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浪杯][蓝剑原创]周希汉机动歼敌的杰作

海军之斧 收藏 20 521
导读:[天浪杯][蓝剑原创]周希汉机动歼敌的杰作

将军既绣花般的算计对手,又敢于藐视任何强劲之敌,如此他才一路高歌猛进,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在经历了无数大小的战斗中,最能展示他作战特点的是郏县激战。

1947年下半年,全国战场发生了巨大变化,国民党军队已经由全面进攻转入重点进攻,后又转入战略防御,解放军则转入外线作战。按党中央办公厅的部署,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与华东的陈粟大军形成了指向国民党的心脏南京的两柄利剑。8月,陈赓兵团强度黄河,腰斩陇海铁路,连克县城十余座,歼灭国民党军队4万余人,蒋介石急令李铁军、裴昌会两个主力军分别组成两个兵团,夹击陈赓。毛主席则电令陈赓,除了留下少数的兵力,继续在陇海牵制敌人,主力应南下寻机消灭敌人。10月下旬,陈赓挥师南下,李铁军紧追不舍。陈赓要想在豫西站住脚根,首先得把李铁军的兵团抛掉,于是陈赓命第10旅连续奔袭临汝和郏县,诱敌向东。


将军率部轻取临汝,但郏县却打了两个多小时还未能攻下。原来是由于情报的延误,敌整编15师师长武庭麟率敌军5000多人在我军到来之前,先我一步突然夜袭郏县,加强守备,与尾随在我军后面的敌人对我第10旅形成了夹击的态势。这一下,将军率领部队一到郏县,就面临着腹背受敌、十分被动的局面。如果撤退不攻打郏县的话,部队可能不会遭受什么损失,那敌人就会很快的发现我军主力的确切的位置,如果开打又实在没有多大的取胜的把握。打郏县不能和打赵城那样有把握,打赵城是背靠根据地作战,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而现在,前面有敌15师先占郏县,以逸待劳,背后有李铁军率领的大军步步紧逼,敌人的人数数量正好是将军所率领部队的10倍,弄不好郏县没打下来,自己还得把全部家底全都搭进去。


在这左右为难,形势紧迫、危急之际,将军这时候却让部队停止进攻,摸出一根烟点着吸了起来,整个指挥所里鸦雀无声,这时候将军的脑子里又开始算计敌人。想着郏县该不该打,该怎么打?先我一步到达郏县的整编15师师长武庭麟一进入郏县,就自闭起门户,在城外基本上没有设立防御体系,不管他此次来郏县的目的是什么,单就这一点,就可说明他没有抵抗之心,只是消极的防御罢了。他只不过是比我军先一天到达郏县,在防御部署上不可能有大的作为,而我军是一连打了好几个漂亮的胜仗,士气正处于高昂状态,且弹药充足,打开郏县,歼灭整编15师这一部敌人是有可能的,为豫西的人民铲除祸害。而李铁军的部队在我军的屁股后面跟了多日,总是保持一段距离,不想和我军决战,说明了他以吃够了我军围点打援的苦头,等把我军消耗的差不多,就来捡点便宜。想到这里,将军把手上的烟蒂扔掉,说到“打,照原计划打”。决心一下,便命令将指挥所秘密迁移到城东,在靠近29团的地方安置下来,并且命各团之间架起了双线电话。


在30团还没有对西门发起佯攻的时候,第28团就在这个时候快步赶到,将军见到大喜,命令他们在北门外待命,等李铁军的部队来了以后,埋伏起来打阻击,如果李铁军和他的部队没来,就投入攻城作战。这时候30团也非常适时地向西门发动进攻,虽说是佯攻,但也打得十分激烈、凶猛。把城头上的敌人打得鬼哭狼嚎,工事也全部被掀掉,敌人也不得不向西门连续增派兵力。在零点正时,29团把埋在东门的150公斤的炸药给拉响了,城门被炸出了一个大缺口,东西两门外的冲锋号几乎同时响了起来,枪炮声大起,杀声四起,将军举起望眼镜全神的注视着战场,城头上的炮弹开花,碎砖乱飞,火光冲天,没多久,我军便登上城楼和敌人展开了惨烈的肉搏战。天亮后,我军以控制城内的大部分阵地和工事,把残存的1500人敌人压缩在城西北角的一座寺庙里。正在猛烈地攻击这股残存敌人的是侯,背后传来了“李铁军的先头部队已进入三十堡”的消息。将军也没料到李铁军的动作这么快速,城外大兵压境,城内顽敌未灭,胜负只在毫厘之间,如果吃不掉武庭麟的整编15师,那李铁军也不会放过吃掉将军部队的绝好的机会,如果把武庭麟的整编15师吃掉,那李铁军也就没什么可怕的。将军拍了一下地图说道:“形势危急,但现在不是撤退的时候,你们也清楚,只要彻底的消灭武庭麟的整编15师,那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他迅速的组织好阻击的梯队,阻止李铁军的进攻速度,又命29、30团各留下两个营作为预备队,其余4个营由他自己统一指挥攻坚,并命令阻击部队务必阻隔李铁军3个小时。部署完毕后,众人以为他要下达总攻命令,谁知将军大声说:“开饭!”众人听了都愣住了,心想:“前有顽敌,后有追兵,只有3个小时可消灭寺庙里的顽敌,却在这时要先吃饭,未免太傲了吧?”4个营,2000多号人,要半个小时都能吃上热乎乎的汤,有那么容易吗?可这件事没让负责这事的同志费力气,因为有许多的群众自发的送上热馒头、热面汤、还有刚煮熟的鸡蛋。


下午13点整,总攻开始了,将军命令将一门山炮推到距离敌人工事不足百米的地方,正对护墙近距开火,各攻击点的火炮同时怒吼,寺庙顿时被烟火所笼罩,护墙被摧毁,院墙被炸倒,碉堡一个接一个被炸飞。炮声未息,冲锋号响起,我勇敢的战士们呐喊着从各个攻击点突入寺庙,武庭麟见大势已去,只好举着一面小白旗从碉堡走出来投降。看到两名国民党中将高举双手钻出碉堡,将军直接用电台同陈赓通话:“攻克郏县,还活捉了敌整编15师师长武庭麟和两个副师长,李铁军离县城还有5里,我现在就撤离。”将军的前脚出城过了汝河,李铁军的先头部队就从北门进入郏县,很快就探明打临汝和郏县都只是将军的第10旅,由于心中惧怕再受到打击,因而不敢再尾随追击。将军则在陈赓的接应下顺利会师。


在陈赓在听完将军的电话后,情不自禁的说:“这一仗真是周希汉的杰作哇!”,这话虽带有感情色彩,但说是杰作却一点也不为之过分,这是部队在运动战中,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攻克城池,歼灭了数量和自己相当的敌人,还活捉了敌活捉了敌整编15师师长武庭麟和两个副师长,这不仅仅需要有过人的胆识,还得要有很高的军事造旨和军事指挥才能才可算得上是一门艺术。


事后证明这恰恰反映了将军的那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气度,视敌如草芥的豪气和对战场形势的精确计算。这一战后来被前委誉为“中原我军机动歼敌的典型范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