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2016 第一章 宣战 9.阉割老鹰的步枪

wh0440 收藏 5 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19/


天快亮了,我仍和刘团长、炮筒政委、赵部长商讨近期军事行动,全无困意。


“参谋长,这是给你的药。”严丽进屋来,手里拿着两瓶药,“是抗血液感染的,每天三次,别忘了吃呀。”

“以后进屋来要在门进来前喊声报告,记住了吗”?我唬着脸训道,但心里还是很开心。

“我又没当过兵,哪知道这么多的规矩,下次吧,给,哼。”严丽噘着小嘴不高兴的样子把药塞到我手里。

“哦,参谋长的伤还没有好,怎么样,严重吗?”赵团长问严丽。

“如果不及时治疗,真的会死人的,不过现在不用担心 了。”严丽神秘地笑了一下,“有我在,他死不了的。”

“敌人没打跑之前,他不可能死啊,呵呵。”炮筒开涮道。

“死不了,他的小命在我的手里,哼哼,不要惹本小姐不高兴呦,否则,哼。”严丽骄傲地歪着头一副得意的样子。

天哪,我参谋长的命竞然握在这个小姑娘的手里呀?!太可怕了,我的妈呀。我心里想,但有着说不清的幸福在心里。

还有两三个小时天就大亮了,又到了我该回城的时间了。

“送你一个好帮手,”刘团长说,“关键锋!”

“到!”一个响亮的声音外屋传来,同时一个精瘦但强悍的小伙子大步走进来,肩上背着一把SVD狙击步枪,此人面部削瘦,眼睛细长,可能长期从事射击训练的结果,右眼大,左眼小,而且右眼是双眼皮、左眼是单眼皮,这一点和我一样,不过我这是天生的。“报告,狙击手关键锋向参谋长报告,请求加入特工队作战!”

“给我的人?”我欣喜万分。

“他能用步枪给天上几百米高的老鹰阉割了,你信不?呵呵哈哈。”赵部长介绍说,“要领我的情啊,这人可是我找来的!本来说给你一把好枪的,现在再外加送你一个人,不欠你的了啦,算起来,我还赔账呢。”

“好好,赵部长真是最了解我缺啥,欢迎欢迎呀!”我拍着关键锋的胸脯,这家伙的身体硬得象个石墙,右嘴角只是咧了一下,没有别的表情。这就是一个狙击手初次留给我的印象,后来的他的战绩表明,他的确是个冷血杀手,而我虽有点枪法,说实话这也只配给他当个观察手或助手。

天亮前我赶回了市里,头疼得很厉害,是严重缺少睡眠的原因。我把特工队的队员们分成独立的两组,一组住在我家,一组住在诊所里。分配好各自工作后,我准时到电视台上班了.

来到电视台后,鲍威尔递给我一张表格,“王,这是刚成立的H市新政府成员名单,今天你去做这个市长述职采访吧。”

我接过那个名单,上面的名字我大多都很熟悉,都是我以前到政府各部门采访时认识的,而且有的不少可以称兄道弟,这些人在平日可都是各部门的关键人物呀,怎么这么快就“识时务”了,这些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家伙,居然有不少还是党的干部,当年他们信誓旦旦地宣誓加入共产党不过是想升官发财的投机罢了,想到这儿,不觉得心寒。而排在第一的现任市长就是那个原来的市政府秘书长,他在目睹了市长的英勇就义竟还能无耻地给敌人当走狗?!我必需除掉他!而且这也有利于杀鸡儆猴!给那些投敌分子们一个警告!

当我和“总编”到市政府时,那个原秘书长现汉奸市长早已等在市长办公室多时了。

在联军负责宣传的一个军官带领下我们被带进了市长办公室,新市长正坐在市长的办公桌后面,市长的办公室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国旗和党旗被撤了下来。

“欢迎欢迎,我们的记者同志。”说着就要伸手和我握手,我没伸手,直接坐在就近的沙发上,沙发也坐着一个人,肥胖的身体穿着一身警服但警帽上却没有警徽。

市长尴尬地收回右手,表情僵了一下,然后又皮笑肉不笑地指了一下我身边坐着的那个穿警服的胖子,“这位是现任公安局长,哦,不,现应叫警察局长。”这人我认识他,是原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队长,原来是个鱼肉百姓、黑白通吃、腐败无比的败类,公安内部通报批评多次,几乎被双规双开,但因为其在省里的家根所以没人能动他.

“小子别不识抬举!”那个警察哼哼地对我说。

“你的帽子真难看,上面如果安个狗牌更标准!”我冷冷地说,毫无惧色。

“你他妈的找死?!”说着这个胖子就要掏腰里的手枪。一旁的一个美国人哼了一声,他老实了。

“很快你就知道是谁在找死了,呵呵。”我表情温和起来,但眼睛死死地直盯着那个胖警察,这个胖警察和我对视了一会儿,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我架好了摄像机,这个伪市长清了清嗓子,板了几下表情,开始在电视机前胡说起来,内容和上次市长牺牲前的演讲稿大同小异.无非就是宣扬美国式民主社会的开始,结束共产党的腐败统治之类的话,还要大家积极举报恐怖主义,特别是那个叫作新一团的组织,还提出了极高的奖赏.

录完电视讲话,当我收拾摄像机时,市长走到我身边小声对我说,“小王,识务者为俊杰,我觉得我们应是一种人才对.”

“我不会和你是一种人的,因为,你是一个快死的人.”我也小声对他说.

“什么?”市长没有完全明白的意思,但已面露惧色.

“你快死了,你不知道吗?不信吧?”我故做神秘对市长说,“好害怕?是吗?害怕就不要当汉奸嘛。”

“你-----。”

这时我主动伸出手握了一下他僵冷的手,“这是最后的握手,秘书长。”说完我就收起摄像机走向门走去。在门口我经过那个胖警察身边时低声对他说:“我和你打个赌,你活不过三天,记住啦。”然后笑哈哈地和周围的人打着招呼走出了市长办公室,几个洋鬼子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高兴地离开。

“晚上在市春洋大酒店有个庆祝酒会,是新政府和联军召开的,庆祝新政府成立,希望你们能连续报道。”那个市长的女秘书在门口笑眯眯地对我说,我早就知道这个骚货是个婊子,以前在她的办公室,她勾引过我,她的两个奶子又大又软。

晚上,春洋大酒店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各种人等开始向这聚来,有各国军政代表,有新政府成员,也有一些爱国民主人士等等。此时的大酒店灯火辉煌,就象西方的传统节日圣诞节一样,我一边用英语和鲍威尔的朋友说着话,一边不停地打量着对面的楼房,此时外面已天黑,我期待着赵部长推荐这个“能用步枪阉割老鹰”的狙击手精采表演,但我仍有点不放心,因为这个大酒店的玻璃将很可能会影响射击精度,尽管对面的大楼距这个酒店只有四五百米远。

很快,该来的人都到齐落座了,当然今天到场的多是汉奸,而且是大汉奸。在主持人简短的介绍后,开始了市长的祝酒辞。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来宾和友邦的朋友们,大家晚上好,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生有着特别意义的一天,对于中国历史来说也是有着纪念意义的一天,一个全新的民主社会就此开始了新的一天......让我们举起杯,共同庆祝这让人难忘的纪念时刻。”说着市长举了手中的高脚杯,“干杯------”

“砰”的一声巨响,市长手里的高脚杯和靠窗的落地大玻璃同时粉碎,惊得四座一片骚乱,有几个军人快速地反应过来,迅速地找掩体并拔出随身的手枪,努力地判断子弹飞来的方向和角度准备应战。市长这时呆呆地手里还举着酒杯,表情木然地没有反应过来,其实那只是两秒钟左右的时间,说时迟那时快,又一声枪响“啪”响彻整个街区,我几乎听到那子弹穿透空气的声音就在耳边,只见市长的脑袋一下被消去了一半,白糊状脑浆和褐红色的污血飞溅到他身边的餐桌上,又给这个宴会增加了一道新鲜菜。只剩下半个脑袋的市长仍保持着举杯的姿势,缓慢地倒在地板上。

“你趴在这里不要乱动!”鲍威尔用手压住我的身体,然后拔出身上的手枪,灵巧地跳过破碎的窗户,倚着一棵树做掩体,向对面楼黑暗的角落射击,从他利索的动作和标准的射击动作看得出,他经过非常专业的训练或身经百战。其它卫兵也开始向他射击的方向胡乱放枪。

又是几秒钟过后,没有再听到反击的枪声,门外的卫兵开始在一名军官指挥下向对面的楼房一边射击一边包围那楼房。

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在楼五楼一个阳台角落里找到了两枚狙击步枪子弹壳、两个面包袋、半瓶矿泉水,还有在阳台上留下的一排字迹:新一团特工队除奸!!!

当我满杯内心的胜利喜悦出了大酒店时,鲍威尔走过来笑着对我说:“没吓到吧?”

我只是笑了一下,说:“我不是汉奸,我不用害怕的。”

这时,人们已确信危险已过去,有人开始打扫战场清扫碎玻璃、收拾市长的尸体。这时我注意到路上一个大货车忽然猛一转弯直向大酒店冲了过来,这个突然的变化出乎我的意外,因为我们并没有制定这个突袭计划。这时鲍威尔正面对着我背对着那辆卡车,有人已开始惊叫但没法一下作出正确的反应,我一把拉过鲍威尔抱着他一起向身旁的花坛里倒去,就在我刚完成扑倒鲍威尔这个动作时我看到一个巨大火光轰然闪起,巨大热浪从后面扑来,背后几处刺痛,当我倒在鲍威尔的身上时,巨大冲击波把我震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