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4)就义

刘才友 收藏 7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6/[/size][/URL] [内容简介] 黄老太爷的命运就这样被决定了。当时,蒋介石终于抹下了合作抗日的假面具,赤裸裸地向新四军举起了屠刀。那周雄收捕共产党县长的电报前头没到李品仙的司令部,后头公审枪毙的命令就下来了。 十二月二十三日,庐江王氏集,黄老太爷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一片片地粘贴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黄老太爷的命运就这样被决定了。当时,蒋介石终于抹下了合作抗日的假面具,赤裸裸地向新四军举起了屠刀。那周雄收捕共产党县长的电报前头没到李品仙的司令部,后头公审枪毙的命令就下来了。

十二月二十三日,庐江王氏集,黄老太爷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一片片地粘贴到黄老太爷身上。他本来已经花白的胡须如今全白了,被白雪打扮成圣诞老人的模样。那些前来赶年集的乡亲原以为被绑示众的是满面横肉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走近一看却是面目和善形容清瘦的老头,口里就念声佛,说句造孽哟,被卫兵眼一瞪,便不响了,急急地离开。

周雄,被老乡叫作狗熊,被日本鬼子追打三次,每次皆望风披靡,不战而溃,跑得比兔子还快,这倒让他保存了实力,日本人拿他也无可奈何。他原本要将黄老太爷戴枷示众三天,以儆效尤。却听闻手下报告黄老太爷的亲侄子新四军黄桂元黄镇青团长正率部急急杀来,不由大惊,下令立即在菜市场挖坑活埋,也不开什么公审大会了。他的卫队奉命执行。等到他们挖好了坑,一个卫兵递上一碗送行酒,说到,老爷子,上路吧。

黄老太爷瞪大了眼,仰天长叹,对着苍天喝斥:

“苍天哪,你待我不公啊。不让我死在日本鬼子的铁蹄之下,却让我死在这伙恶狼手里。可恨哪,可恨哪,可恨哪!”

刽子手却全不理会,将黄老太爷瘦小的身子扔进泥坑,几个人一涌而上,疯狂填土,不一会儿,便填实了。有个卫兵犹恐黄老太爷不死,兀自搬来一块大石头,结结实实地压在上面,卫队士兵这才满意地离开了。

等到新四军来到王氏集,周雄早已逃离。从坑里挖出烈士遗体,战士们个个放声痛哭,誓言要把蒋希伯周雄抓着活埋。战士们从当地一商户家找到一具上等寿材,将黄老太爷重新收殓,运回黄泥岗。叶落归根,魂归故里,当黄老太爷棺木运回老家的时候,乡亲们迎候在小路两旁,整个山村哭声震天,家家戴孝,自觉地为黄老太爷举办了盛大的葬礼。葬礼由我主持,张家明司令讲话,谷一林政委致悼词,办得朴素而隆重。就是这个苦难的小山村,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抗日事迹,许多烈士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也为新中国培养好几位将军。

这个消息传到水圩,县政府人人落泪,特别是陈介然,捶胸顿足,痛恨自己识人不明,向党支部向司令部提交了悔过书,直怪自己不该盲目扩张军队,以至引狼入室。为此事,政治处谷一林主任特地赶到水圩,召开了政府扩大会议,指出敌我斗争新形势,专门派出一个小组,对新进人员加以甄别,揪出隐藏在部队中的白眼狼,并指令陈介然方根发做好游击队重编工作,要求陈润梧做好队员们思想政治工作,稳定游击队情绪。

狗仔听说此事以后,带着他的学生兵,跑到水圩,让陈介然将游击队集中起来,重新编为一个大队三个中队;再跟这些学生兵交错编排,一起生活一起学习,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和体能训练。


其时,桂系一七六师师长李品仙兼任安徽省主席,正带着他的三个主力团,两个保安团(饶富有团和刘小拉乎团),遵照蒋介石把新四军赶到黄河以北的命令,在桐怀潜之间,寻找章节兵团阮小亮团决战。章阮二团既要跟顽军作战,又要跟日军对决,腹背受敌,处处挨打,情势十分危急。新编第九支队司令张家明决定改变战略,集中优势兵力,给桂军以沉重打击,以绝后患,遂调动所属四个团主力,除各留一个连坚持当地斗争之外,准备在桐怀潜之间,寻机歼敌。

桂军周雄一面带兵向桐怀潜进发,一面想趁着水圩兵力空虚,消灭湖东陈介然游击队;更重要的是他对湖东每月十万大洋的税收垂涎欲滴,一心想扩充自己的地盘,发一大笔横财。所以,在一九四0年底,由蒋希伯连作先锋,周雄倾全团之力攻打水圩。

当时,在林为贤李小顺率领挺进团北上桐城怀宁潜山之后,狗仔和陈介然即将被服厂兵工厂转移到老洲圩,县委机关税务局粮食局转移到老洲头和庐南地区,唱了一出空城计,各地党组织和游击队民兵,都做好的迎敌的准备。陈介然却率领县大队主力学习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杀进庐江,钻入周雄老巢,大肆歼灭周雄留守的常备队,区乡公所税粮队,收编了多支庐江地主武装,实力进一步壮大。

周雄率一个主力团气势汹汹地杀入水圩,自以为一跤跌进了粪坑,不肥也得肥,哪知除了几个民兵零星枪声之外,竟然毫无阻挡,他们当天就占领了湖东县政府办公地,谢家祠堂。不但银元一块示得,粮食一颗未见,连一张纸片都没有捞到,不由大怒,下令抓捕老百姓,逼问拷打,哪里搞清藏匿地点?因为跟新四军接近的群众全部转移了,水圩十室九空,家家户户,空留一座草房在那里。周雄气得要死,竟然仿效小日本鬼子,下令对根据地人民实行“烧,杀,抢”三光政策。一时间,烽火连天,烧得西边天空一片红。偏偏小日本也来凑热闹,几架日机折折翅膀,丢下炸弹,根据地顿时烧成一片火海。

第二天,蒋希伯带着他的连队侵犯水圩附近的小章庄,准备进行烧杀抢掠。一进村,叛徒蒋希伯便感觉不对,怎么四五十户人家的村庄,竟然连一点声响也听不到?难道老乡们也像对待日本人那样,对国军来了“坚壁清野”?然而,不对归不对,他们还是挺顺利地占领了设在小学校里的村公所。士兵们不可避免地大肆搜刮一番,仍然一无所获。于是,那些本就是为了发财而当兵而背叛革命的士兵,哪里还等得及命令,竟一窝蜂地钻入各家各户抢夺去了。于是,嘭嘭嘭地打门声,士兵们吵骂声,充斥了村庄。有的士兵放起火来,柴草烧着的噼拉声,也加入了罪恶的合奏。蒋希伯端坐在村公所里喝茶,他的身边只剩五个卫兵。

蓦然,一阵恐怖的感觉由脚板心升起,渐渐地爬上了大腿,爬上了小腹,爬上了心脏,他瞪大了惊恐的眼睛,他看到了什么啊?一把雪亮的三八大盖的刺刀,离他的心脏不过一寸。他猛然抬头,看见端着刺刀的主人,竟然只有十六七岁,只见他大喝道:

“狗叛徒,去死吧!”

蒋希伯连忙一手去挡刺刀,一手去腰间拨枪,却突然发现手被人紧紧地拧住了,他侧头一看,心里凉了半截,死期至矣,不再反抗,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死。

原来,他看见的那张脸,是他一生中最害怕的,竟是狗仔!

蒋希伯临死之前,只听到一声:

“我代表湖东人民,判你死刑!小泥鳅,执行!”

原来,狗仔带着他的学生兵和猎人分队,既没有跟随张家明司令去桐怀潜参加国共决战,也没有跟随陈介然游击队去钻周雄的心脏,他一直游走在湖东各个村庄之间,寻找空隙,寻机歼敌。今个儿一早,便得知叛徒蒋希伯袭击小章庄,遂在此设伏,等着叛徒钻自己口袋,趁机消灭叛变的蒋部,为黄老太爷报仇,为根据地人雪恨。他带着队员,潜伏在一间间屋子里,等叛军士兵上门,一个个地解决。蒋希伯连一共只有五十几人,哪里经得起狗仔突击队的暗杀,不到半个钟头,就被全歼。

狗仔打扫完战场,又带着学生兵和猎人分队四处寻找下一个袭击对象。

中午时分,周雄得到报告,蒋希伯部被无声无息地歼灭,大惊失色,知道遇上了硬骨头,不敢再在湖东呆下去了,怕一个团就这么被狗仔吃了,立即下令撤出湖东,向桐城师部靠近。走了二十几里,却又令部队原地休息,并不急着赶去参加国共桐怀潜的决战。就这么丢掉这么大的一块肥肉,周雄心不甘情不愿,一心想着卷土重来。那李品仙催了又催,周雄只说部队在行进过程中,俟后立即赶到。等了两日,周雄又率领一个团,杀了一个回马枪,重新进犯水圩。结果跟上次一样,一根毛也没捞着,方才死心踏地地领兵直上桐城。

周雄却不知道,他的老家此时却炸了窝。陈介然这只孙猴子,已经摧毁了国民党在庐江的所有当地组织。周雄更不知道,等待他的,竟然是全军覆没的命运。

12月下旬,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命令第三支队司令员张振昆率领司令部及一个主力团,开到无为东乡,组建渡江指挥部,掩护军部渡江。并严令皖江地区所有新四军主力,游击队及当地民兵,均接受张振昆司令政治处胡主任节制,立即结束所有手头工作,听候调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