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在“转型”

山坡的记忆 收藏 0 131

贾朕是一名职业打假人,打了八年假。沉寂两年后,今年“重出江湖”。这次,他从购假后向商家索赔变为将目标直接对准假货生产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贾朕是一名“职业打假人”,他还是著名打假人王海设立的王海打假公司深圳分公司的负责人。1999年来深圳之后,他前后向法院提起的打假诉讼目前已经超过200件。


其间,因为种种原因,贾朕曾经“消失”过两年,而最近,他又出现在公众的面前了,这一次他告的是“年份酒”。


今年11月22日,贾朕将一酒庄告上法院。法庭上,贾朕拿出两瓶写着1995年和1999年的某酒庄年份酒,并提出该酒庄注册成立时间是在2001年9月3日,而市场上居然出现了该酒庄在2001年成立之前的1999年酿造的酒。贾朕当庭提出疑问,这岂不是先有儿子再有父亲?因此,贾朕提出酒厂没有正确标注酒标,误导、欺诈了他和消费者,对原告构成侵权,要求赔偿购物款385元和一倍赔偿金、工商查询费、交通费等共835元。而该酒庄的法律顾问解释说,标签上写的1995年的酒,是采用1995年的葡萄酿造的酒,酒庄没有成立,但是葡萄园早已经有了。此外,被告酒庄的代理律师还提出,原告起诉是以消费者纠纷起诉,而原告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官司;原告的身份是职业打假人,不是消费者,不应保护。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被告的代理律师所说的“职业打假人”,是指通过打假获取赔偿金或者奖金为生的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9条规定,消费者如果购买了假货,可以向商家双倍索赔。这是王海十几年前发现的,至今,大部分职业打假人还是走这条购假索赔的道路,打假人以此为自己的经济来源,所以被称为职业打假人,这是我们惹起争议的地方。”贾朕说,在他的身后,是王海大幅的照片,“他开创的路,我们到现在还在走,他是打假人值得尊敬的前辈。”


“很多人都觉得职业打假人发了大财,其实,官司有赢有输,还要请律师,我近十年来打假的收入仅能糊口而已。打假对我来说,变成了一种习惯,我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消费者一些不为人知的假货秘密,让他们警觉起来。”他说。贾朕目前还经营着一家公司,这是他收入的主要来源。


贾朕告诉记者,其实五年前,上海的一位女士就曾经提醒消费者,国内酒业有些产品中标注年份的“年份酒”存在虚假问题,这引起了贾朕的注意。据他调查,酒厂大部分无法出示证明产品年份的证据,而普通消费者更无处鉴定葡萄酒年份的真伪。工商部门则表示,由于现在缺乏相关标准和法律规定,也没有相关检测机构,在实际中难以调查取证进行处罚。


“如果官司打赢,我获得的报偿是购物款385元,连律师费都不够。但通过打官司,可以让消费者了解到,年份酒可能存在虚假,他们购买的时候就会注意点了。”贾朕说。今年,他还把打假目标对准了假药,他花了半年时间,在某药房购买了上百种怀疑是假的药,除了上告法庭之外,他还联合了其他几个打假人,在东门搞了一次“假药展”,用自身的经历,告诉市民如何通过简单的方式识别假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追踪造假窝点向工商和厂家举报


贾朕把自己称作是“孤独的打假人”,“我觉得自己就像个老愤青,像我这样的性格,肯定不会自然活到老死。”他说,他上街总喜欢戴着一副墨镜,不知道他的人以为他是在装酷,其实他是不想被别人认出来,“刚开始学王海打假的时候,我很喜欢媒体来采访我,报纸常登我的大幅照片,我觉得自己是个‘打假英雄’,现在变了低调了,还是先保证自己的安全。”他说。有一次开完庭,刚走出不远在一条小巷子,贾朕就挨了几个小流氓的打。


贾朕打假的起因说起来有点特别。“1993年,我来深圳的时候,有一次为了帮助朋友安慰一个老人,扮演了一次假女婿的角色,陪一个有三个孩子的母亲回家,结果没想到,对方要我假戏真做,要我一直演下去,还使出各种手段控制我。结果我使出浑身解数才算脱了这个圈套。这事情的后果就是我特恨造假的人。”他说。1995年,他到深圳一家经济类报社工作,曾经和政府部门合办了一个“打假扫劣”的版面,接触到很多触目惊心的假货,几年后从报社辞职,他就走上了打假的道路。1999年,他第一次打假,把一个出售假“伟哥”的药店告上了法庭,“结果第一次索赔,挨了店主的打骂,闹大了还被叫进了派出所,说你凭啥告我们卖假药。”


“我喜欢打假,第一是可以获得一点收入,另外就是我的性格使然。”他说。打了八年假的贾朕在前两年一度销声匿迹,声称要金盆洗手,今年以来,他又按捺不住,频频出现在法庭上。“我天生性格反叛,喜欢猎奇,还有点行侠仗义的性格,打假挺惊险挺刺激的,好像打仗一样,告上法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还挺适合我的性格。”他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贾朕说,自己为这个性格付出了代价,“职业打假不是什么发财的职业,基本上能保住自己的生活,但‘赚’得更多的是提心吊胆。”他说。贾朕离婚后一直没有再婚,他曾经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女朋友,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贾朕最后还是和她分手了,除了对婚姻有种恐惧感外,他总是感觉到自己危机无时不在,厄运可能说来就来,“我常接到一些威胁的短信。我想结了婚,说不定还会害了别人。”虽然现在经营自己的公司有了存款,但是他不敢买房,“我不敢在同一个地方住得太久,老担心有人来报复,最多的一年搬了四次家。”他说。


这几年,除了继续走职业打假的道路外,贾朕还成立了公司,专门为企业调查造假窝点。“打假索赔往往是针对一些商家,如果能直接把造假窝点揪出来,更能减少假货的危害。”他说。他的公司有几个被他称为市场调查员的员工,时常在市场逛,发现有假货的信息,就向被假冒的厂家或者是当地的工商部门举报,经济的来源主要靠举报费。


贾朕不肯说是如何调查造假窝点的,“这是秘密,不能把我们的饭碗给砸了。但是有一天你如果在报纸上看到报道说:根据群众举报,某地的工商部门又捣毁了一个造假窝点,说不定那个‘群众’就是我了。”他说。而他还有一个更加远大的计划——开办一个律师事务所。“成立律师事务所,最终走法律的路线,是打假人的最高境界!”贾朕认为,他打算在近期成立一个打假人联合协会,汇集大家的力量,一起做这个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