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十七节

liuz345 收藏 2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人刚刚冲进去了五、六米,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迎面的院子里的石板路上,一字排开站着十几个手里端着长枪的汉子。那十几个黑乎乎的枪口,正紧紧的对着自己的脑袋。歪眼被瞄得口里一阵阵的发苦。还没等这班伪军完全反应过来,从他们左右,背后唰的又冒出了几十杆长枪跟人马。数倍于自己的人马跟火力,顿时让歪眼跟他手下人的大脑顿时进入了停机状态。立定在那儿,一动都不敢动。

“放下枪就活命!”几十人一起喊出来的口令,一面把歪眼从呆滞中叫醒过来的同时也把所有伪军心里那最后一点抗争的念头打消的无影无踪。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十二个伪军几乎同时放下了手里的长枪,并且以非常专业的动作直唰唰的举起了双手。

看着那班被绑成粽子摸样的伪军,陈癞子放声的笑了起来:“他娘的,这一百多里山路总算没白绕。”说句心里话,这歪眼也是够黑的。本想发点小财,却遇上了一群煞星。

这事还得从冷山众土匪出发前说起。自从听说自己这冷山抗日军出名后,陈癞子跟朱五就一直想找机会干上一票大买卖。这一来,可以进一步加深自己在冷山一带的盛名。二来也是陈癞子心里早就想干的事,让自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冷山土匪之王。对陈癞子心中所想,朱五十分清楚,打心里也是非常支持的。别的先不去说,水涨船高这一个简单之极的道理,朱五还是很清楚的。于是把老杆子跟陈二还有风标一块叫上,商量了半天,这才有了一个明确的决定。

就时下土匪所面临的情况来看,想在鬼子毫无察觉之下在冷山中心地带搞出点什么事来,是一个很难做到的事。单单只是封锁线里那些密密麻麻的哨卡岗楼,就足以让陈癞子他们头痛不已了。在中心地带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土匪只好把目光投向了冷山一些边远地点。搞庙塘这个主意是风标提出来的。关于为什么要选择庙塘,风标给出了让人无法反对的三点理由:第一,庙塘紧靠冷山西南山角,不论是进或出山区都很方便,用时很少。既安全又不易让鬼子有所察觉。第二,这庙塘地处封锁圈外达二十来里远,加上鬼子在此处的守备力量薄弱。以土匪们目前的实力来看,完全有把握把守备庙塘把守备庙塘的鬼子兵跟伪军一口吃掉。第三,风标本身就是庙塘人。打庙塘时土匪们不但可以得到情报支持,必要时还能得到一定数量的人力支持。风标所提的三大好处深深的打动了冷山四大把头的心。当下便一起拍板,打庙塘,搞鬼子。

就这样,在大把头的带领下,冷山土匪一反常态,没留下一个土匪首老巢。统统的背上武器,绕了整整一百二十来里山路,赶到了庙塘。其实在出发前,朱五本想留下十几号人马镇守老巢的。结果让陈癞子否定了:“这次打庙塘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鬼子虽然是一班畜生,可也不是泥捏出来的。再说咱们人数也不是太占便宜,所以这个寨子就没有必要留什么人镇守了。只要把东西藏实了就行。真到了关键时刻,这多十几个人远比少十几个人强!”朱五一听是这个理,也就点头同意了。

一百多里的山路足足耗去冷山土匪们整整一天半的时间,直到正月十七晌午时分才赶到庙塘。因为怕走漏了风声,土匪们在山中窝了一个下午。直到天全黑了后,这才在风标的带领下溜进了离哨卡不算很远的刘家院子。

风标便是这个院子的人。虽说风标这货早些年离开院子,去了省城。后来又犯了案子成了土匪。可这家伙在刘家院子的人气一点不差。冷山众土匪在风标的安排下,受到了异常热情的招待。尤其在搞清楚了土匪们来庙塘真正原因后,乡亲们的热情让这班总自称铁石心肠的土匪们也好是感动了一把。

吃饱喝足后的土匪开始讨论怎样才能在不死伤自己太多人的情况下,把哨卡的鬼子跟伪军全收拾了。左右商量了半天,都没有找出一个两全之策。加上赶了二天的路,大家伙也实在困,最后只能全体放弃,先休息一晚。有一点是大家心里十分清楚的,那就是人来了就不能白来,总是要搞点什么动静的,不然对不住刘家院子的乡亲们对大伙的热情招待。

第二天一大早,风标跟朱五便扮成干活的农民溜到哨卡四周侦察鬼子的动静。忙活了半晌,才冒着小雨回到了院子。把打探到的情况跟陈癞子他们说了后,大伙又开始凑到一块商量对策了。讨论了好久,这才定下计策。

根据朱五所掌握的情况,想要拿下整个哨卡,只能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半夜里等鬼子跟伪军全部睡着后,先派人砍断公路旁边的电话线。然后派几个身手好,机灵的兄弟沿着哨卡后院的断崖悄悄爬进院子,兵分两路。一路死守后院与岗楼间的通道口,并尽可能切断后院与岗楼的联系。另一路用最快的速度打开哨卡院子大门。让事先埋伏在院子外面的大队人马冲进院子。先把后院的鬼子跟为军全部干掉,然后再一起想办法把岗楼里的鬼子跟伪军收拾了。

对于这个计划,全体土匪先是犹豫了好一会后,才个个点了头。别看大伙中没几个识字的,可都不笨。都明白这个计划中所包含着多大的风险。犹豫一下也在所难免。都是娘生爹养的,全是血肉之躯的常人。说不怕,那纯属扯淡。可大伙心里清楚自己干的是什么,自己干的是打鬼子杀伪军的事。这事往大了说,怎么着也算得上是杀身成仁,保家卫国的大事拉。这搁过去也就是书中的大英雄们才有资格去干的事,现在自己也算是有机会去亲自过过当大英雄的瘾了。所以绝对不能退缩。俗话说的好,鱼翅熊掌不能两得。名声跟性命发生冲突时,冷山人那股子天生的血性跟傲气让这班冷山土匪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当然,他们心里也有一些不好说出口的私心。一个是大伙都在这里,自己要不答应去的话,太丢人。二个,到时候真打起来了,自己也不一定会那么不走运吧。真要是那样,也只能算自己倒霉。可好好歹歹也能混一好名声,比以前那些死在官府手里的人要强多了。

基本调子定下后,大把头陈癞子开始着手安排整个计划最关键的敢死队的人手问题了。事情成不成,主要就看首先行动的八个敢死队员的。为了表示公平,众人一起推出十六个土匪中工夫最好的人选。然后一起抽签,生死由天定。这样一来,大家都不会有闲话讲。选人时,陈二便第一个跳了出来,叫嚷着自己要去。被大家给否定了。因为整个冷山土匪中,就数陈二跟老杆子的枪玩的好。到时真跟鬼子实打实干上了,还得指望他们这杆枪去压制对众人威胁最大,在岗楼里的鬼子跟伪军的火力呢。

经过短暂的抽签,敢死队成员很快就出来了。分别是风标,草蛇,牛蛋,叫花婆等冷山土匪中功夫最好的八人。大把头陈癞子当下也对这八个人发了毒誓言:只要他陈癞子活着一天,这八个兄弟便可以放去。他们的家人就是陈癞子自己的亲人,冷山土匪们大家的亲人。

就在大伙纷纷鼓励这新鲜出炉的敢死队之时,村外了风的兄弟发现有一班伪军正朝刘家院子行进。于是在老杆子的指挥下,冷山土匪迅速排兵布阵。一枪未发,便轻松的活捉了歪眼这班伪军。面对陈癞子在缴了一班伪军军械后的开心,朱五打心里无法认同。此刻的他连一点高兴的心情都没有。他知道这回来庙塘算是白白跑了一趟,先前所有的计划也都白费了。要知道这附近只有公路这一个哨卡。用屁股去想,他也知道这班伪军来自哪里。虽然还不清楚伪军来刘家院子的真正目的,可有一点非常明显的。如果这班为军在天黑前没能回到哨卡的话,那么肯定会惊动哨卡里余下的伪军跟鬼子。这样一来,计划泡汤,大伙只能重新跑回大山不说,还会连累刘家院子的乡亲遭祸害。想想就让朱五头痛,只好把这一切说给了陈癞子听。怎么讲这大把头是陈癞子,不能什么头痛的事情都留给自己抗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