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十研制及下马回顾—兼讨论运十余“翔凤”

武装平台 收藏 0 84
导读:96年,我与单位同事同去上海飞机制造厂,当时同事一定要去看看运十,我们同去,五十岁的老同志看到运十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头恸哭,当时我对他一段往事很感兴趣,但他一直没有讲,返程老师傅告诉我:当时他们原单位参加运十会战,生产的液压系统,提起当时会战老师傅两眼热泪盈眶。运十下马后,他就调离了单位,他的话:完全失望了。 此后,我对运十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也对运十的下马产生了很大的疑问。 以下是这些年来对运十的了解,以期和最近大骂运十的一些人探讨。 一、研制背景 1970年8月,为了改变我国客机依赖进口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96年,我与单位同事同去上海飞机制造厂,当时同事一定要去看看运十,我们同去,五十岁的老同志看到运十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头恸哭,当时我对他一段往事很感兴趣,但他一直没有讲,返程老师傅告诉我:当时他们原单位参加运十会战,生产的液压系统,提起当时会战老师傅两眼热泪盈眶。运十下马后,他就调离了单位,他的话:完全失望了。

此后,我对运十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也对运十的下马产生了很大的疑问。

以下是这些年来对运十的了解,以期和最近大骂运十的一些人探讨。

一、研制背景

1970年8月,为了改变我国客机依赖进口的局面,中央军委、国家计委以(70)军工字270号文向上海市下达了大型客机的研制任务,代号“708工程”,该飞机型号后命名为运十飞机。1973年6月,国务院、中央军委以国发(1973)77号文批准,首批研制三架飞机,十二台发动机,“在上海搞一个生产和维修大型客机基地”。1978年,该项目列为全国科学规划108个重大项目之一,是填补我国大型客机空白,赶超世界水平的重大科研项目。运十飞机的研制是以上海640所和5703厂为主进行的。1975年基本完成全机发图工作。共设计图纸143000标准页,编写技术条件211份,提供技术报告789份,开展各类课题研究171项,编制并应用计算机程序138项,编写各种技术手册约200万字。经过全国十几个部委近300多个单位的协同工作和13,000余名科研人员的辛勤努力,运十01架机体于1978年11月顺利通过静力试验,02架飞机于1980年9月26日首飞上天。以后持续进行了五年之久的多次试飞。试飞表明,飞机的基本性能和飞行品质符合设计要求。

运十飞机的研制,攻克了许多技术难关,出了原型机,打破了我国历史上大型客机设计制造为“零”的记录。通过运十飞机研制组建和锻炼了技术队伍,积累了丰富经验,为我国发展民用飞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下面按时间顺序叙述运十研制过程的主要事件。

1968年,我国轰六飞机试飞成功后,周恩来总理提出,能不能在轰六的基础上设计一种喷气式客机?陈毅元帅说,我这个外交部长,出国不能坐自己的飞机,地位就与别的国家不同。

1970年7月中旬:毛主席视察上海,当上海市革委会负责人向毛主席汇报到上海在搞火箭等上天的项目时,毛主席提出,上海工业基础这么好,可以搞飞机嘛。

1970月7月28日:空军航空工业领导小组召开紧急会议,向三机部传达毛主席指示,上海要搞飞机,搞什么由三机部与上海联系。三机部革委会开始时拟将当时正在南昌320厂研制的“歼十二”飞机交上海生产。上海市革委会提出要搞大飞机(旅客机)作为周总理专机。

1970月7月29日:三机部在部机关召开研究生产大型运输机的预备会议。会议由部技术组负责人刘增敏主持,172厂马凤山、郑作棣、张家顺、赵国强,420厂姜燮生、殷纪良,六院科研部马承林,605所王世忠、徐福荣等参加了会议。刘增敏说,昨天空军曹里怀副司令员召开紧急会议,研究落实毛主席关于要上海搞飞机的指示。经航空工业领导小组研究,搞个大型运输机,要求很快搞一个方案,以便曹副司令员去上海落实。会议经过讨论,归纳了8条设计原则(技术要求):1. 载客100人左右;2. 在轰六基础上改,不是重新设计,也不是大改;3. 采用JT3D─3B或SPEY511(斯贝511)发动机3到4台;4. 最大航程5,000公里左右;5. 飞行高度在10,000米左右;6. 最大飞行速度在900公里/小时左右;7. 在复杂气候条件下,不论昼间、夜间均能飞行;8. 飞机外型要美观。会上,听取了马凤山等172厂设计科代表所作关于大型喷气旅客机方案的汇报,第一方案是参照三叉戟飞机布局特点的设计方案,第二方案是参照波音707布局特点的设计方案。会议决定:成立三机部六院大型喷气旅客机工作组,由马凤山任组长,组员有姜燮生、赵国强、张家顺、袁振孚、徐福荣等10余人。会后,马凤山等同志根据会议的要求,连夜突击准备方案。

1970年7月31日:三机部在部机关第一会议室召开大型旅客机方案讨论会。会议由刘增敏主持,出席会议的有军委工办田维新、三机部革委会副主任范瑛、172厂马凤山等。会上范瑛首先传达了上级的有关精神,主要内容有:总理去年讲能不能搞个客机,在轰六基础上搞喷气客机,作个准备。今年毛主席到上海,问上海有没有搞飞机,说上海应该出飞机。7月23日,吴法宪副总长打电话将此事告诉了曹副司令员。部核心小组作了讨论,认为首先要快,明年基本上要搞出来;第二要安全,系统要两套;第三要美观,反映中国特点。平时是客机,战时是运输机,先出方案,然后到上海去商量,确定下一步工作。接着,172厂马凤山介绍了初步考虑的三个方案:1. 采用轰六翼型,机身参考三叉戟,三台发动机尾吊;2. 用四台发动机尾吊;3. 用四台发动机翼吊。经过讨论,大家倾向第一方案,要求172厂进一步作好准备。

1970年8月2日:在空军司令部向航空工业领导小组汇报初步方案。参加会议的有曹里怀副司令员,三机部范瑛、刘增敏,172厂马凤山等。汇报后,曹副司令员指示:第一,方案可多搞几个,原则上同意第一方案,要做过细工作,向上海提出可靠方案。飞机要立足于迅速、安全、美观大方,将来要作为总理出国专机。选型要选好,一定要比伊尔18、图104、三叉戟好。上海搞飞机是毛主席讲了话的。第二,明天要到广州去了解刚从巴基斯坦引进的三叉戟飞机,然后直接到上海去汇报。第三,明确由上海领导,空军和三机部要人给人,要设备给设备,大力支援,其它成品等到上海去解决。1970年8月3日:三机部派出马凤山等七人,作为旅客机方案组,去广州白云机场考察三叉戟1E飞机,查阅有关资料,并听取空勤人员意见。考察工作到8月12日结束。三机部六院旅客机方案小组提出《轰六改旅客机方案说明》报告。该报告提出在轰六飞机的基础上,经部份更改,多快好省地制造出具有我国独特风格的旅客机,作为首长专机和在国际航线上使用,填补航空工业在旅客机方面的空白。从继承性、安全性和性能的对比分析考虑,经三机部和六院共同讨论一致认为此方案较好。1970年8月13日:三机部六院旅客机方案组和部机关袁振孚等8人抵沪,与上海市革委会工交组联系,准备向上海市领导汇报。根据上海方面意见,又准备了参照波音707布局特点的第四方案,即翼吊四台JT3D─3B、下单翼、上反角、微调水平尾翼布局,起落架位于机翼根部,收于机身内。

1970年8月20日:上海市革委会工交组成立大型喷气旅客机会战组,组长许克诚。

1970年8月27日:经周恩来总理批准,国家计委、军委国防工业领导小组向上海市正式下达(70)军工字270号文《关于上海市、广州市、济南地区制造飞机的批复》,对上海市正式下达了试制生产运输机的任务。批复指出:原则同意航空工业领导小组(70)航工字第36号文件《关于上海试制生产运输机的报告》,并纳入国家计划。具体安排由航空工业领导小组与各省、市革委会商定。试制生产所需技术资料、试制费、原材料以及计划下达等,均由三机部统一归口。1970年9月8日:六院向航空工业领导小组提出《关于上海制造运输机的设计力量问题的请示报告》。六院拟从603、601、605、602所抽调150人支援上海。另外,由三机部工厂抽调100人,西工大抽调50人。视工作进展情况,如需要再行安排200人。

1970年9月12日:曹里怀副司令员参加庐山会议后到沪,上午,在上海大厦听取旅客机方案组留沪的袁振孚、张家顺、赵国强汇报方案(马凤山去英参加国际航展)。听取汇报后,曹副司令员反复强调这个飞机一定要有特点,就是腿长,是中央首长专机,为周总理直飞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用,代表团有四、五十个人就够了。又说要能从乌鲁木齐不着陆飞至欧洲社会主义明灯─地拉那,所以航程要加大到7000公里。当设计人员说这样飞行载人太少,经济性不好时,曹明确指出“不考虑经济性”。设计队伍,由三机部调170名,六院调150名,组织领导听上海的。晚上,在上海大厦向上海市革委会主要负责人汇报设计方案,参加会议的有上海市王洪文、徐景贤、马天水、高崇智,空军曹里怀,三机部范瑛、袁振孚等。

1970年9月14日:晚上,三机部方案组在康平路向上海市革委会常委汇报。会上,原则同意第一方案,并确定总装在5703厂,发动机制造在上海汽车附件一厂,起落架制造在118厂,雷达制造在上无二厂,还准备成立飞机制造公司。汇报后,曹副司令员召见从西安赶来的172厂副厂长陈其羽及袁振孚等人,商定第一批设计人员从172(70人)、空一所(20人)、605所(20人)抽调,要求于9月20日来沪报到。172厂人员由郑作棣带队如期到达,空一所和605所人员也随后到沪。

1970年9月18日:三机部向航空工业领导小组提出《建议从巴进口JT3D─3B发动机附件的报告》。我国从巴基斯坦进口一台JT3D─3B发动机,正在420厂测绘,计划在1971年上半年试制成功。该机准备用于轰6和上海研制的旅客机上。进口时只有一套附件,不能满足测绘和试制的要求,拟再从巴进口部份附件。

1970年9月21日:首批支援上海的172厂、空一所、605所3个单位150名技术人员抵沪,建立旅客机工程设计组,由5703厂领导。三机部指定郑作棣在马凤山出国期间任设计组技术负责人。

1970年9月22日:曹里怀副司令员在上海巨鹿路招待所接见了旅客机工程设计组的同志并讲了话,主要精神有四条:一、要设计好,样板戏要唱好;二、要当好参谋;三、要团结;四、要服从上海市革委会的领导。

1970年9月14日:上海市革委会原则同意为大型客机配套的涡扇八发动机在上海第一汽车附件厂试制。

1970年10月下旬:马凤山等二人去北京西郊机场及民航总局、民航北京管理局徵求对飞机设计方案的意见。

1970年10月28日:三机部、六院向航空工业领导小组上报《关于上海研制的喷气客机命名的请示报告》。上海研制的旅客机正式命名为“运十”,对外称708工程。

1970年11月3日:按照三机部、六院指示,熊焰抵沪;11月8日,马凤山抵沪,熊、马负责??治部副主任汪克庆、25师副师长李运发参加设计组的领导工作。

1970年11月11日:5703厂提交《708工程试制计划(草案)》,仍以轰六改为目标,发动机尾吊。上海市工交组会战组同意把研制大型旅客机称“708工程”,代号“运十”(Y-10)。同日市会战组确定起落架、液压组等设计人员10余人,到118厂开展设计工作。

1970年11月12日:设计组研究选材问题,提出新材料、锻件、型材等项目,供会战组下达新材料研制任务给有关厂。

1970年11月16日:初定系统原理方案。会战组准备向上海各厂下达成品研制任务,由设计组提出技术要求,并汇总初步的成品目录;由承制厂提供成品图纸资料,供系统设计及协调用。设计组提出要开成品定点协调会。会战组不同意。

1970年11月18日:市会战组提出要以“大批判”开路,实行工人、干部、技术人员三结合。根据这一要求,5703厂陆续派了一批技术工人和干部到设计组工作。

1970年11月22日:熊焰、马凤山二同志到上海负责708工程设计组的领导工作后,向部、院写了情况汇报,请部、院迅速支援工程设计人员,并安排工程需要的试验风洞。报告谈及11月14日5703厂召开全厂大会,动员708工程会战,全厂大会上提出次年10月1日以前飞机要上天。

1970年11月至12月:在北京大学FL-4风洞进行了轰六改方案的低速风洞试验。

1970年12月2日:开始进行强度外载计算。第一轮强度外载,采用苏联《飞机强度设计指南》作为计算依据,于1971年9月完成,计算结果普遍偏大,不能适应先进飞机的设计要求。第二轮强度外载,以英国民航适航性要求(BCAR)为计算依据,于1972年7月完成。根据708工程会审会的意见,三、四轮的强度外载计算,以美国联邦航空条例FAR-25部为依据,分别于1974年3月和1975年2月完成。

1970年12月18日:由民航、空13师、34师派出空地勤人员参加“708工程”,实行使用、设计、制造三结合。

1971年1月6日:在5703厂重新讨论了木质样机和画模线的问题。5703厂工人和设计组技术人员一致意见要做木质样机和画模线。经会战组同意,木质样机的设计和制造于1972年上半年完成。

1971年1月7日:市会战组和5703厂领导提出要在1971年10月1日前出飞机,各项工作都要按此要求安排。设计组认为来不及,连设计周期也不够,但市会战组仍坚持要这样安排。

1971年1月13日:在北京民族饭店301室召开汇报会。会议由曹里怀副司令员主持,参加会议的有空军常乾坤副司令员、上海工交组高崇智,三机部军管会周洪波主任、范瑛副主任,六院张副主任,34师潘景寅副师长。会议听取了708工程设计组关于工程进展情况及存在问题的汇报。曹、常副司令员和周主任等就如何搞好飞机设计讲了话。明确木质样机要做,成品、材料协调会要开,飞机要安全第一、质量第一。为解决人力不足问题,由三机部再抽调150人,六院再抽调50人,2月上旬到齐。设计队伍由上海市领导,要与工人三结合。会上,潘副师长提出八点对飞机设计方案的意见,主要是:一、重心太靠后;二、尾吊发动机有深失速问题;三、操纵性问题,要求加阻尼器、扰流板;四、缩短前主轮距,增加前轮转弯角度;五、要求装辅助动力装置;六、改机翼翼型,提高巡航速度;七、机翼内余油不得少于3吨;八、发动机涡轮盘要放置在气密舱外。这八条意见是按三叉戟的设计提出来的,对运十来说,是一个改变方案性的意见,大都是难以满足的。

1971年2月14日:设计组讨论工作,认为面临巨大的困难。10月1日出飞机不可能。工作中受牵制的问题太多,主要有成品不落实,材料、新工艺定不下来,试验无安排,工艺制造方法未肯定,没有办公设计地点工作铺不开等。在设计组内部,也存在设计方案不落实,难以满足34师潘副师长提出的八点要求的想法。由于技术要求的不断提高,原轰六改型的方案,在实践中逐步被突破,面临着必须更改方案的局面。三机部、六院支援的技术人员陆续抵沪,截止当天,应到423人,实到369人。

1971年2月16日:接三机部(71)三生字27号文《关于(708)工程配套成品的通知》,规定对老品和正在试制的新品由三机部提供成品;对于改进设计和重新设计的成品由上海试制,并附有成品详细目录。

1971年3月5日:空军曹、常副司令员和三机部、六院领导同志,在北京听取了708工程设计组同志关于708工程设计工作的汇报。汇报的主要问题是潘副师长提出的八点意见在设计中难以落实,以及设计中遇到的发动机协调、成品协调、5703厂制造与设计的协调和设计组面临的工作场地、人员不足、住房等问题。领导同志对708工程设计方案的意见是:设计组人员要谦虚、谨慎,反骄破满,尊重使用单位对设计方案的意见,要组织使用部队、制造工厂和设计人员,认真讨论708飞机设计方案,必须第一保证安全,保证质量;第二要有中国风格,要飞国际航线,并要有一、二点超过外国同类飞机的地方。方案不行,就要下决心早改,不要等做好了再改。要有科学态度,实事求是。在方案讨论时仍按原来的指标要求,注意尽量少改,要继承先进的,设法更改落后的地方。要迅速调查研究、试验、摸底。最后拿出几个更改方案,向上海和北京汇报后决定。

1971年4月15日:设计组汪克庆返沪,传达曹副司令员的意见,组织群众提出更改方案,主要方案设想有三个,其中包括翼吊四台915发动机的方案。当时没有肯定意见,上海市方面不同意修改方案,三机部也趋向于不改方案。

1971年4月19日:自70年冬季开始,设计人员和36师参加设计组的飞行员屈东本等同志对原轰六改方案有许多不同意见。针对这些问题,航空工业领导小组副组长曹副司令员亲自到上海确定了飞机的技术要求:曹副司令员要求发动群众提方案,出现了包括装五台发动机方案在内的各种方案,最后大多数人的意见是采用类似波音707飞机翼下吊装四台JT3D─3B发动机的方案。在上海延安饭店,曹副司令听取708工程设计组汇报,重点听取翼吊四台915发动机方案。曹副司令一面听,一面确定新的设计技术要求:一、突出航程,要大于7000公里,能跨洋过海作国际航线飞行及作首长专机使用,也可以兼顾国内航线使用;二、有较好的速度特性,巡航速度要大于900公里/小时;三、升限大于12000米;四、起飞滑跑距离不大于1300米。此外,要求飞机安全可靠,舒适大方,具有我国民族风格,载客量在100人左右。最后,他确定了这个方案,并指示要用三叉戟翼型。会后,设计组经过讨论,确定翼吊四发的方案,并绘制飞机三面图和机身内部平面布置图,准备赴京汇报。

1971年5月14日:在空军司令部,吴法宪、王辉球、曹里怀、常乾坤听取了设计组的708工程方案汇报,通过了翼下吊装四台915发动机的设计方案。

1971年5月20日:设计组代表赴民航总局向马副局长、王参谋长汇报了新的设计方案,他们表示同意。

1971年5月26日:赴京汇报新方案人员返沪,向有关方面汇报了赴京汇报新方案的情况。设计组正式开始按新方案设计,原来的设计方案废弃。

1971年7月20日:5703厂提出708工程设计工作规划:1971年底完成总体设计;1971年底至1972年3月完成打样设计;1972年底完成产品设计。

1971年9月1日:开始进行运十飞机模型进气道风洞试验。至1975年5月2日止,分别进行了进气道低速地面选型、进气道低速测压、进气道高速测压测力等项试验,吹风441次、27.47小时,分别测得了有关数据,确定现行方案的进气道选择。

1971年9月22日:开始进行运十飞机模型高速测力风洞试验,至1976年7月15日止,分别进行了高速选型、高速选型校核、高速选型(一、二)次补吹、高速预定型、高速定型(含补吹、校核)等10项试验,吹风1,548次、98.55小时。在选型试验中,共制造了6副机翼和两套平尾及垂尾,从6个发动机舱位置中选择最佳者,并测得了有关数据,选定了尖峰翼型机翼。

1971年10月:开始进行运十飞机模型低速测力风洞试验。至1975年11月为止,分别进行了低速翼型(含校核、补吹)、低速二元襟翼选型、低速喷流、低速预定型、低速定型引导性、低速定型(含校核、补吹)等11项试验,吹风2,727次、454.46小时,测得有关数据,进一步证实了高速选型的正确性。

1971年12月19日:巴基斯坦航空公司波音707客机在新疆失事。为分析研究波音707客机残骸,先后共有24个单位349人赴新疆考察。三机部组织编写出版了《波音707初步分析》、《波音707─320C残骸材料分析资料(飞机部份)》并建议以波音707飞机为原准机设计“运十”客机(当时运十已基本完成总体设计,总体设计于1972年8月会审)。

1971年三机部决定,为运十飞机和轰炸机配套的涡扇八发动机的试制分别在上海和成都两地同时进行。

1972年1月12日:在北京京西宾馆,708工程设计组向国家计委汇报了“708工程”情况。余秋里主持会议,到会的有马天水、曹里怀、范瑛、段子俊、田维新、高崇智等。会上明确“708工程”以上海为主,业务上由三机部归口。

1972年1月15日:在北京军委招待所,向军委办公会议汇报“708工程”情况和运十飞机设计方案。到会的叶剑英、李??等领导听取了运十飞机方案汇报。叶副主席在会上作了指示,主要内容是:同意按所汇报的方案进行设计,并指出设计要对头,工艺、材料要对头,第一架出来了,不要一下子就投入批生产,要吃“小灶”,一架一架过关。零备件要配套。这是第一架大飞机,要从全国的设计人员中挑出比较好的,来审查设计。全国支援上海,上海支援全国,集中搞“708”。

1972年4月25日:为了解决“708工程”的科研设计用房,根据军委办公会议精神,上海市和有关部门商定,将龙华机场候机大楼等房屋拨给708工程设计组使用,届时设计组搬进龙华机场候机大楼办公,运十飞机工程设计工作全面展开。

1972年5月10日:上海国防工办向三机部提出《关于请安排708工程试验项目的报告》。报告称708工程正进行工程设计和试验的各项准备工作,需部、院安排在所属厂、所进行各种试验35项,其中包括气动试验、强度试验、环境试验等。

1972年5月14日:三机部段子俊副部长在上海听取设计组的工作汇报,并作了如下指示:一、材料、成品分两步走,第一步尽量用老的,第二步用新的;二、技术领导,也要由上海一元化领导;三、开方案评审会,原则上同意,但要先作好充份准备。段副部长表示三机部把运十飞机当作自己工作的一部份,列入年度计划,作为必保项目来完成。

1972年5月15日:设计组向上海工交组、机电一局和段子俊副部长汇报“708工程”进展情况及存在问题。

1972年5月29日:开始进行运十飞机模型高速测压风洞试验。至1973年9月止,分别进行了高速机翼测压、高速机头测压、高速机身测压等三项试验,吹风97次、3.23小时,测得了有关数据,为确定气动外载荷提供了依据。

1972年5月:上海市机电一局庞夫力、张荣贵从各厂调70名技术工人到设计组“掺砂子”(比如。混凝土由钢筋水泥沙子混合才能成)。

1972年5月31日:上海市机电一局请三机部对轰六飞机进行全面飞行测试,为运十飞机设计提供参考数据。

1972年6月1日:5703厂革委会根据设计组的意见,以(72)厂革生第160号文件上报《关于“708工程”设计工作原则》的请示报告。报告根据上级的历次指示,提出如下主要设计原则:一、“708工程”是一架自行设计、自行制造的飞机,代号“运十”;上级确定的飞机技术性能指标是:实用航程不小于7,000公里,巡航速度850~900公里/小时,起飞滑跑距离不大于1,300米,飞行升限12,000米,载人100~120名,飞机最大重量为一百十吨左右,最大商载为十七吨左右,飞远航程为五吨左右。二、飞机的布局参照波音720B。三、开始研制时,按国际航线班机的要求进行设计,待飞机研制出来后,再根据上级要求,改为首长专机或其他型别飞机。四、运十飞机是一架国际航线飞机,要按国际民航适航性的各项要求进行设计,选定美国民航手册(CAM-4b)作为主要依据,不足部份参考英国民航适航性要求(BCAR)及国际民航(ICAO)的有关要求。五、由于苏联1953年强度规范已不能满足,运十飞机强度规范的选用,考虑以英、美规范为主,不足部份按苏联1953年规范补充。六、运十飞机采用国产“915”型发动机(代号涡扇八型),它是按引进的JT3D-3B测绘的,单台地面最大静推力为8166公斤。七、飞机的气动布局,采用翼吊4台发动机的常规布局,结构按“破损─安全”概念进行设计,系统设计的要求是保证安全可靠、简单正确。

1972年8月5日:根据中央军委办公会议的指示,8月5日至22日,上海市和三机部联合在上海召开大型客机(代号“708工程”)总体设计方案会审会议。会议在延安饭店举行。出席会议的有三机部段子俊、陈少中,民航袁桃园,上海工交组高崇智等,正式代表共228人,其中有全国著名的航空专家,如北航的王德荣、何庆芝教授,西工大的黄玉珊教授,南航的张阿舟、丁锡洪教授,空军科研部的朱宝鎏总师、611所的冯钟越总师、621所的颜鸣皋总师等;还邀请了承担大型客机研制任务的有关单位人员出席会议。会议由三机部技术局局长陈少中主持,并作了总结。会议期间,到会代表根据中央领导同志对飞机总体设计方案审查的指示精神,听取了708工程设计组马凤山关于“708工程”设计方案的汇报,熟悉了有关技术资料,交流了经验,审查了木质样机,对总体设计方案和总体、气动、强度、结构、特设、系统六个部份,进行了专题审查。会前,还组织了二十多位同志对设计方案的主要方面进行了预审。通过审查,认为飞机设计的指导思想是基本正确的,总体设计方案是基本可行的,结构布置、系统设计和设备的采用是基本合理的,性能也接近世界同类型飞机的水平,具有一定的先进性,经过努力是可以实现的。但在设计方案中,还存在不少问题,如对弹性影响问题还没有开展工作,对调整片操纵的气动规律还摸不透,大迎角安全裕度较小等等。这些问题还需要作进一步的计算、分析和试验校准,加以调整改进,使设计方案逐步达到完善。另外,根据国内现有工业水平,实现这个方案,还需要经过很大努力,在成品、试验、材料、加工等方面还有缺门,需要航空工业以及电子、化工、冶金、机械等工业部门大力协同,抓紧试制。“728”会议后,设计组根据会审的意见,对设计方案作了完善,于1972 年底完成。

1972年9月:强度组编写的《运十机强度计算原则》定稿。该《原则》自1972年初开始编写,以《美国联邦航空署民航条例》(FAR)为基础,参考《英国民航适航性要求》(BCAR),不足部份暂按《飞机强度设计指南》计算。运十机强度计算原始数据主要规定如下:一、最大设计计算重量为110吨;二、最小飞行计算重量为60吨;三、最大著陆重量为83吨;四、速度计算按《708工程强度选用报告》规定选取;五、计算中数值取名义最小值,铸件按最小壁厚进行;六、组合件按本文附件和《飞机设计员手册》第四册进行。

1972年9月6日:根据会审会议的要求,为了改善驾驶员视界,改原来风挡玻璃3块为2块,满足CAM-4b的要求,并解决仪表板布置及驾驶员脚操纵的矛盾,确定对机头更改,并专门制作了一个机头木质样机。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前后共讨论了11次,终于把机头更改完善。机头设计协调面宽,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通过运十飞机机头的设计和更改,积累了旅客机驾驶舱设计的宝贵经验。1972年9月11日:三机部向空军航空工业领导小组提出报告,请求调拨轰六、三叉戟、伊尔62飞机进行飞行试验,供设计工作参考和验证。

1972年11月15日:上海市革委会向国务院、中央军委报送《关于研制大型客机的请示报告》。报告称,72年8月708工程会审会后,针对研制中的有关问题进行了研究,并形成意见。报告中就研制进度、生产规模、总装厂、跑道定点、发动机、研制费用、基本建设、材料、成品、试验项目的分工、设计机构、技术培训和加强组织领导等问题向中央汇报。

1972年12月15日:5703厂提出708飞机设计工作规划,飞机设计阶段的日程表如下:1. 完善总体方案的设计工作,1972年12月底前完成;2. 结构、系统的打样设计工作,1973年9月底前完成;3. 结构图纸设计工作,1974年6月底前完成;4. 系统图纸设计工作,1974年12月底前完成;5. 1976年左右出飞机。

1972年12月:开始进行运十飞机铰链力矩风洞试验。至1975年12月止,分别进行了高速铰链力矩、波音707与运十飞机高速副翼铰链力矩对比、低速部件铰链力矩、全机半模低速铰链力矩(含补吹)等5项试验,吹风2,969次、277.03小时,测得了有关数据,为确定铰链力矩系数及改进设计提供了依据。

1972年12月:四季度以来,设计组将完善总体方案作为重点,对会审的意见逐条进行了分析研究,提出了完善总体方案的意见24条;已完成机身尾段理论图的修改、尾翼理论图的完善;机头和机翼理论图已确定了更改方案和主要更改数据,并翻译出版了联邦航空条例第25部,落实了部份成品,修订了设计工作规划等。在此期间,还针对会审会提出的50个问题和代表们提出的各种改进意见,发动设计人员进行了第一次设计质量普查,并结合完善总体设计工作进行了改进。

1972年12月,三机部和上海市国防工办研究决定,将涡扇8发动机的设计复测工作由成都转到上海汽附一厂进行。

1973年1月2日:六院发文通知609、615、618、630、631所承制多卜勒雷达、超短波通信电台天线、组合导航计算机、惯性导航仪、大气数据计算机等运十飞机所需成品。

1973年1月:“728”总体方案会审会议提出的“大型增压舱密封设计”项目,于1973年初开始进行技术准备,1974年开始设计工作,并进行了元件试验和压漏试验,对密封铆钉、密封胶、密封曲板、气密圆筒及其复合加载进行试验和验证。于1979年完成运十增压舱整体气密试验。大型增压舱密封设计,主要运用了新型可靠、经济的密封技术,解决大容积、高余压增压舱的密封,其密封技术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于1984年获部科技成果三等奖。

1973年1月23日:三机部、六院根据1972年8月对大型客机总体方案的会审意见,向有关单位补充安排试验项目及波音飞机残骸研究试验项目。其中包括风洞试验、强度试验、特设试验、系统试验等,共24项。

1973年4月:开始进行运十飞机低速压力分布风洞试验。至1974年12月止,分别进行了二元襟翼测压、全机低速测压、发房吊挂低速测压、主起舱低速测压、主25.66小时,测得了有关数据,对理论计算进行了校核,为确定设计载荷提供了依据。

1973年6月27日:国务院、中央军委以国发〔1973〕77号文件,批转上海市革委会《关于研制大型客机的请示报告》和国家计委《关于上海研究试制大型客机问题的报告》。文件指出:国务院、中央军委同意两个报告中提出的意见,现转发给你们,望有关部门密切配合,大力协同,尽快抓紧落实,为高速度、高质量地发展我国航空工业努力奋斗。国家计委报告的主要内容是:一、关于组织领导,大型客机的研制工作,建议由上海市统一领导,并负责组织实施,技术业务由三机部负责归口,大型客机的研制要纳入航空工业计划,所需基本建设投资、科研试制费和物资由三机部负责统一归口,中央有关部门大力协同,积极支持;二、关于研制进度和建设规模,本着由小到大逐步发展的精神,零批试制3架样机、12台发动机,争取1977年完成总装,提交飞行试验;在完成试制任务过程中,逐步形成年产飞机10架、发动机50台的规模(包括两、三架飞机、12台发动机的大修和零配件供应能力在内)并力争现有进口波音飞机的主要备品、备件尽快地立足国内;总投资初步估算约需四亿伍千万左右,建筑面积约十八万平方米,金属切削机床1300台;三、关于新型材料试制,大型锻件和大型专用设备以及仪器仪表成品附件的安排问题,各有关部应纳入计划,负责安排;四、关于设计队伍,同意上海市以现有的三机部、六院、空军的六百多名设计人员为基础组建大型客机设计院,为了便于工作,上述人员户口可以迁移到上海,请公安部协助上海市共同办理;五、关于空军5703厂下放的问题,拟同意下放上海市领导;六、关于共用大场机场问题,上海市建议拟和东海舰队航空兵共用大场机场,有关机场跑道的延伸和总装厂房的建设由上海市负责,拟同意上海市的意见;七、1973年上海大型客机所需资金,经三机部和财政部商定,安排科研试制费3,000万元,基本建设费2,000万元。

1973年7月:在北京大学FL-4风洞进行低速动导数试验,吹风78次、13.0小时,测得低速动导数值。

1973年8月13日:在结构打样基本结束,全面铺开发图前,进行了“学习国发〔1973〕77号文件,普查质量”的活动,即第二次设计质量普查。这项活动至9月5日结束,共查出重大、较大的问题139个。解决的重大问题有:将机翼内段外形改为喇叭形,消除了强度隐患;取消了外翼上的3° 几何扭转;取消了尾翼防冰系统等,使设计更为合理。 1973年8月15日:根据三机部、六院(73)三科联840号文件,8月15 日至27日,三机部、六院和上海市在上海市科学会堂召开了“708工程飞机结构疲劳设计专题讨论会”。会议由5703厂主办,三机部指派西工大黄玉珊教授、六院指派623所阎立协助主持会议。参加会议的共有31个单位、94位代表。会议听取了708工程设计组的报告,主要有:一、两年来疲劳工作的情况的汇报;二、“708工程”疲劳设计原则;三、“708工程”飞行任务剖面图及过载谱的编制和使用;四、“708”机体结构疲劳设计的一些考虑;五、“708”机身尾段疲劳设计的初步考虑;六、“708”机翼10号肋处下壁板对接接头疲劳寿命估算。会议经过讨论,认为708工程设计组两年来在疲劳设计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使疲劳设计工作初步得到开展。会议同意设计组提出的疲劳设计指导思想和原则,即机体结构主要按“破损─安全”原则进行设计。对于不用“破损─安全”原则设计的部份,按“安全寿命”原则进行设计。会议认为,这一设计原则在目前是可行的,并认为708工程设计组在结构布局和细节设计上所采取的预防疲劳破坏的措施是必要的,要按这一原则继续开展工作,才能符合中央对“708工程”提出的“确保性能安全可靠”的要求。会议还讨论了疲劳寿命、载荷谱、“破损─安全”设计的计算方法等问题。会议最后提出需要协作的研究课题10项及试验项目16项,请上级领导机关予以安排。

1973年10月19日:冶金部向国家计委提出《关于大型客机用铝材安排研制中存在问题的请示报告》。冶金部和三机部于9月份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研制大型客机所需铝材的技术交底座谈会。会上上海方面介绍了目前飞机设计进展和对铝材的要求。冶金部对提出需要研制的423项铝材和三种仿美超高强度铝合金进行了认真研究,认为大型客机所需的一部份关键铝材,国内还不具备研制和生产条件。具体项目如下:1. 变截面板材10项,仅能试制1项;2. 预拉伸铝合金板33项,可安排试制8项。其它25项因目前设备条件限制无法拉制;3. 非标准铝合金板材11项,可试制10项;4. 非标准铝型材2238项,模锻件、自由锻件131项,除少数形状复杂、精度要求过高的,大部份可试制;5. 三种仿美超高强度新合金,可安排试制;新合金要求34个检验项目,三机部当时仅能测14项,如研制需进口测试仪器设备。大型客机所需铝材的研制费约需1,600万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