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布托之死的昭示

后张飞 收藏 2 242

巴基斯坦政坛女强人贝布托,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先是回国当日侥幸逃过一劫,后是于昨天终遭恐怖分子猎杀。最值得注意的,是“基地”组织随即发表声明,公开宣称对此负责,并得意地称“一笔对美国最有价值的政治资产,已经被成功勾消”。

对如此明目张胆的惊天恐怖,寰球震惊,世人谴责,美国更是愤怒至极。然而,射在贝布托身上的子弹,也是掌在布什政府脸上的耳光:自“911”以降,历经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从未停歇过的全球清剿,整整6年过去,除美国本土“基地”没再动作外,驻有美国和北约重兵的那些地方,若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巴阿边境等,何曾消失过“基地”的魔影?本.拉登隔三差五出来亮相,其他恐怖头目经常跳到前台表演,一些论家以为那都是些虚张声势,觉得经过那么强力的反恐,“基地”已成强弩之末,本.拉登亦不过是“精神象征”。可是,这次“基地”剌杀贝布托成功,恰恰用无情的事实有力地回击了所有的善良愿望,反恐6年,世界几乎又回到当年。

也可以说,虽反恐6年,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虽取得了重大胜利,但以“基地”为代表的国际恐怖集团,也成功地保存了实力,恢复了元气,并开始了新一轮的发威。从这个意义上说,贝布托之死事实上宣告了美国的6年反恐努力,已基本上失败。

贝布托的悲剧,表面上在于其与其他巴国政治人物的政见对立,因此现任总统穆沙拉夫立即顺理成章地成为怀疑对象。但“基地”的声明一出,人们方才发现,真正必欲置她于死地而后快的,是美国的死敌“基地”组织,而不是那位著名的本国政治对手。原因可以很容易地在贝布托本人的政治动向和言论中去寻找。比如她曾一再公开宣布,若取得巴国权位,将坚决站在西方反恐一边,坚决打击恐怖分子,甚至多次呼吁让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直接进入巴国,围剿踞守在巴阿交界处的“基地”组织。

当然,还有她那公开的、明显的甚至是张扬的西化政治主张。相形之下,老穆虽也是美国的反恐盟友,但他的政治步调却明显不与美国完全合拍。他深知,身为一个穆斯林国家的领袖,即使利益上再有求于西方,政治上再亲近于西方,行动上再不得不跟西方,本国民众的宗教文化和感情也必须坚决地维护。否则,就会失去政治根基和政治生存空间,甚至自己的生家性命。从这个意义上说,贝布托之死,似乎又带有某种强烈的必然或命定。

国际恐怖活动的兴起和猖獗,表面原因是“反西方”,以及反“西方的首领”美国,深刻的背景却是植根于人类文明和文化中的分歧、对立与冲突。从这个意义上说,“文明冲突论”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不同的文明和文化之间,并不是本身就必然发生冲突,差异并不等于冲突,歧见不等于仇恨。是那总想消灭文明和文化差异的种种行为,才惹来、激发或加深了冲突。而经济全球化下发展的不平衡,分工的不合理,待遇的不均等,又加剧了由强加的政治、文明和文化的西化直接导致的冲突。

在缺乏高科技武器和强大军力的情况下,逐渐形成的国际恐怖集团终于找到用最原始的武器对抗最先进的武器的方法,那便是西方人无法理解而他们却运用自如的自杀式“肉弹”袭击。曾记得一位“基地”成员说过,“正像美国人渴望生存一样,我们渴望牺牲”,这句令人胆寒的话,既是最严厉的告诫,更是最沉重的宣示。只可惜老美听不懂,也不可能听懂。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政治、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迷惑了他们的眼睛。

不论有什么样的理由,也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针对无辜平民的国际恐怖主义,肯定是人类的公敌。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也好,西方也罢,亦或巴基斯坦、阿富汗、沙特阿拉伯等,目前所进行的反恐斗争,是正义的,正像发动“911”等系列恐怖事件的的勾当是邪恶的一样。但是,正义的事业得有正义的行为来保证,来支撑,来证明。以恶对恶,以暴制暴,以恐对恐,必得以一种形式反恐而不能以另一种形式反恐,甚至是只反某个恐怖组织而不反另一种恐怖组织,只能是愈反愈恶,愈反愈暴,愈反愈恐。以至到最后,原本的正义与邪恶,恐怖与和平,正确与错误,乃至是与非,白与黑等,都通通模糊不清。于是,世界在一片混沌中陷入愈来愈乱,愈来愈凶,愈来愈恐怖,愈来愈血腥。真到那时,非但世界难以平安,恐怕自“911”后好不容易建立的美国本土,也将重现血光之灾。

“东方女强人”贝布托去了。为她信奉和追求的政见,也为她那多难的家族和多灾的民族。她的惊天悲剧本身,已经用她那美丽的身影与鲜红的热血,画成一个大大的问号:延续了整整6年的国际反恐斗争,何去何从?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