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23世纪中叶,中原有一位强大的军长依靠山东异族的支持,推翻了原来的统治者挚,这位君长便是中华有名的帝王之一——尧。他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并抹去中原人对山东人异族干涉的反感情绪,自称是前朝统治者的后代,是挚的异母弟,并散布挚不善于统治国家的谣言,以此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他并不像后人所称颂的那样,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经常对外用兵,扩张领土,可以说是一位军事家,并且每次都为战争寻找一个名正言顺的好借口,其中最著名的是丹水战役。这位帝王曾一度增加了自己的权利,但他又是不幸的,因为在他统治中原近二十年后,世纪洪水暴发了。这洪水几乎泛滥到整个黄淮海平原,平民的生活和生产受到了严重打击,尧极少有能力再在全国推行它的政策或使用军队了。但这并不是最不幸的,洪水被说成是由于尧的独裁造成的。贵族们强烈要求削弱帝王个人的权力,尧在巨大的压力下让步了,他成立了议事会,由四位最有威望的地方长官和其他一些重臣组成。一切大事都要由议事会商议决定,虽然尧也有一定权力,但事实上在表决时他只相当于一个议员。公元前2235年,议事会决议派另一位有名的君长——鲧前去治理水患,事实上是分割了帝王的权力,树立地方君长的威信。但是鲧却没能治好水患,他对水采取堵塞的方法,反而使洪涝更加严重了。尧以鲧治水失败为借口,把他杀了,尧希望以此重新扩大自己的权力。但议事会也毫不让步,他们提出了列头执政的方案(即由两个权力相等的帝王同时执政),理由即为尧已年老了。起初,尧还能拒绝,但后来想共同执政的那位君长获得了山东异族势力的支持,尧被迫让步了,那位后起的君长便是舜。虽说是共同执政,但尧实际是被架空了,大小事物均由舜和议事会决定。尧统治的时代事实上已经结束了。


舜虽然得到了议事会的支持,但他仍然认为自己的地位不稳。他留放了前一位要求与尧共同执政的君长,又大举对南方的三苗民族用兵,象征性地流放了一部分三苗俘虏,还多次深入三苗腹地。舜对三苗的战争可能是由于为了提高自己的威信,而他已与山东人结盟,只得对南方动武。(中国事实上由中原、山东和吴越三个国家系统组成。)舜扶植了一大批新贵族,同时也流放或杀戮了一批反对他的旧贵族,并对他们加上不遵守家庭公德和社会公德的恶名。(舜本人被描述成家庭公德的典范,对此有很多生动的传说。)


但是大水仍然困扰着中原和山东,舜破格起用了鲧的儿子禹,让他继承父亲的事业。禹不负众望,治水十三年,终于得以平定。在此期间,禹还对国土资源进行了情况调查。大水退去之后,舜和禹的威望都空前提高。公元前2193年,尧在空虚和绝望中死去。他的儿子丹朱试图推翻舜的统治,继承父亲的王位,但是被轻而易举地击溃,自己被俘杀。舜从此成为从形式到实质的唯一的帝王。


此后,舜为了加强自己的权利,极力拉拢山东贵族,给予政策倾斜,以至于舜在山东传说中与他们的神冥合为一体了。舜为了打击议事会采取了一系列特殊的措施:1。设立上下两院,上议院由四位大酋长组成,下议院由十二位大酋长组成。这样舜可以经常利用上下院的不和强加自己的意志。2。议员不再由公议根据赞同人数的多少来产生,而在推荐后由帝王任命产生。这样一些支持自己但受到贵族反对的人可以顺利的进入议事会。3。中央和地方的官员直接由帝王委任,并设立考评制度,帝王可以随时撤免官员。这样实际权力几乎全部落入帝王手中,议事会几乎成为形式上的了。4。规定普天下的百姓和土地都属于帝王个人,各地放征收的税赋必须按比例交公。议事会和官员变成了管理机构,没有了所有权。5。限定地方武装的数量,并必须对帝王效忠。这样政权和军权在帝王身上统一了。舜晚年又对官员进行了一次任免,防止重要职位上的官员权力过大。但这却阻止不了一个人的壮大,那就是禹。


议事会势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此后便一蹶不振。但新官僚的代表——禹,却不甘心舜独揽大权。禹在治水中大大树立了威信,他对水的疏通法十分管用,甚至被各地人民奉为神冥。禹看准了各地官员对舜的不满情绪,把他们拉拢到自己身边。禹也代表舜对三苗用兵,并取得了胜利。禹答应和山东人的领袖益分享权力,从而使舜被孤立了。起初,禹不敢与舜正面冲突。后来,他看准三苗人大举进犯的时机,说服舜对南方用兵。此时,舜的儿子商均的地位还不稳固,舜错误地把国家交给他,自己带兵南下了。禹积极活动,向三苗人透露军事情报,并切断了舜的后援。公元前2178年,七十八岁的舜在南方战败,后受伤并感染而死。禹以为舜报仇为名,接管舜的军队,大败三苗人,使他们彻底归附。接着,禹迅速回师中原,与掌国的商均大战,杀了他,从而完全夺得了帝王的位置。


禹即位后,没有改善议事会状况,反而把它彻底解散了。禹继续任用一批重臣,保证他们对自己忠诚,但同时加强对中下层贵族官员的考评、任免,使上下级官员无法串通,禹一方面答应忠臣皋陶可以让他即位,后来皋陶病故,禹又答应与益共同执政;另一方面,禹为他儿子启扶植死党,扩大家族影响。随后,禹便联合中原和山东的力量去征服吴越人。(三苗只是吴越人的旁支,而中原便与它冲突了半个多世纪,而且伟大的舜还死于战争中。那么吴越人的强大也就可想而知了。)虽然,此时吴越并非处于鼎盛时期,但面对异族的大规模侵略,他们是不会屈服的。吴越人在外界压力下,团结在一起,接受一位伟大英勇的帝王领导,他就是相柳。他们利用水战与中原和山东联军周旋。山东人与吴越人斗争了几千年,双方仇恨很深。(山东人经常有关于一个英雄用箭射死巨蟒的图画,这象征了山东人对吴越人的胜利。山东人善于使用弓箭,而吴越人认为自己是蛇或者龙的后代。)而禹的野心也空前膨胀。三个民族在长江下游誓死决战。这场战争的激烈程度远远超过尧依靠山东人的支持推翻挚的斗争,足以与几百年前轩辕和烈山与蚩尤的大战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尽管中国人有美化战争的倾向及对以德服人的崇敬,这场战争仍然被描述得很惨烈,相柳被描述成有九个头吞噬九座山的蛇身怪物。最终在治水中也善于水战的中原人终于胜利了,禹杀了相柳,进一步向东南挺进。这场战争后来被认为是禹治水成功的决定性战役。然而未完,吴越人的反抗并没有就此结束。当禹再次南进时,遇到了吴越人的一支——汪罔人的顽强抵抗。禹集合中原和山东的力量打败了他们,并杀了他们的领袖防风。禹的胜利刚刚到来,死亡也接踵而至,禹被汪罔人的另一领袖太人杀死。这次征讨终于以中原和山东的失败而告终,但对吴越人的打击也是巨大的。吴越人开始由长江下游逐渐向南方移民,他们领土的扩张却成为了既成事实。然而禹的死被美化为召集当地君长集会后的自然死亡,防风被杀被描述为未及时到会的惩罚。不过无论如何,公元前2167年五十九岁的大禹死于会稽山战役吴越人的围攻之中。


禹死之后,益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原的帝王。(由一个山东异族人成为中原统治者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但是禹的儿子启立刻宣布自己即位,益无权管理国家。由于禹早先就为启扶植了力量,山东人又在对吴越人的战争中大大消耗了实力,所以刚二十八岁的启便击败了与禹同辈的山东领袖益。但在启的家族中有扈氏却不承认启的统治,他以启不遵守先制及禹的遗命为名,联合山东人对启发动进攻。结果在甘之战中,有扈氏和益都战死了。启从此成为中原的统治者了,但中原人与山东人的短暂联盟也就此结束。新一轮的民族斗争即将开始。

尧传位于舜,舜传位于禹,禹传位于益的事被后世美化为所谓禅让制,成为后世帝王交替的一种手段。当然,用这种手段的以世纪篡夺的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