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宗赵构真的是冤杀岳飞了么?

4444shuaku 收藏 3 858
导读:其实,赵构杀岳飞,虽然是冤杀,在当时来说也不能不说他是为了社稷。我们把绍兴八年做为一个横切面来分析吧,当时,赵构皇位算是稳了,国家的重大政策也可以自己说了算,(具体体现在可以自由任免丞相)。他坚定的要议和,议和不全部他自己的是软弱主使,也有客观的分析。我们试着分析一下:   一、战争费用浩大   虽然说反攻可以指望沦陷区的义军和义民支持,但是,这些支持既不全面,也不可靠,庞大的军费还是要从江南出。在当时的情况下,尤其是有很多军队兵贼难分的情况下,就算是本国军队行动本身也会害民而不是保民,进一步把

其实,赵构杀岳飞,虽然是冤杀,在当时来说也不能不说他是为了社稷。我们把绍兴八年做为一个横切面来分析吧,当时,赵构皇位算是稳了,国家的重大政策也可以自己说了算,(具体体现在可以自由任免丞相)。他坚定的要议和,议和不全部他自己的是软弱主使,也有客观的分析。我们试着分析一下:


一、战争费用浩大


虽然说反攻可以指望沦陷区的义军和义民支持,但是,这些支持既不全面,也不可靠,庞大的军费还是要从江南出。在当时的情况下,尤其是有很多军队兵贼难分的情况下,就算是本国军队行动本身也会害民而不是保民,进一步把军费摊在江南民众身上可能会激起更多的农民起义,(又参考明末,对后金的战争直接导致政府破产,不断摊派的军响进一步把老百姓逼进死路,民变四起,最后亡于民变)。


我们只看到岳飞说的反攻如何如何容易,却忘了江南既有金兵南下时的破坏,又有苗刘之乱的兵害,还有那些不守军纪的宋军将领部队(如刘光地,张俊之流,还有更多无名之辈,岳家军这种优秀军队到底是少数)和各路起义军带来的兵灾,江南之地打保卫战还可以,


要北伐打全国性战争,已经给战争破坏的江南可以提供的军马粮草还差的远(在不逼老百姓饿死的前提下,


想当年,以美国之富,打德国日本还要全民粮食配给)。至于金国也困难,这在当时赵宋是不知道全面情况的,对于赵宋来讲,金人可以把老百姓杀光抢光来支持战争,赵宋不可以,所以和谈是当时正确的战略部署。


二、唐末五代藩镇的阴影


有人问:把部队全部交给象岳飞这样严格治军的军人不就可以大大提升军队的效率,减轻战争负担了吗?


可是这里有两个问题,就是怕将领拥兵自重,不可复制。一来赵宋自建国一来就对武将防范很深,在北宋时期,统治相对稳定,中央实力还很强的时候,对一代名将狄青还是又防范又打压。可何况现在风雨飘零,政权人心不稳,中央实力薄弱的时候,把军队和国家命运都交给武将,更是违背赵宋建国的国策。(其实这里还有赵匡胤本身就是这个出身,所以更忌会,这和这武将忠心不忠心没有必然关系,想当年,老赵何尝不是对周世宗忠心耿耿)再加上赵构不是军事型君主,治文官可以,治武将就差了,假如象汉高祖,唐太宗就不怕重用韩信,李靖之类超一流武将了。赵构却没有驾驭岳飞的能力和自信。这里可以套用这么个思路,假如岳飞,韩世忠,北伐打不赢,那么徒然耗费国力。假如打赢了,那么也得给他们列土封侯,专制北方。他赵构依然没有什么实际好处。你想岳韩刘张等人还没北伐已经是位极人臣,要是真是什么来个直捣黄龙府,那说不定就要,入朝不绉,剑覆及殿,参拜不名。


这样一算账继续北伐对赵宋政权就划不来了。(但是对整个汉民族,对沦陷区里面水深火热的老百姓来说,北伐还是有其历史正义性的,但是赵构已经顾不上了。事实上,四川的吴玠兄弟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只是样子上还是宋臣,你看他们不是兄传弟,弟传子,子传孙吗。后来还出了个败家子吴磷,卖国求王位于金。所以说南宋继续北伐,朝庭鞭长莫及,就怕越打越多藩镇。)从大历史的角度来看,唐中期以后我国历朝的官僚系统都不能有效的指挥战争,能打有效的战争将领必定是自外于这个官僚系统。也是导致将相不和,主和占上风的原因。


三、和谈可以确认自己的政治地位


之前金人一直不承认这个南宋的,或是建立张,刘伪朝,或是想另立宋室宗室。如今肯坐下谈判,前题肯定就是承认了赵构的政治对等地位。对于合法性还受到质疑的南宋朝来说,这种挟外而自重的实用性也是有的。对内,透过和谈收回兵权,军队国家化,提拔主和官员,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在还没有尾大不掉之前,把武将们收服。


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金开了和谈之门


任赵构自己怎么想,假如金国坚持要打,赵构也和不了。可是绍兴十年,金人也打不动了,之前金人一直靠掠夺占领区百姓,而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可是过了长江以后,就算抢到东西也运不回北面,两次南征都是白搭,一次还差点灭顶,使他们明白到,金国的水战优势远远及不上马战,再打就打成消耗战。对于为战利品而战的金人来说,这种消耗战没有积极性。而且,在占领区进行的掠夺,也达到了死角,反抗的义军四起,已经打到一种得不偿失的平衡点了(可怜的老百姓,抵抗和被抢都是死路一条,那就抵抗吧)。


那时北方各地,跨郡连州,结寨自保的百姓,声势浩大,打出十万众旗号的不可胜数,金人的兵力已经到了极限,急需停止全方面的军事行动才能把统治区巩固下来。所以也愿意和赵构谈。


其实这是赵构为后人指责的一个地方,就是,他只看到自己困难,没想到金人其实比他更困难。当时只要再咬一咬牙,把金人赶回黄河以北不是问题。或者就算是和谈,也可以谈一个更好的条件的。而不是什么以币养寇的屈辱条约。可是这是我们今天后人站在全局的高度上看出来的,当时对于赵构来说,他是不可能全面了解金国的困难的。而且对他来说,北方的义军和农民起义军样,他不是解放军,没有必要去接应的,他要的是顺民,不是义军。而本身又困难重重所以他选择了停战。说到底,金人的武装班子已经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赵构的班子才十几年,还是颠簸流离。要人没人,要钱没钱,万事草创,文官都是前朝留下的,武官都是自己山头打出来的,都不是他赵构提拔的。就是说他赵构这时候,恩信未立,威武不加,万事不备(可以看看黄仁宇对那段时期的描述。我们以今天的后知历史,要求他当时把战争进行到底,实在是苛求。)


好了,说了那么多为什么要和谈的直接原因,那么为什么要处死岳飞呢.假如说是满足金人要求,此说不能成立,赵构不是傻瓜,自毁长城的事还是不会做的。其他的几个原因就错综复杂,一环连一环了。


究底的原因就是因为,主和是高宗的既定立场,也是他要巩固地位,立威信于天下的总政治路线。不管这个路线对不对,既然它是皇帝乾钢独断定下来的,就一定要执行,不然他的威信何立。他可以让一个书生反对他主和,却绝对不能容许一个国务院副总理加军委副主席加军区司令(少保枢密副使节度)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公开场合和他唱反调。


其实主战不要紧,文官里还有张浚,赵构排斥不用就是。拥兵自重,也不要紧,刘光地也不过是回家养老。


岳飞本来就处在嫌疑之地,拥兵自重的武将,又是主战派。不过,两条都犯还有韩世忠,张俊陪着。韩世忠在苗刘之变中奋身勤王,是一个烈火见真金的人物。张俊有人性弱点,可以以财宝安之。反之岳飞,皇帝对岳飞无恩无威,飞的功劳都是自己打出来的,又是看上去有大志的人,岳飞越是得人心赵构越是怀疑他。岳飞再立功的话宋朝都无以为报了。


再看看岳飞公开喊出来的口号:“收复河山,迎回二圣”。赵构倒不怕岳飞把这两个皇帝接回来,他们无恩于民,无德于天下,生活腐败,用人不当,自己当了敌人的俘虏,回来也不会好意思和赵构争天下的。就怕是岳飞,“收复河山,迎回二圣”。这是多大的功劳啊,你要自己立这功劳,留给我什么?


还有你打出这旗号“迎回二圣”是不是想回来后来一个废弟立哥,加重你自己的威名,然后入朝不绉,剑覆及殿,参拜不名,封王,加九赐,把我们赵宋当成傀儡,最后叫我哥再把天下让给你岳飞啊?做我们大宋朝的曹操,刘裕。


迎回二圣赵构不是怕皇位不保给他哥哥,而是怕皇权要直接让给岳飞。所以,问题不在你岳飞主战,而是以飞的身份,在皇帝已经定好主和方针下,你公开打出这个“收复河山,迎回二圣”的口号。这是直接对我的地位的挑战。


之前在太子的事上,我已经提醒过你,你功劳这么大,假如参与到立储君这事上,将来威权太重,对你没好处。古代周亚夫仅“非少主臣“一条就可以是死罪了。你现在倒好,我还活着就和我公开叫板了。加上我赵构没啥军事技能,一向对你非常忌憚,你说我能不杀你岳飞吗。其实,不用你真的“反攻北方,解救二帝”的,以你的身份地位人望,叫出这个口号,左面找一批象张浚这样的文官,右面依着韩世忠这样的武将,中拉一个宗室做监国,后面一大群象你私家部队一样的岳家军。就是对我赵构的皇权最大的威胁了,我老赵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不得以,只能先杀了你立威,打击别人以免别人轻启不臣之心。


韩世忠虽然也主战,但是到底没有象你岳飞那么公然唱反调,再加上烈火见真金,在苗刘之乱时立的功劳,我可以不杀他。你岳飞就说不准了,我可不想再在烈火里面试一下你是不是真金,万一你不是真金,我就全完了。杀你也不冤,从白起开始算起,乱世中功高盖世的武将,下场都不外乎是被杀和背叛(连赵构爷爷的爷爷也是这条路)。黄泉路上还有彭越,韩信,檀道济,斠律光,高长恭,任喜,谢艾,侯安都等一大串陪着你。


赵构在历史上的形象,好象是个软弱无能的投降派,自己高高在上的做皇帝,什么事都是秦桧主持。其实不然,他这个皇帝当的也很辛苦的,


而且地位一直也不太稳固,前期的苗刘之乱就是一个证明。在加上自己没有儿子,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时代,当时没有储君可是动摇国本的大事。


你想想绍兴头十几年,北有强大的金国压境,外有专制一方的武将,内里还有各种心思的文官(有的觉的可以找别的宗室做皇帝,还有主战,主和之争)所以在绍兴头十几里年,赵构实在是在风雨里走过来,除了用兵之道不怎样以外(也是岳飞非死不可的原因),赵构在驭使臣下,管理国家之间实有过人之处,才坐稳了他的皇位。就拿把建国公赵瑷立为太子的事,实在是非常英明的一笔,自己没有儿子,就算现在生了,立为太子,也是年纪太小,万一自己一去,主少国疑,估计也不长久。宗室立个近亲的,万一来个争权的太子,弄不好也要两败俱伤便宜了外人。立了个宋太祖七世孙,实在是合天下之望,一来赵瑷英气不凡,有人望;二来从宋朝建国以来就有太宗的烛影斧声,太宗得从哥哥手上巧取天下的非议,现在好了我不为自己,一心为了赵宋,立个年轻贤明的族子,稳定了国本,(后来明朝的景泰帝在自己无后又不肯立英宗的儿子为太子,导致祸起萧墙,英宗复立,可见赵构还是挺高明的也可以把大局看的高于自己的私心)。三来,就是因为赵瑷是疏族,所以赵构大权在握,不怕太子争权,也不怕再有苗刘之乱这种事。只有等到自己愿意放权的时候,再主动让位,禅让给赵瑷。象这样的人,会象是任人摆布,或是私心而杀岳飞吗?


还有一点,后人老是用赵构独用秦桧而指出他昏庸,其实独用一人正是赵英明的表现,一个君主假如要参考的时候应该多听听,可是一旦有了决定以后,就应该避免众说纷纭。


既然定了下来,就找个能干忠实的执行者,贯彻落实就好了,假如朝令夕改,只会坏事。(对比后来明崇帧,既要和后金议和,又怕大臣议论,后来事情漏了出来,群臣众口,皇帝竟然不认,而且冤枉替他议和的大臣私自议和而一刀杀了,两人真是差天共地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