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8日下午3点,在CCTV5体育频道改奥运频道发布会现场,CCTV体育中心副主任兼主持人张斌的妻子,北京电视台主持人胡紫微中场突入,发布了他丈夫的外遇新闻。这个视频,和谐的可能性虽然很大,因为很快新奇特浪网就和谐了,但绝迹是不可能的了。但为以防万一,在这里姑且镜头描述的方式和大家分享,虽然和身临其境和视频区别很大:


【陡然切入,镜头摇晃抖动。张斌拿着麦克风从画面左侧进入,走向在奥运频道发布主席台上,胡紫薇在摆着花束讲台上,摆弄摆动话筒。面对现场人员说】……但是今天,我不是作为一个节目主持人的身份,而是作为站在我身边的张斌先生的【哽噎】太太,来为大家……【话音因为沙桐上场打断,沙桐上前劝阻胡,胡躲开,继续说】耽误大家一分钟的时间!耽误大家一分钟的时间!【挣脱沙桐的拉扯,抓住讲台,继续说,期间双手合十一次】今天对于奥运频道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对于张斌先生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但是对于我来讲也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就在两个小时之前,我知道除了我之外,张斌先生还和另一个女人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此时胡已被张斌、沙桐和另一男子逼到与讲台有一段距离的舞台中央】 明年是奥运的一年,全世界的人民都在关注中国。【胡被三个男人逼到舞台一角,她侧身闪过,重新来到讲台边】但是,但是一个法国的外交部长曾经说过:中国人如果要是在价值观上没有@#¥%【画外音:请不要拍摄】小(?)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又有什么意义!【张斌之外的四个男人上前围追堵截,其中据说有CCTV副台长江和平,胡再次被逼到舞台一角】……你们就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你们就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吗?【混乱的空镜头,似乎是为躲避制止拍照的人的阻扰,而非艺术效果。胡在五个男人围堵中不断挣扎,同时不停地说】我只说最后一句话,之后让我们可以保持有风度地对抗。但是法国的那一位外交部长曾经说: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在我们面前面对着这样道貌岸然的……张斌内心并不能够面对自己的时候……甚至于不敢面对他受到伤害的妻子的时候。我觉得中国作为一个……成为一个大国……你们到底有没有一点儿,良知啊?!【呵斥张斌】你放开!……离一个大国还差得太远了!今天可能是最后的一个星期天了。明天大家都会过一个很好的长假,我和张斌是不可能了。【貌似副台长上前劝住,向胡展示了写什么,窃窃私语一阵,胡突然安静下来,说话下面画后,离开了舞台】非常不好意思,我也是……但是知道!……【话音不清,张斌站上讲台,口齿含混地说】对不住大家。【视频结束】


我觉得,选择这样一个时机曝光,如果不是精心策划,那就真是CCTV交了华盖运,建起了大裤衩,真是流年不利,命犯桃花了。因此,与其相信胡紫微说她是两个小时前才知道张斌和另外一个女人“也”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毋宁说是她两个小时前证实且下定了决心搅局,舍得一身剐,敢把啥啥拉下马!虽然我对她把私事弄到公共场合的做法感到诧异,但对于不准不支持的北京奥运,我认为是一件好事——这是瓜加尔温柔不支持奥运博客被和谐以来的最强音。窃以为,完美的奥运不会发生在凡尘,应该在奥林匹斯山上,由宙斯主持,有众神参加……香山脚下,鬼见愁的国度,起码得有这样的杂音,才让人理解还是人间,有烟火气,尚可以活着。最近很多人在质疑CCTV的新闻联播把商业广告当新闻播,给了抄袭烂片《集结号》一分多钟的时间,CCTV面对追问傲慢的身形刚拐过进胡同,就挨了这么一板砖。迷信一下,可以用报应视之。做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人,可以醒来了。只有千篇一律的梦,肯定是噩梦。执迷不悟,直接就像奥运频道一样,尚未开始,噩梦已经进场了。


外遇这回事,太过复杂。胡紫微这种破釜沉舟的做法,也许不符合中国人赞赏的中庸和隐忍之道。可转过来看,又太具有中国特色了。据说,胡紫微此前就是一个横刀夺爱的第三者,但并不能成为判断他们之间纠纷对错的前提。但她捍卫自己的方法显然不是挽救,而是毁灭,又难逃此前的阴影。所谓中国特色,说的是她采取的这种激烈的方式在中国是极为奏效的——将个人苦难展示在公共场合,揭开加害者的面具,后果没有好的,但让该承担责任的人无法拒绝,目的也就达到了,在夫权妻权不平等的时代,许多泼辣的夫人已经在市井街坊这么干过了。至于利用这种时机和场合的动机,无法是想效果最大化而已,并且豁出去,不考虑转机了。对此,CCTV 也只好自认倒霉啦。作为旁观者,虽然可能觉得别扭,似乎也不比以权谋私的腐败贪污更恶劣。特别对于一个“弱女子”,只让人同情之余,理解也很重要。张斌有外遇,在知道事情原委之前就谴责他,是不妥当的。但事情他显然没处理好,才可能到这个地步,也就难免让人觉得咎由自取了。


非常佩服胡紫微在一干男人的阻挠之下也能表达得有力,真是一个有专业水平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我认为她还是一个沐浴咱们的教育制度雨露,活得滋润长得茁壮优秀学生。这样说,是因为她关于“价值观”的一段宏论,虽然是引用,但是很出彩。把一段包括自己在内的两女一男的三角恋,与更快更高更强的奥运以及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不正是学校作文的高屋建瓴的写法么?她的意思是,张斌既然外遇了,奥运成功何用?进一步说,张斌有了外遇,大国也就无法崛起。人气昏了头,逻辑才如此混乱。这也挺让人理解和同情的。


但撇开私人事务看,她引用的法国外长关于价值观输出和大国的关系的说法,显然是正确的。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难以成为一个大国,就是吾国现在宿命。也就是说,不管你多么有钱,历史多么悠久,抚远多么辽阔,人民多么勤劳,文化多么厚重,只要你的价值观如果国际市场不买账,成为大国这单生意就做不成,顶多也就能自娱自乐一下。具体情形,借意气风发而非前列腺肥大的李敖的说法,就是:意淫世界,手淫祖国。


面对正确,我再无话可说。