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十七章,魔鬼峡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鹿鸣远回头看时,周围黑呼呼的,什么也没有了,美丽的日本教官娟子消失在那洞口的一丝余光中。

山洞,是一个狭长的,深不可测的山洞,脚下传来了清脆的撞击声,那是沉重的大皮靴敲打在石头板上应该发出的。

“啊-------,啊--------”突然,在自己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声音,近得好象已经靠着啦。

鸣远马上运起功力,嗖地一扭身,远远地躲避了过去。

洞里不断地传出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有高声的悲惨的嘶喊,有愤怒的咆哮,有尖利的鸣叫。有人的,有各种动物的,还有一些机械式的。

好象,已经来到了地狱。或者来到了一个狼穴。

漆黑一团的洞窟里,被这一群群可能存在的生物威胁着,饶是身手敏捷,战斗力已经超级强大的鹿鸣远也不禁头皮发麻,肌肉紧缩。

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前面陡然转折,出现了光亮,随着光线的增强,已经能看得清这长洞里的一切。

一条巨大的蟒蛇悠然地昂起水桶一样粗的脑袋,紧紧地盯着鹿鸣远,它的眼睛里泛滥出进食的渴望,口里的芯蕊灵动地收缩着。

呼!那蟒蛇几乎是飞翔般的速度,一个弯曲就滑到了鹿鸣远的身边。

鹿鸣远觉得这丑家伙的速度还不错,立即迎战,挥起拳头,瞄准了它的左边那只眼睛。

蟒蛇刚要张嘴来咬的时候,猛然感到自己的左眼睛里一阵钻心的疼痛。

哗,血水飞溅,蟒蛇的眼睛碎了一颗。

巨痛的蟒蛇一拧身,泰山压顶般地砸了过来。

呼,它砸进了那边的沟里,溅起了浑浊的水花。

鹿鸣远笑笑:“就这么一点儿小脾气啊?”

耳边传来了一个微弱的闷哼声,是娟子:“加五分,但是,以后的难度会提高的!”

还没有走出三十米,眼前一花,在太阳底下,洞窟到了尽头,但是,麻烦来了。

一群巨大的蜥蜴正虎视眈眈地排成一圈儿,阻挡了前面的去路。

五米到十米长?这么变态啊?

张开了牙齿,这群爬行动物居然发出了类似于人们的阴险得意的笑声!

一百多只?

游戏里也是会死人的!他想到了教练的忠告。

这是特殊的训练啊。

呼,一只大爬虫居然往空中跳了一下,不,不是跳,那分明是飞啊!

一个爬虫能跳上半空中的大约二十米的高度?

变态!

鹿鸣远打定了主意,突然发力,向着前面的一个空`当儿纵身飞去。

不料,那里居然是一个陷阱,因为,看似平坦的可能落脚地居然在鹿鸣远飞身而起的时候突然开裂,粗糙的地面变成了一个身体扁平的大蜥蜴,而且,这家伙还仰起了脑袋,对鹿鸣远说了一句人话:“我喜欢吃人肉。”

鹿鸣远跳到了这家伙的身上,两手狠狠地抠进了它的脑袋两边的粗糙皮肤里。

大家伙愤怒地摆着脑袋,想回咬鹿鸣远。

鹿鸣远的手指一用力,居然抠进了它的皮肉里!

运起习练《易筋经速成》多得到的功力,他把一股股强大的力量送到了手臂和指尖儿。

几个月的练习,在鹿鸣远看来,自己的功力不知提高了多少层次!

可是,这时才仅仅能破开这家伙的皮肉而已。

于是,鹿鸣远想起了经法里的灌注心经,尝试着把浑身的力量向一点汇聚,虽然只有很短暂的半秒钟时间,但是,猛然间变得极其强大的手指已经如同铁铸钢筋,轻易地陷进了它的皮下,一直深入到呼吸的系统。

喀嚓一声,鹿鸣远扭断了它的脖子。

耳边传来了一声惊呼:“集气成针?你居然能这样?”

是教练娟子的。

这时,其他的大家伙一起围拢了来,嗷嗷地叫着,张牙舞爪。

鹿鸣远的速度让他占尽了便宜,只见他飞快地上窜下跳,在空中和一群丑陋的低等动物们舞蹈似的战斗着。一个个地掐进了它们的皮肉,把它们扼杀。

三十分钟以后,鹿鸣远精疲力竭地坐到了地上,看着满地的爬虫的尸体和它们墨绿色的,暗红色的,各种各样的血迹。

痛苦的呻吟着,它们渐渐失去了生命。

“你可以回来了,也可以继续,因为你得了八十分。”

“哦,”

“可是,你必须自己寻找食物,否则,在游戏训练里饿死,同样会扣分的,你的身体将会受到严重的损害。”

“就这么个小玩艺儿?还魔鬼峡谷?”鹿鸣远鄙视地说。

没有人回答。

鹿鸣远继续前进。

草丛里突然传出了粗重的喘息声,鹿鸣远马上就看到了一个丑陋而巨大的脑袋伸了出来,接着,是长长的脖子,然后是一个巨大的身体。

嗷地一声长吟,居然是一头恐龙,而且,看它的背上,还有剑麻一样的背鳍,是一头剑齿龙!

剑齿龙向着鹿鸣远压过来。

一逃一追,刹那间就在庞大的山林边上转了几圈儿。

鹿鸣远轻快的身手被高大的恐龙长腿的优势抵消得没有一点儿了。

眼看着就要被它的巨大脚掌踩中踩死,鹿鸣远突然站住。

他要冒险,否则,一切就玩完了。

恐龙没有这么灵活,它继续往前一冲,冲了过去。

而鹿鸣远则飞快地从恐龙的腿缝隙间反向运动,远远地逃开了去。

往草丛里一隐藏,鹿鸣远听着愤怒的,无可奈何的恐龙毫无目标的叫声。得意地笑了笑。

很久,龙吟消逝了,鹿鸣远继续前进,他要按照要求,迅速地完成这些初级的考试和训练,因为,还几个月没有到正常的社会中生活了,他想念家人,他的恨铁不成钢的爹,他的亲切友好的老姐,他的有些悠远有些暧昧情谊的小温馨。还有三个港市里的好朋友。

哦,给师傅增光啊。

不过,说真的,所谓魔鬼峡谷,真的没有什么魔鬼,一点儿也不吓人。

前面一个高坡,这时,大峡谷两侧一些山岩上的绿色消失了,只有峥嵘的怪石和漆黑的沟壑。远远的可以看见前面有一些金黄色的在太阳光辉下泛滥着刺目光芒的沙漠地貌。

呼,突然就旋起了一阵狂风,把沙激动起来,在狭小的峡谷里,卷成一道道的沙柱。

鹿鸣远也被一道沙柱给裹住了。

狂欢的沙子象沙轮一样打磨着鹿鸣远的身体,有如刀割。

当鹿鸣远终于逃脱了沙障的时候,看见前面有一些人。

穿着古怪的衣服的人,好象是一群强盗,正抓住了几个人。

鹿鸣远悄悄地攀上了他们边缘上的一个小山丘,正好可以看见他们的脸。

这哪是什么人啊,不是,他们只是人身的怪物!

一个个獐头鼠目,长耳大鼻子,分明是西游记里的妖魔鬼怪嘛。

可是,被捆绑的人该是人吧,正常的一些可怜人。

一个妖魔正拿了刀子破开一个人的胸膛,取出血淋淋的心脏。

妖魔们都尖叫起来,然后争着抢着来吃。那个绑在石柱上的人还活着,不断地惨叫着。

鹿鸣远犹豫了很久,终于跳出来。

妖魔鬼怪们一起挥舞着刀枪来捉拿鹿鸣远。鹿鸣远以神奇的速度,先踹倒了一个家伙,趁机夺了他的长枪。

这一是把铁枪,但是锈迹斑斑,好象是垃圾堆里才能找到的古物。

不过,挺沉重的。

正面一枪,鹿鸣远狠狠地刺进了一个家伙的胸膛,然后轻快地一带,带出了冲天的血柱。

在妖魔鬼怪的围困中,凭借着速度的巨大优势,鹿鸣远左右逢源,腾挪飞奔,游刃有余地一个个干掉了这些妖魔。

最后一个没有逃走的老鹰头的家伙把刀扔起来,擦伤了鹿鸣远的胳膊。

一股钻心的疼痛。

鹿鸣远还以颜色,把手中的铁枪照着它的背影狠狠地投去,准确无误地把枪扎进了它的后心,于是,渗透出一股腥血,鹰头怪尖叫一声,胳膊一摆,变化成一双巨大的翅膀,腾空而起,消失了。

战场上只有一些奄奄一息的妖魔,还有一些被惨杀了的人类。

柱子上绑了五个人,都被剥得光光的。而且有男有女,死得非常残酷。他们都失去了心脏,肚子上被拉开了大口子。

想象一下,满地的血泊之中,五个赤裸裸的尸体残缺不全的样子。

鹿鸣远很想呕吐。

他把这些人掩埋了,然后继续走。这时候,他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里真是游戏吗?为什么会这样地逼真?

又前进了大约五里左右,他看见了一座城市!一座古代的城堡!

兴奋地跑了很久,终于到了。

可是,这里没有一个活人,城门洞开着。

在城门洞里,鹿鸣远又见到了人,不或,他是死的。而且尸体早已僵硬,显然死去多时了。

腐朽的城门洞的里面有一道虚掩的门,他一推就开了,很厚的木板倾倒下去,并发出了脆弱的折断声。

鹿鸣远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哪里是一个城市,分明是一个巨大的屠杀场!

满地的尸体,满地的头颅,满地的黑血和乱七八糟的被砸毁的城市,烧黑的房屋。

一个女人被割去了双乳,乳房上爬满了蚂蚁,正疯狂地沿着伤口处撕咬着。

十几个男人的生殖器都被割掉了。

很多人都被开膛剖心。

还有一些孩子。

一个孩子被从中用大力活生生地撕成了两半。

在一座房屋前,有一排行刑台,上面正保持着一些死亡的犯人。

很多是掉死的。身体和五官高度扭曲,死得很痛苦,惨烈,也很难看。

一个应该十分美丽的年轻女人坐在一个木头的驴子上,神态木然。

鹿鸣远忍不住这个女孩的美丽和悲惨死亡,准备移动她。但是,她好象长在上面了似的,就是搬不了,。最后,鹿鸣远才发现,她的下身被一根尖锐的铁棍穿过,一直穿到了腹部和胸膛,这样,她就被固定住了,成为唯一没有栽倒的死人。

台上,还有三个被完全剥光了皮肤的人体。惨白的肉体被许多的黑血浸染成污浊不砍的模样。

有一具尸体的脑袋缩进了胸膛里,显然是被重物敲打所致。

鹿鸣远再看看墙壁上的时候,看见有上百名尸体被钉在上前。死状千奇百怪,但是,都经历了凶狠的刑罚。

鹿鸣远的心剧烈地收缩着,他不砍这个残忍的场面。

忽然,他感到了一种蹊跷,

是什么在动?大地在摇晃吗?

不,是这些人!这些死人都活来了!

各种各样的尸体,带着各种凶杀器械,甚至是半截儿的,半片的人体,都开始在地上蠕动和挣扎,然后发出很大的惨叫声!

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吗?

鹿鸣远心惊肉跳地看着,做好了应付的准备。

不一会儿,这些尸体挣扎着,蹒跚着,向鹿鸣远走来:“抓住他!杀了他!让他和我们一样!”

满城市的尸体一起向着鹿鸣远蜂拥而来。

鹿鸣远看着,直到他们到了自己的跟前,这才一纵身,跳上了一个高台。

不料,高台上照样也有尸体,他们疯狂地嘶叫着冲过来。

鹿鸣远重拳出击,打倒了好几个,然后扑上了城墙,在这里喘息了一会儿。

可是,城墙上的被杀死的士兵模样的人也复活并开始围攻鹿鸣远。

鹿鸣远只好把这些僵硬的尸体再一一杀死。

而当他杀了大约上百个尸体并精疲力竭就要绝望的时候。大地忽然摇晃了一下,满天的沙尘从天而降,把一切掩埋了。

于是,他清醒了,取下了头盔,他的陪练一号和二号,以及奇怪的日本小妞娟子都眉开眼笑地祝贺他:“你通过了第二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