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骷髅会----另一个“美国”

梧琴碎雪 收藏 2 443

其灵感来自德国的同名会社,其成员皆是美国的名流望族。历经172年世事变迁,骷髅会——美国耶鲁大学这个秘密社团,始终保持着自己特立独行的诡异色彩和精英风格。


在美国历史上,曾经有3位总统,两位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众多内阁成员、参议员和国会成员都是骷髅会成员。今年11月将为总统宝座而一决高下的现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分别为骷髅会1968届和1966届会员。


图片:骷髅会标志与创始人威廉·亨廷顿·罗素




布什三代是会员


美国耶鲁大学校园中央的路边,有一幢外貌很奇特,风格类似希腊和埃及神庙的褐岩建筑。建筑几乎没有窗户,三层而已,设有地下室。向外是一道常关着的铁门。建筑完成于1856年,在那之前,会员在校外一个租来的私人寓所碰头会面。


耶鲁大学的学生与访客大可在门外的围栏边徘徊,甚至站立揣摩侧墙上的那句罗马字母拼凑成的铭言:“谁是白痴,谁是智者?无论是乞丐还是国王,最后的归宿都是死亡。”然而,“骷髅会”成立至今有缘入内观望的,惟千余人。这些“有缘人”称其为“神庙”;而外人对它的称呼则是“墓园”。


图片:美国总统布什




耶鲁大学与其他美国大学一样,拥有众多学生社团。与学校中其他会团不同,骷髅会不参与校内或社会上的任何公开活动,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姿态。


骷髅会成员禁止对外透露所有有关组织的情况,不过外界还是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骷髅会的一些情况。美国“国家主人”网站上对“骷髅会”的定义是:“耶鲁大学的秘密社团,据说也是耶鲁大学惟一一个秘密社团。1832年12月由威廉·亨廷顿·罗素建立。20世纪前,骷髅会就拥有相当一批声望显赫的会员。每年,既有成员都会在耶鲁大学3年级学生中挑选新会员,最终入会人数为15人。”


入会标准虽难获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家族背景是一项重要考虑。以布什和克里为主要代表,他们都来自长期占有重要政治地位的显赫家族。布什的父亲和祖父均为会员。


图片:老布什




会员们日后的事业涉及教育、商界、法律、工业、政府等诸多领域,相当多成员进入情报界工作,特别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总统老乔治·布什曾是中情局局长。


骷髅会的名字并非用来“扮酷”,它可是名副其实的。1909年12月11日,已故成员哈罗德·费尔普斯·斯托克斯向骷髅会捐赠了他与另一名成员前往埃及时获得的一具木乃伊,自此这具木乃伊与其他数十枚重要人物的头颅骨成为骷髅会的宝物。布什的祖父普雷斯科特·布什曾贡献过他盗得的印第安阿帕奇部落酋长赫罗尼莫墓穴中的酋长头颅骨,这是与布什在耶鲁大学同窗的《纽约观察家》专栏作家罗恩·罗森鲍姆说的。乔治·赫尔伯特·布什,老布什的兄弟,是1927届的骷髅人。


罗森鲍姆30多年来一直对骷髅会感兴趣。他曾经在夜色中潜伏在“墓园”附近暗中拍摄下骷髅会一次类似入会仪式的场面。一些蒙面人聚集在一起,其中一人拿着刀,假装砍向躺在地上的人的咽喉,这时,旁边站着的成员一起尖叫大喊,看起来倒有几分巫术色彩。


骷髅会成员可以在公众场合佩戴骷髅会徽章———一副头颅骨骼和两根交叉白骨。头颅和白骨下还有“322”字样。一种说法是,“32”代表1932年成立,后一个“2”代表该组织是继德国“骷髅会”之后的第二个骷髅会;第二种说法是,“322”是新会员入会仪式所在的房间。


女“骷髅迷”的发现


《纽约时报》年轻女记者亚历山德拉·鲁宾斯被认为是“现今对骷髅会问题具有最权威认识”的人。


2000年5月,她在美国《大西洋月刊》上刊登了一篇题为《乔治·W·布什,圣餐骑士》的文章,旋即引起轰动。鲁宾斯在文中说道:“布什,这个名字向来都是耶鲁人,也是骷髅者。普雷斯科特·布什,乔治·W·布什的祖父,耶鲁大学1917届毕业生,因偷得酋长头颅而成为骷髅会内的传奇人物……他后来手握大权,得意风光,成为美国议员。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乔治·W·布什的父亲,耶鲁大学1948届毕业生,也是骷髅会成员;而他(乔治·W·布什)本人,也是会员,并成就至极。在耶鲁校园内高度大街边的‘墓园’内,悬挂着骷髅会历代高人的画像,而布什的画像,最近也加入其中,高悬在5英尺之处。”


图片:亚历山德拉·鲁宾斯




两年后,鲁宾斯又出版了名为《“墓园”的秘密:骷髅会、常春藤盟校和权力的秘密通道》一书,揭出更多骷髅会内幕。


通过对数十名骷髅会会员的追踪采访调查,鲁宾斯发现,通常说来,新会员加入骷髅会时都会由老会员指派一个类似于名字的秘密代号,而这一代号只有老会员才知道,与代号拥有者同时入会或者随后入会的会员将永远不知道同辈或前辈的代号。


而选择代号一般也有3种不同等级的方式:最普通会员由前辈直接指派代号,稍微被看好一些的会员则可以在前辈提供的一些代号列表中自行选取,而最被看好的新会员就完全可以自主定代号。


这些代号千奇百怪。例如,会员中的高个子叫“高魔”,文学爱好者叫“哈姆雷特”等等。“然而,布什的名字最有意思,”鲁宾斯说。


“布什当年入会时,被邀请自己选择一个名字。但有人说,他当年想不出什么中意的代号,因此人们就叫他‘临时’。此后,他也不愿意改了,就叫‘临时’了。因此,那些会员们至今都依旧认识‘临时’是谁,”鲁宾斯在文章中说,“我采访了许多布什之前的老会员,当问他们布什是否叫‘临时’时,我没有听见否认的声音。”


在鲁宾斯看来,布什父子虽然同属骷髅会,但在性格上,特别是在对待母校及骷髅会的态度上,却大相径庭。老布什在入主白宫后,对于昔日同窗,尤其是会友,倍加照顾。许多年来,他遇到问题愿意去找旧友讨教良策。然而小布什却完全相反,他总显得与耶鲁格格不入。他曾经说过,“要走出父亲的世界,闯出自己的天地。”


父亲是骷髅会会员的费伊·文森特与布什家族关系甚密。他说“小布什不像任何一位我所见过的骷髅会会员,他甚至在毕业之后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校友聚会。”


同样毕业于耶鲁大学的鲁宾斯曾在2000年被媒体称为“骷髅会的女掘墓人”;而到了2004年,她却一举成为“美国政治的最伟大预言家”。原因是,她在两年前出版的那本书中,成功地预言了今年美国大选的情形。


“很奇怪的事情是,许许多多的竞选者都来自耶鲁的这个会团,甚至,我们会看见两名会员之间争夺总统宝座的那一刻。要知道,这是一个只有800名在世会员的组织,而且它每年只招收15名新人,”鲁宾斯写道。


图片:神秘的骷髅会会所




“另一个”美国政府


今年3月的《新美国人》说:“在美国历史上,总统竞选将第一次成为骷髅会会员之间的事情。想想看,在近3亿人口中脱颖而出的两位最强有力的总统候选人竟然曾经同属于一个超精英、超隐秘的社团,这是不可思议的现实!”


《纽约时报》则在今年2月说:“从历史上看,选入骷髅会的都是耶鲁大学最优秀最聪颖的学生……但更重要的问题是,骷髅会是否向克里先生和布什先生反复灌输了领导者的价值观,而且超越了耶鲁已经让学生们领悟到的东西……骷髅会相当于一个训练场,把幼稚浅薄的年轻人变成具有卓越才干、决心致力于更高目标和公众福利的男子汉……它(骷髅会)一直利用着自身的关系网将成员推向权势的极限。除了政府部门中那些引人注目的成员外,骷髅会还与一些半机密性质的全球主义机构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些组织对美国的政治经济政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几乎构成了另一个独立的美国政府。”


布什、克里在各种问题上的辩论眼下正热火朝天。然而,在骷髅会问题上,两位对手态度完全一致:回避。


选举前很早,布什就在自传《一种需要肩负的职责》中只用一句话就讲完了自己参加耶鲁大学骷髅会的经历:“读高年级时,我参加了骷髅会,那是个秘密的社团,秘密到我不能再多说什么。”


在2004年2月7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布什以同样的方式回避了这个问题。NBC记者蒂姆·鲁塞特问:“你们俩都参加过秘密组织骷髅会?”


布什总统答:“这太机密了,我们不能讨论这个。”


记者:“这对美国来说意味着什么?那些阴谋理论家可要开始乱猜了。”


布什笑答:“我相信他们会。我也不知道,我还没看网页。”


克里也同样守口如瓶。去年8月31日,有记者问:“你们都曾是骷髅会成员,这说明些什么?”克里答道:“没什么,因为这是个秘密。”


《新美国人》记者威廉·贾斯珀说:“骷髅会会员被告知永远不要与‘野蛮人’(指我们这些外人,包括骷髅会员的配偶和直系亲属)讨论骷髅会。如果‘野蛮人’在他们面前提到这个问题,他们就得马上转身离开。”


秘密活动遭非议


罗森鲍姆认为:“骷髅会有明确的阴谋理论,只是没有人公开过。”鲁宾斯更是在其著作中这样评价骷髅会的“政治弥天阴谋”:在经过170年(2002年)的繁衍生息,从白宫、国会、内阁、最高法院到中央情报局,权柄的花纹赫然已成骷髅会的会徽标志,骷髅会成员几乎无所不在。“骷髅会的家族成员逐渐控制了美国社会,并最终成为一个具有完全封闭性和封建性的美国版贵族阶层。”


鲁宾斯说,现知的骷髅会历史并非完全属实,但有一个细节值得推敲。那就是当骷髅会创始人拉塞尔上世纪30年代初赴德国求学时邂逅的那个德国骷髅会。“而德国的骷髅会是欧洲18世纪光照会的魔鬼式派生物”。


《新美国人》进一步分析说:“骷髅会的入会仪式与光照会也非常相似……读读光照会创始人亚当·魏斯豪普特对光照会入会方式和残忍目标的描述,你会发现,二者之间的相似性让人震惊。光照会的目标不仅是从心理上击垮每个入会者,通过共同体验创造一种强大的群体意识,而且要掌握每个入会者的弱点或他可能引以为羞的经历,以便将来在会员决定反对或揭露自己组织的时候对其进行胁迫。秘密社团永远对自由社会存在敌意。”


一些报道说,骷髅会入会仪式中的一项基本程序是亲吻骷髅头,并且裸体躺在棺材内度过一夜,同时对所有会员讲述自己的性经历。


美国一些媒体对骷髅会的神秘气氛颇有微词。“如果秘密社团的成员身份得到允许或者社会对此视而不见,那么就无法判断这些经过选举或由上级任命的官员到底是在充当人民公仆,还是在为他们与秘密盟友达成的计划工作。我们这个合乎宪法的共和国必须在公开透明的气氛中发挥作用。”《新美国人》说。


“如果我们允许决策者和立法者在秘密社团阴暗的走廊和密室里活动,这个共和国就不可能长期存在下去。骷髅会的成员已经占据了美国公共部门和私营机构一些最有权力的位置。我们不应该对这个组织的成员掉以轻心,特别是在涉及到这个国家最高职位候选人的时候。”


据报道,会员在毕业后依照各人的情况或多或少都会得到来自骷髅会的大额资助,而这笔资金来自骷髅会名下的一个财政支持机构———罗素信托联合会。该机构也拥有骷髅会的所有不动产。


骷髅人大扫描


骷髅会自成立以来,会员几乎个个跻身美国上流阶层。对于这种现象,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为一些国家所注意。1991年海湾战争时,日本一家电台就连载播读了一份长篇分析文章。文章最后包括一份骷髅会名人榜。除布什一家和克里等,骷髅名人还有:


图片:约翰·克里




阿方索·塔夫脱,1833届会员。曾任美国国防部部长、总检查官、驻澳大利亚公使、驻俄罗斯大使,是骷髅会两名创办人之一。其子威廉·塔夫脱后来成为美国第27任美国总统。


威廉·H·塔夫脱,1878届会员。1908年至1912年任美国第27任总统,1921年至1930年任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成为美国历史上惟一一位既当过总统又当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人。1904年至1908年间担任美国战争秘书。他后来成为美国卡耐基协会的托管人。在他手中,骷髅会进入第一个黄金时代。


威廉·弗兰克·巴克利,1950届会员。美国主流保守派期刊《国民评论》创始人,著名专栏作家,曾获耶鲁大学、塞顿·霍尔大学等近二十所院校的法学、文学和人文科学的博士学位。1969至1972年任美国新闻署顾问委员会委员。曾是CIA特工。


迈克乔治·邦迪,1940届会员。二战期间美国战争部重要官员,战后成为肯尼迪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其父亲与弟弟均是骷髅人。弟弟威廉·邦迪原先是CIA官员,随后进入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供职高层。威廉还一度担任国会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


休斯·坎宁安,1934届会员。1947年至1973年供职于CIA。美国著名特工。


亨利·史汀生,1888届会员。著名战略家,骷髅会第一黄金时代的实施者。1911年至1913年任陆军部长。1928年至1929年任驻菲律宾总督。1929年至1933年任国务卿。在他从政的30多年间,为7位美国总统服务过,其中包括富兰克林·罗斯福以及杜鲁门总统。史汀生被誉为“政坛不倒翁”。在他手中,骷髅会大家族正式开始了美国社会政商二元结构的开创,惠特尼家族(铁路和军火产业)、庞蒂家族(铁路和金融产业)以及哈里曼家族(铁路和金融产业)的势力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整合和强化。


阿沃罗尔·哈里曼,1913届会员。哈里曼家族的主要成员。从二战期间驻苏联大使,到美国国务院官员,再到越南战争停战谈判时美方首席谈判代表,哈里曼任职颇多。


罗伯特·A·洛威特,1918届会员。曾担任美国国防部长、财政部长和国务卿,属骷髅会历史上最有权力的大人物之一,把持美国政坛将近40年。


亨利·卢斯,1920届会员。美国《时代&生活》出版帝国的创建者,著名的“美国世纪”教条的鼓吹者。


亨利·P·达沃森,1920届会员。美国摩根·斯坦利投资银行主要的合作者和美国金融网络的幕后领军人物。


托马斯·丹尼尔斯,1914届会员。美国最大的农产品加工巨头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创始人之一。二战期间全权负责美军的油料产品供应。


温斯顿·洛德,1959届会员。美国前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熟悉中国历史文化,有“中国问题专家”之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