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欢蓝色,很纯粹的颜色。深深浅浅的蓝覆盖了我的讨论板。行云如流水的文字不过是流水帐。”是姐姐的写的,姐姐是个忧郁的人,所以我在姐姐面前强装悲寂。

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姐离开了我的生活。于是乎,我的生活在那一刻释然了,真的。

某天,傻傻的建立了BLOG,写道:蓝色不及咖啡色,蓝色太漂浮,不如咖啡色实在。

空白的文挡中用了蓝色作为底色,文字则用蓝色。很融洽,又是那么的刺眼。

姐姐只上他的讨论板,没有文字,只有深深浅浅的蓝。再后来,姐姐再也不上了,蓝色的讨论板彻底的消失了,如同姐姐一样,消失的很彻底。

在网络上,人们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偶尔聊了几句,然后就像被什么东西中断一样,不再说了。姐姐未曾出现在我的MSN上,总是灰色的头像。然而有一天,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临,让我心有安慰。


“对不起!”羞涩的人总是会说羞涩的话,可是羞涩的人不一定是美女。

然后匆匆的离开,和姐姐一样的背影,不过是她消失的不够彻底。


于是,我在BLOG上写着:今天走在学校里,看到了一个女孩,抱着一堆作业本。近看都是作文本,亦是语文课代表。然后向我道歉,是因为撞到我了吗?可笑。


后来改成了QQ,查找嚣这个字,看到了许许多多不同的头像,随随便便的找了一个,并没有和她聊天。


又到新年了,晚上总有烟花飞向未知的黑暗,然后转瞬消失。纸屑随风飘扬,风停了,就等待着尘埃落定的那一刻。

孩子们很爱烟花,因为有光,它能使黑暗得到短暂的光明。

今天破例去了网吧,曾是姐姐最喜欢去的网吧,她说那里很安静。从未去过网吧,看着那些陌生的人,各自沉迷在自己网路中,的确是很安静,安静得让人担心。

准备离开是,看到了姐姐。

姐姐没有说话,从我身边走过,高傲的,不羁的,令我害怕。

“姐姐。”我轻声说。

“好孩子不是不应该到网吧的么?”她扬起近乎于嘲弄的笑,望了望我,是如此的猝不及方。

突然某一天,在QQ上看到了一个和姐姐名字相同,而头像不同的女子,是姐姐么?打开一看:做我弟弟,虽然很唐突,但是我还是这么说了。

然后我答应了。

才发现,这个姐姐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姐姐。

在茫茫人海中,希望找到自己的亲姐姐,虽然冷漠,可是却很快乐,很怀念。


在黑暗中点燃一朵繁华的烟花,可终究是要消失的。这是我BLOG的最后一句话。

是的,消失了。很彻底,不留一撕痕迹,就像从未到来。但却停留在我18岁的记忆挥之不去

本文内容于 2008-2-23 21:24:11 被dxy-john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