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人情结 理想-现实 <7>感动-瞌睡

nihaoyannan 收藏 1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5/[/size][/URL] 我觉得瞌睡应该改个外号,吝啬鬼这个外号才贴切,除了这包烂衣服,他还把洗的发白的毛巾,开了2个洞的臭袜子,用了2/3的肥皂,一些破鞋,甚至还有一铝盒下午饭装了一大包。更别提他那床牛吃了都要呕三天的被褥。我看我今天的形象是全毁了,我开始后悔跑来找他这么个人物。所以我选了觉得最好的那包烂衣服,提起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5/


我觉得瞌睡应该改个外号,吝啬鬼这个外号才贴切,除了这包烂衣服,他还把洗的发白的毛巾,开了2个洞的臭袜子,用了2/3的肥皂,一些破鞋,甚至还有一铝盒下午饭装了一大包。更别提他那床牛吃了都要呕三天的被褥。我看我今天的形象是全毁了,我开始后悔跑来找他这么个人物。所以我选了觉得最好的那包烂衣服,提起就走(我自己背的个小包,一套衣服)。

瞌睡虽然比我大2岁,但他也知道“不好意思”,跟在后面傻笑,竟然还厚着脸皮跟我要烟。我想起和瞌睡在一起玩的时候,好像次次都是我吃亏啊,但是我却一点也不讨厌他,也许是他那傻笑吧,每次占便宜他都那傻笑,让人生不了气,而且你当面指责他,他也那个样,很让人没办法发火。

上了公交,我开始想起了家,想起了母亲,兄弟俩母亲最疼爱我,因为考学志愿的事,我闹的心情很不好,母亲一直担心我,怕我出事,本来上学父亲要求我自己去的,可是母亲坚持要送,我现在还记得母亲要回来时,不停的叮嘱我注意这注意哪,满脸的不舍,眼睛不眨的盯着儿子的脸,时不时的偷偷顺过头去抹眼泪,回想起来我就心酸,可那时叛逆的我,没有懂得太多的感受,每次母亲打来电话,我竟然忍心不去接,母亲好多次要来看我,都被父亲断然拦下了,那半年我想我究竟在母亲的心口上划了多少伤。

到了火车站,好不容易把瞌睡的东西弄下来,我看着瞌睡的东西,瞌睡去排队买票(当然钱是我出,反正没多少),我坐在瞌睡那包烂衣服上抽烟,无聊的看着车站的人群。这时有3个年轻人直直的向我走来,我感觉有点不妙,精神一下紧张起来,不会是抢劫吧,瞌睡这些东西还有人看中?我也不像有钱人啊,身上除了还剩几十元,就个普通小包和一套衣服啊,想到衣服我一下醒了,他们是公安学校的,冲我这身制服来的,看来传言是真的。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跑,我站起就跑,我刚转过身就被两人抱住了,我一惊,马上知道被围了,一起5个人。跟着就是拳头和皮鞋落在身上脸上,鼻子立刻就有痒痒的液体流出来,妈的,我火了,死死抱着一个就猛揍,我被放翻在地上,我抱的那个家伙也跟着倒在地上,他们想把我和那家伙拖开,边骂边拖,没见效,跟着更猛烈的拳脚落下来,我一口咬在他肩膀上,被我抱着的家伙嘎嘎乱叫,我也听不清楚,耳朵被人来了一下,还在哄哄响,我胸口和胃开始有些受不了,好想吐。我还没吐出来,身上的撞击一下减少了大半,我松开嘴巴,大口踹气,人有点虚脱,被我抱着的家伙疼的乱弹,拖开我的手,我想完了,脸保不住了,我认命的把身体翻转过来,我就看到了瞌睡,他手里不晓得从哪个民工哪里“借来”的挑杆(挑5米长条砖的木棒,一般长2米,很结实),死死盯着揍我的人,那眼神变的十分冷血,(不知道谁见过这种眼神不,就是一看到,心里就会突的冷一下),他脚边倒着一个人,右脸上一轮白白的棒子印,可能把他打晕了,眼睛斜到一边,一动不动。我看傻了,那几个家伙也看傻了,除了被我咬的家伙还在捂着肩膀叫。就这么愣着,瞌睡没愣也没傻,见那几个家伙没动,他单手舞起棒子朝地上躺的那人小腹上就是狠命的一棒,本来那人晕过去了,突然这么一下,立刻就醒了,嘴巴张得老大,双手捂着肚子,整个身体弯成个半月,半天嘴里就发出呃``呃``,活像脱了水的鱼,哇的一下把中午吃的东西吐了一身,然后抱着肚子在地上痛苦的打滚惨叫,瞌睡却一点事也没发生一样死死盯着其他几个人。我和那些揍我的人都吓呆了,瞌睡移到我身边,扯我衣服,我醒过来,瞌睡伸手将我扶起来,慢慢后退,我和他推开围观的人群,叫了一辆的士,那几个家伙就那么惊恐的看着,车站也“没人管”。上了车后,我精神才放松下来,妈的,疼死我了,刚才还顶的住,现在疼的我眼水都出来了(我没哭,那不是哭,身体反应),瞌睡将我衣服搂起来,观察伤势,看了会,傻笑着说没事,皮外伤,内伤看你还可以乱动也不会重,看着他那笑样,我感觉怪怪的,我说,你那些东西也不要了,刚才你可真够狠啊,不过不是你,我今天就完了。瞌睡笑着说,他们人多,我们2那打的赢,你又跑不脱,手不狠点就镇不住那几个杂Z,就是我那些东西丢了有点可惜。然后一副吝啬鬼样,竟然还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我们没去医院,直接去了汽车站,我把制服换了(说起来可惜了我的制服,在拉扯的时候袖子,肩章,扣子都掉了,那是我唯一的制服),在车站药店买了点药酒,在洗手间我把鼻子嘴巴洗干净,瞌睡去买了车票。我们上了车,因为疼,我一句话不想说,心里就想着,等老子回来,一定要报仇。瞌睡坐在我边上,知道我不想说话,一个人又开始打起瞌睡来,我看着又陷入无精打采的瞌睡,我好一阵感动。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7-12-29 19:28:07 被nihaoyannan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