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远是个小镇,此镇的名字还蛮有意思,此地是个天主教区,据说笃信天主教的老外也知道这个小镇,镇名义为通向远方,在国内它却名不见经传。

哎!扯远拉。

通远镇有个狗娃,狗娃会做猪蹄,狗娃承包了一个食堂叫通远食堂,但是乡党们叫它狗娃食堂。

有一次,镇上为大棚菜的销售,在西安找来一批客商,眼看快到饭点事情还没有谈拢,而通远镇也没有一个象样的饭店.

镇长着急的念叨:客人不能走,咱得想法留人。

有人说:干脆去狗娃食堂,虽然地方不匝地,但是够地道。

镇长一拍大腿道:好就这么办。

一行人等,吃一份猪蹄,来一碗特制的甜面,兴冲冲的签了合同。

从此镇上有了惯例,一旦有若干事等,吃饭就以狗娃猪蹄招待。

狗娃食堂名声雀起,门口常常小车停满。

狗娃发财拉!腰杆子也挺直拉!狗娃于是吩咐下去:镇上再来要猪蹄就说卖完了。

镇长习惯吃猪蹄,更愿意吃狗娃猪蹄。

镇上派人没取到猪蹄,镇长只说一句话:狗娃还是狗娃。

两天以后,镇上卫生监督等部门联合执法,对狗娃食堂突击检查,经查实该店有多处不符合标准责令无限期整改。

第三天下午,镇长餐桌上多了狗娃猪蹄,沙发、茶几也是新购置的,镇长念叨:还是狗娃猪蹄吃着地道。

若干天以后,狗娃食堂又门庭若市,现在的狗娃是胖就是腰杆没有以前那么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