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尔电脑来自血汗工厂 谁替弱者说话

ivwjeai00 收藏 0 120
导读:12月17日,笔者收到了来自香港朋友永健的电子邮件,邮件中附上了香港民间团体“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对戴尔公司(DELL)的电脑零件供应商的劳动条件调查报告。 事情要从上个月底说起。11月25日,网易发布了一则题为《戴尔电脑遭香港高校联合抵制 被指血汗工厂制造》的报道,我在新闻图片中看到了永健,便给另外两位朋友发邮件询问此事。经过一番辗转,于是有了本文开头提到的永健给我的来信。 笔者在香港做交换生的时候,了解到在香港有一种购买品牌电脑的“学生机”优惠政策。品牌电脑厂商会针对特定

12月17日,笔者收到了来自香港朋友永健的电子邮件,邮件中附上了香港民间团体“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对戴尔公司(DELL)的电脑零件供应商的劳动条件调查报告。


事情要从上个月底说起。11月25日,网易发布了一则题为《戴尔电脑遭香港高校联合抵制 被指血汗工厂制造》的报道,我在新闻图片中看到了永健,便给另外两位朋友发邮件询问此事。经过一番辗转,于是有了本文开头提到的永健给我的来信。


笔者在香港做交换生的时候,了解到在香港有一种购买品牌电脑的“学生机”优惠政策。品牌电脑厂商会针对特定高校的学生专门推出特惠机型,其配置与零售机型并无区别甚至更高,但是价格要便宜得多。戴尔也是“学生机”优惠政策的厂商之一。如果香港的高校接受了学生会的建议,戴尔电脑有可能将被排除在高校的“学生机”采购清单之外。也就是说,至少有一部分香港的大学生宁可不享受优惠,也不愿意购买“不干净”的产品。而尽管戴尔公司的相关人士在报告发布后迅即进行了回应,并作出了“目前正在考虑是否对配件供应商的用工情况进行调查”的积极表态,但SACOM发布的报告让戴尔产品的形象大打折扣。据网易在相关新闻后开设的投票结果显示,在23464位参与调查者中,有近90%的人表示会因此抵制戴尔的产品。


正如SACOM此次报告目的中提到的,“本报告旨在提升公众对中国电脑业生产者劳动条件及全球电脑业生产外包制度的认识”,从而“唤起香港及世界各地人民对中国劳工状况的关注”等。香港的一些大学师生通过发布调查报告、组织抗议活动等形式为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劳动者鸣不平。这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劳动者,是最需要社会关注与帮助的弱势群体之一,他们既不具备与用人单位平等协商的能力,也无法主动通过媒体向劳动保障部门或社会求助。整个社会很难听到来自这一弱势群体的声音和表达。尽管近年来也有一些媒体对一些用人单位的非法用工现象进行了报道,比如《南方都市报》2005年11月7日一篇题为《一个女工的最后 72小时》的报道曾引起了媒体和社会对珠三角地区外来务工人员工作条件的广泛关注,但总体来说这类反映基层劳动者生活的报道少之又少。2006年发生的 “富士康事件”除了给《第一财经日报》带来一场虚惊外,也让人们看到了媒体在资本力量面前的无力。在这种情形下,“谁来替弱势群体表达”这一问题不仅仅是提给媒体的,也是提给每一个社会成员的。

北京商报》记者罗添在11月27日报道的“记者手记”中有两段话或许能代表媒体的反思:


值得思考的是,这次揭露戴尔“血汗工厂”的并非劳动保障部门的相关人员,并非“社会良心”的记者,而是来自香港大学的普通学生。他们利用课余时间走访东莞多个工厂,实地访问了60多位工人,发现大量违反《劳动法》的现象存在于一线工厂,并用实际行动向违法的企业发出抗议。


同学们的这次行为提醒了劳动保障和监管部门要尽到自己的责任。连毫无社会资源的学生都能发现的问题,为何我们的监管部门却会遗漏?“血汗工厂”的存在不仅让整个行业蒙羞,同时也影响了整个“中国制造”的形象。


笔者从SACOM的网站上还了解到,除了此次针对戴尔公司的调查外,SACOM还组织过抗议包括香港迪斯尼乐园和佐丹奴(Giordano)在内的知名企业违法用工的活动。而“联校无血汗校园运动小组”目前正全力推动“校园干净衫”运动,希望能帮助中国工人改善工作条件。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启示。当你准备为消费买单的时候,不妨停下来想一想那些制造商品、提供服务的劳动者们,他们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替他们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