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十七章 凭祥 第五节 明子

断翼的妖 收藏 13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size][/URL] 等讲到运送伤员的军车遇到敌人炮火袭击的时候,马卫东讲不下去了,眼泪横流,仰起脖子又狠狠喝了一杯酒。 马卫东先沉默的喝了一口酒,老师傅也跟着一杯酒饮尽了,脸红了,眼也红了,他点点头说:明子,说吧。 老王实在忍不住了,问:马卫东,你怎么改叫明子了? 女人说:我先出去,再加点菜。 马卫东看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


等讲到运送伤员的军车遇到敌人炮火袭击的时候,马卫东讲不下去了,眼泪横流,仰起脖子又狠狠喝了一杯酒。

马卫东先沉默的喝了一口酒,老师傅也跟着一杯酒饮尽了,脸红了,眼也红了,他点点头说:明子,说吧。

老王实在忍不住了,问:马卫东,你怎么改叫明子了?

女人说:我先出去,再加点菜。

马卫东看着女人出去了,含着泪,笑着对老王说:你知道她当年是干什么的吗?

老王摇摇头。

马卫东说:她抬担架。

老王肃然起敬。

当时抬担架的民工就跟在部队的后面,部队在前线打着仗,他们冒着枪林弹雨,跟着卫生兵,看见伤员就抬,有的就牺牲在前线,和牺牲的战士一起被同乡的民工抬回后方。很多民工,在往返的路上,遭遇地雷、遭遇敌特,他们武器装备很落后,一旦遇到敌情,往往牺牲很大。那时候民工是个无上光荣的名称,不象现在,是弱势群体的代名词。

据说他们是本地各个乡镇派出了,抬一个伤员,加5分工分。

马卫东说:屁!就为了5分工分连命都不要了?都是自愿的!

他女人姓丁,叫云凤,是壮族人。她所在的乡所有的男人不是当兵就是当民工。她有个哥哥去当兵了,她在家照顾父母。她所在的村庄就骑在当年中越边境线上,79反击战之前就经常遭受越军骚扰,农田不能耕种,村民不能归家,还有村民被越军掠走杀死,把尸块送回来.....

当79对越反击战打响时,她家乡很多人加入了抬担架的行列。他们是残酷的战争的第一见证人,每天抬下来的年轻战士的尸体堆满了拉尸体的军车,他们咬着牙,含着泪,把烈士遗体送上车,再把战备弹药背到前线,把受伤的伤员送到救护站,再把前线需要的物资送回去......这些默默往返于前方和后方的普通农民们,构筑了一条延绵不断的后勤线。他们不怕死,也许怕过,当他们第一次面对死亡,当他们第一次被枪林弹雨包围,当他们看见血肉模糊的烈士遗体,但是他们挺了下来,当他们发现比他们小很多、甚至还是孩子模样的战士们勇敢的往前冲击,当他们看到烈士的脸庞就象他们的弟弟一样还带着稚气....

马卫东的妻子从79年开始跟着部队抬担架,一直到84年才下来,在中间就遇到了马卫东。


当年马卫东他们坐的军车受到了敌人炮火的袭击,一枚炸弹落在车头上,军车立刻燃起了熊熊大火,一车十个伤员和一个卫生员只有马卫东幸存下来,因为当时那个没有胳膊的伤员和卫生员相继扑在了他的身上。

马卫东回忆起当年的情形,泣不成声。他刚刚跟那个卫生员说:我学过一点护理。卫生员说:好,你照顾他俩吧。他指着那个没有胳膊的和一头纱布的伤员。

那个没有胳膊的伤员对着他笑了笑,他离马卫东很近。

马卫东说:你是哪个部队的?

伤员说:43军127师。

马卫东点点头:英雄部队。

伤员笑笑:你呢?

马卫东也把自己的部队说出来,伤员也说:也是英雄部队。

两个人都笑了。

卫生员说:哎,都这模样了还相互吹捧呢!

整辆车上醒着的伤员都笑了。

就在这时大家听到了熟悉的炮弹呼啸声,向着他们的车砸了过来。

几乎在炮弹落在车身的同时,那个没胳膊的伤员扑到了马卫东身上,而卫生员扑到了没胳膊的伤员身上。

军车车头爆炸了,靠近驾驶舱的伤员们永远也回不到后方了,几个还有点呼吸的伤员也很快被大火吞没,而马卫东被那个43军127师的伤员和卫生兵严严实实的保护了下来,用他们的身体和生命。

当敌人的炮火袭击结束,奉命跑来抬伤员的丁云凤和她的同伴赶到了。


丁云凤端来一盘菜,放在桌子间,招呼小山东:多吃点!

小山东不动筷子,都看着她。

丁云凤叹了一口气,说:不敢回想了,一想好长时间过不来。你们还是听明子说吧。我再给你们弄菜去。

她又走了。

马卫东喊:云凤!

丁云凤背对着他说:讲吧,讲吧,我没事。就消失在了门外。

老王疑惑地看着马卫东: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当时马卫东已经昏迷,依稀听到有人在大声哭喊:明子!明子!口音和阿列那么相似,难道我已经到了那边?他意识模糊的想着的时候,觉得身上乍然轻松了不少,有人把他身上的重物拿开了。他咳嗽起来,一些呛人的烟雾被他吸到了肺里。

“还有个活的!”那个哭喊声音骤然停止,大声呼喊起来。

马卫东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首先就是伤员们的尸体和烟熏火燎的车棚。他激灵一下想起来,刚才遇到了炮击!

他坐了起来,看见了四下里硝烟滚滚,抬担架民工四处奔忙。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没有胳膊的伤员躺在车下,一个民工含着泪地怔怔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直着嗓子喊:还有个活的!快来!

接着又来了一个拿着担架的民工,把担架一头担在车上,另一头自己撑着。地上那个民工,一下子跳上车,察看了一下马卫东的伤势,就把他抱上了担架,又跳下来,担起担架说:到6号车!

6号车当时成了临时救护站,停靠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另外一个民工看看地上那个没胳膊的遗体:明子怎么办?

先前那个民工说:先救活的!

那个民工咬着牙:好。两个人飞快的把马卫东送到了6号车上,转身又去抬别的人去。

马卫东拉住了那个民工的胳膊,那是他什么人?地上那个没胳膊的烈士。

那个民工看看跑向烈士的同伴,说:那是她亲哥哥。

马卫东松开了手,颓然躺下。


马卫东说到此处,泪水干了,他却笑了:那时候还不知道她是女的。我去认他做了我的亲弟弟!我以为他是男的。我怎么报答他?他的哥哥为了救我死了,我就当他的哥哥!我改了名字,我就是明子,明子就是我!我赚了,我不仅没死,我还多了一个亲弟弟......

马卫东和丁云凤做兄弟之后,他就被送到了后方医院救治,他留了明子的名字,马卫东从此消失了。他腿伤不治,瘸了,伤好了,也到退伍的时候了,他没有回北京的家,他直接来到了丁云凤的家里。

丁云凤就把他当作明子介绍给他的父母,他的父母流着眼泪接受了这个北京小伙子当作他们的儿子。后来成了他们的女婿。

说到两个可敬的壮族父母,马卫东更是泪如雨下。

我是谁啊?我是他们儿子救下来的可怜虫!他泪如雨下。他们对我就跟亲生儿子一样,真的把我当作了明子!他们把他们的掌上明珠许配给我,把家产变卖,买了这块地,盖了这个院子,他们怕我一个残疾人没有活路!

我平时开摩托三轮车拉人,你嫂子就看店。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小山东都听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上去柔弱的女人,当年竟然参加过担架队。她为了救马卫东,连自己亲弟弟的尸体都放弃了!而最令他震撼的是她的弟弟受了重伤,还不忘舍己救人。他不由得站了起来:嫂子呢?我看看她。

厨房里丁云凤还在收拾着什么。

小山东径直走到厨房,看见丁云凤正在切菜,她头也没抬,说:如果他不提起,我们都不提。

小山东说:谢谢你嫂子!

丁云凤说:谢什么,他把自己当作了明子,每天早上给阿爸阿妈打洗脸水,晚上打洗脚水,父母在世时,他一天没落过,一直到他们先后去世。就是真明子也未必能做到。我有时候想,他难道不想自己的家?不想自己的父母?他从来不说。我只知道他是北京人,别的都不晓得。老人们都去世了,他也不说。不知道我的公婆多想他。......

小山东说:他当兵的时候,他父亲是个营长,现在得是个将军了。

丁云凤愣了愣,把菜刀搁下,就落泪了:我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

小山东沉默了。


马卫东在壮族父母去世之前就没回北京过,他曾经写了一封信给北京的母亲,向她陈述了自己的情况。他的母亲也回了信,信纸是皱的,字迹是模糊的,可以想象当时老人家多么心痛。马卫东接到信后也哭了。母亲对儿子说:你首先是明子,然后才是马卫东。她说:知道你活着,比什么都好。

马卫东于是一直在凭祥生活着,他为英雄排守墓,也为明子守墓,一直到现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