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境线zt

十一唯人 收藏 1 247

我有生第一次见到国界是在新疆,准确地说,应该是划分国界的地方。那是1985年的秋天,我到北疆的塔城游玩,因为塔城是边境县城,因此我必须办理边境通行证。在开往塔城的长途车上,我极力想像着国境线的样子:或许就像跑道上黑白分明的白线,或许就像马路上醒目的斑马线,直直的,明晃晃的,谁撞了线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然而我想像中的国境线和眼前的国境线大相径庭。准确地说,国界并没有一条非常明显的界线,或一水之隔,或一山之隔,即使在平坦辽阔的地域,国界也并非横撇竖直。站在中苏边界的一旁,我默默地凝望着竖立的界碑,那上面镌刻着中国两个大字,看了让人感到无比的庄严和神圣。据说这样的界碑每隔一公里就有一座。我看到哨楼上的哨兵持枪而立,神色庄重而宁静,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哨楼上空迎风飘扬。我忽然心头一热,对守卫边疆的战士充满由衷的敬意。


这时,两列边防巡逻队几乎擦肩而过,一边是我国的边防军,一边是苏联的边防军,而两列巡逻队中间,就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的国境线了。尽管这条线看不见,但两边的巡逻兵谁也没有踩线,因为这条线就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后来我才知道,国界如此接近的很少,一般来说,两国之间的国界中间都有隔离区,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缓冲地带。但这个地带,是双方的边防军绝对不能越雷池一步的。在塔城哨所,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战士的手表链子掉了,恰好落在了隔离区,越过国界只有几厘米,但那位战士并没有弯腰去捡,这就足见边防战士的纪律严明。在平原地带,巡逻大多步行,而在山区则是骑马巡逻。因此新疆一直保留着一个骑兵师,据说现在我国这最后一个骑兵师也退役了。在国境线旁,望着骑兵巡逻队威武地走过,倾听那得得有力的马蹄声,内心感到格外激动和兴奋。尽管战马啸啸的战争岁月已经远去,但边境上威武骑兵的风采,却令我永难忘怀。


边防军在新疆尤为艰苦。我曾经到过喀喇昆仑哨所,那是世界上最高的哨所,位于海拔5000多米的雪线上。这里气候寒冷环境恶劣,因为极度缺氧,一上山便感到呼吸困难,太阳穴怦怦直跳。在喀喇昆仑山,战士们住在用雪块砌成的雪屋里面,终年见不到一丝绿色,放眼望去,周围都是白皑皑的让人头晕目眩的冰雪世界。可是为了边境的安全,战士们必须做出无畏的牺牲。每年十月大雪封山,这里几乎跟外界失去了联络,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孤岛。


在喀喇昆仑哨所,我对国境线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而发生在国境线上的故事,更令我兴趣盎然。有一年大雪纷飞的冬夜,一位在边境巡逻的战士,发现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从国境线那边走来,战士赶忙鸣枪警告,不知道因为风雪太大,还是那庞然大物无所畏惧,竟然依旧从容地越过了国界。为捍卫祖国的神圣尊严,他连发点射,那庞然大物中枪倒下去了,战士走近一看,没想到打死的是一头黑熊!


有了国界,就有了敢于冒险的亡命之徒,而偷越国境则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当以偷越国境罪论处。在边防哨所,战士们说偷越国境的事件时有发生。随着边境贸易的出现与繁荣,大多数偷越国境的人是做生意的,也有相当一部分打算私自到国外旅游观光……不论怎样,这是我国法律所不允许的行为。据边防兵讲,一旦发现有人偷越国界,先是鸣枪警告,如果对方没有止步,便可开枪打伤;如果逃跑或反抗,就很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看来,这种冒险除了损害国家的尊严与安全外,还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的危险游戏……作为一个国家主权与尊严的象征,国境线是绝对不能随便跨越的,也是绝对神圣不可侵犯的。哪怕侵犯一寸,都可能导致流血冲突的严重后果。


在国境线旁,我想像着世界大同到来的美好情形:到了那时国家就不存在了,国界自然也完成了自己的光荣使命。可是,我们距离那个美好的理想还十分的遥远,在此之前,还必须有人手持钢枪,守卫国门……在西北边陲,当我目睹了边防战士在异常艰苦的环境下放哨巡逻,有时要付出热血或生命的代价,捍卫神圣的疆土与祥和繁荣的家园,我不由得对他们肃然起敬!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