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车祸1死1伤疑因警车猛追 省公安厅将调查

“儿子在外打工四年了,从没回过家,前不久,一来是想念儿子,二来又考虑到儿子27岁了还没有成家,我便托媒给他寻了一门亲事,要他回来,与女方见过面后,如果没有意见,就给他把亲事办了,谁知他11月20日,23日晚上就出事了......”拿着交警部门出具的《尸体处理通知书》,今年62岁农民王光明不禁悔恨难当,王光明说,车祸中的死者王明军是他儿子。连儿子是怎么死的都没弄清楚时,24日下午,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就接到了当地交警部门的一纸《尸体处理通知书》,要求其尽快办理死者的丧葬事宜,否则将按《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一条处理。至于儿子的死亡原因,没有谁给这位目不识丁的农民一个说法。


王光明说,他至今仍不知道这个《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一条是什么内容,无奈之下,自己只得强忍悲痛,将儿子的尸体拖回家,按农村风俗进行了安葬。


目击者:


车祸发生时有民警在场


24日中午,记者到达事故现场采访时,被车祸撞损的门面仍没有恢复好,该店店主陈瑞怀告诉记者,他的门面是珠藏镇长征北路29号,车祸后一直未修复。


陈瑞怀说,事故发生时自己在里面一间房间里睡觉,事故发生后不到一分钟自己就赶了出来,就房门被撞坏,摩托车前轮部分全部进入店面,两人一动不动地躺在摩托车旁,遍地是血。陈瑞怀说,他随即打开电灯,见门外还站着一名警察。


与该店一墙之隔的是31号(该镇是单双号分隔街面两旁)门面,店主王国林说,当晚,他正在门面的三楼上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巨响,由于担心是自己的门面发生问题,当即下床,衣服都没穿就拿着家里备用的探照灯从楼上往下照射,发现旁边门面有两人躺在地上,血水正顺着两人身下往外流淌,而在距两人倒地处约一米远的地方,一位身穿警服的民警正站在那里。


王国林说,就在他回屋穿衣服时,他看了一下时间,是23时零3分。而从他听到声响到拿探照灯从楼上往下看到事故现场,中间最多不超过一分钟,之所以能看那么清楚,是因为他的探照灯最远射程是1000米。


“我当时正路过邮电局准备回家,那里距离事故现场大约五、六百米,一眼都可以望得到,只见一辆摩托车载着两个人从我身边快速驶过,随后又见到一辆警车也跟着过去,随后就听到传来撞击的声响,我抬头看时,只见从警车上下来一个民警,我也跟着走过去。这过程中我还见到那个民警上前去动了一下死者,可能是查看其是否死亡,我赶到后,因为见其中有一人还没有死亡,随后来的民警们便将其送往镇医院。”家住该镇的居民李正江对记者如是说。


派出所长醉酒鸣枪


村民捡到遗落子弹


“可能是喝多了,派出所长下车时走路都走不稳,朝天鸣了两枪后,就要我们跪下,一干人对我们进行毒打,把我们抓去关押。等他们调查下来我们都没有事后,所长只说一句他做了什么事都不记得了,请我们原谅他就算了。”12月24日,家住瓮安县的几位青年农民向记者讲述了11月23日晚他们在该县珠藏镇上所遭受的一幕。


据该县铜锣乡(与珠藏镇相邻)铜锣村青年农民周昆说,当天下午,他骑着自己的摩托车与同村青年李光德到珠藏镇上去买东西,在街上朋友处玩了一会后,约23时10分许,两人准备回家,走到珠藏镇长征东路计生站附近时,恰好遇上邻村的青年金运波、施汝庆两人,因为周坤回家必须经过两人的村中,两人便要求说四人同乘一辆车走,周答应后,几人正走到距停车位置约5米远的地方时,一辆警车鸣着警笛突然来到几人面前停下,车上下来五六名民警,只见走在前面的派出所所长杨育平摇晃着下来朝天鸣了两枪后喊:“全部不准动!跪下!”


包括另一名过路的学生,五人当即吓得蹲了下来,民警们上前不问青红皂白就对着几人搜身,不时还拳打脚踢,辱骂。这其中,在旁边经营店铺的四川青年王学强准备凑上前看是怎么回事时,也被该所一民警(据说是该所户籍民警)抓住打了几耳光,这个过程中,所有被打的人员均闻到民警们身上有浓浓的酒气。




12月24日上午,在瓮安县人民医院病房里,车祸事故当天的伤者周德恩向记者讲述了事故发生时的经过:“事故发生前,23时许,我从街上一朋友家中聊天出来准备回住处休息,从朋友家到我租住的地方步行仅需3分钟。就在此时,我见到王明军骑着摩托车路过,突然心血来潮,招手要王停了下来带几步路,就在我横坐在摩托车上还没来得及坐稳时,身侧突然响起警笛声,我转眼一看,是一辆装着警灯的面包车在距离我们约两、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警车上同时有人喊"站住!"我正纳闷之际,谁知王却突然驾驶摩托车启动,并快速向该镇长征北路方向行驶。由于速度过快,摩托车突然向左面的路边冲去,并迅速撞上路边一扇关着的门面,我也就随之昏迷了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