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爱,就要让她幸福

大兵阿土 收藏 52 1502

[长城原创]爱,就要让她幸福

那年腊月二十九,年关已近,村子里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东家刚杀了一头猪,正在打整,几个大老爷们闲侃着猪膘的厚薄,肉价的涨势,西家的女儿从广东打工回来了,为家人带回好多好看的衣服,惹得小媳妇们叽叽喳喳地议论不休,只有村东头老张家是冷冷清清的,张家唯一的小子旭升五年前离家外出打拼去了,留下两个老人守护着这个家。

快到晌午了,老张家还没有生火做饭的意思,旭升娘又到村口老槐树下等儿子去了,旭升爹坐在堂屋前,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就着暖暖的冬阳,旭升爹双眼迷茫,又开始琢磨起来。

旭升爹记得自儿子走后,每年从腊月二十日开始,妻子每天都会到村口张望两次,可每次都满怀期望而去,怏怏而归。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儿子是娘的心头肉,儿子这一去五年,至今杳无音讯,不知是死是活,这能不让做爹做娘的担心?眼看着刚过五十岁的妻子头发已经花白,眼神因为偷偷地流泪也不好起来,身子骨也一年不如一年,药没有少抓,可妻子的身子骨还是不见好转,旭升爹知道,儿子就是妻子的良药,儿子回来了,妻子的病也就好了。

妻子的身子骨很让旭升爹焦心,儿子却总也不回来,旭升爹开始在心里数落起儿子来:你这个不孝的狗东西,五年了,连一个口信也不捎回来,你真是狠心呀。这个不成器的家伙,村长家的小妖精有什么好的,就把你小子魂给勾走了,虽说你们俩喜欢得了不得,可因为你老子不争气,家里穷,人家看不上眼,不愿把女儿嫁到你家遭罪,你小子就憋着一口气离家外出了,说是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回家风风光光地娶那个小妖精。这两年乡下变化可大了,咱村也通了公路(碎石路),车子可以开到家门口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为啥还不回来?等哪天回来了,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

其实,一直以来,旭升爹都相信儿子一定会风风光光地回家,因为旭升从小就有股不服输的精神。可去年,村长家的女儿晓月终于没有拗过她老子,嫁给了一个吃国家饭的,如果儿子回家,看到心上人已作他人妇,肯定会伤心的。如此,旭升爹很矛盾,既期待儿子早点回来,又不愿看到儿子回来后伤心。

此时,旭升在哪里呢?他正开着一辆桑塔那小汽车往家疾驰。旭升的公司刚开张不久,各种杂事很多,他把公司里一应物事处理完毕,便开着车往家赶。旭升给父亲买了两条好烟,两瓶好酒,他知道,父亲一辈子辛苦劳作,就喜好一口烟、一口酒,父亲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好的东西,他要让父亲好好享受;旭升清楚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他就给母亲带了一些高档的补品,还有两件很暖和的衣服。

这么多年没有回家,父母一定会很想他,旭升觉得一直对不起父母,可为了那口气,没有成功他是不能也不愿意回家的,多少个节日里,旭升都是和着思念的眼泪把饭咽下的,思念的泪水里,有他的父母,也有他心爱的晓月。

想着晓月,旭升心里暖洋洋的,很是受用。旭升用手摸了摸怀中的钻石戒指,一路上他都摸过好几次了,每次确信它还在,他才会放心,仿佛那就是他的希望,一如老栓怀中的人血馒头。旭升记得有个人曾说过:人一出生,上天就注定了他是另一个人的心上人,就看你有没有机缘在不早不晚的时候遇到他,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和痛苦。旭升知道,这辈子,晓月就是他的心上人,就是他心灵唯一的寄托。

旭升想,这会儿,晓月一定在村口那棵老槐树下等他吧,等他驾着金色马车去娶她,他恨不得肋生双翅,立刻飞到晓月的面前,为她戴上戒指,让她成为他美丽的新娘。

老槐树见证了旭升和晓月的情缘,多少个不眠之夜,他和她在老树下偷偷相会,彼此倾诉着绵绵的情话,无尽的相思。五年前,旭升离开村子时,晓月到老槐树下送他。旭升说他会爱她一辈子,他一定会回来娶她,晓月说她会一直等着他回来,让他安心外出。

村子已经在望,特别是村口那棵老槐树,很远就能望见,他高高地站在那里,注视着这个归乡的游子,是那么的热情,仿佛在向他微笑,向他招手。近了,旭升望见树下有个人,那佝偻的身影,让他知道那不是晓月。更近了,分辩清楚了树下的人影,原来是久别的母亲,母亲苍老了很多,她一定是在等待儿子的归来,不知道她等了多久了,旭升只看见母亲一直站在那里,仿佛一棵树。见此情景,旭升悲从心来,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老树下没有晓月,这让旭升有些失落,也许是因为母亲在树下,晓月不便在那里等吧,旭升这样安慰着自己。

旭升将车停在老树边上的公路,下车后紧走几步,跪在母亲身前,哽咽着说:“娘,不孝儿回来了,您还好吗?”

“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旭升娘眼中噙着喜悦的泪水,颤巍巍地扶起儿子:“走,回家去,你爹盼你好久了”。

旭升把娘让上车后,开车缓缓地进入村子,村子里几个半大小子从旁边跑出来,闹哄哄地跟在车后面跑,很是热闹,让旭升感到很风光。

经过村长家门前时,旭升向村长家望去,晓月正回头看车,这样,旭升看见了晓月。那时的晓月盘起了头,脸上泛着幸福的光泽,于是旭升明白晓月已经结婚了,应该过得还不错。

晓月背叛了他,背叛他们之间的感情,背叛他们在老槐树下许下的诺言。旭升的心一直向下沉落,跌在地上,他听到了心儿破碎的声音!

那个春节,是旭升最伤心的节日,刻骨铭心的痛让他毕生难忘。

对于晓月的背叛,旭升没有当面责备她,即使在他心里,也没有丝毫怨言,因为自己一去五年,没有音讯,晓月爹又一直逼迫她,这直接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更重要的是他还深深地爱着她。他想,只要晓月幸福就行了,心上人幸福也就是自己幸福,尽管晓月的幸福来源与自己无关。

为了避免与晓月相遇时的尴尬,也为了自己受伤的心,旭升于大年初二匆匆离开了家乡。

回到公司后,旭升一头扎入公司的业务中,拼命地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旭升的心渐渐平复。可旭升还是时时刻刻在思念着晓月,牵挂着她。旭升知道,这一辈子,她的爱人就是晓月,绝不可能是其他的什么人。

随着旭升的公司不断成长,他的身价成倍增长,没有结婚的他成了钻石王老五,热心为他牵线搭桥的,主动投怀送抱的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不管对方如何美丽,如何动人,旭升都不为所动,一概回绝。

一晚,与朋友喝酒,旭升喝醉了,朋友借机问他:“有了心中所爱吧,为什么不去找她?”

“已是别人的妻子,她是幸福的”。

“那就放弃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心已被她全部占据,再也容不下他人,只愿她幸福,我将在远处默默地注视着她,不去打扰她,不再走入她幸福的生活”。

“你这是何苦呢?”朋友叹道。旭升凄凉地一笑,未作回答。

旭升听说晓月随老公入了城,在一个百货店当售货员。后来,晓月的老公没能保住饭碗,下岗后经常酗酒,很晚才回家,还时常打晓月,这让旭升非常揪心,但他又无可奈何。再后来,晓月离了婚,独自带着儿子生活,虽然辛苦,但她还能支撑下去。

喝酒后,朋友又一次问他:“为什么不去找她?”

“只要她的生活还能继续,她就不一定不幸福”。

“可怜的自尊”,朋友叹道。

再后来,晓月也下岗了,生活艰难。一天,旭升出现在晓月的面前,凝视着晓月充满菜色的面庞,旭升痛彻心扉:“嫁给我吧,我需要一个家,家里一定要有你,这个家会给你和儿子撑起一片天空”。

“你没有恨我吗?我的背叛。”

“你是无奈的,而且我一直爱着你,怎会恨你?”。

“我结过婚的,你应该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女人。”

“你是我的唯一,过去如此,将来亦如此。”

那晚,旭升又喝醉了,这一次是因为幸福。朋友再一次问他:“为什么又去找她?”

“爱一个人,就要让她幸福!”


本文内容于 2007-12-29 18:38:54 被大兵阿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