武田家的士兵和家臣,连很多织田和德川家的士兵都承认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可怕的屠杀。从上午6点到下午1点,胜赖从来没有看见过得景象出现了--武田家尸横遍野……


胜赖引以为傲的武田骑兵瞬间全灭……


这时德川的偷袭军杀到胜赖本队附近,胜赖在惊叹中被家臣保护逃回甲斐。


战国时代最令人心惊胆战的骑兵突击法,顷刻间退出了历史舞台,而火枪因为织田信长的缘故成为了时代的宠儿。此时,是日本天正三年,明神宗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信长时年42岁。


武田家众多名将如山县昌景等战死于设乐原,武田家从此走向衰败。




信长的宏愿--安土时代


打败了武田家的织田信长向天下和皇室证明了其当之无愧的霸主地位。天正三年,公元1575年11月,天皇封信长为右大臣,自从知道日本不过是世界中一块弹丸之地后,信长越来越觉得自己应当放眼与世界,而不应该局限于只和日本的大名们对比。所以,同月,他将织田家家督之位让于长子信忠,把岐阜城作为信忠的居城。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信长会如此,难道他打算"退休"?我认为,信长之所以会把家督之位让于信忠,不是他不思前进,相反正是他有了更宏伟的目标:信长追求的不是织田家的主人,他追求的是天下,是日本的主人!他渴望将日本建设成平安乐土。所以他把织田家交给长子信忠,而自己则是去追求新的地位--日本的家督,织田家的家督显然是归于日本家督管辖范围内的。并且信忠作为将来其意志与地位的继承人,应该先当当织田家的家督来锻炼一下。





天正四年,公元1576年1月,信长开始在地处东海、东山、北陆三道要冲并且接近京都的近江国琵琶湖畔,修建新的城堡作为自己统治日本的居城,同时也作为对京都的监视和控制的哨所,这座城被信长命名为--安土城!


信长希望在这里将日本建立成为平安乐土!信长正在走向人生最辉煌的一页。

足利义昭知道朝廷已经偏向信长一方,他逃亡至中国大名毛利元就处(当时日本把京都以西、九州以东称为中国地区),拉拢毛利元就与本愿寺联合反对信长。在得到毛利的同意文书后,本愿寺显如撕破与信长的和议文书,于同年5月,再次举兵反抗信长。信长率大军包围石山本愿寺城。7月,毛利水军赶来支持本愿寺,大破织田水军,本愿寺从此有了海上粮道。


由于水面上无法与毛利水军为敌,信长命九鬼嘉隆开始造铁甲船,并与天正五年,公元1577年2月领兵攻下本愿寺在京畿的另一处根据地--杂贺国。同年,姬路城主投降信长,摄津国慌木村重投降信长,信长命羽柴秀吉(木下藤吉朗)为进攻中国总大将,慌木村重为副将从陆上进攻毛利家。命柴田胜家为北陆(越前,越中,越后,加贺等国)地区总大将,进攻上衫谦信。同年10月,信长讨伐联合本愿寺背叛信长的松永久秀,久秀和自己收藏的著名茶具--平蜘蛛釜,自爆于信贵山城。次年,即1578年3月,上衫谦信病故,织田家北陆进攻顺利。10月,慌木村重联合本愿寺谋反,一年后明智光秀奉信长之命攻下村重居城,将所有信仰一向宗的村重家臣、妻儿斩杀。11月,九鬼嘉隆率铁甲船于摄津木津川口大败毛利水军。


天正七年,公元1579年,明智光秀平定丹波国,受封为丹波国主,居城八上城。同年,上衫家内讧,柴田胜家趁机攻打上衫家成功。本愿寺被彻底孤立,苦守在石山本愿寺城中。同年,信长居城安土城竣工。


天正八年,公元1580年,石山本愿寺投降,本愿寺显如让出石山本愿寺城与信长,在信长的要求下带部下前往杂贺。绵延不断一百多年的一向暴动,被信长划上了句号。同年信长将安土城下一部分土地赐予传教士开办西方大学。


据史料记载这天守是日本最大的城堡。天守总共有七层(外面五层,里面七层),每层都涂上不同的颜色。有的是用黑色的生漆涂上窗子,与白色的墙壁相互辉映。有的是红色的,有的是青色的,最上层全部涂成金色。安土城的石头地基高约二十二公尺,上面耸立著三十二公尺高的建筑物。这天守馈的第六层呈现八角形的外观,白色墙壁,柱子涂上朱漆。最上层内外都贴上金箔,采用特别厚重的瓦片,有一部份瓦片还烧烤上金箔。天守馈里面装饰著当时最著名的画家狩野永德的纸门屏风画,最上层画的是三皇五帝、孔门十哲等与儒家有关的人物。不幸的是,这安土城在本能寺之变时付之一炬。


在信长以安土城为中心开始建立平安乐土时,朝廷中却发生了一件让朝廷为之恐慌的大事。天正六年,即1578年1月,朝廷将信长晋升为正二位右大臣。同年4月,信长以自己"征伐未近其功",即尚未使天下一统,为由辞掉官职。朝廷极度恐慌,三番五次要信长担任官职,却被信长以"等到万国安宁、四海平均后再任,或交给织田家家督,自己的嫡长子信忠代任也不迟"为由拒绝。朝廷怕没有官职的约束无法限制信长,而且天下大名没有不喜欢官职的。可是信长则不同,在他眼中,天皇只是应该归于他平安乐土中统治的一部分,他试图将朝廷纳入其统治的轨道上来,跳出官职的束缚,他才可以去尝试一条自己的天下人的路,而这条路,是日本从来没有过的。但是,这件事不可以太操之过急,因为在当时那种体制时代天皇毕竟还是传说中的天照大神的后裔,要改变这种局势,只有先让天皇完全成为自己的傀儡,而现在最好的方法是让正亲町天皇退位,扶植诚仁亲王登上皇位。虽然正亲町天皇迟迟没有让位,可是在信长的努力下,政事全部由诚仁亲王先过目后才交给天皇。可以说,这时信长已经有了将军的一切权力,甚至有超过将军权力。


信长正在朝向自己的理想坚定地前进--走向属于自己的安土时代!时年信长47岁。




织田信长——盛开于战国的樱花(三)


天正八年,公元1580年11月,柴田胜家 平定加贺。


天正九年,公元1581年9月,信长命其子信雄平定伊贺。 同年11月,中国方面的羽柴秀吉进展十分顺利,攻下因番、淡路两国。


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1月,信浓木曾福岛城城主木曾义 昌背叛武田胜赖,投靠织田信长。2月,信长命长子信忠为大将进攻武田胜赖,德川家康同时出兵攻打武田家。3月 ,武田胜赖众叛亲离,剖腹自杀,有四百年历史的武田家灭亡。


自此信长已经领有近江、美浓、伊势、志摩、尾张、山城、大和、河内、和泉、若狭、越前、丹波、丹后、备前、美作、摄津、播磨、但马、因幡的全部,飞弹、加贺和纪伊的一部,合计约六百五十万石。


为了向天皇显示织田家的武勇,于1581年2月,在京都天皇面前举办马术大赛。并且以"正亲町天皇退位后,再任官职"为由,拒绝朝廷加封 的左大臣一职。


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5月,信长邀请德川家康来安土城赴宴,安排明智光秀作为宴会的总负责。同月,天皇决定首开先河封不是贵族的信长为征夷大将军,派遣女官前往信长处,信长推脱不见。最后在公卿劝修寺晴丰的劝说下勉强接见,并且并未作出任何回答。朝廷与天下才知道信长不同于以往的大名, 他对征夷大将军这种东西并没有多大兴趣,他所追求的是属于信长的时代!过去他们都已为信长不过是和别的大名一样的乡巴佬,现在才知道信长的心中早已超越了时代!


送走朝廷使臣后,信长在和安土城同时竣工的搃见寺祭祀。佛洛易思观察寺院后,向天主教会报告,该寺的神就是织田信长自己,信长将自己的生日规定为祭祀日,规定全领地的居民都要去祭祀。


信长看见腐化的寺庙 后发誓要建立一个纯净的宗教,不过没有人知道,这个宗教的神竟然会是信长自己。信长早就不相信任何上帝或佛主,所以天主教也不得不承认信长是魔鬼,因为对天主教来说,一切妄想推翻上帝的异教之神都是魔鬼!没有人会知道为什么信长的内心会有如此超越时代的想法,不得不让人想起一句话:天才和傻瓜只有一线之遥。如果信长不死,恐怕现在 的天皇家族就姓织田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